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浴(仙剑问情番外)》———— 卫风无月 

《鸳鸯浴(仙剑问情番外)》———— 卫风无月


  仙剑番外之鸳鸯浴上

  “俗话说……”

  “嗯?”姜明转过头来。

  我笑眯眯的说:“有句俗话说,大隐隐於朝,中隐隐於市,小隐隐於野……我怎麽琢磨着咱们都不该是小隐啊?”

  “你想大隐?”姜明微笑:“那你是想当皇帝,还是想做宰相?如果你想当皇帝的话,今晚我就去京城,把那个皇帝老儿干掉。”

  “呃,别,别激动啊……”我暗中抹把冷汗。姜明跟皇家是不往来的,因为……唔,确切的说,这皇位应该是他的,如果当年没有……

  但是如果我家老娘没去祸害他家的江山,姜明也没有国破家亡,那我可能也没有……唔,那後来的一切可能都会不同了。

  “大隐倒也不必,不过……中隐我觉得不错。”我整个人挂到了姜明的脖子上:“象林家堡那样的,就很不错嘛,一脚踏着江湖,一脚涉着官府,黑白通吃,有钱有势……”

  “我以为,上次说不喜欢人多嘈杂的是你啊?”

  “上次……呃,你是说赶花节那次?”我眨眨眼,有三个多月了,可是那时候那麽说是有原因的嘛,要不是那个什麽黑水岭来的普丽大小姐老盯着姜明不放,我也不至於,不至於……本来很期待的很热闹的赶花节,从第一天到最後一天,十来天都热闹无比的,可是居然只过了三天就回来了,真是太不划算了!

  “好好,那你想隐在哪里?”

  我冲口而出:“仙灵岛!”

  “嗯?”

  “仙灵岛其实位置很好啊……”我滔滔不绝的对姜明进行分析,阐述,对比,劝哄……总之,虽然住在南诏边疆没什麽不好,可是我的幼年童年少年时代都在荒山上度过,而且按姜明现在选择的住址……我的漫长的下半辈子也得这麽过!可是日子怎麽过都是过,干嘛一定要住在荒山野岭?从我们现在隐居的地方走到最近的市集,快马还得跑一天呢。当然,我比马跑的快,可那我也不乐意啊!我们的邻居都是些山精树怪,偶尔会来拜访的朋友都是天鬼皇啊无脸怪啊那级别的……

  “仙灵岛那位置,进可攻退可守,悬置海外很幽静,可是去余杭,去苏州都很近……而且仙灵岛原来的宫主去世之後……”

  “好吧。”

  “呃?”我下面还准备了好多理由没说呢:“真的?你同意?我还没说完它的好处呢。”

  姜明微微一笑,拉近我在我唇边轻吻了一下:“你喜欢那儿,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这句话好象一枚精确的有力的导弹,砰一声重重击倒了我──正中红心。

  姜明平时话不多,可是偶尔冒出一句来,就让我顿无招架之力。

  我有时候,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最初的记忆。

  有KFC,有E-MAIL,天上有飞机海里有潜艇的那个年代。

  我几乎以为自己就是这个时空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一个人……或者说,一个狐狸精的生的孩子。

  我靠在姜明怀里,看着栏外葱郁的绿色,这麽宁静的地方,适合隐居,适合养老,适合……呃,作诗。

  不巧,我觉得自己还不老,而且也不会做诗,白白浪费这麽一片好景致。

  而仙灵岛……前次逍遥来串门的时候还提到过,恐怕那里都荒废了,但是也的确没有可能再回去。

  所以我当时灵机一动,就想着……既然一样是隐居,那干嘛我们不去仙灵岛隐居呢?顺便,还能离我家老娘老爹远一些,不用整天听一些没意义的名为抱怨实则暗喜的罗嗦。

  接下来几天都是好天气,我们收拾打点,搬家到仙灵岛──其实这个家搬的十分之简便。本来我们的家当就不多。

  仙灵岛,这地方我一次也没来过,可是不妨碍我对它的了解──以前过仙剑这游戏的时候,仙灵岛可是头一站的历险地点。

  我拉着姜明的手,从岛北端那个已经废弃的小码头开头看。嗯,这里有一些小树怪,这是李逍遥人生第一次遇到的怪物啊,值得纪念……我是指,当初的游戏里,这是他第一次战斗的场景。嗯,在这个世界里,谁知道这个不安份的家夥到底遇过多少次怪了?

  嗯,穿过这断短短的山间夹道,前面是一片美景,荷塘,小桥,石亭……呃,这里原来应该有个防御阵法吧?我记得很清楚,李逍遥拿着锤子砸石像,在荷塘里飘来飘去,飘来又飘去……呃,其实现在我当然知道那不过是个最简单的障眼阵法,别说姜明,连我这种半吊子都能轻松的布下好几个来。

  嘿嘿,其实我很想来仙灵岛,最想看的到的是──当当当当!灵儿与逍遥初见之天雷狗血小白俗套的灵儿沐浴的灵池!

  姜明好脾气的被我拖着一通乱走,然後在一片落英缤纷的桃花林边上,找到了那个池水碧青透澈,让人一看就想跳下去洗个澡的灵池!

  “真有历史意义啊……”我真想告诉当初论坛上和群里那票仙剑迷们,我来到了所有仙剑迷心目中永恒的圣地……呃,那个,赵灵儿姑娘的洗澡池!

  虽然,虽然当时赵姑娘那个,一丝,不挂……不过,李逍遥还是穿的很整齐嘛!关键是,他们那狗血的感人的煽情的宿命的纠缠啊啊啊啊,就是从这里开始的>o<~~

  “在想什麽?”姜明轻声问。

  我不假思索:“想洗澡!”

  他有些意外,不过还是以一惯的温和口气说:“今天天气不热……唔,你要是想洗的话,也没关系。”

  我转头看看他,十分好奇的眨眼:“你也想洗吗?一起洗?”

  仙剑番外之鸳鸯浴中(小H)

  仙剑番外鸳鸯浴中

  我转头看看他,十分好奇的眨眼:“你也想洗吗?”

  “好,那就一起吧。”

  姜明微笑着,用很正经的表情说了这句话。

  那就一起一起一起一起一起无限循环……

  呃……我仿佛看到南蛮女将成排的在我在我面前跳起了恰恰大腿舞……

  这个,姜明他不是应该……呃,很正经,很……嗯,反正,我觉得光天化日之下我和起脱光光泡澡澡不是他该干的事啊。

  不过姜明的手已经伸过来,目标──我的腰带。

  我手忙脚乱跳开一大步,虽然,虽然已经在一起了,可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呃,我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啊。

  “我,我到那边去脱。”我一指旁边的几排生的很密的桃花树。

  一边脱衣服的时候我还一边想着,仙灵岛上种这麽多桃花树干吗?又不是桃花岛。不过,好吧,也许我和姜明可以把这里改名叫桃花岛,然後他就顺理成章是桃花岛主,唔,他要不要顺便一起改名叫姜药师?

  呃……我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开。

  脱到最後一件内衫的时候我下不了手了,毕竟太阳还光亮亮明晃晃的在头顶挂着哪,光着屁股到处乱晃我可不习惯。虽然变成小狐狸时我也是光着,但那时候有毛嘛,现在可是明符其实的光着……

  我光着两腿走回去,那件内衫恰好能遮住大半个屁股……嗯,恰好。忽略那种别扭的感觉,走路的时候感觉衫子底下凉风习习,真是很,很爽快啊。

  泉水从石隙间流淌进下方的池中,风一吹,一蓬桃花瓣就象预先设计好的那样逐一离开枝头飘落而下。我欣喜的看到姜明也穿着一件单衫,虽然单衫湿了水贴在身上简直是第二重诱惑,比裸身杀伤力还要强得多,可是人习惯了有布遮羞,总比一览无余要自在一些。

  他半侧过脸来,阳光和水珠的映射让他的侧面几乎象是包裹了一层金色光晕,灿烂流光,似真似幻,象是,象是一个精灵,一个仙人……

  我忽然理解李逍遥第一次见到灵儿时的触动了。

  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忽然见到锺灵毓秀的美丽少女……

  呃,我觉得我比李逍遥,似乎也高明不到哪里去。这麽呆呆的看着姜明,半天不会反应。

  姜明微微笑,朝我轻轻招手。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回过神,走到池边的,有点促狭有点恶意的,扑通一声跳进水里,砸起的水花恰好溅了姜明一头一脸。

  神仙哥哥的美好形象被破坏无遗,他抹着水,有些无奈的看着我。

  “天气真好啊……”我闭起眼,仰起头,阳光照在脸上。

  风和水的声音,阳光和温度让池水微微生暖,还有荡漾的,在鼻端萦绕起伏的花香气。

  “这里真好。”

  “是的。”姜明简单的赞同,他轻轻一招手,一个石刻的酒杯出现在他手中,酒杯里有浅浅的,清亮透澈的酒液,很奇怪,我不是很喜欢酒,但是这酒很香,真的,非常香,象上辈子我喜欢的一种巧克力的味道,那种既甜美又醇厚的感觉,让人只一闻,就觉得要醉了。

  我觉得姜明比我还要会享受啊。

  他的知觉曾经一度失去,没有味觉,没有嗅觉,感觉不到疼痛,他就如同一块石头。所以得回一切之後,他对身边的一切,都有一种心痛的珍惜,就连我们路过山下小村,村民烧稻草冒出来的炊烟味道,都能让他露出一些欣悦的神情。

  他浅浅的啜饮一小口酒,眼睛微微眯起来,似乎那酒给他太多惊喜。

  我有些好奇的凑过去:“我也尝尝。”

  他将杯子递给我,我却忽略那个,直接将我的唇贴在他的唇上。

  很香,真的。

  酒很香。

  那种纠缠在他唇齿舌间的淡淡的甜香味,一点不让人觉得苦涩。

  姜明的舌尖让我想起……那淙淙流淌的泉不,是不是有这样的柔滑。那些轻轻缠纠的节奏,就象那些滴落的晶莹的轻妙的水珠。

  我不知不觉的,向下滑。

  水挤迫着耳朵,头发在水中象柔软的水草一样,向上方飘荡。我觉得唇舌有种快要被灼伤的错觉,不知道是因为酒的热力,还是因为姜明的力道。

  在水听听到的一切声音都是奇妙的,而且,似乎身体表面的每一寸细微之处,都在感觉着那声音贴近,在肌肤表面轻轻触动,然後传递到感知中的深处。

  衣衫在水中松解,滑开,我的手臂攀上姜明的脖颈,紧紧的抱住他,两腿缠到他的腰上。

  我在迷蒙中睁开眼睛,池水真的很清,阳光穿透水面,还是可以照在我的脸上。

  我们亲吻,爱抚着彼此,我感觉到一切象存在於幻想中的思考,既缥缈,又真实。

  我们在池水中合为一体。

  姜明深深的,进入了我的身体。

  不,不止是身体。

  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被他的充满了。

  也许是在水中,才会有这样强烈的错觉。我们深深的接吻,在波光绚丽的水面之下。姜明温存的进入我的身体,身体结合的部位是火热的,但这火热被微温的池水稍稍中和一些,我仰起头,细碎的气泡从嘴角逸出,纷纷升上水面,然後破裂。

  水波和欲望一起袭来,汹涌不可抵御。姜明托了我一把,让我靠在池边的石头上,腰以下还在水里。乍一离开水中,上半边的身体有一种陡然被吸去重量的感觉,耳中嗡嗡直响。姜明压下身来,我因为那种熟悉的刺痛感而微微呻吟出声。

  很深,很热……

  欲望的过程就象是一个在上升和沈沦间挣扎的过程,我们彼此依偎,肌肤相亲,耳鬓厮磨。刺痛中浮起深沈的快乐甜美,让人骨蚀魂销。

  一阵风吹来,水面起了涟漪,花树哗啦啦的晃动作响。我闻到花的香,还有,酒的香,风里气息,如此安静,如此温暖。

  “姜明……我爱你。”

  我以为自己只是在心中默默的说这句话。

  “还真,我爱你。”

  他认真的回答我,然後是缠绵的亲吻。

  仙剑番外之鸳鸯浴下

  我觉得……我不是浸在水中。

  我已经变成了池水……

  软而柔,就象春雪碎冰,在水中浸浸融融,慢慢化尽。

  姜明扶着我,让我靠在他肩膀上。

  有的时候我担心,自己真会化掉。

  无牵无挂,就这样在姜明的怀中融化。

  耳边似乎能听到什麽声音,我起先以为是幻觉,不过再抬起头来,的确有声音。

  细微,宛转,就象一缕粘在手上的丝,缠绕不去。

  “什麽声音?”我的声音有些哑,大概是刚才……刚才那个时候,叫的太忘情。

  那个时候……真觉得自己是站在狂涛急流中,只差一点,就要被打的粉碎。

  最後那个至乐的瞬间,我觉得整个水池都倾覆过来,所有的水都狂泄而下砸在我的身上。

  粉身碎骨。

  灵魂出窍。

  姜明说:“那是石鼓和琴树。”

  “那是什麽?”

  姜明耐心的替我理顺头发,柔声解释:“也许是水月宫主的手笔,也许是这岛上本来就地灵景秀,石鼓是天生多孔的石头,琴树则是一种很少见的树,叶长而韧,最奇特的地方是被风吹过的时候,石鼓会隆隆低响,琴树的叶子则会发出高低不同的柔和的乐音,”

  “这麽奇妙?我都不知道。”

  游戏里也没有说起过仙灵岛上还有这样的好东西啊,我只知道这里有鼠儿果什麽的小果子,游戏里李逍遥上岛时就可以采到,和人打架的时候可以吃这个补血,当时我玩游戏,采到了不舍得吃……一直搁着搁着,到最後收拾了最大BOSS拜月教主,那些小小的鼠儿果还都放在身上。

  “石鼓这里看不着,不过你看,那边那株应该就是琴树了。”

  姜明指给我看,我只看到那株树比别的花树要高一些,树冠扩散更广,声音的确是从那方向来的,细细的,象是有人低声叹息,象是脚步细碎的走过,徘徊,象是……象是细雨沾润在花瓣上,象是少女在江畔浣衣时哼唱的小曲。

  “真美啊……”

  仙灵岛,果然大有仙气呀,居然连石头和树也和别处不一样。

  我忽然微笑,小声说:“俗话说的,木秀於林,风必摧之,这是不是这个意思?这琴树太与众不同了。”

  姜明也低声笑,轻轻捏了一下我的鼻尖,并不痛,只是透出一股浓浓的亲昵。

  我心里涌起一阵骄傲的感觉……

  我改变了这个传说的结局,灵儿没有丧命,月如死而复生,嗯,我也得到了一个巨大的优质奖品,就是怀里这个人。

  我爱的人。

  这算是……唔,游戏通关的奖励麽?

  嗯,这是个攸关生死的游戏,我押上了自己的一切做赌注,还好,有姜明这个隐蔽剧情的存在,让游戏降低了好多难度,BOSS更是由他一手收拾了。

  呃,这麽一想,到底他算我的战利品?还是我算他的战利品?

  迷茫了……

  我们在水里泡了半天,我的手脚都皱起来了,姜明一手把我从水里抱上岸,擦水穿衣梳头都由他完成了,然後还在水池边的花树下铺了一张毯子,让我躺在上面休息……

  “嗯,只有我们两个,好象有点,有点太安静了。”

  这个岛真大啊。以前水月宫应该是有侍女的,但是她们都被拜月教的人杀了,所以……

  “以後慢慢会多的。”姜明好象是安慰似的说了这麽一句。

  他的意思也是召些仆人来吗?嗯,这个问题就留给他去想吧。

  我枕着姜明的腿,悠然的揪了一颗葡萄吃。

  唔,酸……我眯起眼,脚趾都蜷起来了。

  天很高,云很淡,风吹树叶响,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嗯,仙灵岛是个好地方!

  “困了?”

  “嗯……”

  “睡吧。”

  姜明的声音那样柔和,比那个石鼓琴树的声音还要悦耳。

  我真的就枕着他的腿睡了过去。

  我在半梦半醒之间想起了许多事情。

  一些,似乎是真的发生过。

  一些,只在我的记忆中发生过的事情。

  那里面也有姜明,不过他只是锁妖塔里的一缕怨魂,最後塔倒了,不知道他是消散了,被超度了,还是……

  我在快要真正沈睡之前,紧紧抓住了我身畔的这个人。

  就算天崩地裂,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不会和他分开。

  这不是一段传说,这是我的人生,这是的我幸福……

  池水轻轻的潺潺的响,似乎一直流淌到了梦中。

  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596-40485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