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对》———— 正派(现代短篇) 

《天生一对》———— 正派(现代短篇)


文案
一个是身体的秘密,一个是心理的秘密
到底谁是谁的天使已经不用再问了。

众里寻他百度,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缘分就是这么回事。



天生一对 上

  面对自己老妈小心的征询,刘郡亦实在觉得没必要这样小心翼翼。
  不就是有人要给她介绍对象嘛,回绝就是了。
  自己对这个身体,早就不在意了,不就是比别人多点东西吗?不妨碍她吃不妨碍她睡的,早习惯了,或者说就没不习惯过!
  看,乐天派也有乐天派的好处吧。
  老妈也早明白她想独身一辈子的打算,每次只能叹气,劝她去做手术,人家坚决不去,那也没办法吧?只能亏欠孩子一辈子。
  那些不熟悉的人给刘郡亦介绍对象,她也就找借口直接回绝了,可这次……这次是张君妈来亲自问的,张君那孩子她也是看着长大的,俊的和那些电视明星一样,性格更是乖的和女孩一样,现在在银行上班,家事人品真是没的说,要是这孩子做了自己的女婿……唉唉,那老刘家真要烧高香了。
  刘妈妈是非常不甘心吧这个乖孩子放过,所以明知道不行,还是来问问自己姑娘的意思。
  “张君啊!是他啊!”果然刘郡亦一听张君的名字就叫了起来:“他比我还大一岁呢,现在还没女朋友,不会是有啥毛病吧?”
  刘妈妈怒:“怎么说话呢!”其实是心底酸:你才是有毛病那个!
  “好了好了,这个我去说。”刘郡亦丝毫不在意自己老妈的态度。
  “你去说啥?张君这孩子不错,要是真能成我女婿,我这辈子也值了。”刘妈妈说着说着就要抹眼泪。
  刘郡亦连忙借口单位有事,跑了。
  留下刘妈妈对着自己老伴遗像抹眼泪,话寻思当年要是把孩子按男孩养会不会好一点??
  
  开车拐出小区门口,刘郡亦就掏出电话,按了几个号,等对方一接通,立刻说:“下班没?哦,那好,我有事和你说,立刻出来,在门口等我去接你。”
  
  对方正是张君。
  刘郡亦和张君两家,那可以说是相识恨远。俩人母亲当年那就是好姐妹,结了婚又住的近,于是俩孩子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几乎一路走来,那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就这俩人,一个谈女朋友和换面纸巾一样快,一个却雷打不动一个不谈!真亏了刘郡亦老妈还觉得这么个花心萝卜是好菜。
  
  车子很快驶到银行前,老远刘郡亦就看到张君等在门口。
  张君这厮本来身材就好,长的又正,那么一身修身西装穿在身上,这往门口一站,楞是成了一道风景,惹的大街上大婶大妈小姑娘们频频回首送给张君注目礼。
  嗤笑一声,刘郡亦加快车速,一个急刹停在张君跟前。
  张君也早看到刘郡亦的车了,见车一停下,连忙自己走过去打开车门坐进副座上。
  “啥事这么急?你开车慢点,这路上人多。”张君说完瞟一眼开车的刘郡亦,然后翘起兰花指撩瞭额前头发,那风情是在是没法说。
  刘郡亦自然是眼角一抽。
  
  “你娘今天上我家提亲了。”
  “咚”张君下巴掉了。
  然后,兰花指颤抖颤抖指着刘郡亦:“你个男人婆,人家才不要娶你、”
  压下大怒,刘郡亦诡异看着他说:“那我可以考虑娶你,伪娘!”然后虐不死你!敢说我男人婆!
  于是刘郡亦本来是找张君商量怎么回绝的,这倒好赌气起来真有点想把这个伪娘弄回家收拾收收拾的欲望了。
  两人找间茶楼,就上去了,要了壶清茶260。
  端起茶杯闻着清香,一边抬眼看张君那捏杯子翘的几乎飞起来的兰花指。
  是在忍不下去,刘郡亦开口:“喂,你那手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么?”
  “你说这个?”张君摇摇手问,然后轻轻一笑:“习惯了嘛。”
  刘郡亦被张君这一笑晃了一下眼,心底蹦出俩字:妖孽。
  你习惯我还不习惯呢!然后心里又释然了:就张君这堪比人妖的模样,怪不得找不到对象。
  
  两人沉默了。
  最后还是刘郡亦开口问:“你以前那些女朋友到底为什么吹的?”
  续上茶水,人家张君才说:“和我在一起,她们自惭形秽吧。”
  于是刘郡亦一口茶水华丽丽的喷了出来。
  作为报复,刘郡亦说:“好吧,算你狠,建议你女的不行试试男人吧!”
  可刘郡亦失望了,人家张君根本不在意,耸耸肩:“同志啊,算乐了吧,我还不想那么早气死我妈。”
  于是刘郡亦又囧了:“你还真是个同?”
  “唉唉,我也不知道。”张君咬着唇一下下扯起桌布“其实我也挺喜欢女人的…但,但总觉得不对劲;但你说男人,我看别的男人也没啥感觉。”
  
  等张君唧唧歪歪说完,刘郡亦明白了:“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拉拉。”
  这下,张君终于也喷了。
  世界公平了。
  

天生一对 中
  言归正传,刘郡亦还是说起这个拉对象的事。
  结果人家张君一愣,显然不知道。
  刘郡亦说不出心里那点不舒服是啥,她连忙申明:“我可和你声明:我可是独身主义者,这事没戏的。”
  张君撇撇嘴小声说:“你这一独身,伤了多少男儿心啊。”
  “啥?”没听清他嘀咕什么,刘郡亦抬头问。
  “没啥没啥。”张君连忙撇清。
  
  张君当然知道刘郡亦这个独身主义者的事,刘郡亦这丫凭一张亦男亦女的脸,文艺部体育部都混的风生水起,当年连校花也没她风头劲。班上不少帅哥暗恋这个男人婆,可最后还不都成了哥们?一两个不死心的最后还不是伤的黯走他乡?
  真不知这个一点女人味也没有全凭一张脸骗人的家伙哪里有那么大魅力。
  不过…….张君不敢往下想了。
  和哥们谈恋爱,这个建议太没创意。
  
  “你父母是不是催的紧啊?”刘郡亦忽然问。
  
  这次茶话会结束,是刘郡亦买单。本来张君想买单的,但刘郡亦说:“你比我还女人,我怎么能让女人请客。”
  于是张君恨狠的甩手了。
  坐上了车,刘郡亦一边启动车一边提醒他:“喂,说好是帮你忙的,你可别当真了。”
  “得了吧,谁敢和你当真,不过真谢谢你了,下次我请客。”张君笑嘻嘻的回答,看的出来他好像很松了一口气,刘郡亦也就没再说啥。
  直接将车开到张君他家楼下,等人家一下车,刘郡亦就急忙把车开走了。
  
  刚才喝茶的时候,看着对自己发呆的张君,她竟然觉得那死人妖很好看,然后也不知道自己那根筋不对,竟忽然对张君说:“你要是实在被家里逼紧了,那咱俩就先凑合凑合如何?我这边天天给介绍对象的都快烦死我了。”
  而那个一直说不喜欢男人婆的死人妖竟然点头答应了!!!
  于是,现在她和张君,貌似已经是一对了。
  
  接下来的情况自然和别人谈恋爱差不多,偶尔俩人一起吃个饭,有时AA有时候互请,然后就是双方同事都知道他们谈恋爱了,然后是同学,最后就是张君邀刘郡亦回家----丑媳妇见公婆,张君父母当然对刘郡亦满意的不得了。
  刘郡亦漂亮的干净利索,还是一大公司福经理,手腕高明前途无量,比自己儿子强啊!
  于是一见面,一个金镯子就给套上了,生怕跑了。
  而刘郡亦她妈那边却愁云满面。
  自家孩子说了:“妈,你别当真啊,我俩都是被介绍对象的介绍怕了,互相帮忙而已。”
  于是刘郡亦妈明白这么好的女婿…….还指不定是谁家的呢。
  于是又偷偷抹眼泪去了,自己命苦,自家孩子命更苦啊。
  
  有句话怎么说的了?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假做真来真亦假,刘郡亦觉得自己这次好像把自己套进去了。
  她对与张君的关系定位一直是:友情帮忙。
  那么沉的金镯子她都没要,转身就还给张君了,虽然事后张君说放他那怕被老娘发现露馅,还是让她收着了,但说是在的她还是挺高兴的,转手送张君妈一套外国化妆品,喜的张君妈连连夸刘郡亦是好孩子。
  这么多年来,刘郡亦一直以为自己是不需要爱情的,一方面是身体的原因,让她对同性异性皆有防范心理,后来长大了想开了不再排斥外人,但依然保持一定距离,并有意无意说自己是独身主义者,来打消众多追求者。
  但这一次,这一次刘郡亦觉得自己要完蛋了,伪娘魅力太大了,自己快抵挡不住了。
  不说每次在一起,看张君那兰花指就有想抓过来咬的冲动,就是她最近夜夜春梦,男猪脚竟是张君那伪娘!而且,张君是在下面的!
  于是自己雄性腺分泌旺盛,多年不见变化的那个东西竟然开始发育,然后害她常常半夜起来洗内裤!什么事啊!
  当刘郡亦哭笑不得的开始练手工活,每次□时刻想的还是张君。
  这么多年用这副不男不女的身体生活下来,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当男人还是想当女人的刘郡亦,此时终于确定自己想做的是男人了。
  可她对那些女孩子真没性趣啊!难道她其实是个男同??
  囧!出来混果然迟早是要还的,早知道当初就不逞口舌之快说张君是拉拉了。
  于是刘郡亦决定着事赶快完结!
  是假戏真做还是分手拜拜,一定要弄明白
  

天生一对 下
  机会很快来到,十一国庆7天假,两人一拍即合,一起去旅游了。
  刘郡亦特意一身利落英气装扮,旅游鞋牛仔裤,长长飘逸的白衬衫外套一件小马甲,背上斜挎一旅游包,连一头长发都剪成利索的短发。
  张君看了半天才认出这是自己女朋友。
  说起刘郡亦以前平时的打扮:7CM高跟鞋,职业装,眼镜,盘头,精致的化妆,那气势就俩字形容:女王。
  现在这么中性的打扮,真是让张君耳目一新,亲切指数飙高1000点。
  于是于是两个同样‘俊’的让人眼热的家伙上路了。
  开始几天还是很顺利的,俩人都小资得很,手里又有钱,当然是玩的好玩的舒服,最后一站重庆。
  这可是全国闻名的同志城,两人白天游玩一天,晚上当然要去G吧看看。
  张君原本是打算自己去的,一般G吧不欢迎女人,这谁都知道,可刘郡亦说:|“等我一下,一起去。”就钻进卫生间去了。
  于是他只好等。
  没一会,刘郡亦出来说:“好了,走吧。”
  张君下巴又掉了,兰花指指着刘郡亦颤声问:“你到底是男是女?何方妖孽?”
  刘郡亦一把抓住眼前的兰花指,放嘴里狠狠咬一口:“老子亦男亦女!”
  说完,拉着张君就出了酒店。
  走在熙熙攘攘的路下,借着堪比白天的路灯霓虹灯广告灯,张君看明白了。刘郡亦那丫其实就是眉毛画粗了点,粉底打深了些,唇线擦掉了,但变化怎么就这么大!
  再看,耳钉还在。。。但这年头男人带耳钉比比皆是,这实在不能证明什么。
  往下,胸口原本就不高,现在更飞机场了、、、一定是用什么东西缠住了!
  “看完没?”刘郡亦忽然问。
  “啊,看完了。”张君说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自己竟看这个男人婆看出神了。
  “看完那咱就进这家吧。”刘郡亦说着话,指着前面一写着:堕天使 三字的酒吧。
  此时酒吧门口正很热闹,一门童兼保安正拦着俩LOLI打扮的小姑娘不让进,嘴里很客气的解释:“这里只接待男宾,两位换一家吧。”
  张君看看刘郡亦,却见刘郡亦眼都没斜一下,拉着他就那么走进去了,当然后面还有门童一句:欢迎光临。
  让刘郡亦破功的是门口那俩LOLI的怒喊:“敢说老子不是男人!伪娘懂不懂?伪娘也是男人!”
  “扑哧!”刘郡亦掩嘴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唉唉唉唉,这个世界真是妖孽横生,混乱一片啊!
  
  等俩人离开酒吧的时候,可以说都喝高了,刘郡亦一边拖着张君一边挥手叫来一辆出租,上车说了酒店的名字,俩人就搂一起亲上了。
  在酒吧俩人就亲过了,只能怨里面气氛太好,灯光太暧昧,音乐表演太挑逗,还有酒精度太高,对方长的太顺眼。
  司机在前天见怪不怪的开车,后面俩个吻的如火如荼。
  好不容易到了酒店,俩人下了车冷风一吹才算清醒一点,但双方眼睛里的欲望却更是明显。
  进了房间,自然是一关门连灯都没开立刻就缠到了一起,跌跌撞撞倒在床上。
  俩人仿佛两个幼兽一般,连亲带吻,手脚并用,衣服一件件掉到地上,张君抹上刘郡亦胸前两块不大的柔软时嘟哝了句:“好小。”被刘郡亦听到,立刻反手一把抓住张君下面那条,嗤笑道:“还没我的大!”
  于是张君不服气,摸下去,比了起来……
  后来后来张君觉得不对劲,但脑子被刘郡亦吻的缺氧,啥也想不起来,只能自我安慰喝多了喝多了,幻觉啊幻觉。
  晕呼呼张君有样学样,人家亲他脸,他也抬头去啃人家,人家把把舌头伸他嘴里搅和,他也笨笨的伸出舌头想搅人家,于是被人叼住回不去了。
  纠缠好久,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
  看着身下双眼迷茫,红唇潋滟的人,刘郡亦真想吃了他。
  都这样了,也算两情相悦吧?这个想法在刘郡亦脑海里一闪
  
  想起自己从G吧里拿的游戏奖品,正用的上,刘郡亦支起身子,想去拿过来,可身下那只却抗议的哼哼起来,他一手摸着刘郡亦胸前的小豆包傻笑,另一只胳膊搂上人家脖子舍不得离开。
  “乖,我拿点东西就回来。”
  “不要!”张君哼哼着又抬头吻上刘郡亦。
  温柔乡英雄冢!刘郡亦狠狠BS自己,还是低头加深这个吻。
  据说人类都有肌肤饥渴症,以前刘郡亦不相信,但现在她真的相信了。
  且不说自己被张君摸的如何满足舒服,就他自己来说,双手游走在张君火热年轻紧绷的肌肤上,就真是再也不想离开!
  这起伏的线条让自己热血沸腾,这紧滑细腻的肌肤让自己沉沦。
  无视张君身下与自己一样的物件,刘郡亦相信自己此时就是一个男人,而张君只能是自己的女人。
  不是她欺负喝高了的张君,看张君一副春潮涌动却浑身绵软的样子,刘郡亦相信张君他就是个零!
  压着张君,刘郡亦手伸到床下,摸索一下,取出刚才就想拿的东西---KY润滑剂和避孕套放在床头。
  一边安慰般的吻向张君,一边将涂抹了KY的手指轻轻在张君股缝里徘徊打圈,压下身下人不安的扭动,在张君最放松最动情的时刻将手指轻轻按了进去…….
  刘郡亦庆幸自己活在现代,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感谢强大的互联网,感谢日本色情业。
  所以一切步骤虽然走的生涩,但依然全对。
  当把自己那坚硬全部埋进张君紧致的体内,刘郡亦几乎要把持不住自己;而张君更是因为疼痛,牙齿狠狠的咬上她胸前的一颗红豆,这一下疼的刘郡亦闷哼一声几乎想扇他。
  当然是没舍得扇,不过身下试着动了两下后,就报复般的猛烈运动起来。
  身下的张君疼眼泪都流出来了,一张嘴大张着吸气,都哭不出声来,身体颤抖着扭动着反抗着,一切做出来的动作仿佛在迎合。
  这样的张君,让刘郡亦又解气又心疼,于是低头吻了上去‘
  溺水中抓住一根稻草般,张君手脚猛的纠缠上来,两人贴合的没有一丝缝隙。
  黑暗中急促的喘息声,难耐的呻吟声,纠缠翻滚声一直演奏良久方歇。
  脱力般的两个人一直维持着连在一起的姿势静默不动,刚才还如潮水一半的欲望也随着逐渐正常的体温一块退去,理智慢慢回笼了。
  身旁的人呼吸悠长沉稳,已经正真的睡着,可刘郡亦维持这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依然抱紧怀里的人。
  她不明白自己,刚才的性事畅快淋漓明明该很满足,可她却难过的想哭。
  第一次发现两个人相拥的美好,她再也不想一个人,而这个人自己能抓的住吗?
  就这样用铁链把他绑在自己身边,一辈子只属于自己可不可以?
  
  天色微明,外面的路灯依然亮着,宽宽的马路上偶尔一两辆车驶过。
  室内室外皆是如水的静谧。
  刘郡亦穿着整齐的坐在床前沙发里,一手抱胸一手扶额,视线一直在描画张君微皱的眉头和依然红艳的嘴唇。
  昨晚她不知道自己几点才睡着,可醒来的时候才4点,就怎么也睡不着,于是索性坐起来。
  满室凌乱暧昧,加上床上那位浑身□睡的正沉的张君,实在是让刘郡亦无法不去面对昨晚发生的一切。
  扯出一丝苦笑,昨天张君是喝多了,可自己呢?那点酒,对自己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从头到尾自己都是清醒的。
  开始是装醉放纵到后来的假戏真做,肉体盛宴过后,不得不面对现实,刘郡亦头疼的想不下去了,于是轻手轻脚的收拾了屋子,穿上自己的衣服,又将张君的衣裤整齐叠好,放在沙发上。
  外面天已经大亮,车水马龙热闹起来,该走了。
  刘郡亦第一次狼狈的当了次不负责任的逃兵。
  
  飞机落地后,打开手机,20个未接电话,N条短信,全是一个人发来的。
  怀着忐忑不安,内疚,后悔以及沮丧等等等等情绪,刘郡亦开始看短信。
  
  “烂人流氓无耻混蛋□犯!你去死”
  ‘刘郡亦,老子和你没完,等我告你到死吧!’
  ‘你个孬种,你最后一辈子别让我看到你!’
  ‘你厉害!你厉害!老子瞎了眼,竟不知道你是带把的”
  。。。。。。
  “MD,你个人妖!你把老子上了还敢跑!你本事真大啊!”
  。。。。。。
  “你个胆小鬼!我和你没完”
  “疼死我了,你就跑吧,我等你回来给我收尸!”
  ‘你TMD的还没下飞机啊!’
  
  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模糊了双眼,眼泪一颗颗掉在手上热的烫人。
  深吸一口气,手指几乎是颤抖的按下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恩。。。。。。”
  “刚下飞机。。。。。。
  “恩,看了。”
  “对不起。”
  “你回来。。。。。。”
  “我等你,一切都随你。”
  “我爱你。”
  
  《完》
  


天生一对 番外
  张君随后就坐下班飞机回来了,可他并没直接找刘郡亦去,俩人只是打了一个长达一个小时的电话。
  刘郡亦面对张君的电话审问,把什么都交代了。
  自己是个双性人,男女两部分发育都很完美,所以爹妈当年拿不定主意给他做啥手术,于是决定尊重孩子,等他长大自己决定。
  由于觉得女孩子好隐瞒,长大做个手术一嫁人,神不知鬼不觉。所以就一直把他当女孩养,户口也是按女孩报的。
  张君气哼哼:‘丫就是一男人,怪不得当年上学时体育那么好!男人和女人比,成绩能差么!这纯粹是作弊!’
  刘郡亦在电话那头轻声叹息:‘我也是很苦的,你想当年天再热,我啥时候穿过短裙短裤?你们上游泳课,我还要费尽心思装病,最后干脆弄个晕水症,我也是没办法啊。’
  张君听了,不哼哼了,有点同情刘郡亦了。
  
  刘郡亦后来继续交代:“这女人我是一直当到大学毕业,还没等考虑手术的事,我爹有病了,这你也知道,医院就是老虎机啊,我家那点家底全扔进去,老爷子也没留住,于是我的事自然又没时间想了。
  再说,你也明白,刚毕业的学生还是漂亮女孩子找工作机会多的,我自然要好好利用。。。。。。”
  电话那头,张君轻啐:“无耻。”
  刘郡当没听见,继续交代:“这两年经济情况是好了,可我却说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男人多还是喜欢女人多,于是干脆决定维持现状了。”
  俩人静默。
  还是张君先开口问:“然后呢?”
  刘郡亦手持电话,嘴角轻轻一翘,温腔的温柔几乎顺着电话传递给那头的人:“然后,我就遇到了你。”
  “呸!”张君豪不领情,揉着依然泛酸的腰,掐着兰花捏着电话叫:“别煽情!咱俩幼儿园就认识了!”
  “好好好,我又错了我又错了,真实情况是在我正对人生迷茫的时候,你来救我了。”
  “你让我知道,原来我是正常人,我还是喜欢男人的!”
  张君大怒:“去你的喜欢男人!你可以去死了!”一脸恼火的挂断电话,然后脸红了,最后眼睛都红了,一步一步挪着去厨房找冰水喝。
  
  后来?你问我后俩他俩怎么样?这还用问么- -,当然是张君一家三口带着媒人上刘郡亦家提亲,刘妈妈当然好说话,心里说:你家给啥都行啊!俺们啥也不挑,只要你家别反悔,敢退货我们就买凶黑你全家!
  于是两家在气氛和谐,皆大欢喜的情况下,商量好价钱,就把俩人卖了。
  然后两人抽空去民政局领了证结婚。当然,俩人都对取消婚前强制性婚检这个规定感到万幸极了。
  新房张君家买,电器刘郡亦家买;
  装修张君家出钱,装修图纸刘郡亦家定板。
  家具张君家买,床上用品刘郡亦家买;
  结婚照张君家出钱,找婚纱馆刘郡亦说的算;
  张君家送刘郡亦白金项链钻石戒指宝石耳环,刘郡亦家买一个白金戒指送张君。
  然后张君有点怒了:刘郡亦!你骗色还骗财!
  刘郡亦坏笑,在张君父母面前爹妈叫的很亲;高级化妆品,补品跟不要钱似的送。于是张君妈亦激动,把祖传的玉镯子也提前给了儿媳妇刘郡亦。
  张君彻底恼了,那镯子他想看看,他老娘都舍不得,现在就被人这么喊两声‘妈”就给骗走了!
  刘郡亦逗完已经张牙舞爪的张君,回头把手里开的车卖了,换了辆宝马当嫁妆。
  张君平和了点了。
  
  新婚之夜,张君一身水红睡袍(刘郡亦送的,是情侣装)妖娆斜躺床上,嘲笑刘郡亦身材:上面豆包下面黄瓜。
  于是被揭了短的刘郡亦压在床上狠狠爱了一通。
  最后在张君奄奄一息的时候,才良心发现的问:“你要不要来上我?我下面还是处女呢。”
  张君兰花指颤抖的指指刘郡亦,话都没说出来,眼一翻累的睡过去了。
  后来张君还是把刘郡亦压住好好研究了一通,看到刘郡亦神奇的的下身,他一边感叹原来真有天使啊,一边小心翼翼的摸过去,最后还是笑这吻上那个威风凛凛的黄瓜说:“做女人挺好。”
  张君,确定自己其实就是个零,但又不完全是个同。或者说,至少他不排斥刘郡亦那俩小豆包。
  “你真不感兴趣啊?”刘郡亦搂着他一边吻一边问。
  被刘郡亦这样一问,张君到有点不安了,他认真看着刘郡亦:“你想要吗?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
  刘郡亦微微一笑:“做男人也不错。”然后压下张君的脸,亲了上去。
  
  张君投入的吻下去,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亦一闪而过:等以后想要孩子了,再做回男人看看?
  
  到底谁是天使有时候真说不情,对吧?
  唉唉,反正他俩最后就这样了嘛,其余的不要再问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751-90cf0e1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