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府情缘》————暗风(古装 腹黑攻可爱小白受) 

《吴府情缘》————暗风(古装 腹黑攻可爱小白受)


这是个存在着奴隶制度的社会,在大街上不时有人口贩子在拍卖奴隶,奴隶的年龄有大有小,最小的才七、八岁,最大的不超过七十岁,毕竟大户人家买人回去是要做事的,可不是要买回去侍候、摆着好看的。

  这天吴府的总管奉大少爷的命令出来买几个手脚伶俐的奴隶回府帮忙,他看了几个都觉得不满意,最后停在一个信用极佳的贩子前,他向贩子说出来意,贩子连忙把马车上的新奴隶拉下来让总管挑选。

  说到这吴府可是这里最有钱的人家,如果只是有钱那就算了,吴府每年都会开仓赈灾、造桥铺路,如遇天灾还会帮助人们,这让吴府的光环在平民百姓中更是闪耀无比。

  总管看着眼前的奴隶扣掉一些年纪太大、太小的,最除去看起来就显的懦弱的人——在吴府工作太懦弱可是待不久,不是吴府虐待奴隶,而是大少爷天生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让人见了就怕。总管眼神扫过剩馀列入参考的奴隶,他的眼神被其中一名吸引住。

  那是一位约十来岁的小孩,他不似其他人看见他的眼睛就低下头,他眨眨眼回看着总管。

  总管最后决定了人选,他向贩子比了比他要人,只见贩子一脸为难,「怎么了?」

  「总管大人,我也不瞒你,这孩子天生就笨拙了许多,他已经被买走好几次了,但每次我还未离开城镇买他的人就又将他退了回来,我本来已经打算就乾脆将他留在身边帮我照料其他人。」贩子诚实的说着,回想起每次他被退回时买方总是一脸怒意就觉得可惜,他长的白白净净的,看起来也不怕生,但要他做事却是要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慢慢的教。例如扫地,就要从拿扫帚开始教起,所以往往没两天他就被退回来了。

  总管听了贩子的话犹豫了一会,「没关系,如果真的不行的话我会再来找你的。」最后总管还是决定买下他。

  贩子听总管这样说也没办法,「如果总管大人你觉得他不适合的话尽管将他退回来,我在这里还会待上好几日的。」

  总管点头,带着他买下的四名奴隶回吴府。

  回到府中,总管还来不及分配他们工作就遇到了大少爷,「他是大少爷,以后见着了要唤声大少爷。」远远的看到大少爷总管就跟新买进的奴隶说。

  大少爷走了过来,「总管,他们就是新买进来的奴隶?」鹰眼扫过四人。

  「是的,大少爷,他们是新进的奴隶,我正要带他们去认识吴府,顺便看他们适合什么工作。」总管恭敬的回答,「你们还不叫大少爷。」见四人没唤人,总管回头向他们说。

  四人叫了大少爷后有三人因为他锐利的眼神低下头,没低头的就是他,他直盯着他看,口中喃喃说着旁人听不清的话。

  走到他面前,「名字?」大少爷问着,他眨着眼睛看着他再看看旁边,「你的名字。」大少爷再度开口。

  「我叫雨,我爹说我是在下雨天出生的所以叫雨。」直接而明了的命名法。

  他看着雨转头跟总管说:「这孩子我要了。」

  「是。」主人都开口了,身为下人岂有说不的权利。

  大少爷交待完后就离开了,而雨则呆呆的站在原地,「雨,你还待在这干什么,还不快跟上去。」见雨没行动总管催促着。

  雨喔了声才跟上去,总管叹了口气,「不是喔,要说是。」望着雨离去的背影,总管觉得不安呀。

  跟到书房,雨四处张望着,对眼前看到的一切感到好奇极了。以往买他的那些人家虽然也很有钱,但和吴府一比就差的多了。

  雨嘟嚷着他听不清楚所以走到雨面前,「你说什么?」他问着。

  「这里又没有床你睡哪里呀?」见主人愿意让他问,雨不客气的问着。

  床?书房需要床吗?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里是书房,不需要床的。」心想雨可能是误会。

  雨喔了声,显然他没有把总管的话听进去。「书房是做什么的呀?」以前那些人家都没有书房,那么书房是用来做什么的?(雨,不是没有,是你还不知道前就被退货了。)

  「书房是用来看书、处理事情这类的。」大少爷回答他的疑问。

  雨眼睛一亮,看书耶,「你说看书,那你认识字吗?」眼中充满兴奋的问着。

  他点头,「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难得好心的他这么说。

  「真的吗?大少爷。」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他。

  「是,还有,以后叫我吴情就好。」就连总管也不能直呼他的名字。

  「可是你不是叫大少爷吗?」疑惑的看着。

  「大少爷是别人对我的称呼。」他不会真的以为大少爷是他的名字吧。

  雨皱眉,「是不是像其他人一样,只要是少爷都有两个名字?」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说着。

  吴情失笑的看着他,心想也许只是小孩子头脑转不过来而已。

  从那天起,雨就跟着吴情学字,当起吴情的贴身小厮。

  「雨,帮我去向总管拿东西回来,你跟总管说是我要的总管就知道了。」吴情坐在椅子上向在一旁习字的雨交待。

  雨得令,离开书房去找总管拿东西,没一会他就拿着一包东西出现,「大少爷,我拿回来了。」

  情抬起头看着他,「我不是说过叫我吴情就好。」听到雨叫他大少爷让他不太高兴。

  雨笑了笑,因为刚去找总管时脱口而出吴情的名字让总管再教育了一番,说身为下人不能没大没小的直呼主人的名字,所以他才会回到书房后叫吴情大少爷而不是名字。

  接过雨手上的东西,吴情打开它拿出里面的东西,雨看到后一脸嘴馋的看着,眼睛连眨都舍不得眨,彷佛还可以听到他吞口水的声音。

  「过来。」情招招手,雨就像听话的小狗般走到情身边,当然视线还是没有离开情手上的东西。

  「这是我特地让总管买来的,你知道该怎么道谢吧。」拿着那包东西,他一副姜太公钓鱼样。

  雨闻言在情的脸颊上印上一吻,然后伸出手,只见情从那包东西中拿出一块甜点放在雨的手上。

  雨嘟起嘴,不满的说:「怎么只有一块?」

  「你的诚意就只是一块的份量。」特意打开袋口让雨看看里面还有许多他喜爱的甜食。

  雨这次相准情的双唇,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而得到的奖赏是甜点三块。

  雨看着那被情拿在手中的甜点,心中的想吃的欲望逐渐升高,最后以壮士断腕般的神情再度吻上情的唇,当然不是轻轻一吻,而是伸出舌头用情交过他的方式吻着情,很快的情由被动转为主动诱惑着雨更进一步。

  在雨缺氧前情停止了,看着雨红扑扑的脸蛋他愉快的笑着,将手中的甜点全交给雨。

  问情怎么没吃了雨?因为他不想残害国家幼苗,雨他不过才十四岁,离志学之年还有一年,而离弱冠还有六年,想吃了他最少也要等到志学之年吧。

  为了雨,情宁静忍着,也想让雨受伤,而这一忍就忍了三年了。当然这三年间情也不是白等,他利用雨嗜食甜食的原因,不时的从外面买进一些特殊的甜食,而想吃到这些甜食雨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所以情算是从小慢慢调教雨的。

  虽然进程慢了许多,三年的时间才到热吻这阶段,连抚摸、脱衣服都还没有,我们只能说情你真的是非人哉呀。

  「大哥,把那个给我。」老二吴爱推开书房的门,一脸不客气的要求,也亏吴情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你确定你真的要?」吴情再次确认。

  吴爱用力的点头,手伸的长长的。

  见他态度坚决吴情从怀中拿出一个用布包住的东西交给他,「这东西一次最多不要超过两颗,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希望给你。」

  「不给我难道是要用在他身上?」眼神往雨的方向移去。

  情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让吴爱头皮发麻,「只有他受的了你。」低声说着,拿着东西快速离开。

  「情,你给二少爷是吃的东西吗?」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爱离去的方向。

  「是吃的,不过是药,你喜欢吃药吗?」他可没说谎。

  听吴情说是药,他皱起眉头,在他印象中药都是苦的,所以他最讨厌吃药了。

  隔天,吴爱趁吴情不在时差人把雨找了过去。

  「你叫雨是吧,我听大哥说你喜欢吃糖,这是我让人去买回来的糖,给你就当是昨天大哥给我那东西的谢礼。」爱交给他一大包的糖。

  「谢谢你二少爷。」雨接过糖,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对了,雨,你知道大哥给我的是什么东西吗?」看在大哥这么帮他的份上,他决定帮大哥一把。

  「情说那是药。」习惯性的叫着情的名字。

  爱听了挑眉,虽然大哥还没吃了他,但却让他可以自然的叫他的名字,真是让人羡慕。

  「你不喜欢吃药吗?」雨点点头,爱看了又说,「可是吃完药后隔天就会有许多糖可以吃。」他顿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老实说,其实我给你的糖就是吃药完后的糖,可是因为我不喜甜食所以才会给你的。」见雨心生动摇,爱再继续说:「唉,如果你不想吃糖的话就算了,反正跟我又没有关系,不过可惜的是大哥给我的药我昨天全吃完了,如果还有的话我倒是可以吃药,然后再把糖给你,真是可惜呀。」爱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雨的反应,「想想这吃药也有不少好处,吃完后隔天又不用一大早就起床,还有一堆糖可以吃,而且那药又不苦。」心想以雨这么嗜甜的程度,不喜欢吃药应该是怕苦,所以特地加了最后那句。

  敲门声响起,「二少爷,大少爷回来了。」意思就是说大少爷在找雨了,你最好赶快把人放了,别再灌输他奇怪的念头。

  爱啧了声,回来的真不是时候,不过应该可以成功才对,大哥,你到时可要好好的感激我帮你这个大忙。

  「那你回去吧。」爱摆手让雨离开。

  见到情后雨立刻向情讨药,「情,我要你昨天给二少爷的药。」

  情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不喜欢吃药?」

  雨点头,「可是我还是要昨天你给二少爷的药。」为了糖,就算是药他也愿意吃。

  情想也许是爱跟他说了什么,不过目前没空理他,继续埋首书桌打算完成手中的工作。

  雨嘟嘴,「情,给我药啦,给我药啦。」

  情没理会他,迳自处理着手中的事物,最后终于受不了雨的声音,「雨,你不要吵,还有那药是不可能给你吃的。」头也没抬的说着。

  雨扁嘴,委屈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很有骨气的离开书房,临走前还不忘拿走爱给他的那包糖。

  那天过后,情因为工作离家三天,待他回家后马上要管家叫雨端晚餐给他,怀中揣着的是他特地买来准备讨好雨的。

  雨端着餐盘往情的房间走去,走到一半遇到另一名仆人他藉口身体不舒服要他先将晚餐端去给情,自己则是跑走躲了起来。

  他在生气,他还在生情的气,因为他三天前都他大小声,然后就三天不见人影。

  情看送晚饍来的不是雨沉了脸,「雨呢?」没温度的声音问着。

  「他说身体不太舒服要我先送晚饍过来给大少爷。」见到情面无表情,他有点害怕。

  雨不舒服?情不自觉的皱起眉,这让仆人更害怕,「你下去吧。」挥手斥退了他。

  他得令马上离开,心想雨怎么有办法整天跟着大少爷都不怕。

  盯着桌上的食物,情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对他真的是太好了,不过他不想停止对他的好。

  步出房门,往雨可能躲的地方而去,找了几个地方都没看到雨,那就只剩下一个地方了。

  拉开柴房的门,果然看见雨缩在角落处,「雨,过来。」伸出手要他过来。

  「不要。」很有骨气的回着。

  「我叫你过来。」雨的拒绝让他不太高兴。

  这次雨连回答都没有,情走了过去,拉住他的手想把他拉起来,但雨大力的拒绝着。

  「不要。」雨大力挣扎着,「你不给我药我就不出去。」大声的表明自己的意见。

  这时有人出现了,「你们要吵回房间去吵,不然也找个离别人房间远一点的地方吵。」不满的神情看来好像是被打断了什么事。

  「大哥。」跟在后面的是另一位长相相同的男子。

  「三少爷、四少爷。」雨望着来者有礼的叫着。

  「老大,依我看,你就乾脆顺他的意好了,反正他看来不介意让你吃了,而且这样也可以还我一个安静的空间。」吴语不耐的说着。

  吴言拉拉他的衣服,「老四,别对大哥这么无理。」长兄如父,尤其是他们的父亲了亡殁。

  吴情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回去吧。」说完不再理会他们,「你要药的话我给你,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吧。」叹了口气,他妥协了。

  闻言,雨开心的笑着,心想着明天就有许多糖可以吃了。

  回到吴情的房间,雨望着他,等他拿药出来。

  吴情不解为何他这么坚持要吃药,平常他只要一听到药就会露出厌恶的表情,可这次怎么会反常?

  再不愿意也因为答应了他让吴情只能拿出药来,拿出一颗交给雨,雨立刻吃下去,深怕吴情会临时反悔。

  雨微皱眉,眼中有丝不解,「情,这药不苦耶。」正确来说应该是没味道。

  吴情点点头,「这药本来就没味道。」这可是最高等的药,溶在水中后无色无味,而且药效发作的快。

  雨高兴的想着,这药不苦,那以后可以常常吃,这样就有吃不完的糖了,至少现在他是这么认为。

  没多久,药效发作,雨浑身发热,他渴望着冰冷的东西来降温,祈求似的看着吴情,「情,我好热喔。」边说边开始脱衣服。

  吴情叹了一口气,本来没打算这么快就吃了他,不过真的只能说世事难料。

  「雨,你相信我吗?」第一次怎会是因为吃药而发生,吴情在心中又叹了口气。雨点点头,要说这世上他最相信的是谁那当然是吴情,「那接下来就交给我,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虽然是因为药而发生的,吴情还是希望雨能接受他,而不是只因为药而不得不。

  吴情接手脱下雨身上仅存的亵衣,再动手脱自己的,接下来一切尽在不言中,吴情狠很的吃了雨,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漏。

  隔天早上,雨躺在吴情的床上,一脸哀怨的看着精神满满、体力充沛的吴情,「以后再也不听二少爷的话了,他骗我。」他醒了,但没有糖,而且全身酸痛。

  听到雨的话,情才想到好像没问为何雨这么想吃药,于是开口问了。

  雨把吴爱当时的话告诉他,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二少爷骗人。

  吴情看着他,在心中叹了一大口气,原来他是为了糖才这么坚持要吃药,「等等我让人去买,你就好好休息吧。还有,以后别再相信别人的话,你只要听我的就好了,想吃糖的话就告诉我,别再想些其他的。」深怕他会再次因为糖而被拐。

  雨点头,以后他再也不相信二少爷的话了,而且再也不会吵着要吃药了,因为只要想吃糖找吴情要就好了。


完,,,。

留言:

这受 不是一般的白!!!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766-8fcfb0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