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小白和三栖巨腕番外合集》———— 酥油饼 

《综艺小白和三栖巨腕番外合集》———— 酥油饼


  番外:连觉修的烦恼

  当颜夙昂有空的时候,就是贾志清没空的时候。

  就像今天,他不得不被抠门得不愿多请人手的小白拉来当义工。他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倒霉的不止他一个,还有高勤。

  “欢迎光临,请问你需要点什么?”贾志清说完,一抬头,立刻吃惊道,“我没有开着猪肉铺超速。”

  高勤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来人,冷冷地问,“还是猪肉铺逆向行驶了?”

  穿着便服的交警面无表情道:“我在不执勤的时候,也吃猪肉的。”

  高勤看着他身后的人,“这个人是和你一道的吗?”

  交警没有回头,“是的。我在不执勤的时候,也过日子的。”

  高勤道:“他看起来很像金字塔的老板。”

  金字塔老板微笑道:“如果你说的是本市的这家,那应该就是我。”

  高勤挑眉道:“你们一起出来买猪肉?”

  金字塔老板道:“我在不做生意的时候,也吃猪肉的。”

  高勤看向贾志清道:“那个穿蓝衣服的,罚过我的钱。”

  贾志清附和道:“也罚过我的。”

  “那个穿黄衣服的,开着KTV经常骗我们的钱。”

  贾志清点点头,“这事我知道。”

  高勤拍拍他的肩膀,往里去了。

  交警问道:“我想买里脊肉,多少钱一斤?”

  “一千五。”

  交警:“……”

  金字塔老板道:“你这是在抢钱。”

  贾志清道:“我只是想把钱抢回来。”

  连觉修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金字塔老板和交警一起走着,手里还拎着一只装着点肉末的透明袋子。

  连觉修走进店铺先抓住贾志清给了狠狠地一个吻,然后吸口气道:“刚才那两个是来干什么的?”

  贾志清喘了口新鲜空气,才道:“买猪肉。”

  “……”连觉修讶异道,“为什么买的那么少?”

  “因为他们只带了五十几块钱。”

  ……

  “好吧,不说这个。”连觉修看着他淫笑道,“我们今天晚上是不是可以……”

  贾志清答得斩钉截铁,“不行。”

  连觉修跳起来,“为什么?”

  “不为什么。”贾志清转过身,暗暗想道:刚同意接吻,他就一天到晚像果冻爽似的吸,要是同意那个了,他还不一天到晚像插香炉似的插?

  高勤从里面探出头,“你们还在学小学生牵小手吗?”

  连觉修咬牙道:“滚。”

  听着高勤嘲弄的笑声,连觉修悲哀地仰望着天空。

  身边一个个都圆满了,剩下他还要对着夜空狼嚎多久啊?!

  反正取笑也被取笑过了,最差也不过如此了,还是实质性的发展重要,连觉修决定场外求助。

  所以星期天晚上,他借着聚会的名义,特地把颜夙昂等人约出来。

  聚会在包厢,菜上齐后,颜夙昂和高勤只管夹菜,封亚伦和小白只管吃菜,半天没人开口。

  连觉修终于忍不住道:“你们刚从非洲回来么?能不能少吃点,多说点?”

  颜夙昂边替小白拨虾边道:“说什么?”

  “呃,说点如何让生活变得更幸福之类的。”连觉修讪讪道。

  颜夙昂满足地将虾放到小白面前的碟子里,“我们现在很幸福啊。”

  ……

  但是他还在水深火热之中。

  连觉修对于他们的薄情寡义,感到分外羞耻,“你们就没有想想我吗?”

  高勤道:“我不打算出轨。”

  颜夙昂附和道:“你又没我家小白可爱。”

  ……

  连觉修怒道:“谁说这个!我是说你们就没有想过我和志清的问题?”

  颜夙昂叹道:“听说以前有个人自称为资深同性恋,是权威中的权威。”

  高勤道:“这个人我也听说过。”

  封亚伦道:“哦?他最近怎么样?”

  颜夙昂道:“据说欲求不满得很。”

  连觉修道:“喂,你们够了。再说我翻脸。”

  颜夙昂问小白,“你还想吃什么吗?”

  小白道:“够吃了。”

  颜夙昂转头对连觉修道:“你付完帐就翻吧。”

  ……

  连觉修抹了把脸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听说过吧?”

  颜夙昂终于表现出了些许同情,“你们究竟是到了哪一步了?”

  连觉修悲哀道:“还差最后一步。”

  高勤道:“试过用春药吗?”

  封亚伦随手给了他一拐,轻声道:“少出馊主意。”

  连觉修道:“春药哪里有卖?可乐加味精完全不管用。”

  ……

  这已经是被逼到绝路了。

  颜夙昂的同情更进一层,“用手段,让他意乱情迷。”

  连觉修叹气道:“稍微靠近他一点,他就开始十级戒备,怎么意乱情迷啊?”

  高勤道:“亲得他晕过去,然后为所欲为。”

  连觉修道:“他会咬我。”

  颜夙昂无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连觉修病急乱投医,看向小白,“你和志清在一起最久,有没有什么办法?”

  小白想了想道:“让连伯母劝劝志清吧。志清向来很听连伯母的话的。”

  ……

  除了小白之外,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恍然的神情。

  其中连觉修笑得最邪恶。

  连觉修中途上洗手间,上完回来发现他们几个正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你们在说什么?”连觉修纳闷地看着小白递给高勤钱。

  颜夙昂叹息道:“你太不争气啊。”

  ???

  连觉修一头雾水。

  “你为什么不多坚持一下,慢慢问贾志清的事呢?”

  连觉修顿时明白过来,“你们拿我问不问我和贾志清的事打赌?”

  颜夙昂摇了摇手指,“问不问,根本就不用打赌。我们赌的是,你们什么时候问。高勤说三句以内,我说五句以内。”

  ……

  连觉修看向小白,“你也赌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连小白这样纯洁的人也受污染了。颜夙昂这根排水管真是污染严重。

  小白摇头道:“没有。我坐庄,昂说无论输赢,我都可以抽三成。”

  ……

  连觉修道:“你们赌多少?”

  颜夙昂道:“挺多的,十块。”

  连觉修猛地起身打开门,冲着走廊喊道:“结账!”

  贾志清累了一天,洗完澡正准备上床睡觉,就听到叩门声。

  该不会又是那个欲求不满的家伙吧?

  他觉得头很疼。

  这几天连觉修的攻势已经可以用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威胁利诱,样样出笼。前两天居然还拿放了味精的可乐给他喝,会不会有春药的效果他是不知道,只是那种味道是人都不愿意回想。天知道他加了几瓶味精进去!

  自己当初究竟是怎么鬼迷了心窍,居然同意和他在一起?

  现在可好,请神容易送神难,引狼入室之后想踹也踹不走。

  他蔫蔫地打开房门,精神立时一振,微笑道:“伯母。”

  连母隔着防盗门笑道:“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家里太乱。”自从小白搬走后,他的家就只能用狗窝中的懒狗窝来形容。

  连母道:“没关系,只是坐坐,你总不能让我站在这里,隔着门和你喊话吧?”

  话说到这份上,贾志清也只能让她进来。

  不过连母一进来才知道,贾志清刚刚说得算含蓄了。

  眼前的景象不叫家里太乱,叫狂风过境。

  “呃。”

  当连母第六次拿起像抹布一样的臭袜子时,贾志清崩溃了,“我们去街口的咖啡厅里坐坐吧。”

  连母不为所动道:“没关系,我看这里挺好的。”

  “……”贾志清努力猜测她话里究竟是褒义还是贬义。

  “不如,”连母见他半天没有答话,缓缓道,“我们稍微整理一下吧。”

  ……

  果然还是贬义啊。

  贾志清看着连母的笑,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很快就知道预感不好在哪里了。

  所谓‘我们稍微整理一下’的‘我们’就是连母动口,他动手。

  所谓‘我们稍微整理一下’的‘稍微’就是把整个房子弄得底朝天。

  他无比庆幸连母没有在他的房间里找到刷墙的工具。

  连觉修到的时候,贾志清正好累得像条狗似的趴在沙发喘气,看到他出现,就差没有抱住大腿高叫救世主了。

  连母坐在焕然一新的客厅里,笑得一如来时那样优雅淡定,“觉修你来了。”

  连觉修眼中闪过心照不宣地窃喜,“是啊。刚刚在和《监狱泪》的制片方开会。你怎么想到来志清的家里啊?”

  贾志清委屈地看着她。他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连母道:“哦。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当婆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来儿媳妇的家里看看,所以今天路过的时候就来看看。”她顿了顿,“志清今天忙了一下午,想必很累,觉修啊,你去房间替他按摩按摩吧。”

  ……

  嗯嗯。

  按摩按摩好。

  贾志清喜滋滋没多久,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只是按摩,何必要进房间?

  他看着连觉修淫笑着关上房门,立刻警戒道:“你要干什么?”

  “按摩啊。”

  “按摩要关房门吗?”

  “不用关吗?”

  ……

  贾志清提醒道:“你妈在门口。”

  “是啊。你怕什么?”连觉修拉着他躺在床上。

  因为那是你妈,不是我妈。

  贾志清挣扎要站起来。

  连觉修干脆将他整个人反过来,然后坐在他的屁股,双手轻轻地按摩着他的肩膀。

  或许反抗而不可得,贾志清渐渐安静下来。肩膀上的力道不轻不重,捏得他舒服得几乎呻吟出声。

  连觉修的手缓缓往下,一路抚过脊柱,来到腰际。

  贾志清感觉到正在朝他小腹进攻的十指,顿时一惊转头,“你干什么?!”

  连觉修还没回答。

  连母的脚步声已经响起,敲门道:“怎么了?”

  “没事,妈。”连觉修笑得颇为得意。

  连母轻轻打开门道:“你们既然已经决定要过日子,就好好过日子。我和你爸商量过了,虽然不是一般的夫妻,但是结婚证书不可少。反正你们在一起已经有段时间了,那么等哪天有空,就去美国登记了吧。”

  贾志清惊道:“啊?”

  “啊什么啊。你们该不是演戏给我看的吧?”连母眼中精光一闪。

  “当然,当然……不可能。”贾志清干笑。

  “既然不是,那就结婚啊。”连母看着赖在贾志清身上不肯下来的连觉修,笑道,“我又不是什么老古董。你们年轻人喜欢做那种事只管做便是,不用顾忌我。我就在外头坐坐,再看看有什么能整理的。”

  ……

  贾志清看着她渐渐合上的门,心中惊恐达到顶端。

  这,这,这不是逼良为娼吗?

  连觉修的手一边向他的身下挺进,一边坏笑道:“清清啊,你就认了吧。”

  贾志清强忍住腹下涌起的骚动,咬牙道:“这是预谋!”

  连觉修的手指灵活地逗弄着,“哦?那我要不要把我妈叫进来,再解释解释?”

  “……”贾志清平时就没他力气大,更何况累得筋疲力尽的现在。他暗暗诅咒了一句,放弃似的趴下不动了。

  连觉修嗷嗷狼叫着扑上去!

  门外,连母无声一笑,缓缓出门关上防盗门。

  楼下,一辆出租车司机等得头发都快白了,看到她出来,急忙扑上去道:“太太,你说就上去一会儿,但这一会儿未免也一会儿得太久了吧?”

  连母从口袋里拿出三张红色大钞,塞进他的手心,然后坐上车道:“去机场。”

  ……

  司机立刻坐上驾驶座。

  车嗖得一声飞奔而去。

  番外二 曝光后的风波: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颜夙昂和小白的事情终于还是让媒体挖出的洞。

  各大杂志的封面都贴着两人在猪肉铺里幸福卖猪肉的照片。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两人之间汹涌的情潮。

  在美国拍戏的颜夙昂一得到消息就火速赶回来。

  连觉修当时用扑的都没扑到他。

  “大神,我知道你很急。”出租车的司机镇定地从机场开出,“但是,就算你把我的胳膊捏成莲藕,车子也不会加速的。”

  “真的吗?”颜夙昂手上加力。

  司机痛得脚下乱踩。油门嗷嗷地往下,速度嗖嗖地往上,车子嗖嗖地没影。

  雄雄猪肉铺外,路人闲走。

  倏地——

  一辆出租车风卷残云而至,掀起骇浪滔滔,让街道两旁穿迷你裙的少女尖叫连连。

  风刮过。

  出租车门打开,猪肉铺店门打开。

  小白就那样蹲在地上,默默地擦着地板,刘海湿漉漉地粘在额头上,脸上有两朵显而易见的红晕。

  颜夙昂心里抽疼,名字在嘴巴里溜了两圈,就是喊不出来。

  小白抬起头,因疲惫而茫然的眼睛因看清来人之后瞬间神采奕奕起来,“昂。”

  颜夙昂一个箭步冲上去,蹲身将他密密地包裹在怀里。

  “对不起……”

  一想到自己细心呵护,平时连重话都舍不得一句的小白在媒体的炮火轰炸下疲于奔命,他的心痛得阵阵发麻。

  “对不起什么?”小白愕然,随即皱眉道,“难道你劈腿了?”

  “当然没有!”颜夙昂搂得更紧,以便让他体会自己对他的不信任所报以的愤怒。但终究把握这分寸,生怕弄伤了他。“今天来了很多记者吧。”

  “嗯!”小白突然兴奋起来,“把猪肉都买光了呢。”

  ……

  他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颜夙昂缓缓放开他,冷静道:“可以说得再清楚点吗?”

  小白道:“因为来了很多记者,把店堵死了。所以高勤大哥让他们一个个排队,买十斤猪肉,回答一个问题。”

  ……

  果然是高勤加小白会干出的事。

  “那今天问了什么?”

  “嗯。有人问我和你是不是真的在一起。”

  颜夙昂道:“那你怎么回答的?”

  小白道:“我说你在美国,没在一起。”

  ……

  “还有呢?”

  “还有我们有没有一起住。我说你在美国宾馆住。”

  ……

  “你和我发展到哪一步。我说你开车多,很少走路。”

  ……

  颜夙昂道:“这样就把猪肉卖光了?”

  “嗯。”小白开心地点点头,“我和小八哥商量过了,让他明天多送点货过来。”

  颜夙昂拨开他额头的刘海,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电话道:“我托你的事我想修改下内容……让记者来得更猛烈些吧。”

  *

  番外三 新来的伙计:

  自从贾志清被连觉修连哄骗带威胁地绑架去了美国之后,猪肉铺就更加忙得不可开交。

  于是小白在颜夙昂再三的催促之下,终于决定请人。

  雄雄猪肉铺现在在本市的知名度绝对不下于IBM,所以当招聘广告在网络上登高一呼,求职信立刻纷至沓来。

  由于人数实在太多,颜夙昂和小白只好拉上高勤和封亚伦,一人四分之一的删选起来。

  最后删选出来的结果如下:

  颜夙昂:8个。

  高勤:1个。

  小白:123个。

  封亚伦:12个。

  ……

  颜夙昂看着小白抱进去多重,又抱出来多重的箱子,抹了把脸道:“你看了吗?”没想到小白居然也会偷懒啊。不过偷也偷得不着痕迹点嘛。随便找两封应付应付不是很好。

  小白道:“我每一封都看了。”

  高勤道:“你觉得他们都很好?”

  小白点点头道:“嗯。”他一封一封地开始讲解,“这个小学的时候当过班长。这个中学的时候得过朗诵比赛参与奖。这个幼儿园的时候得过六朵大红花……”

  ……

  123除以3,每人41,很公平。

  ……

  最后选出来的一共27个,然后再互相交叉删选,剩下3个。

  高勤点头道:“这几个的确不错。”

  封亚伦道:“那就面试吧。”

  某名牌大学英语专业本科生。

  英语八级,日语一级。

  面试的是颜夙昂。

  高勤、封亚伦在后面垂帘听政。

  一坐下,那人就开始噼里啪啦开说。

  一分钟之后,颜夙昂啥都没说,那人自己走了。

  时间倒流,将刚刚那人的英文翻译成中文如下:

  我是小白的忠实fans。小白实在是太可爱了,眼睛水汪汪的,嘴巴红嘟嘟的,每次看到都让人恨不得一口亲上去。可惜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唉,他怎么会看上你呢,就是眼睛糊了眼屎也不能这样子啊。哦,当然可爱的小白是绝对不会有眼屎的。唉,该死的,我知道我这次面试砸了,但是我不会放弃的。唉,看到你就倒胃口。不和你说了,省得吃不下饭。我走了。

  听着封亚伦和高勤在帘子后的笑声,颜夙昂面无表情地把简历撕成碎片。

  下一个,海龟研究生。

  面试官是高勤。

  不过对方只走进来就直接走出去了,嘴里还大声嘟囔道:“啊,大神呢?封亚伦呢?小白呢?怎么是个欧吉桑啊!”

  ……

  颜夙昂在后面拼命捶桌。

  下下个,某知名企业精英。

  鉴于前车之鉴,封亚伦一等他坐下就直接了当道:“我们的月薪是一个月一千二,每个月根据铺子的经营情况和你的表现发奖金。每周工作四十个小时。年底有半个月的年假。有没有什么问题?”

  “那么年底分红呢?”精英推了推眼镜道,“而且以猪肉铺现在的知名度,你应该考虑上市问题。我觉得是很有市场潜力的。当然,如果成功上市,我希望我能够获得一定的股份和董事会副主席的位置……吧啦吧啦吧啦。”

  ……

  颜夙昂、封亚伦和高勤坐在屋子里,相顾无言。

  小白推门进来,“你们雇到人了吗?”

  颜夙昂缓缓地摇头。

  “太好了。”小白笑道,“我雇到了。”

  ……

  颜夙昂警戒道:“他是为了什么来应征的?”

  小白道:“没有啊。他说年底结婚,想要份稳定的工作。”

  颜夙昂放下心。想要结婚就说明对小白没有非分之想。

  高勤道:“那他有没有说要什么分红、股份和主席位置之类的?”

  小白想了想道:“哦,他说每天要发一根棒棒糖。”

  高勤、封亚伦:“……”

  颜夙昂缓缓道:“他的QQ车修好了吗?”

  小白道:“本来是好的,不过现在又被拖车拖走了。”

  颜夙昂道:“还是撞电线杆?”

  小白道:“他换了一根撞。”

  颜夙昂:“……没想到QQ的质量还不错。”

  *

  番外四 故地重游

  某天,某大神突然想自己竟然很久没有和小白约会了,于是他决定重温当初的甜蜜时光,带小白游夜湖。

  只是他在去之前又忘记了一件事——预订。

  所以到的时候又只看到一条船。

  敞篷式跑船。

  小白向船夫打招呼:“我们又来了。”

  船夫很高兴地扶他们上船,然后神秘兮兮道:“我的船有重新改装过哦。”

  颜夙昂道:“把法拉利的发动机拆过来了吗?”

  船夫道:“那多没意思啊。事实上,我是装了个顶篷。”

  颜夙昂欣慰。他终于明白敞篷跑车只是敞篷,不是天蓬。“顶篷在哪里?”

  船夫道:“你们看身后。”

  ……

  颜夙昂道:“我按哪里,它们会自动升起来?”

  船夫道:“这是声控的。你只要喊一句‘升’。”

  颜夙昂:“……”

  小白好奇地叫道:“升。”

  船夫停下船,走到船尾,然后嘴里叫着“嗒嗒嗒嗒”将好几件雨衣拼成的超大雨披盖过他们的头顶。

  小白鼓掌道:“好先进啊。”

  ……

  颜夙昂道:“你能不能不说话?”

  船夫道:“你确定不需要我告诉你怎么把它收回去吗?”

  颜夙昂:“……”

  小白道:“收。”

  船夫“嗒嗒嗒嗒”地收完,然后称赞道:“你比你的朋友聪明多了。”

  颜夙昂:“……”

  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645-3d4aa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