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宠物店-雷D] 须陀罗扇 作者:jogu 

[恐怖宠物店-雷D] 须陀罗扇 作者:jogu


  我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
  
  看著茶几上多余的一杯花茶,我再次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在给自己泡茶的同时亦会另外泡上一杯不加糖的。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不知不觉中你就被它腐蚀了身心。大概只有溶骨化肌变成血水抑或是成为灰烬,才能彻底抗之。
  
  默默地把那杯已经冷掉的花茶倒入身旁的植物盆,长的犹为茂盛的叶子动了一下显得更为精神,也只有它不好一丝甜味。从我离开洛杉矶到现在,它也已经长这麽大了。除了不加糖的花茶,我不给它浇灌任何物质。那麽,这麽多年来,我究竟倒了多少杯不加糖的花茶?
  
  朱香曾经笑称,昆仑泉的泉水是西王母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泉水,用它泡制的花茶比一般泉水泡制的花茶更有营养。而须陀罗扇的另一种养分,是思念。伯爵,你在思念著某个人。
  
  我自嘲地笑了笑,温润的茶水流入喉间,眼眸淡淡的扫过她了然的探视。
  
  思念著某个人?人类不值得我去思念。你确定不是可爱的动物?
  
  他是对你而言,很特别的一个人。朱香略带深意的笑意盈盈,让我有种仿佛被看穿的错觉。我知道她说的是谁,某只已经在十九年前消失於世上的金毛狮子,目前已经绝种。
  
  用笑意掩饰心虚,我垂下了眼睑。无论是特别还是不特别,他都已经不在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怎样?”
  “我会去找你。”
  “如果找不到呢?”
  “再继续找,我会一直找,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找,直到找到你。”
  
  从没想过我们两个的再次重逢会是这般境地。
  
  族人特有的魔咒之钉刺眼的插在胸口,虽然气虚,他却在看到我时突然笑的灿烂。
  
  D,我就说我一定会找到你吧,虽然我现在的样子有点糗。
  
  他朝我伸出了手,我不假思索地小跑至他身边握住。
  
  “笨蛋……”除了这句话,我说不出别的。没有重逢的喜悦,只有心口泛著异样的疼,渐渐蔓延至全身。泪水止不住的涌出,从未有过的恐慌侵袭而来。
  
  原来我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吗。
  
  “别哭。”他有些吃力道,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擦过我的眼角。“你忘了你说过我的生命力跟蟑螂一样顽强麽,我不会有事的,去医院动下手术又是一条好汉。袭击我的小贼我一定会抓到他。”
  
  听到他这麽说,我的眼泪不由的掉落的更快,难得的没有反驳他。
  
  我要救他,我得救他。可是我该怎麽救?如何救?被魔咒之钉伤过的人类,没有任何生还的方法。
  
  被他握住的手紧了紧,抬眼看他时,却被他吻住了唇。
  
  很单纯意义的吻。
  
  “我实现了我的诺言,要个小奖赏不为过吧。”那时的他,笑容中透著一丝属於男子特有的羞赧。“能够吻到D伯爵,现在即使我就这样死掉,我也甘愿了。”他傻笑地喘著气。
  
  无法理解当时突然上涌的情绪是什麽,就著之前的姿势,我低头吻上了还在喋喋不休地他。舌头轻易的就敲开了他的牙关,才伸进就被一道热力卷入了漩涡中心。两个人睁眼望著对方,理不清,道不明双方眼里的情绪是何解。
  
  整个口腔被他激烈的掠夺,我努力的响应他。中了魔咒之钉的人历来活不过三分锺,他已经是例外。
  
  “D,我喜欢你。好累,我先睡了。等出院了我再和你说啊。”轻轻拉开我,他笑著对我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他大概没想到,他这一闭眼,就是永远。
  
  心里似乎有个地方破了洞,最後吻了下他还带著余温的嘴唇,我伸手拔出了魔咒之钉,看著他的身体化成一堆白沙被风吹散,流下最後一滴为他流的泪。
  
  混著血液的魔咒之钉上,存在著一股异常的邪气,这个不像是族人的魔咒之钉。
  
  很快我便有了正确答案。
  
  现身的女子让我确认她并不是我的同类,她只是个普通人,为了追求人类长久以来一直渴望的长生不老而进行咒杀。先前大量的动物尸体便是她的杰作,利用动物的心脏加大她的咒杀能力。雷欧会遭到毒手,只因为他的心脏比平常人更为优质纯良,可以让她维持五十年的不老容颜。
  
  对她,我没有手下留情。
  
  事後我突然想到,如果不是我之前有注意到这件事情,雷欧根本就不会遇到我。
  
  也许我们两个本来就没有交集,只是我们的愿望太过强烈,才使原本平行的两条直线硬生生的变成了交叉线。
  
  之後的日子,我游走於世界各地,继续开著我的宠物店,冷眼旁观著人类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只是心里某个地方似乎永远关上了门。
  
  六年後,我把宠物店交给了转世的爹爹,回到了昆仑。
  
  所谓的距离,是不知道你在哪里。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永远待在你能找的到我的地方。
  
  来到昆仑的第十三年,我早已适应了这里寒冷潮湿的气候。只是心的温度,却一直无法暖起来。
  
  爷爷飞鹰传信,似乎别有用意的叫我去另一座山峰玉珠峰走走。摸不透爷爷的意思,第二天我就起身上了路。
  
  昆仑山口到处是突兀嶙峋的冰丘和变幻莫测的冰锥,以及终年不化的高原冻土层。在山口的东侧,就是玉虚峰。和我所在的玉仙峰一样,山体终年白雪皑皑,云雾缭绕。我慢慢的往山上走,白雪在我脚下发出轻微的嘎吱声,却依然影响不了整座山峰的宁静。
  
  在一不知名的泉眼前停下,我伸手舀了些泉水解渴。
  
  “仙女!”对突然响起的人声我没有理会,在这里碰到猎户很正常。喝够了水,我继续往山上走。
  
  “等一下,仙女!”对方对我的称呼让我很是恼火,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被人激怒了?我顾不上思考,转过头怒道:“我不是什麽仙……”
  
  “哇!近看你更漂亮!”对方似乎是没注意我的话凑近我,满面雪霜笑的一脸朴实。似曾相识的湖蓝色眼珠让我有一瞬间的呆滞。
  
  “我不是什麽仙女,你搞错了。”冷然的别开脸,我快速地往前走。
  对方不死心的跟了上来,跟我保持著并列。
  
  “你真的不是仙女?你是我除了义父外,见过的最美丽的人了哎。”
  
  “我是男人。”我尽量和蔼的回话。如果他不是说著流利的中文,穿著山民的猎户装,也许我会把他当成来这登山冒险的美国人。
  
  “我叫雷欧,就住在这座山上。你呢?”
  
  听见这个名字,我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你说你叫什麽?”不可能的,不可能这麽巧的。
  
  “我说我叫雷欧。这位仁兄,贵姓?”抹去脸上的雪霜,他笑的一脸和善。
  
  我怔愣地睁大双眼,盯著眼前的人说不出话。
  
  世上怎可能有如此相象的人,我不相信。眼前的男人竟然和雷欧长著一张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连名字也一样,这个巧合未免巧合的太过於奇怪。
  
  “喂!你没事吧?不想告诉我名字也没关系啦!”对方吭哧吭哧地挠了挠头。
  
  “你可以叫我D伯爵。”回过神,莫名的我不想从那张和雷欧相似的脸上看到失落,我报出了姓名。
  
  “D伯爵?虽然有些怪,不过这个名字很亲切啊。”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鼻头。
  
  连这个动作也一样,我心中不由一窒。
  
  “我们这样算是朋友了吧?所以D伯爵,今天你一定要去我家吃饭,我想把你介绍给我义父认识。”对方似乎很高兴,兴高采烈地拉过我的手就往山上走。
  
  “喂!等下!”干燥的掌心带著熟悉的温度包裹著我的手掌,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挣脱不开,更甚然,还有些贪恋这个温度。
  
  “雷欧!”十九年没有叫过的名字,此时喊出口却异常的熟稔。我暗自心惊。
  
  “你不用难为情咧!我义父人很好的,就是比较喜欢装神秘。他看见你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看著走在自己身前的背影,竟也熟悉到让人眼眶发热。
  
  “雷欧……”我充满伤感的小声念著这个名字。
  
  时光流转,眼前已是他人。虽然相似,却不是你。
  
  他说我笑起来的样子自然的美轮美奂,事实上,只要看见他,嘴角就会轻轻泛起不由自主的微笑。
  
  被他一路拉到了他住的木屋,一个穿著黑色斗篷的人正背对我们在屋内忙碌,我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义父!我回来了!我今天认识了一个新朋友!”雷欧放下背上的弓,拉著我跑过去道:“他叫D伯爵。”
  
  “你终於来了。”熟悉的嗓音让我僵直了身体。
  
  “爷爷……”爷爷在这里,那麽,这个雷欧,难道是……我的情绪一时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冷淡,双手紧握。
  
  “咦?你们认识?”雷欧诧异地来回盯著我们两个。
  
  “雷欧,你先去准备午饭,我和你的朋友有话要说。”
  
  “哦。”虽然觉得奇怪,他仍旧乖乖的转身。
  
  看著雷欧走出门,爷爷转过了身。
  
  “你一定很惊讶为什麽会有他的存在吧。”爷爷的唇角一如既往的保持著弧度。
  
  我没有答话,心中已经有些了解事情的大概。
  
  “你离开洛杉矶後,那孩子偶然找到我,和我签了契约。”爷爷轻吁了口气。“他对你的执念太深。十八年前转世时,我便把他带到了昆仑。”
  
  “他真的是雷欧……”我喃喃地出声,双手攀上了左边心房的位置,那里的跳动让我感觉到真实的喜悦。
  
  是的,喜悦。
  
  十九年的时间可以让人明白很多事情。我的嘴角缓缓扬起,眼角却泛起一片白雾。
  
  “他的记忆是到差不多该恢复的时候了,所以我才叫你过来。”爷爷无意义的看了门外一眼。“还是,你觉得不要让他恢复记忆的好?”
  
  我握紧了交合的双手。
  
  “爷爷,您就别套我话了。”垂下眼睑,我把耳边的垂发捋到了耳後。
  
  凭心而论,我是希望他恢复记忆的。现在的雷欧虽然仍是本尊,却让人有著无法言语的陌生。以前几乎在他身上看不见的有礼态度,如今却莫名的让我浑身不舒服。
  
  “我知道了。”爷爷的言语中带上了笑音,我蓦的脸颊发热,知道眼下自己心里的想法被爷爷看的通彻。
  
  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到自己所住的山峰,不经意的看到那盆须陀罗扇,不由走到跟前细细抚摸。漂亮的紫色叶子仿若璀璨的同色水晶泛著亮光,叶脉宽广繁复却不杂乱,众多叶子包围的茎脉中间,乳白色的果实已经渐渐成型。
  
  看著那越来越精致的外形,我无奈地笑著摇头。
  
  朱香,还真给你说对了。
  
  也许也不回味,只是紧紧握住你的手,什麽话也不说,慢慢地陪你走过今生今世,静静等待地老天荒。
  
  过了近似无眠的一晚,起床时不免有些昏沈。再加上原本就有的低血压,看著镜子里的脸,我抚著额,略微叹息的扯了扯嘴角。
  
  门上的风铃随著门板的震动而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看向了门口,自从搬到昆仑後几乎没有人来找我了。门外的会是谁?
  
  我试著挪步,不料突然一阵头晕目眩,我努力的撑住了身子。想叫门外的人等等,却突然发现敲门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但是随之响起的某种脚步声却让我有了不详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刻,为我默默服务了将近十三年的厚实木门应声而倒。
  
  “D!你没事吧?”身体在一阵眼花中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熟悉的称呼,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还有,熟悉的眼神。
  
  我努力眯起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却因为这个怀抱实在是太舒服而沈沈的睡了过去。恍惚中,我只感觉到有只手温柔的穿过我的发丝,额头被虔诚的碰触,随後,意识一片模糊。
  
  这是我十九年来睡得最舒服也是最踏实的一次觉。
  
  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告知我现在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醒了?”近在咫尺的嗓音让我吓了一跳。转头望去,蓝眼金发的某人正躺在旁边甚为关心的看著我。
  
  我抓著被子猛地坐起身。
  
  “怎麽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带著纯正洛杉矶口音的美式英语撞击著耳膜,对方一脸担心的表情。
  
  “没有。”我挪了挪身子,和他面对面的坐在床上。“知道你的身世了?”
  
  “是的。”他专注的看著我回道。
  
  “想起我是谁了?”
  
  “是的。”
  
  “门是要赔的。”
  
  “是的。……哎?”对方愣住,眨巴著湖蓝色的眼睛呆呆地看著我。
  
  我不由的轻笑,随即对方也跟著傻呵呵的大笑出声。
  
  “雷欧。”我轻唤其名。没想过十九年後,从我口中还能再次听到这个名字。
  
  “恩?”他靠近我抵著我的额头响应。
  
  “雷欧。”
  
  “恩。”
  
  “雷欧。”
  
  “……”
  
  “雷……”
  
  唇被温柔的堵住,下一秒便被拉入他的怀中。
  
  “我在这里。”一手抱著我的头,一手环住我的肩,雷欧语调温柔的让我甚至有些怀疑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我以前认识的他。
  
  “D,让你等了十九年,对不起。”
  
  “谁等你了。”我施了些力挣开他的怀抱,走下床,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外褂。
  
  我说的是实话。我万万没想到他会找到爷爷跟爷爷立下契约,而爷爷竟然也同意这个契约的产生,他应该知道我们这一族不能和人类有任何的牵扯。我一直以为我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这只金毛狮了,除了思念,对,除了对他有淡淡的思念外,我的确没有等他。
  
  “我会用我余下的一生来补偿你。”雷欧似乎对我的话充耳未闻,冷不丁的被他从背後抱住,我不发一语。良久,我缓缓地出声:“你不欠我什麽。”
  
  “D,我喜欢你。”
  
  又是这句话。就是这句话禁锢了我整整十九年,让我对说出这句话的人思念了整整十九年。我咬住了嘴唇,等著他的後文。
  
  “我没想到那次就是我的死期,本来想说的话也没能和你说。”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中了魔咒之钉的人类在死前能那麽镇定乐观的。”我有些恶意的响应道。
  
  “D。”转过我的身体,他的眼神认真炽热的让我第一次有了不想直视对方眼睛的想法。“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要?转世後你说话的语气似乎变了很多啊。一会儿温柔一会儿强势,抑或是这才是真正的你?
  
  “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麽?”
  
  “总有一天你会离开这个地方,回到你应该生活的城市,结婚生子,养家糊口。”心脏隐隐抽痛,虽然自己心里清楚,但是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为什麽我要结婚生子?我是美国人没错,但是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他有些急道。
  
  “这是不可能的。D伯爵一族不能和人类在一起,不能和人类有过深的牵扯,不能……”
  
  “那为什麽一世抚育了我十九年?”他突然打断我的话,我皱了皱眉。
  
  “那是因为你和爷爷签了契约,他有义务把你抚养成人後才能让你独立。”
  
  “……是这样吗?”他垂下了眼角,此刻的心情不用说我也猜的到。
  “一世说他不让我继续叫他义父不是因为我恢复了记忆,而是因为我和你的关系如果我继续叫他义父,我就整整大了你一辈,他可以接受他孙子和男人在一起,但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乱伦。”
  
  “……”爷爷知道他自己在说什麽吗?我内心震惊的无以附加,说不出一句话。
  
  “对了,他还有封信让我交给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已经变的皱巴巴的信件递给我。从信封里取出信笺,上面只有几行简短的文字:
  
  孩子,看清自己的内心,想做什麽就去做吧。不要被复仇阻却了脚步,你和他,是无法逃离的命运。
  
  祝福你。
  
  Count D
  
  爷爷……
  
  看著信笺,我沈默不语。
  
  不要顾忌一切麽,我抬眼看向雷欧。他正一脸不安地看著我。
  
  眉眼低垂,我伸手抚摸著桌子,淡淡开口道:“须陀罗扇的另一种养分,是思念。十九年来,D伯爵一直在想一个人。靠著这些思念,百年难得开花的须陀罗扇如今已经结出了人形果。D伯爵从来不会对人类有这种思念,可是这个人类却做到了。”没有看雷欧的表
  情,我继续接了下去:“他脾气暴躁,却有著温柔的心。对自己粗枝大叶,办案却是心细如发……”
  
  “D。”雷欧托起我的头,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和狂喜。“你喜欢我。”
  
  我没有否认,盯著那双湖蓝色的清澈眼眸,扬起了只属於他的豔丽笑颜。
  
  “太好了!D你喜欢我!”他抱住我不断的嚷嚷,言语间带著不易察觉的轻颤。
  
  “十九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我想清楚这件事。”伸手环上他的颈项,我把脸靠上了他的肩膀。
  
  “D。”他轻轻拉开我,表情严肃。
  
  “恩?”
  
  “我想吻你。”
  
  浅浅的笑声自我口中倾泻而出,他腾的红了脸,低著头一脸的不知所措。
  
  “笨蛋。”之前怎麽那麽大胆。笑够了,我略带嗔意的骂了句,脸颊也染上了淡淡的粉。
  
  红著脸,他吻上了我的唇。
  
  昆仑寒冷如冬,在你怀里却温暖如春。
  
  这次,换我和你签下永生的契约。
  
  “D。”
  
  “恩?”
  
  “须陀罗扇是什麽意思?”
  
  “美男子。”
  
  “嘿嘿!你是在说我吗?谢谢夸奖。”
  
  “……原来你本来就知道它的意思。”
  
  “没、没有。我去采药了。”
  
  “你别跑!”
  
  “哇!谋杀亲夫啊!救命!”
  
  执子之手,与子共著;
  执子之手,与子同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The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804-b56dc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