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一对儿的幸福生活之戒指》————G.落(现代短篇) 

《幸福一对儿的幸福生活之戒指》————G.落(现代短篇)

文前人物介绍:
  
  赴付,男,21岁。玄幻小说网络作者。
  [活泼天真,乐观;比较可爱,有著容易受任何事务所影响的性格,容易激动。]
  
  镡兴,男,23岁。企业公司策划部副部长。
  [成熟稳重,温和;比较沈著,有著事事都顺应自然的平常心,看待事情冷静。]
  
  ************************************************************
  
  晚上八点整,镡兴打开房门,最近都在忙策划案的他今天终於可以回来的早点了。
  
  一开门,客厅里的电视上八点档韩国言情剧的片头曲响起。
  
  “付付?”镡兴对电视剧完全的不感兴趣,但是也没有关上,将外套扔在沙发上,拉开书房的门,对里面的人轻唤一声。
  
  “付付?”见被对自己的人还是出神的盯著电脑屏幕,带著耳机一动不动,好笑的走过去,从後面搂住他说“付付,我回来了”
  
  赴付一惊,摘下耳机回头一看,对著镡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回搂住他“你回来啦?~~”
  
  同样笑容满面的镡兴吻了吻付付的额头问“晚上有好好吃饭吗?”
  
  “恩”头在镡兴的肩膀上蹭蹭,那摸样乖巧的像一只小猫,让人看著怜惜不已。
  
  客厅里电视上的电视剧正式开播,开始的第一句话就是“XXX,你要嫁给我,好吗?”
  
  赴付似乎受到了电视的召唤,在镡兴的怀里微微动了动,镡兴一笑:“你去看吧,我还没吃饭,我去下点面吃”
  
  脸上的笑灿烂的眩目,厥起嘴微微踮起脚,在镡兴的脸上印上大大的一下,笑著跑出去看电视剧了。
  
  赴付有时很大脑子[记性不好],每次都是这样将电视开著等著电视剧开始,不然他在网上一待就会忘了时间。经过几次,镡兴到也习惯了自己一回家就看著大开的电视和没人的客厅了。反正人不在客厅就在书房喽。
  
  下好面,端出来,电视里的言情剧他不喜欢看,於是低头专注的边看公司资料边一口口的吃面。只不过旁边的付付偶尔就会抢过他的面碗喝几口汤,看著他喝完汤再装做什麽也没做过一样把碗放回原处,一脸严肃正经的盯著电视,镡兴就想笑的不行。
  
  於是几次打扰下来,他的面也终於吃完了,汤也被喝的没剩几口了,可是资料却还没看完几页。起身摸摸付付的头,将碗放到厨房里,出来拿著资料进了卧室。
  
  晚上10点30分左右,客厅的灯和电视关闭。付付揉著眼睛走进来,镡兴也收起资料,看著付付脱掉居家服,穿上睡衣。付付白皙的脖子和後背,小而翘的臀部光滑的双腿被镡兴看了个精光。
  
  赴付低著头,爬上床,缩著身子在镡兴的怀里。伸手摸摸付付的头,镡兴问“怎麽了?”
  
  “明天,你是不是可以休息了?”付付闷著声音问
  
  “恩,策划告一段落了,明天礼拜天吗?想出去转转?”宠溺的回答,将付付更紧的搂在怀里
  
  “阿兴...”犹豫的开口却又停下,镡兴并没有急著问,耐心的等。
  
  “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什麽话?”镡兴回想起来,最近好想没有承诺过什麽吧?
  
  “阿兴,你还爱我吗?”哭腔的声音说
  
  一惊,急忙紧紧的抱住怀里的人。难道是最近太忙让他觉得自己被冷淡了?也不应该啊?自己最忙的时候甚至出差在外几个月,他的付付也没说过这样的话啊?
  
  就这一思考的停顿时间後,还没来的急回答,赴付已经从镡兴怀里爬出来,下了地就要走出卧室。
  
  又一愣,急忙翻身起来,一把从後面抱住付付,问“付付?你怎麽了?”
  
  不回答,低著头也不回头看他,一恨心将付付板转过来抱在怀里“付付,我爱你啊,你知道的啊!告诉我你是什麽了?”
  
  轻轻吸鼻子的声音後,付付说“阿兴,你还记得你5年前答应过我,要和我结婚的吗?”
  
  “记得!”镡兴不加思索就回答,他当然记得啊,5年前16岁的付付双亲出车祸双亡留下他一个人和一笔巨额的赔偿。镡兴还记得那年春天,永远乐观的付付第一次说出不想活下去的话,让他心痛不已,那时他对付付的感情还没有说出口,付付却消失了,就在夏天即将过去,他觉得自己即将永远的失去付付的时候,付付又出现了,他被自己的亲戚抚养,但是亲戚为的是他父母的赔偿,所以对他一点也不好。付付就跑了,跑来找他。
  
  他记得当时付付哭著对他说要和他在一起,说喜欢他的时候,他雀跃的心,比夏天的烟火都火热明亮,他当时就对付付承诺说,等他长大了,就和他结婚!因为他爱他。
  
  镡兴抱紧付付,安抚般在付付的背後抚摩“付付,我怎麽会忘呢,我答应要和你结婚的,你放心一定会的!”
  
  “那,是什麽时候?”付付抬头,倔强的表情撅起小嘴不满道“你就会用说的!5年啦!整整5年了,我早都成年了啊!”
  
  可爱的表情让镡兴有些心痒,柔声的说:“可是付付,中国还不许同性结婚,要是去外国怎麽样也要准备好啊,我们现在的经济能力还有些吃力,何况加上刚买下这套房子,你也是知道的啊,虽然是福利房,但是也将存款花了很多啊。”
  
  “我不管!”低头揪著镡兴的衣服扣子“你就会用说的,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
  
  镡兴这回有点想叫冤了,天知道他为了存下他们早日去国外结婚的钱,这几年有多努力。但是一看付付红红的眼睛,心软了。
  
  “好,付付你说,要我怎麽做呢?”
  
  终於倍受摧残的扣子脱落下来,无力的落在付付的手心里。镡兴一看有点哭笑不得了,他昨天刚买的新睡衣...
  
  付付也有些抱歉,将扣子扔到床上,抱住镡兴的腰撒娇著说“我要你给我买结婚戒指!”
  
  “结婚戒指?”
  
  “恩,就算去国外结婚不是也只是走个形式吗?但要戴上结婚戒指就等於结婚了!好不好?”
  
  “好!”干脆利落,想也不想的回答,拦腰抱起付付。半天赤脚站在地上半天了,身子都凉了,疼惜的将付付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说“付付乖,好好睡觉,明天我们就去买戒指”
  
  说完,吻著付付的小嘴也躺下来。他刚一沾床,付付就猛的扑上来压在他身上,嘻嘻的笑,却见镡兴脸色一变,猛的翻身将付付压过去。
  
  付付脸一红,气气的掐了掐镡兴的胳膊说:“阿兴,不要。不想”
  
  低头,坏坏朝他一笑,扭头示意付付顺著自己的目光看去,只见刚才镡兴躺下的地方,大概在後背腰的地方,一颗纽扣躺在那里。是付付刚才揪下後又顺手扔在床上的镡兴的睡衣纽扣。
  
  “哈哈”付付笑起来,戳戳镡兴的腰说“看不出来阿兴腰好嫩哦,这麽小的扣子都这麽大反应?”
  
  气,要不是他刚才猛扑过来让他狠狠的压在上面,在加上他今天本来就累的有点腰疼,他怎麽会反应这麽大,於是坏坏的直接趴在付付身上压住他说“付付,我腰嫩不嫩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
  
  一句话,付付又红起了脸,这回他学乖了,闭眼假装睡觉。
  
  好笑的看著付付装睡的脸,就是不从他身上起来,直压的付付终於忍不住,开始推他下去,才笑著拨开口子,躺在付付身边,抱住他一脸幸福的宠溺表情。
  
  第二天一早,镡兴醒来没有看到本来应该在床上的付付,而是听到厨房传来的动静。好奇,下床来到厨房一看,付付穿著围裙正在笨手笨脚的照著不知道那拿的食谱打汤,好笑的没有打搅他,转身准备回房间换衣服去了。路过餐厅看到桌上的米饭和咸菜,想了想对著客厅若有所思的笑笑。
  
  等他穿好衣服再来,付付已经坐在了饭桌边了,朝他幸福的一笑。
  
  镡兴也坐下,笑著盯著付付的脸问“碗和筷子呢?”
  
  “哦!”付付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跳起来去拿碗筷,等他刚拿完摆在镡兴面前後坐下来,镡兴又‘扑哧’的笑起来
  
  “付付,喝汤要有勺子吧?”
  
  “啊?!”又跳起来去拿勺子,这次聪明的一点拿来了大勺子放在汤碗里,小勺子放在镡兴的碗里。
  
  镡兴这次强忍强忍再强忍的没笑出来,而是故做冷静的又问“付付,你的碗筷勺子呢?”
  
  茫然的低头一看,面前空空的,撅嘴
  
  “你去给我拿!”气气的声音,让镡兴觉得付付可爱的不行,走过去吻住撅起的小嘴说:“可以挂油瓶了”说完,哈哈大笑的去拿来了付付的碗筷勺子,还顺便多带盐来。
  
  付付抬眼看镡兴将盐放下,奇怪的问“要盐干吗?”
  
  他们两人的口味都偏淡,何况镡兴都没吃一口饭怎麽就把盐带来了?
  
  没说话,拿大勺子舀了一勺汤给付付
  
  “你说呢?”
  
  端碗喝了一口......
  
  没味....
  
  他没放盐.....
  
  就为这个,付付早饭满沮丧的吃完,乖巧的洗了碗。
  
  擦干手,付付又一脸快乐的穿好上衣,对著镡兴指挥到“快快,检查钱包带好银行卡,等下钱不够也可以刷卡买。”
  
  听话的拿出钱包当著付付的面检查一遍回答道“没问题了”
  
  “那我们走吧!”快乐的说,拿过早都准备好的挎包就朝门口走去。
  
  镡兴一把拉住付付,笑的简直快没了形象,指著付付的衣服
  
  付付奇怪了,怎麽就把他笑成这样了?低头,衣服很整齐没有褶皱啊。於是不理,又准备走
  
  这次镡兴索性笑著拉他到落地镜子前指著衣服说“付付,你想穿这样去买戒指啊?哈哈哈”
  
  翻眼,看也不看,仰头对著後面的镡兴说“阿兴这衣服是我自己买的,怎麽了嘛,有这麽好笑吗?”
  
  镡兴这次停下来了,轻了轻喉咙,一本正经的说“我绝对没有取笑你买的衣服,我是说,你要穿著围裙在里面出去吗?”
  
  付付上衣里,围裙还没有脱掉,长长的围裙下摆从上衣下面露出来,挡住长裤,猛一看还挺像裙子的。
  
  於是,等付付气的跺了镡兴一脚又脱掉围裙,也就又浪费了些时间。他们出门时时锺已经指到了10以後了。
  
  二人居住的地方离市中心比较远,所以等他们到了专门卖首饰珠宝的大楼前时,镡兴低头看了看手表,快要11点了。
  
  这是市中心繁华的购物街上,一栋只有三层高的珠宝楼占据了比较有利的位置。
  
  镡兴拉著付付走进去,一楼,人非常多,男男女女围在各个柜台前嘻嘻哈哈的挑选著各式首饰。
  
  付付显得非常兴奋,拉著镡兴这边看看那里瞧瞧的。
  
  可是镡兴却只看了几样就没了兴致,一楼都是些低档货,几十块钱的东西也不精致。他嘴上没说可心里却想:怎麽说也是他和付付的结婚戒指怎麽能给付付买这样档次的货呢,他的付付应该适合更精致的戒指。
  
  这样想著,於是拉著付付上了二楼。
  
  付付很兴奋的说:“东西好多哦,好多样子哦,难怪她会说跳花了眼呢~~”
  
  镡兴摸摸付付的头,没有问他口中的[她]是谁,而是温柔和付付说“只要付付喜欢就可以买”
  
  一上二楼,面前的人果然少了不少,但是细细观察的看去,每组都是一男一女凑在一起看。
  
  全是年轻情侣啊?那也就是说这层的东西也不是很贵啊。镡兴想,和付付看了几样,果然东西都是在千元以下的。虽然比起一楼要精致些了,但还是没让镡兴满意起来。
  
  镡兴含笑的拉著付付又来到电梯处,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个珠宝楼是怎麽格局的了,按照档次价位不同,三楼应该就是最好的了。那就没必要在二楼浪费时间。
  
  果然,上了三楼,空旷的没有几个人,富丽堂皇的装修昭现著尊贵气派,就连柜台服务人员都气质绝佳。三三两两的顾客细致的挑选著自己喜欢的款式,每个人脸上都露出的幸福表情,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即将结婚的新婚情人。
  
  付付此时的兴奋度简直让他有些发疯了,拉著镡兴左跑跑右瞧瞧,这也看那也看的,直拉著镡兴看,嘴上高兴的说个不停。
  
  “阿兴,你看你看,好漂亮!”
  
  “恩,很漂亮,不过付付...”
  
  “这个这个,哇~~好精致哦,都没有见过的啊!”
  
  “你又不常看首饰,没见过很正常的,付付啊,我说....”
  
  “哇!~~~~阿兴!看,好看吧?”付付拿一个服务员递给他的项链在脖子上比画著给镡兴看
  
  “好看,付付,我们...”
  
  “还有这个!”付付朝手腕上套上一个纯银纯手工制作的手链,甜蜜的笑著,手上捏著一个小巧的饰品似乎正在考虑这个东西是要戴在那里的.
  
  镡兴好笑著将他手上脖子上的首饰取下来,认真的和付付说:“付付,我们是来买戒指的,不是来买项链手链的,而且,那个是耳环吧?你没有耳洞往那里戴?”
  
  付付一听,放下手上的东西,乖巧的让镡兴将自己身上的其他首饰摘掉,嫣然一笑搂住镡兴脖子在脸上啄了一下。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听到了,镡兴在付付亲自己的那一瞬间,似乎听到了相机的哢嚓声?等付付放开自己跑去看戒指时,左右看了看,却没看出什麽异样。但是他却觉得有点奇怪。细细想想,他们两人要说也算暧昧了,眼明点的早看出他们关系非常了,可是这里的人似乎没有一个表现出奇怪,就连帮他们服务的人居然也没有问过付付买首饰是要送人还是和谁戴?付付看的可都是成对的首饰啊。
  
  但是又转念一想,可能是训练有素吧,对顾客表示最真诚的服务是她们的工作基础吧?
  
  想来想去,镡兴自己算是释怀了,若是他是那麽在意别人眼光的人,他又如何能守护自己的付付呢。
  
  笑逐颜开的镡兴友好的对著服务人员回报他最真诚的笑容。付付此时已经专注的看了柜台里的戒指好几圈了,走过去问付付:“怎麽?没有喜欢的吗?”
  
  “有”付付回答,没有抬头眼睛还是盯著戒指看
  
  “喜欢就拿出来试试啊”
  
  “可是”付付为难的回答“我都喜欢啊,总不能都试一遍吧?而且?只试不买吗?”
  
  ‘扑哧’不知道哪个服务员笑了一声。
  
  镡兴一副早就习惯了付付奇怪的逻辑,温柔的说:“怎麽会呢,我们就是出来买戒指的啊,只要付付喜欢,一定会买的!”
  
  “恩”欢巧的点头,又N+1次的围著柜台转了起来,镡兴跟在他後面,或者说是被付付拉著手拉在後面跟著。
  
  镡兴想了想,拉住付付认真的问付付:“付付,你刚才上来的时候说,[难怪她会挑花了眼],她是谁啊?”
  
  “她呗,昨天她不是结婚吗?她去挑戒指也是好多样子,她说挑花了眼,我还奇怪呢。”
  
  这次不是错觉了,一回头,镡兴看到了,没来得及收回的表情,显然刚才在伸长耳朵,想凑近听他们说话的各柜台服务小姐们,看到他看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
  
  付付拉著镡兴的手问:“阿兴?怎麽了?”
  
  “没什麽”低头,摸著付付红嫩的小脸蛋“付付说的她,是昨天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对吧?”
  
  “对啊,阿兴不是没看吗?怎麽知道?”歪头,可爱的表情让镡兴想就这样吻下去算了,奈何素来冷静的他,怎麽也知道这时间地点都不对,所以放弃,只是抱了一下
  
  “付付,昨天电视剧演到[她们结婚後新婚第一天早上]我才回卧室的啊。”
  
  “哦~”付付了然“原来你看到了啊”
  
  “光听声音也就知道啦,而且我还瞄过两眼的”
  
  ‘哢嚓’
  
  这次镡兴绝对听到了,照相机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他的耳朵里,没有深究,放开付付才扭头去看。临近中午了顾客反而变多了?而且全是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明显是单身的凑成一群的小女生?不过也不需要细想,他和付付都不是那种注意他们眼光的人....或许应该说,是他不在意他人眼光,而付付是那种压根不注意这方面的人吧。
  
  等付付不知道第几次转完柜台後,终於挑出了三副戒指:第一对戒指白金镶黑色宝石,眩目抢眼却给人一种爆发户的俗气;第二对戒指黄金质地,在黄金上镂空的雕刻著图腾,漂亮,只是太女向气息,让人感觉这是一件华丽的工艺品而不是实用的饰品;第三对戒指,白金戒指上华丽的运用了白色钻石和镶嵌在两边的两颗红色珠宝衬托在一起,颜色和谐宛若融合在一起的美,就连镡兴都觉得喜欢的很。
  
  拿起第三对戒指对付付说:“付付好眼光啊,这对不错,就它吧”
  
  可付付却不高兴,嘟著嘴“这个才不是我选的,我选的是第二对,还以为你会喜欢第一对的样子呢...”
  
  “啊?”看了眼第一对的戒指,苦笑一下,问“那这对戒指是谁选的?”
  
  “她”指著一位服务小姐,捏起镶红宝石的钻戒往手上套了下,中指似乎刚好。
  
  “喜欢?”
  
  “恩,也喜欢”
  
  对著服务小姐笑笑,刚准备表示感谢,付付拉起镡兴的手就帮他把另一个戒指套上;中指太紧根本进不去,无名指也紧,往小麽指上一戴,好了。
  
  低头,无言,摘下自己和付付的手上的戒指,交换,拉起付付的左手,给他戴在无名指上,刚刚好。然後将自己的左手交到付付手上,示意付付为自己戴上。付付现学现卖的也拉著镡兴的左手为他无名指戴钻戒,口中居然念念有词道:“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我们的爱情就像钻石一般永在!”
  
  看著付付这麽郑重其事的为他戴上戒指,镡兴感动的抱住付付,低头吻下去。付付仿若婚礼中誓言的吻一样做好了准备,抬头踮起一点脚尖,就和镡兴拥吻在了一起。
  
  一时间,轻呼尖叫声起,照相手机‘哢嚓哢嚓’的声音络绎不绝。等镡兴吻完深情和付付对视半天才反应过来後,只见包括柜台服务小姐在内的N多女孩手里举著手机,一点不避讳的拍的拍照的照,那一致兴奋的表情活像刚才是她们交换了戒指在真正的礼堂中结婚一般。
  
  镡兴有些无言了,想过他们的举动招来非议招来歧视甚至带来诬蔑诽谤的语句,但没想到她们这样兴奋。那一瞬间,镡兴觉得,这个世界变了......
  
  当他准备摘下戒指结帐时,只听那红著脸的柜台服务小姐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怎麽可以摘下来?亲手戴上去的呢!”
  
  付付也用一副不许摘掉的表情瞪著他。所以干脆不摘,直接递过自己的银行卡给服务小姐。要说他自己也不想摘啊,要一直戴著才可以呢,这可是付付亲手念著誓言词给他戴上的!
  
  拉起付付的手,对付付补充刚才漏了的誓言词一般,亲吻他的戒指小声说:“付付,我爱你,以後我们就是结婚的一对了!”
  
  话语轻,付付却没有听漏一个字,脸上一红,窝到镡兴的怀里“阿兴,我也爱你!”
  
  又是一声声的轻呼尖叫,照相手机连闪光灯都被打开了,闪烁个不停。
  
  服务小姐拿回银行卡交给镡兴,给他开了票,笑容可掬的对镡兴说:“恭喜先生新婚哦,为了庆祝你们二人的告白,我为先生的戒指打了八折哦~”
  
  镡兴一笑“谢谢”
  
  拉著付付做了电梯直接下到一楼,出了珠宝楼,看看表,已经12点过了。付付挽著自己的手臂,一脸的幸福。
  
  当他们上了出租车後,镡兴才认真严肃的盯著付付的脸,郑重其事的对付付说了一句他早就想说的话:
  
  
  
  “付付,听著哦,以後不许在看言情剧!尤其是韩国言情剧。”
  
  
  
  《戒指》篇 ──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822-20418f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