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龟记事》————游凌儿(现代短篇) 

《龟龟记事》————游凌儿(现代短篇)

龟龟记事
  我是一只乌龟,名字叫龟龟,是我那没有文化水平的主人随便给取的,当然我文化水平要比我主人高多了。不信?我可是有证据的,因为齐大哥经常说主人“你还不如那只乌龟呢”。这就是铁一样的证据。明白么?
  我觉得自己快要撒手人寰了。呃……我也不清楚这个成语用在乌龟身上对不对!你也许很奇怪哪有咒自己死的龟呀!没错!我也不想挂呀!可是齐雷说我那主人是连乌龟都能养死的主,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我的前任还僵硬的在我面前,等到几乎快要腐烂了,主人才后知后觉的把他拿走。那几日我真的快要吓出心脏病来了。什么?乌龟也有心脏病?准你们有就不准我有?你试着跟死掉快腐烂的同类住几天试试。
  现在来介绍我的主人哦!我的主人叫……
  “天天!快给我起来。”粗犷的嗓门在厨房爆开。听到了吧!我的主人叫夏天,很白痴的名字吧!跟他人一样。
  “嘭”应该是闹钟砸门上的声音。
  那……我还是来介绍我主人的克星吧!他就是……
  “齐雷你再那样叫我,小心我把你塞进马桶问候马桶它祖宗去。”
  对了就是他了!那他跟主人是什么关系?哦……我龟龟滴理解能力有限,不过我记得某天有个人女人很夸张的说他们这是非法同居,所以我把齐大哥归为主人的克星兼同居人。
  “马桶说了,你再不起来你的早餐就是它的了。”齐大哥很不客气的把装着荷包蛋的碟子往厕所端,途中很凑巧的经过主人的房门,还刻意的踢开门,绕床一圈。
  半晌后,主人顶着一头杂草从房间爬了出来,狭小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我个人真的不喜欢这种小眼睛。不过某天晚上齐大哥搂着主人说,他最喜欢这种小眼睛了,因为看起来很色情。然后……呃……那晚齐大哥就睡的沙发,跟我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整整一个晚上。
  主人用我爬出鱼缸的时间来把自己整理干净,齐大哥不耐烦了。
  “你以为你是乌龟呀?洗个脸都要半天,别忘了今天要去接我妈。”
  过分,他哪里会是我?我比他快多了,我四十分钟就能爬出鱼缸了,沿途还能打两个转呢。不过……齐大哥的妈妈要过来?我抖了两下,记得上次主人的妈妈来了,给了齐大哥两巴掌还不算,我的鱼缸都被砸了。后来主人红着眼睛把我从沙发底下挖了出来,靠在齐大哥怀里,哭了整整一个晚上。齐大哥红着眼睛一句话都没说,只是贴着主人的额头,两个在沙发上坐了一整晚,那是我来到这个家,最恐怖的一天,我缩在龟壳里抖了一晚上。
  “我知道,十点的飞机,现在才八点嘛!”主人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还真的人摸人样的,头发被打理的服服帖帖的。他走到齐大哥跟前,捧着他的脑袋,在他嘴上咬了一口,“不过……你妈打我的时候,你一定得帮忙拉着点,要不然你妈走了,我咬死你。”
  齐大哥按住主人的脑袋要狠狠咬上好几口,眼睛又有点湿了。真不明白大早上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咬来咬去的,也不怕疼。
  “上次我妈打的怪疼的吧!我看着都疼!”主人用抓过荷包蛋的手去抓齐大哥的脸,被齐大哥一记杀人目光给顶了回去。
  “吃饭!要不然就到马桶里捞你的早餐去吧!”
  “大早上的你怎么就跟马桶结缘了,这么喜欢马桶改天你就跟马桶过吧!”主人捏起火腿,伸出舌头卷了过去。
  “那你跟谁过去?”齐大哥瞪着主人的眼光很恐怖,跟要吃了他似的。我觉得一定是主人的恶心的吃相惹到他了。
  “你妈呀!我这么好绝对比他儿子强。”主人很得意,牛奶的满嘴都是。
  “哼……”齐大哥白了主人一眼,不过还是抽了张纸巾帮他插嘴。
  “怎么?不服气呀?上次你打电话过去,你妈不是还问过我吗?”埋在纸巾后面的嘴还不老实,挣扎的跳出来,继续瞎扯。连我都知道是瞎扯,齐大哥那么精明的人更加不用说了。
  “那是我妈问我的时候捎带的。”齐大哥干脆把纸巾玩主人脸上一丢,不予理会。
  “那也说明你妈心里还是认同我的存在。”主人嚣张的叼着纸巾大笑。
  “夏天!有本事你呆会见到我妈也这样嚣张!”齐大哥脸一板,果然立马安静了不少。
  主人闭嘴了,瞪着眼睛,拿手去撕荷包蛋上黄澄澄的边,撕完自己的又去撕齐大哥的,“我不吃蛋黄。”
  齐大哥什么都没说,接着吃主人那份早餐。那种眼神叫什么来着,对了,那个说他们非法同居的女人说过,这叫宠溺,说的时候还十分嫌恶的抖了几下。恩……是很肉麻的。我的龟壳都要麻掉了。
  两个人真是慢,一顿早餐吃了将近半个小时,然后穿上衣服把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其实昨天已经打扫过了,主要是主人那人太没自觉了,齐大哥也只能在出门前补救一下。不过……他们今天早上都忘记喂我吃早饭了。哭……我总有一天会被他们虐待死的,我要去动物保护协会告他们。
  墙上的挂钟转了两圈,门“啪”的开了。
  “妈……这就是我们家了。”齐大哥扶着一个老太太进来了。主人拎着行礼乖巧的跟在后面。进屋放下行礼就去倒茶,嗬!还真听话。
  老太太接过杯子说了声谢谢,主人脸就红了。
  “妈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
  主人的脸更加红了,我发觉那老太太很奇怪,面无表情的也不说话。只是缓缓的打量着房间,然后说了声,“是不是自家人我说了又不算。”
  齐大哥的脸就垮了下来,堆着很难看的笑容,转移话题的问老太中午想吃什么?手却背着老太太去握主人的手。主人没说话,顺从的站在一边。被握住齐大哥的手死死握着,都泛白了。
  “那……妈你坐,我去做饭。”齐大哥跟主人使了个眼色,自己就进厨房了。主人小心翼翼的打开电视,又给老太太削了个苹果,还细心的切成小块。
  “阿姨吃苹果吧!”
  “齐雷那孩子在家里可是从来都没做过家务的。”老太太小声的说了一句话,主人的手一抖,小半的苹果掉到了地上。
  “阿姨……你坐,我去看看。”主人拿着龟粮来到我身边。大把大把的龟粮洒到我身上,我估计这都够我自己一个星期的分量,伴随着龟粮下来的,还有湿湿的液体,有点咸,最近的龟粮越来越不好吃了,我也想吃吃齐大哥做的那些一盘一盘的东西,也不知道龟龟能不能吃哦!
  不过主人很奇怪,偶努力抬头看到的居然是一张拧出水来的脸,他怎么了?从来是横行霸道的主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我记得那个次主人妈妈打齐大哥的时候主人也是这副表情。
  “天天,过来帮我搭把手。”齐大哥在厨房喊他。主人用袖子撸把脸,扯出一个笑脸,就进去了。
  我看到齐大哥丢掉锅铲,紧紧抱住主人,咬他的嘴,又咬他的脸,最后捧着他的手放到嘴边。太远了我听不带请齐大哥说了些什么,但是主人一直都保持着笑脸,帮齐大哥递盘子,打下手。还主动整理桌子,盛饭,把好吃的都放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一直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面无表情。主人小心翼翼的喊她吃饭,她幽幽的叹了口气,缓缓起身,看到主人跑前跑后盛饭夹菜,脸上也没多出什么东西来。倒是看到主人给她和齐大哥分别夹了块挑尽鱼刺的鱼时,僵硬的表情才松懈了片刻。
  “阿姨……您喝点鱼汤吧!”主人小心翼翼的试探。
  老太太点点头。给他夹了块排骨。
  主人顿时脸上绽开一个流光溢彩的笑容,乐颠颠的给老太太盛了碗汤,又给齐大哥盛了一碗。自己低着头高兴的扒饭。扒两口又给老太太夹菜,要不是齐大哥极力阻拦,我估计老太今天怕是要被撑坏。
  吃完饭主人主动收拾碗筷,把齐大哥赶出厨房,一个人在厨房傻笑。齐大哥陪着老太太看电视,又给老太太削了个苹果。老太太白了他一眼,茶几上还摆着主人切好块的苹果,一看就知道齐大哥没主人细心。唉……主人虽然好吃懒做,不过有些地方确实比老大做的好。
  下午两个人陪老太太出去玩了。一直到很晚才回来,主人拿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具给老太太,那是一个星期前就买好的,又帮老太太打好水,还帮老太太洗脚。老太太叹了口气,看着低着头笑着帮自己洗脚的主人,伸出手要去摸主人的头,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我想老太太一定被感动了,因为那个时候的老太太神情很温柔,满是皱纹的脸上,都是一股慈祥。
  洗完脚老太太就说累了一天要去睡觉。主人又服侍老太太休息。等他出了房门,关上门,齐大哥就从后面抱住他。
  “干什么呢?你妈还没睡呢!”主人推开齐大哥又跑过来给偶丢龟粮。呜……中午丢的我连一半都没吃完,我看他是存心想撑死我。
  “我真担心我妈为难你,不过你比我想象的要乖多了。”齐大哥夺过主人手里的龟粮,让主人转过身去。正好,再不把他弄走,这袋龟粮就没有了,回头他们肯定不过上一个星期是绝对不会记得给我买粮食的。哼……别以为乌龟好养就可以放之不管。
  “我又不是为了你才乖的,我是真的喜欢你妈才……唔……”
  什么声音?奇怪,我努力昂起头看,只看到齐大哥的手放在主人的脑袋上,两个人好像是贴在一起。什么嘛!我乌龟小嘛,就是看不到嘛!你们也不能怪我呀!
  好长一段时间,主人才挣扎的推开齐大哥,差点没撞翻我的鱼缸。两个人跟打架似的进了房间。别怀疑主人家的房子隔音效果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好,我真的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唉……因为吃的太多,我……我失眠了。
  半夜的时候,老太太睡的那个房间的门忽然开了。吓死我了,我都说了我龟龟心脏不好。不过好在是我小题大做了。
  出来的是老太太,她拿起沙发边上主人跟齐大哥的照片,看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睡不着嘛!只好也跟着看咯!老太爬满皱纹的手缓缓抚上照片,里面的主人跟齐大哥笑的很灿烂,黑暗中晶莹的液体掉在相框镜片上。
  “阿姨?你怎么起来了?”主人有半夜起来喝水的习惯,正好看到坐在撒沙发上的老太太。
  “没什么,我就看看。”老太悄悄抹下眼角,不露声色的把照片放回原地。
  主人看到了,但是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到厨房给老太太泡了被热茶。就在老人家身边坐了下来。
  “阿姨……晚上气温低,您……”
  “来之前我也想过做最后一次挣扎,夺回我儿子。”老太太打断主人的话,缓缓的开了口,手里捧着主人泡的茶,眼睛远远的看着窗外。
  主人有点着急了,想要表达些什么,但是老太太又接着说了下去。
  “齐雷说你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对你好上一分,你便会十分的报答。我当他是为了说服我而编的谎话,我只信其中的三分,今天我看到你,我信了。不过……”
  “阿姨……齐雷是您的儿子,他的幸福您是最有权利管的。如果不是我,您也许都抱上孙子了。但是……我舍不得他,您不要让我离开他好不好?我可以一辈子对您好,真的我保证,我不会比您的媳妇差,除了……除了……”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主人,他几乎要给老人跪下了,我看着都心疼。
  “唉……做父母的苦你们怎么会懂。”老太太幽幽的叹气,蹒跚的要起身,主人急忙抹掉眼泪上前搀扶。
  “你们也苦……我也不是那不通情理的人……”老太太的声音也有点哽咽,“好话歹话我说了一箩筐,齐雷那孩子就是鬼迷心窍。你说这情情爱爱的事情,不是忍忍就过去了,怎么就离不了。他爸走了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不也过来了。你们……你们……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
  “阿姨……”主人的眼睛睁得很大,黑暗中灌满了泪水,闪闪的泛着光。
  “好好的大路你们不走,偏偏要走那条别人看不在眼里的小路,你们这是在折腾我们做父母的心呀!”
  “阿姨……我们不怕苦,您要是气不过就打我吧!齐雷他什么都没做,是我缠着他的。”主人站在一旁,跟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站的笔直,头低的很低。
  “你们呀!我还不知道。”老太太叹气,“明天我就走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一个老人能做什么,我也老了,长不了多久了,老家的房子给你们留着,什么时候回来看看,你们看着办吧!”
  “阿姨……”主人哭着扑进老人的怀里,他总是这样毫无分寸,老人家吓了一跳,大概是齐大哥从来都没跟他这么亲密过。颤抖的双手到底还是轻轻的落在主人的头上,缓缓梳理着,黑暗的月光下的画面很和谐,当然要除掉主人那难听的哭声。
  “阿姨我会一辈子对您好的。”
  老人慈祥的看着有点孩子气的主人,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让我都觉得温暖了。
  第二天老太不顾主人跟齐大哥的挽留就是要走,走的时候还特意把房子整理了一下,连我的鱼缸都被擦的干干净净的。真好!
  “唉……我妈也不给个准话,我都弄不清她老人家到底是什么意思!”送走老太,齐大哥苦恼的倒在沙发里。
  “唉……看样子你妈还是不喜欢我!”主人跳到他身上,掐着齐大哥的脖子,“要不还是回去找房媳妇吧!”
  “夏天!”齐大哥脸色有点难看,翻身把主人压在身下,“皮痒是不是?”
  “呦……你妈一走你就成恶霸了,我告诉你我现在身后站着可是两座大山,一座是我妈一座是你妈,你敢动我一根汗毛你试试……”主人笑的很猖狂……
  “天天……我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齐大哥捧着主人的脸问。
  “没有!什么都没说!”主人笑着别过脑袋。
  “是吗?我看不太像……招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我不招,要招你找马桶去。”
  “招不招?”
  “老子宁死不屈……”
  “嘿嘿……”
  “喂……你干嘛脱我衣服……”
  “……”
  “喂……喂……那里不能碰……你个变态……”
  唉……少龟不宜中……看样子他们永远都不会注意到我是一直多么精明的乌龟,居然在我面前做那样少龟不宜的事情。哼……明天要是不给我买巧克力口味的龟粮,我就把他们的事情捅出去。哼……我以龟中翘楚忍者神龟的名义起誓。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817-7cee1c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