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宠物店同人-雷D] 恩 作者:jogu 

[恐怖宠物店同人-雷D] 恩 作者:jogu

二十年前的相救,雨霖一直铭记于心。
如今轮到我来报答,
所以,
一切从签下那禁忌的合约开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雨霖,清袖 ┃ 配角:雷欧,D伯爵 ┃ 其它:恐怖宠物店




  冷……好冷……肚子也已经饿的叫不动了。已经有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它是不是就会这样死在这里?
  
  “爸爸,那只小狗好可怜啊~~”软软的童音在耳边响起。“我把我的热狗给它吃好不好?”
  
  “可以啊,袖真是个善良的孩子。”
  
  “谢谢爸爸。小狗,你吃这个吧,将来要长的壮壮的哦~~”女孩子把手上还没咬过的热狗放在了它的面前,摸了摸它的脑袋。“我叫清袖,我要走了,你慢慢吃哦~~”
  
  我叫清袖……我叫清袖……我叫清袖……
  
  清袖麽……咬著热狗,雨霖感到身上渐渐的开始温暖起来。
  
  我会报答你的……在失去意识前,它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穿著中国旗袍的男人。
  
  命运的齿轮自此开始旋转……
  
  算起来,明天应该是七夕了呢。
  
  打扫著宠物店,D伯爵看到遗弃在角落的某样饰物後,唇角不禁溢出一丝微笑。
  
  是不是也应该让他体验一下具有中国特色的节日呢?
  
  “请问D伯爵在吗?”突然响起的的女声让他拉回了思绪。
  
  “我就是。如果您是要买宠物的话,本店的宠物货源丰富,一定能让您满意。”放下手中不合衬的扫把,D伯爵的脸上还留有刚刚的温柔笑容。
  
  清袖被D伯爵的笑容给晕红了脸。
  
  这个男人长的真好看,似乎连身为女人的她都不能与之相比。那笑起来的媚态,他真的是男人吗?晃了晃头,清袖甩掉了心里对对方的不敬想法。这家宠物店是好朋友介绍自己来的,据说店主的服务态度很好,并且一定会帮客人找到适合他们的宠物,所以她才会大老远的跑到中国城里来。
  
  “可以静静听我说话的就行了。”也许将来,就只有它能陪著自己了。
  
  “简单,请您跟我来。”D伯爵拿起烛台,在穿过几道迂回的走廊後,他们停在了一扇门前。
  
  “请进。”推开雕工复杂的厚重木门,一阵不同於刚才在客厅时的淡香迎面扑来。这个香味,好熟悉……
  
  穿过一层层五彩斑斓的珠帘,香气也越来越浓烈。终於,不知在第几层珠帘後,她见到了要与他们见面的动物。软榻上,一只毛色为褐白相交的小狗正表情文雅的瞅著他们,似乎并不讶异他们的到来。这本该是一只很普通的狗,但是那灰色的眼眸却带有一丝神秘与高贵并存的味道。
  
  “我想它应该可以满足您的要求。”D伯爵的笑容似乎另有深意,可是清袖并没有注意到。
  
  “好可爱。我可以摸摸它吗?”
  
  “当然可以。”
  
  “这是什麽狗?”
  
  “比格犬。”的变种,D伯爵没有把後面的话说出口。
  
  清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它的小脑袋。小狗伸出粉嫩的小舌热情的舔著她的手指,褐白色的小尾巴不断的左右摇晃拍打著软榻,发出“啪啪”的声响。
  
  “呀,好痒。”清袖露出了来到宠物店後的第一个笑容。“我就买它了。”
  
  “那麽请您在这里签名。”伯爵拿出了契约书。“请仔细阅读这里有关饲养的注意事项并请一定要遵守。如果因为不能遵守规定而对客人您或是它发生任何不幸事件,本店不负一切责任。”
  
  仔细阅读契约书後,清袖慎重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麽请您好好爱护它。”把小狗递给清袖,D伯爵作了个揖。“雨霖,这是它的名字。”
  
  “雨霖?很好听啊。”女子抚摸著小狗,朝D伯爵鞠了个躬後就离开了宠物店。
  
  “清云遥不可及,唯有挥袖,抑或雨淋,方能意动分毫。”看著她的背影,D伯爵悠然道出了意义不名的话语。
  
  “在念叨什麽哪!”突然冒出的金色头颅吓的D伯爵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某个本该正在工作的刑警一手扶住D伯爵的腰,一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没有发烧啊。你没吃点心?怎麽整个人轻飘飘的。”说完,他还一手掂了掂D伯爵的重量。
  
  “你……”正要发作,无奈雷欧先他一步堵住了他的唇,长舌深入挑醒D伯爵的软舌。很快,D伯爵便败在雷欧的攻势之下。不再深吻,雷欧有一下没一下的亲著D伯爵早已红肿的薄唇道:“对不起,今天晚上和明天我都有任务,不能陪你了,下次一定补偿。”说完,他再次重重的亲了D伯爵一下,随即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混蛋!”虽然语气凶狠,可是D伯爵脸上却浮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有如初开的桃花,煞是好看。
  
  “小姐,您到哪儿去了!家里都快乱成一团了!”才到家门口,一个身穿明显是改良版佣人服的女子冲了出来,胸口的两堆肉恨不能爆出来似的摇晃著。
  
  “我只是出去走走而已。”没有了在宠物店的笑容,清袖漠然的越过她,走进了屋内。
  
  大厅里,衣著华贵的男人正在不耐烦的抽著香烟。看到清袖出现,他摁掉了烟头。
  
  “ 你去哪儿了?明天我们就要结婚了你还出去乱走,万一出事了怎麽办!明天的婚礼可不能有任何的闪失!”男人语气不善,注意到清袖的沈默,他更是不耐。
  
  “我问你哪!怎麽不说话!”
  
  “我去了朋友家。”清袖那双漂亮的黑眸牢牢的盯住男人。“我都安全回来了你还计较什麽。”
  
  不再理会脸色骤然发青的男人,清袖走上旋转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清袖把怀里用衣服包住的小狗放到了自己的床上。小家夥似乎对新环境一点都不好奇,只是用那双灰色的眼眸看著清袖。
  
  在小狗身边躺下,清袖抚摸著它柔软的背毛,小声的说著话。
  
  “雨霖,我明天就要结婚了。新郎就是刚刚在楼下的那个家夥,很差劲吧。家产太多也不是什麽好事情呢。”父亲一死,所有人都盯上了那遗留下来的巨额财产。她虽然坚强,却因为是女人,难以服众。美国是个重视男人的社会,所以,她只能在董事会的安排下,嫁给那个明显只对自己名下财产有兴趣的男人。清袖苦笑著,泪水突然涌了出来。
  
  “真怪,我怎麽就哭了呢。我可是连爸爸去世的时候都没哭过呢。”
  手忙脚乱的擦著自己的泪水,突然,一条又软又湿热的东西在清袖眼睛上游移著。睁开眼,她发现雨霖正在舔著她的泪水。
  
  “谢谢你。”抱住雨霖亲了一下,清袖开始叙述她家的所有事情,却没注意到小狗被这个吻给弄的心神不宁。
  
  晚饭清袖并没有去楼下吃,而是叫佣人给送了上来。吃完晚饭,清袖继续说著她家的故事。隔壁突然传来放浪的呻吟声,很明显,有人正在明目张胆的干著某种事情。雨霖诧异的看向清袖,却发现清袖并没有任何表情。雨霖低低的“呜”了声,清袖笑著摸了摸它的脑袋。
  “雨霖乖,隔壁正在现场演绎火辣A片,咱们做个免费的听众就好了,所以不要吵哦~~不然就没的欣赏了。”
  
  耳尖的雨霖听出那个男人的声音正是清袖的未婚夫的,它的鼻子皱了起来。清袖却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抱住雨霖继续讲故事。慢慢的,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直至完全消失。
  
  看著已经熟睡的清袖,雨霖从她的怀中跑出,跳下了床。随著一声低鸣,雨霖渐渐变的越来越大,四肢的毛发随著身体的膨胀而减少,而头部的毛发则越来越密,最後成型的是一个裸身的金发男人。
  
  金色及腰的长发随著身体的动作而摆出波浪,男子走到清袖的床边,在她额头印下一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後,转身跳窗离开了这栋房子。
  
  清袖翻了个身,继续沈浸在自己的梦中。在她梦里,她和她的未婚夫并没有举行婚礼,因为出现了一个看不清面孔的救世主。嘴角微微扬起,清袖露出了开心的笑颜。
  
  “你回来了。”宠物店里,D伯爵喝著新做出来的八宝茶,略微诧异的看了眼全身赤裸的金发男子。“我以为你会找件衣服穿的。”
  
  “伯爵,我想我可能要违反和您的约定了。”
  
  “是麽。”没有停止喝茶的动作,D伯爵不动声色的看著眼前已经化成人形的雨霖。“你真的决定了?成为人後可就没有像当动物时的那种自在了。而且,以你的身份……”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她不幸福,我不能放任不管。”雨霖认真的看著D伯爵。“希望您能允许。”
  
  “你会後悔的。”
  
  “我不会後悔。”
  
  看著一脸坚决的雨霖,D伯爵似有一声叹息,转身拿出契约。
  
  “那麽,你就在这里签下你的名字,契约马上成立。”
  
  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雨霖用自己的血签上了自己独有的签名。
  
  “你到你原先的房间休息吧。一觉醒来,明天又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收好契约书,D伯爵吹灭了宫灯,正准备就寝,电话突然毫无预警响了起来。
  
  “喂,这里是D伯爵宠物店。”
  
  “D!你没有做什麽坏事情吧?”活力十足的声音顿时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
  
  “没有。这麽晚了怎麽想到打电话过来?”无奈的叹了口气,D伯爵嘴边却满是笑意。
  
  “因为我想你了。”雷欧在话筒的另一边红了脸颊。
  
  “呵~~”
  
  “你竟然笑我!”金毛狮子开始跳脚。
  
  “没,你不用执行任务了麽?”
  
  “啊!糟了!你倒提醒我了!”
  
  “恩,我也想你,拜拜。”D伯爵果断的挂断了电话,他可以料到电话那头的人会有什麽反应。
  
  “啊?喂!”雷欧的呼声被生生的断在了那儿。竟然挂他电话!
  
  不过,刚刚D也说想他哎!那是不是表示他挂电话是因为他害羞了?哇哈哈哈!好,充电完毕,马力全开。小贼,往哪儿跑!
  
  放好手提电话,雷欧飞快的冲了出去,把其他同事远远的甩在了身後。
  
  “部长,看来你的蜜糖政策十分有效啊。”奥兰多看著已经变成黑点的雷欧,佩服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中国城里的每家店门口都挂起了红灯笼,上面用金粉写著的七夕两个篆字格外的引人注目。街上的热闹虽然不能和春节相比,却也比平日里喜气很多。
  
  而在街区的某个教堂内,正举行著庄严肃穆的豪华婚礼。
  
  “还有人反对这桩婚姻吗?”神父例行公事的说著早已不下千遍的演说词。清袖冷笑著垂下了眼睛,如果有就怪了。
  
  “我反对!”突然响起的男声让整个教堂顿时轰动起来。
  
  清袖讶意的看著走到眼前的男子。对方是一个金发灰眸的帅气男人,可她并不认识他。这是怎麽回事?
  
  “袖,跟我走吧。”更奇妙的是,这个男人说出口的竟然是流利的中文。
  
  无法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双唇,清袖的泪水当场就流了下来。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落泪,她只知道,现在跟著这个男人走,不会错。
  
  她伸出了自己的手,雨霖牢牢的抓住,两人正要离开时,清袖的未婚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谁准你来这儿捣乱的!把他给我轰出去!”黑衣保镖们蜂拥上来,但是却紧紧围住了他自己。
  
  “这是怎麽回事!你们还不给我去追!”不敢相信这群保镖竟然背叛自己,他整个人变的异常激动,不断吼叫著清袖的名字。只是他的挣扎都只是徒劳而已,只能眼睁睁的看著清袖被雨霖给带走。
  
  穿著婚纱的清袖和穿著白色休闲西装的雨霖一路上引来不少路人的视线,路人都抱以祝福或羡慕的眼光看著他们俩,一个小女孩更是送上了一把刚摘下的满天星。清袖红著脸收下,而雨霖则是大方的接受人们的视线。
  
  “袖,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叫雨霖。”
  
  清袖瞪大了双眼,看著眼前金发灰眸的男人,缓缓的伸出手摸上了他的金发。
  
  不一样……也对,人的头发怎麽会和动物的毛发一样呢。清袖自嘲的想到。
  
  “也许这麽说有点失礼,但是你很像我买了才一天的小狗,它也有一双灰色的眼睛,也叫雨霖。可是後来它不见了,我怎麽找也找不到它。”她试探的盯著眼前的男人。真的会有那种狗变人的事情吗?
  
  “是吗?那还真是巧呢。”
  
  雨霖覆上清袖的手,认真的看著她,只让自己的眼睛里有她的影子,许下永久的承诺。
  
  “不论如何,从今天起,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也许你已经忘了,曾经,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是你救了已经快濒临死亡的我。不要紧,只要我现在可以照顾你,就行了。
  
  “恩。”虽然她并不认识他,并不了解他,但是清袖却莫名的对他有种信任和亲切感。
  
  太阳的余辉温暖的照在两人的身上,晕出一圈圈金色的光环。远处,夕阳开始渐渐沈入地平线。
  
  “看来契约全部完成了。”看著水镜显示的画面,D伯爵露出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欣慰笑容。
  
  “只是这个七夕,有些冷清呢~~今天还是早些关店吧。”自言自语著,D伯爵起身去关店门,礼貌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D伯爵打开店门,却被一股力道给抱在了怀中。
  
  “情人节快乐!”这个声音,这个举动,除了雷欧那个笨蛋还会有谁。
  
  “你怎麽会过来?不是说今天有任务吗?”D伯爵不知道该怎麽表达自己的心情。
  
  “怎麽,不希望我来吗?”雷欧怀疑的眯起了眼。“难道背著我暗地里偷人?”
  
  D伯爵挥出去的重拳被他一把抓住。
  
  雷欧早就预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对D伯爵的习性,他已经是越来越清楚了。
  
  “我开玩笑的嘛~~不要生气不要生气。”雷欧拉著D伯爵的手色情的吮吸了一下,D伯爵被他这样的举动弄的完全没辙。果然这家夥是他不擅长应付的类型,他有些气闷。
  
  “你怎麽知道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的?”被半强制的固定在雷欧怀里,D伯爵平静问道。
  
  “老婆大人国家的风情习俗什麽的,我多少也要知道一下对吧。”有些自得的说著,雷欧乘机又偷了一个香。其实这都要感谢街对面的那位古董店老板,如果不是他在一星期前好心提醒他,他肯定不会知道。当然这个是不能说穿的。
  
  “那你今天本来就没有任务麽?”老婆?很好,今天你别想好过了。
  
  “恩,为了要给你一个惊喜。”这次雷欧老老实实的回答。“你要怎麽奖励我?”碧蓝的色狼眼开始发光。
  
  “奖你今天晚上睡沙发。”D伯爵毫不不客气。
  
  “不会吧~~~”雷欧哀号。
  
  “就是会。”
  
  “你来真的?”
  
  “我从来不来假唔……恩……”
  
  没有想到雷欧会突袭的D伯爵再次被雷欧出击成功。
  
  夜,还很长呢。
  
  (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805-0474fbf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