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与镜》————蒙莎(可爱短篇) 

《国王与镜》————蒙莎(可爱短篇)


  从前有个英俊的国王,国王有一面神奇的镜子。

  国王每天对着镜子问同样一个问题:“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

  魔镜日复一日虔诚地回答:“是您,尊敬的莱斯利国王陛下。”

  这天早上,在去上早朝之前,莱斯利国王穿上了华贵的礼袍,戴上了闪亮的王冠,手持权杖又来到了魔镜面前。

  “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

  忠心耿耿的魔镜回答:“是邻国刚刚上任的达尔菲国王,尊敬的国王陛下。”

  国王很满意地点点头,正准备离去,又猛然回过头来,一杖击在了魔镜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魔镜没有回答。因为魔镜每天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国王在惊怒中度过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在去上早朝之前,国王又来到了魔镜前面。这一天,国王穿上了他最华丽的一套礼袍,戴上了镶着世界上最大的一颗蓝宝石的王冠,手里还拿着由整块紫水晶雕成的权杖。

  魔镜中映出了国王光芒四射的身影。

  国王非常满意,于是骄傲地问:“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

  魔镜虔诚地回答:“是邻国刚刚上任的达尔菲国王,尊敬的国王陛下。”

  国王暴怒:“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明明是寡人!”

  魔镜没有回答。因为魔镜每天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第三天早上,在去上朝之前,国王怒气冲冲地来到魔镜跟前:“镜子啊镜子,给寡人看看这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的样子!”

  魔镜回答:“遵命,尊敬的国王陛下。”

  镜中国王的样子消失在一片迷雾中。有个白色的身影渐渐从迷雾中出现。

  早朝的时候,国王下令:邀请邻国新上任的达尔菲国王来参加他的生日晚宴。

  达尔菲国王接受了邀请,并派使者来告诉国王:他将为国王送上珍贵的礼物。

  莱斯利国王心想:不如送上你那颗美丽的,头颅。

  在达尔菲国王到来之前,国王再次去问魔镜:“镜子啊镜子,这个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呢?”

  魔镜虔诚地回答:“是即将来参加您的生日晚宴的那位达尔菲国王,尊敬的国王陛下。”

  国王冷笑:“他将被毒酒毒死,或是被毒蛇咬死,或是被我的侍卫杀死……到了明天早上,寡人又将是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

  当夕阳隐去最后一丝光辉,当第一颗星星在深海一样的天空绽放光芒,达尔菲国王踏进了莱斯利国王的宫殿。

  达尔菲国王就像国王在镜中看到的那样,颀长的身子罩着纯白色的礼袍,金黄色的头发上压着镶嵌着钻石的王冠,深蓝色的眼睛深嵌在挺直的鼻梁两旁,陶瓷一样白净透明的肌肤仿佛在放射着光芒,令所有人都不敢逼视。

  莱斯利国王亲手为达尔菲国王斟上一杯酒:“能请到您来参加寡人的生日晚宴,寡人万分荣幸。”

  达尔菲国王接过酒杯,却又递给了身后的一个人:“您派来接我的侍卫在烈日中等了一整天,这样辛苦的人应该喝这第一杯酒。”

  侍卫顺从地把酒喝了下去,立刻七窍流血而死。

  侍卫的尸体被拖了下去。莱斯利国王和达尔菲国王不约而同地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晚宴开始。

  达尔菲国王和别的贵宾们正在享用美食,莱斯利国王叫来一班杂耍艺人表演助兴。

  一个卖艺人吹起竹笛,于是有几条颜色鲜艳的蛇从他身后的竹筐里爬出来,在大殿中央的波斯地毯上面起舞。

  莱斯利国王在其中一条蛇的头上挂了一串美丽的珠子。蛇顶着珠子游向达尔菲国王。

  莱斯利国王说:“这一串珠子戴在身上可以延年益寿,寡人将它送给尊敬的达尔菲国王。”

  达尔菲国王把邻座的一位公主拉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想这位美丽的公主殿下更需要青春永驻。”

  公主受宠若惊,伸手去取蛇头上的珠子。她被蛇咬伤,随即死去。

  公主的尸体被抬了下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最后,莱斯利国王召来他的侍卫:“来,为诸位舞剑助兴。”

  侍卫拔出闪着寒光的宝剑,在大殿正中起舞。剑光闪处,每一刺都指向达尔菲国王。

  达尔菲国王抽出自己的长剑:“一个人舞真无趣,不如大家较量一番。”

  达尔菲国王上场之后,用自己的剑削断了侍卫的剑。侍卫捧着断剑退下。达尔菲国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多谢莱斯利国王陛下的盛情款待,我今天玩得很尽兴。”

  莱斯利国王无可奈何:“达尔菲国王客气了。”

  达尔菲国王说:“我曾说过要送你一份贵重的礼物,现在我把礼物送上。”

  莱斯利国王压抑着愤怒点头。

  达尔菲国王随行的侍卫抬上来一面巨大的镜子。那镜子,和莱斯利国王寝宫中的那一面,一模一样。

  达尔菲国王亲自把莱斯利国王请到镜子面前。水银一样平滑的镜面上映出两人风华绝代的身影。达尔菲国王说:“这是一面能回答您任何问题的魔镜。我曾听说,莱斯利国王陛下也有这样一面魔镜,所以特地把这一面也送来给您,寓意好事成双。”

  莱斯利国王并不高兴,仍然在想着如何割下达尔菲美丽的头颅。

  达尔菲取出手帕擦拭镜面:“现在,就让我们把两面镜子放在一起吧!”

  侍卫们把镜子放下之后就出去了,整个寝宫里只剩下两位国王,各自对着自己的镜子。

  达尔菲国王说:“你可以试试问它问题。”

  莱斯利几乎是咆哮地问:“镜子啊镜子,这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是谁?”

  达尔菲国王郑重其事地说:“是您,尊贵的国王陛下!”在达尔菲说完之后,莱斯利国王面前的镜子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达尔菲转向莱斯利:“尊敬的国王陛下,我在十年前在一次宴会上见过你之后,就深深地爱上了你。于是我派了一个魔术师,把这面镜子送来进贡给你,为的是每天都能见到你。一直以来,回答你的问题的人,是我。”

  莱斯利又惊又怒,几乎晕过去:“你——你欺骗了我十年!”

  达尔菲像盛开的鲜花一样微笑:“如果我不这样做,又怎么能有机会来见你一面?”

  莱斯利怒不可遏:“来——”

  在莱斯利喊出“人”字之前,达尔菲用自己的唇堵住了他的嘴。

  在一阵激烈的热吻之后,达尔菲横抱起莱斯利,把他放在了宽大的龙床上。

  两顶镶着红宝石和蓝宝石的王冠被扔在了床前的波斯地毯上。用水晶和钻石缀成的腰带,把莱斯利国王的手牢牢绑到了床头。华美的衣裳被温柔地褪去,两个人修长柔韧的身躯暴 露在昏暗的灯光下。

  达尔菲用滚烫的嘴唇和湿热的手掌抚慰着莱斯利躁动不安的身躯,然后又用手指开拓莱斯利身下紧 窒的秘径。最后在莱斯利一声声销魂的呻 吟中,把自己的分 身深深地送了进去。

  低垂的床帐像海浪一样晃动。床头的玻璃吊饰互相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第二天,莱斯利和达尔菲宣布两国合并。两位国王共治天下。

  番外 一

  “镜子啊镜子……”

  赤 裸着身体莱斯利偷偷看看自己身后,回头继续小声地问:

  “达尔菲把我的内裤扔到哪去了?”

  “他穿在自己身上了,尊敬的国王陛下!”

  “……”

  番外二 国王的新装

  夜幕降临。

  莱斯利沐浴过后,赤身露体站在镜子面前;达尔菲则在他周围舞动着两手,脸上带着比月亮更明净的微笑。

  “这是我国最伟大的工匠和最伟大的魔术师联手织成的睡袍,它透气,凉爽,以至于穿上它的人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它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用来判断一个人的智商,如果一个人太笨,就看不到它了。”

  莱斯利被夜风吹得有些冷:“真神奇。”

  达尔菲在他肩上一吻,将他横抱上床去:“以后,你每天都穿它睡觉好不好?”

  “好。”

  床头的吊饰叮叮当当响了一夜。

  晨光洒满大地时,莱斯利拖着仿佛被拆散又重装过的深躯来到魔镜面前。

  “嘿,我这身睡衣好看么?”

  “可是您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尊敬的国王陛下。”

  “达尔菲你个混蛋————————”

  番外三 卖火柴的国王

  达尔菲决定到民间体察民情。他化装成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在贫民窟里最肮脏的地方卖火柴;借机和路过的平民们聊天。

  莱斯利坐在魔镜前面,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不久之后,天降大雪。鹅毛一样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在达尔菲身上盖了一张“雪毯”。

  达尔菲一根根地划亮火柴取暖。小小的光在他眼里燃起熊熊的火焰。

  莱斯利又些好奇:“镜子啊镜子,达尔菲看到了什么呢?为何他那么激动?”

  魔镜回答:“请您自己看吧,尊敬的国王陛下。”

  镜面上出现了熊熊燃烧的火焰,火焰之中有两个赤 裸的少年在交缠。

  “达尔菲你个龌龊鬼——”

  完

留言:

好阴毒的男猪脚呀。那个侍卫公主什么的都白死了。所谓可爱的故事看的我寒毛直竖。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661-ee9dc0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