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宠物店-雷D] First 作者:jogu 

[恐怖宠物店-雷D] First 作者:jogu


当幼年雷欧遇上幼年D伯爵,是一见如故还是相看两生厌?
眼前的中国小美女漂亮的好象莉娜家的娃娃,
喂喂,不要拉他衣服,他听不懂中国话啦。
再、再拉,我就亲你哦!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雷欧,D伯爵 ┃ 配角:哈利 ┃ 其它:恐怖宠物店




First
  看著机窗外零星散布的平房,不同社区之间的泾渭分明和几条像主动脉一般的高速公路,二世轻扬唇角,徐徐飘出几个音节:“这就是洛杉矶啊……”
  
  惑人的笑意缓缓漾开,如三月春风拂过脸庞,舒缓却感觉不到温度。
  旁边座位上原本熟睡的黑发男孩睁开了眼瞳,那双金紫异色眼眸清澈澄净,没有情绪却散发著惹人注目的光泽。和身旁男子极为相似的脸庞略显稚嫩,却看不到属於孩童的天真。吃了口飞机上提供的奶酪,他皱了皱眉,放下了叉子。
  
  “不合胃口?”二世手撑下颚,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儿子道。
  
  “……”沈默了一阵,他接口道:“不是。”既嫩又脆的嗓音颇为悦耳。
  
  虽然听不懂父子俩的对话,舱内的乘客却对二人的一举一动甚为关注。父子俩惊为天人的容貌让人不得不觉得惊豔和充满好奇。
  
  微微挑眉,二世眼带笑意不再开口。
  
  希望这次能顺利找到“她”。
  
  绿色的私人草坪上,一个男孩正吃力地操作著除草机,阳光照在他的金色短发上,折射出一道亮眼的白光。
  
  “雷欧,你还有多少时候才干完?”一颗栗色脑袋突然从靠近街道的矮树丛中窜了出来,冲他大声喊道。除草机的噪音实在是太大,不得不扯著嗓门喊才能让对方听见。
  
  “还有十分锺就好,你等我一会儿!”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雷欧歉意的回道。
  
  “恩!你慢些好了,不急!”说完,栗色脑袋又消失在绿色的树丛中。
  
  虽然听他这麽说,雷欧还是稍稍加快了速度。
  
  “梅特森夫人,我已经把您的草坪整理好了。”流著汗,雷欧敲开了主人家的门。
  
  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挑剔的检查了草坪後,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她从贴身的钱袋中取出了两美元递给雷欧,雷欧道了声谢,小心翼翼地把钱放进口袋。
  
  “欧雷克特先生,以後记得在女士面前不要满头大汗,那样很不礼貌。”老太太上下打量了雷欧一眼,扶了扶滑到鼻翼的金边眼镜,略微不满的细声细气道。
  
  “抱歉,梅特森夫人,我以後会注意的。”雷欧胡乱地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手上没有及时洗净的脏污也顺道被抹到了脸上。见此情景,老太太更是皱起了眉头。雷欧把手放到裤子两边揉搓了几下擦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进屋拿了三支橙黄色的棒棒糖递给他,老太太道:“这些你拿去吃,我看见那个栗色头发的小家夥等你很久了,快去吧。”
  
  “谢谢您。”接过棒棒糖,雷欧开心地再次道了声谢,飞快地跑出了园子。
  
  凝视著雷欧离开的方向,梅特森夫人看了眼自己的掌纹,叹了口气。时间果然越来越少了,她们这一族,也终究逃脱不了那个命运吗?
  
  善良的孩子,这最後的安紫尔,就算是我这个老太婆送给你的礼物吧。
  
  雷欧跑了不久就看到有著栗色头发的小男孩正坐在路边扔著石子。
  
  “哈利!”雷欧开口叫道,加快了速度跑到男孩身边。
  
  看到雷欧,哈利从地上站起身露出了笑容。
  
  “辛苦了。”
  
  “给你,这是梅特森夫人给我的。”雷欧抽出一支棒棒糖递给他。他和哈利向来都是有东西一起分享,两家的母亲每次都感叹这两个小孩子感情好的就像亲兄弟。
  
  “梅特森夫人脾气古怪,又挑剔。”哈利毫不客气的剥开包装,把糖含入口中含糊道。“虽然她给的酬劳是最高的啦,但是没有人能够让她完全满意,这附近的孩子中也只有你能忍受的了她啦。”
  
  “她其实蛮孤独的。”把六角形的糖含入口中,雷欧看了眼梅特森夫人家的方向。
  
  梅特森夫人搬到这个社区才一年多,和周围的邻居完全没有交流。不知道为什麽,他却总是能从梅特森夫人身上感觉到寂寞和悲凉的味道。
  
  “不说啦!今天咱们去哪里玩?”哈利有一下没一下的舔著棒棒糖歪头询问雷欧。
  
  “不知道哎。”挠著脑袋,雷欧专注著舌头上传来的甜味。这个棒棒糖真的很好吃,比街口那家糖果店里卖的还要好吃。甜而不腻,还带著一股馨香。
  
  “对了,我们去中国城吧!听说今天那里有免费的东西吃,好象是什麽吃东西的节。”哈利兴奋地睁大双眼,热切地看著雷欧道。小孩子只要一提到吃和玩,就完全没有自制力。
  
  “好啊,去看看。”雷欧笑著点了点头。两人找出早就藏好的旱冰鞋和护具,穿戴好後滑向不远处的唐人街。
  
  虽然远在异乡,但是洛杉矶的唐人街里却有著不逊色於国内的热闹。
  每户店门口都或多或少的插上了菖蒲和艾条,空气中混杂著奇特的香味。街上人头攒动,虽然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却也有著为数不少慕名而来的其他国家的游客。各个食品摊位上早就摆上了热乎乎的粽子和取代雄黄酒的朱砂菖蒲酒,飘出的香气仿佛有意识般并没有随著人潮的涌动而消失,反而一直围绕著长长的街道久久不散,越来越浓郁,闻者无一不被引诱的口津滋生。
  
  雷欧和哈利赶到唐人街时,顿时被四溢的粽香给吸引到摊位前。三角粽,枕头粽,菱形粽……各种各样两个孩子说不出具体形状的粽子浸在木盆里,散发著蒸腾的热气。
  
  含著已经吃掉很多部分却仍然还有一大半的棒棒糖,两个孩子贪婪地对著墨绿近棕的粽子发呆。摊位老板见状,微笑著冲他们招了招手。虽然迟疑,雷欧和哈利却慢慢的走近。拿起手边的狼毫笔,蘸过盛了满满的朱砂菖蒲酒的酒碗後,老板在两人的额头上各划了几道他们不懂的横杠,接著给了两人一人一个已经剥好的大三角粽。道过谢後,雷欧和哈利一手拿著棒棒糖,一手抓著冒著热气的粽子离开了摊位,漫步走在拥挤的街道上。
  
  没咬几口,哈利就惊异地叫了起来。
  
  “雷欧!里面还有肉哎。”
  
  “真的。”雷欧咬了几口,也看到酱黄色米粒中露出了藏在中心的喷香的肉。就著米粒咬下去,鲜美的柔腻口感顿时在口中散开。伴随著沁人心脾的竹香,刺激著味蕾,回味悠长。
  
  “好吃。”两个孩子不顾形象的在街上边走边狼吞虎咽,那憨态的吃相让周围经过的人都不禁露出一抹善意的微笑。
  
  只顾著吃的两人在突然涌进的一拨人潮中走散而不自知,等雷欧察觉到身边的小夥伴不见了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看装饰,仍然是在中国城里。他抹了抹嘴上的粘腻,左右张望著跟随人流往前走。哈利跑哪去了……
  
  人潮似乎越来越多,瘦小的雷欧一个不注意就被挤到了街边。把没吃完的棒棒糖再次含入口中,他挠了挠头,继续随著人流在街边走。
  
  “喂!”突然响起的叫唤声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至近到耳边的第二声叫唤在他身後传来时,他才转过了头。
  
  “你是谁?”好奇的看著眼前比自己略矮了半个头的漂亮小人儿,雷欧上前了一步。
  
  眼前站著一个从没见过的中国娃娃。他也不知道为什麽他会知道眼前的小人儿是中国人,他的直觉就是这麽告诉他的。而且在中国城里穿著只有中国人才会穿的那种古怪衣服,眼前的小孩子是中国人的可能性很高。
  
  “你,那个糖是哪儿来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小人儿脆脆嫩嫩的嗓音带著不容忽视的尊贵与清冷,并退後了一步。
  
  听不懂眼前中国娃娃说的中国话,雷欧拿著棒棒糖挠挠头,转身就要离开,不想却被一把拉住了衣袖。
  
  “你别拉我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啦。”雷欧著急地看了眼四周,沮丧地发现他竟然找不到能帮他的大人。虽然被眼前的可爱小女孩看上是很荣幸啦,可是眼下他必须得赶紧找到走散的哈利才行。
  
  “你的糖,是哪儿来的?”中国娃娃再次开口,这次出口的是流利的英语,眼睛直直地盯著雷欧手中的棒棒糖,专注的神情让雷欧觉得她的眼神就快把自己的糖给融化掉。
  
  “咦?原来你会说英文哦?”惊讶地瞪大了蓝眼,雷欧见她一直盯著自己手中的棒棒糖看,恍然大悟道:“你也想吃吗?我记得还有一个的。”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就开始在口袋中东掏西掏。
  
  “喏,给你。”
  
  小人儿有些愣然地看著对方把糖塞入自己手中,没有忘记说声谢谢。等到雷欧回他不用谢时,才发现被对方把话题给扯远了,手里还拿著他给的糖。如瓷器般白皙无瑕的小脸涌上了一层薄红,妩媚的青涩。
  咬了咬唇,他看著眼前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金发男孩再次开口问道:“这个糖是谁给你的?”
  
  “咦?”雷欧诧异地看著眼前的中国娃娃。奇怪,有的吃不就好了,干嘛要问这麽清楚啊。心里虽这麽想著,他还是据实相告。“是梅特森夫人给我的。”
  
  “她在哪儿?”小人儿脸上出现了一丝急切。
  
  “离这儿有些远呢。”怎麽拿了糖也不笑一下,雷欧抓了抓头。
  
  “你不吃吗?这个很好吃呢。”
  
  看著雷欧有些期待的表情,小人儿迟疑地拉开包装,把糖含入口中。尝到香甜的味道,小脸上的眉眼渐渐舒展,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原本就生的漂亮的一张脸,更因此变的光彩夺目起来。周围行人的视线落在小人儿身上,顿时议论纷纷。
  
  呆看著眼前的中国娃娃,雷欧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拉过他的手就跑。手心传来的低温让他不由的握得更紧。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拉著她跑,气喘吁吁的跑出一大段路,雷欧终於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身後的中国娃娃时,却发现她的脸色苍白的不正常。
  
  “喂!你没事吧?”轻拍著对方的脸颊,发现对方呼吸微弱,两眼紧闭,心里不禁大为紧张。顾不得脸上还有赃污,对著那粉嫩色泽的唇瓣就堵了上去,不断的吹著气,彼此唇上的甜意随著唇间温度的上升渐渐蔓延。
  
  “你在干什麽……”被不小的力道推开,雷欧发现对方睁开了眼睛後高兴地又扑了上去,一把抱住。
  
  “太好了,你没事!我以为你死了,吓死我了。”刚刚才发现这个中国娃娃有著一双很少见的金紫异色双眸,就像他家隔壁邻居努克力夫人脖子上戴的蓝宝石,澄净的让人很想好好珍藏起来。
  
  被抱住的小人儿僵著身体,有些迷惑地看著抱住自己又笑又跳的金发男孩。这个人类,似乎和其他小孩有些不一样。
  
  “我叫雷欧,你呢?”终於停下来的雷欧就著抱住他的姿势问道。
  
  小人儿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缓缓开口道:“我叫D。”
  
  “D?那我以後就叫你D了哦。”眨了眨蓝眼,雷欧拉过他的手就要往前走,不想却撞到了人。
  
  “这麽快就交到朋友了?”穿著同款式衣服的成年男子并不介意雷欧的冲撞,眼带笑意的看著两个手牵手的孩子调侃道。
  
  雷欧疑惑地来回看了看男子和D,莫非眼前这个大人是D的爸爸?他们长的很像,不过他给人的感觉比D更不好接近。把D护在身後,雷欧有些戒备地盯著眼前的二世。
  
  “眼神不错。”二世的笑意加深,右手伸向雷欧。“看来你的确是交了个好朋友。”
  
  “爹爹!”D从雷欧身後钻出不著痕迹地挡在他的跟前。“我找到卡尼鄂拉蜂了。”
  
  “哦?这麽快?”二世眯眼,停下了手。
  
  “是他告诉我的。”D看了眼雷欧,随即转回视线。为什麽他会保护眼前的这个人类?是爹爹说的好朋友麽?朋友是什麽概念,他并不知道。
  
  凑近D,二世鼻间嗅进一丝香味。“你吃了那个?”
  
  “是的。”面对二世,他又恢复了先前的表情。
  
  “那我们差不多该走了,跟你的[好朋友]告别下吧。” 梅特森夫人把她最後的安紫尔蜂蜜给了这个孩子,也就表明这次的事情已经不需要他们处理。
  
  这个世界,又因为人类少了一个物种呢。
  
  看了眼D身旁的雷欧,二世捋过落在耳边的发丝,眉眼里尽是若有所思的笑意。
  
  “我得走了。”回头看向一脸迷惑不解的雷欧,D不大情愿的开口。
  爹爹说话的语气和用词让他不得不介意。
  
  “你要走了?”雷欧瞪大了蓝眼。“你住哪儿?我以後还可以找你一起玩吗?”有些急切地拉过D的手,雷欧握的紧紧的。
  
  “我要离开美国。”任由他握著,D也说不出自己究竟是什麽情绪,只知道自己不再是以往的淡然──对著这个才认识了不到一小时的人类小孩。
  
  察觉到握著自己的手有一瞬间的松弛,随即握得更紧,力道大的让他吃痛。
  
  “你还会回来吗?”雷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不过才认识不到半天的女孩子,竟然对她有了不想离开她的想法。
  
  不想离开她?雷欧被自己的想法吓到,难道这就是妈妈说的喜欢吗?
  
  “……我不知道。”蹙眉,D从腰间解下老虎形状的香囊,递给雷欧,不再言语。
  
  “这个是要给我的?”雷欧接过那个清香四溢的香囊,小心的用手捧著。“我好象没什麽东西可以给你哎。”有些窘迫的挠头,雷欧却看到D轻轻的摇头,随即跟上二世的步子就要离开。他心中一急,灵光忽闪。
  
  “等一下!”他跑上前抱住D,重重的吻住了那柔嫩的唇瓣。D惊异地睁大了双眼,二世则在一边不明意义的笑开。
  
  “妈妈说只有对喜欢的人才可以亲亲,所以我喜欢你哦!你一定要回来!”
  
  惊愣过後,D一把推开雷欧,没有防备的雷欧顿时跌倒在地。
  
  白皙的小脸涨的通红,看不出D是羞是怒。坐在地上目送著他离开,雷欧过了很久都没有起身。
  
  “雷欧!终於找到你了!”走散的哈利出现在他跟前,见唤他没有反应,不禁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奇怪道:“你怎麽了?”
  
  “没……”呆愣地回话,这段短暂的相处随著时间的流逝,被雷欧封在了记忆的最深处。
  
  搬家时冒出了不少已经被遗忘的东西。
  
  把所有东西都搬进宠物店後,雷欧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中翻到一个香囊。盯著它看了半天,他似乎想起了什麽,拿著香囊冲到D伯爵面前一边摇晃一边激动道:“D!这个这个!”
  
  接过香囊,D伯爵不以为意地看了眼,却在那一眼後就挪不开视线,儿时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
  
  “原、来、是、你!”冷笑著咬牙,D伯爵突然出手。
  
  “哇啊!你干嘛突然生气啊!咱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不好麽!”雷欧边逃边闪过D伯爵的攻击。原来小时侯认识的那个中国娃娃就是D伯爵啊,自己还把他当成女孩子,哈哈!不过话说回来,那家夥从小就一副女人脸还不承认。嘿嘿,以後有的调侃他了。
  
  “我就打你这个从小就心术不正的混蛋!”
  
  因为傻笑而松懈的雷欧被D伯爵一拳正中。
  
  “你还真下重手。”捂著脸,雷欧夸张地叫著疼。
  
  “要不要尝尝更重的?”D伯爵挑眉,看到雷欧不断嚷嚷著面不改色,心里却有些担心自己真的没有留力,不过还是放不下脸面去查看。
  
  “啊哈哈!不用了,我还想留著我这条小命继续为公众服务。”做了个打冷颤的动作,雷欧嘿嘿笑道。
  
  D伯爵冷哼,开始泡茶。
  
  “D,话说回来,你的初吻是我拿走的?”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客厅,因为雷欧突发的爆炸性发言再次沸腾。
  
  包住D伯爵挥来的直拳,雷欧就著他的攻击圈住了他的腰,把人带入怀中。对方虽然满脸怒意,但是红透的耳根却泄露了他真正的心思。
  
  “D,你果然回来了。”
  
  D伯爵愣住,有一阵子没有说话。就在雷欧以为他睡著了时,怀中传来了他百听不厌的低柔嗓音:“是的,我回来了。”
  
  拥紧怀中瘦弱的身体,雷欧笑的一脸满足。
  
  今天天气真好啊……
  
  The End
  
  注:古时每逢端午节,有用雄黄酒在小孩额头画“王”的惯例,也有将酒涂在小孩鼻尖或耳垂的做法,以为这样便可驱邪,避免疫疠之气。实际上,雄黄加热後经过化学反应会转变为三氧化二砷,也就是剧毒砒霜,服用少量即对人体有极大的伤害,量多能致人死亡,所以现在大多用菖蒲酒代替。菖蒲酒也是端午饮用酒之一,自汉代便为历代帝王将相所喜用,已有两千多年酿造史。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806-22c803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