《咬你哦》———— 七里(古装短文 温柔太医攻 可爱小王爷受) 

《咬你哦》———— 七里(古装短文 温柔太医攻 可爱小王爷受)
  

  恭王爷的小儿子褚连璧游花园的时候,被水池里的鳖给咬了,据说整截小指都咬不见了。水池被染得通红,仆人们跳进去捉拿行凶的老鳖,把池底都快反过来,也不见踪影。

  "这是谁干的!"恭王爷站在厢房门口跳脚,气得大骂:"哪个混蛋在水池里放的鳖!"

  从喂鱼的仆人到采购花木鱼虫的管事都抓起来了,连设计花园的园林师傅也下令去捉来问罪,一向和蔼的恭王爷这次真的是火大到不行。

  仆人们议论纷纷,褚连璧的伤势似乎很严重,小指掉了还罢了,整个人都有点不正常,疯疯癫癫的,从傍晚被咬到,一直不停的在床铺上打滚,抽筋,一边抱着一只手哭。

  请来府里的大夫一大串,根本没有办法近身,折腾了半夜也没能给他包起来,蹭得一张床都是血。

  王妃看见就晕过去了。王爷指着大夫们废物点心的骂个不停,褚连璧在房间里哭个不停。

  到二更的时候,管家终于从宫里请来一位太医,是太医院最年轻的司徒大夫。恭王爷虽然觉得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也只好要他去试试看。

  "你要是看不好他,我就去禀告皇上,诛你的九族!"恭王爷撂下狠话。

  司徒云飞挠挠头,大方的一笑,凑到床边去搭褚连璧的手腕,要给他诊脉。褚连璧闹了半天,大概也累到,蜷曲在床铺上呼气,就给他捉住手腕。恭王爷发现行得通,正要鼓励这个小太医两句,褚连璧"嗷--"的一声,张口咬住司徒云飞的食指。

  "连壁!"恭王爷快要追随王妃晕过去了。

  褚连璧根本听不见他叫,手脚都挂到司徒云飞的身上,把一整根食指牢牢叼在嘴里,咬得咯咯响。司徒云飞推他推不开,拽手指拽不出,痛得一张脸惨白惨白的,汗水不停掉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恭王爷转了几个圈,一捶拳头。"干脆把你的手切掉吧!"

  "啊?"司徒云飞听得傻掉了,真是有没有搞错,是你家的儿子发疯乱咬人,为什么要别人赔上一条手。

  眼看着几个仆人拿着火钳砍刀剔骨刀一类的东西围过来,要把他从小王爷的血口,不是,要把小王爷从他的魔爪下拯救出去,司徒云飞确认事情大条了,不想个办法真的要变成独臂神医。

  "慢着!"目前还有两条手臂的神医大喝一声,忍痛说道:"王爷,那只鳖不见了吧?"

  "早晚捉住给它放血煮汤,拆壳吃肉!吃不完就磨粉拿去喂猪!"

  "千万不可以啊,王爷!要知道能遁行都是成了菁的,动不得!小王爷被鳖菁咬了,于是一副疯癫的样子。现在他咬住我不放,是因为体内鳖菁作祟,需要吸人气血。王爷,你砍了我一只手也不要紧,怕的是小王爷吸到一半被打断,接着发起疯来,会见人就咬!"

  "当,当真?"

  "王爷,府上一共有多少人?"

  "三百,不是,五百?五百余人。"

  司徒云飞目光深沉,略微点头,一滴冷汗沿着他额角落下来。"即便王爷不惜人命,将仆人们一一拖来给小王爷咬住吸血,若是他一口一个杀下去,府里的人也是不够他杀的。"

  恭王爷吓得没了主意,低头看见褚连璧咬着那根食指不放,一边嗯嗯的哼,吸得很爽的样子,抬头再看仆人们,他看到哪里,哪里就惨叫一片,扔下刀剪往外逃,唯恐被他命令来喂鳖菁。

  "神医!"剩下恭王爷一个人站在房间里,一副要哭的样子。"神医救救小儿!"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司徒云飞长叹一声,抱着褚连璧站起来,他本来就挂在他身上,随便托一下腰,一只手也抱住了。"就让我拼上一身气血,超度了这只鳖菁吧!"

  "神医,你带着小儿要往哪里去?"

  恭王爷捉住司徒云飞的衣摆,褚连璧恶狠狠的冲他哼,吓得他倒退一步。

  "王爷,褚连璧已经不是你的小儿子褚连璧了,请王爷节哀。"司徒云飞临去看了恭王爷一眼,神色凛然,略带不忍。他摇摇头,终于迈开脚步跑出去。

  司徒云飞抱着褚连璧在王府里一阵狂奔,大绕其圈,恭王爷看得头痛眼晕,捉住一个大夫,问他这是什么治法。大夫扯着胡子,绞尽脑汁回答他:"司徒大夫这是以疾奔之势,催逼气血运行,迫出小王爷身中的鳖菁邪气......"

  "呸呸呸,你才鳖菁上身哪!混蛋太医!没情趣的木头!不识相的鳖!"司徒云飞一边跑,褚连璧终于松开一点他的食指,空出舌头来骂他。

  "是你自己要装作被鳖咬到,如果你说被蚊子叮到,我也一定会帮你圆谎的。"

  "啊呸呸呸呸!要不是你不相信我,我为什么要斩下小指来起誓!"褚连璧越说声音越低,眼泪都要冒出来了。司徒云飞继续摇头叹气,伸出手指小心抹过他的眼睛。"没有不相信你,你是小王爷,我不能就这么拐带你走。"

  "我爹有十二个儿子,我娘有七个子女,少我一个根本就没什么!"

  褚连璧越想越气,又狠狠的咬住他的食指。司徒云飞哎哟乱叫,抱着他跳过假山,兜不知道第几个圈,他越跑越快,周围的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身影。

  "那现在怎么办?你转得我很头晕啊。"褚连璧又啃了两下,完全把他的手指当水晶凤爪。

  "别咬了,再咬以后就不好用了。"司徒云飞笑得一脸jian人样。"现在啊,只好由我来超度了你,小妖菁。"

  恭王府的小王爷被鳖给咬了,来看诊的太医说是鳖菁上身,抱着他从二更跑到三更,一头撞在花园水池里,在场的人人只见血色水花四溢,人去无影踪。

  王妃刚刚醒过来,听见这个消息,又晕过去了。

  恭王爷叫人再把池子翻个底朝天,一定要翻小王爷出来,一群人跳下水,发现水面上浮着一个老鳖的空壳。

  于是人们纷纷传说,褚连璧是给鳖菁吃了,那倒霉太医跟着落鳖肚;也有人说,那太医分明就是鳖菁,要了一根手指还不够,回来把整个人都吃了!

  "没错,你就是鳖菁,鳖菁就是你!鳖!"褚连璧搂住司徒云飞的肩膀,咬住他的脖子不松口。

  "不知道是谁在咬人啊。不要这么紧张,不然你会痛的。"

  "呜呜。"

  司徒云飞揉揉怀里的小家伙,他这么难得的青涩样子还真是有趣。"没错,我就是鳖菁,让我吃了你吧!"

  --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170-98a0a5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