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来楼》————正房 (古装短篇) 

《凤来楼》————正房 (古装短篇)

1
  越夜越热闹,小镇子也只有那么一个地方。
  
  雕漆的柱子上面挂着大大的牌匾,有凤来仪。青衣男子往外边瞟了瞟,只见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有人执酒杯吟诗,有人赞叹,有人大声交谈,还有人抱住美人上下其手。
  
  “可知城南许氏一家惨案?”有人说。
  
  “真是残忍啊,一个不留,连小孩也没放过!”
  
  “听说凶手武功极高,又先谋划好了,许家好歹也是武林世家,这次可是得罪了什么厉害人物啊。”
  
  拿扇子轻轻敲着桌面,身边软香温玉的女子靠了过来,媚眼一勾。
  
  青衣公子懒洋洋的笑了,拿起桌上的酒敬了女子,说些甜言蜜语,逗得美人掩唇直笑。
  
  身边的白衣男子却不动如山,瞧见女子媚态甚至皱了皱眉,凑近青衣公子身边:“主子,这女子虽然漂亮,但毕竟是青楼女子……“
  
  青衣公子有趣的勾起唇角:“你觉得我会对她动情?”
  
  红唇素手,天下男人有几个能抵挡住美人呵气如兰,媚眼如丝?
  
  青衣公子好笑,站了起来,镶金扇摇啊摇:“彦之,你得信我。”
  
  说这话时候的表情却琢磨不定,青衣公子随意走到一边的琴姬前,笑着拨弄了几下,不知道和那琴姬调笑了什么,美人脸上全是羞意。
  
  低眉顺首,抬起头来看白衣男子的时候却满是情意,天下间男子少有那种飘逸,似乎稍有分神,这人便会化为轻烟潇洒离去。
  
  白衣男子微皱眉头,猜到自己主子多半是在戏耍自己,不满的低下头,束发的玉钗在烛火照耀下竟然显得有几分妖异。
  
  “你们出去吧。”青衣男子玩够了,终于让人离开:“叫人给重新沏壶茶。”
  
  几名女子走了出去,找到自己妈妈,语带羞怯的说了房里的两位客人,妈妈不高兴起来,没想到自己送上的几个女儿竟然每一个被选上。
  
  这里,便是凤来楼。镇子里最大的妓院,有美人无数,连妈妈当年也是远近驰名的美人,如今金盆洗手,却依旧是城里有名的人。
  
  叫上一个小龟奴,妈妈带着人进去了房里。
  
  青衣公子见了妈妈只是莞尔一笑,白衣男子却不高兴起来。
  
  “哟,两位公子哥儿怎么自己在这房里呢?是不是我们姑娘伺候不周到?”妈妈凑近青衣公子,脸上扯出大大的笑容,白粉直抖往人身上掉:“要不,我给二位爷再换换,今儿个我们凤来楼的头牌姑娘正好有空,两位大爷要不要去凤仪亭瞧瞧?”
  
  白衣男子虽不满,却不敢做决定,眼神望向青衣公子。
  
  “刚刚那几位也算绝色了,原来妈妈你还留着一手呢。”青衣公子欣喜道:“凤来楼的凤仪亭,怎么不能去瞧瞧,也看看有没有那闭月的美人儿啊。”
  
  “主子!”白衣男子突然打断道:“您别忘了您还和人有约。”
  
  “哎?”青衣公子懊恼的直摇头,镶金扇扇着:“妈妈,你看我还真抽不出空儿来,要不然等我谈完事情了再去凤仪楼看看?”
  
  妈妈赔笑,脸上的粉抖落下来在地上飘散,应承了青衣公子的话,独自出去了。
  
  年轻的龟公却还在一边,低着头不敢抬起来,把茶水端上去,看青衣男子喝了一口。
  
  “好茶啊。”青衣公子眯起眼睛:“想不到在这小镇里还能喝上如此好茶,小哥恐怕泡茶的手艺不错吧?”
  
  龟公却突然跪了下来,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人:“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青衣公子挑眉,神色变得冷淡:“你怎么认出我的?”
  
  “回皇上,奴才并没有认出皇上,是神官大人的钗子……奴才曾听说过。”跪着的人发着抖,知道自己说错一个字命可是难保了,他还有血海深仇要报,即使是丢掉尊严活在妓院里忍了下来,只希望有一天能报满门被灭之仇。
  
  “你叫什么?”
  
  “奴才苏通诚!”
  
  “哦?”青衣公子摇着扇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我记得有一父母官叫苏备,可和你有关系?”
  
  “正是家父。”苏通城埋首哭到:“家父为民为子数十年,却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富商所逼,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奴才忍辱到这里求生,只希望哪天能为家父伸冤啊!”
  
  “哦。”青衣公子望了眼一边的白衣人,心里直骂他迂腐,本来就是出来玩吧,还把那么明显的东西带在身上:“所以……”
  
  “恳请皇上为草民申冤!”
  
  哟,这会儿又变草民了?青衣公子无言了会,最后道:“既然如此,我也给你一个机会。知道城南许家吧?”
  
  “草民略有耳闻。”
  
  “我明天就会任命你会巡查大使,钦命调查此案。”青衣公子笑着说:“若你能做到我满意,证明你自己的实力,我自然会让你得偿所愿。”
  
  苏通城心里一寒,知道这皇帝不说查明此案,抓到凶手之类恐怕是对这事早有打算,他的任务也不会那么简单,但为了为父亲昭雪,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微臣谢过皇上。”
  
  “免了免了。你起身吧。“
  
  苏通城胆战心惊的站了起来,眼角一瞟居然看到内室有一块红布露了出来,像是有人偷看自己,深知不能看就绝对不能看的道理,皇家秘密,与其知道不如不知。
  
  匆忙弯下身子,听到皇上说了句退下,苏通言忙退了出去。
  
  苏通言走了,房内的红衣人也跳窗户离开了。青衣公子闻风声而笑。
  
  “事办完了。”白衣男子说:“主子,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回去?”
  
  内室却突然响起声音,有人挑帘而出:“皇上不是还要去凤仪楼吗?”
  
  “微儿?”青衣男子一惊,悲呼:“你怎么来了?”
  
  “皇上丢开微臣私自外出,我做侍卫的还能不跟着?”
  
  意思是微儿打从一开始就在里面,妈的,红衣那卖主求荣的也不知道咳几声提醒他。
  
  “微儿,我怎么会去看那种庸脂俗粉呢,在我心中,只有微儿才是美人。”青衣公子讪笑,镶金扇丢在了一边,好言劝慰着。
  
  “微臣只是男子一个,就算是美人,连神官都比不上呢。”敢带皇上来这种地方,该罚。
  
  “微儿……”
  
  “哼。”
  
  “我真没想去看那个什么凤仪楼啦……”
  
  “哦?”
  
  “我对天发誓,如果我真想去了我就……嗯……永失帝位。”
  
  “你!”
  
  “微儿……你相信我啊!”
  
  夜风凉爽,凤来凤去,天下太平。
  
  白衣男子一直没说,老鸨说的那地方,叫凤仪亭。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617-912eb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