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一对儿的幸福生活之快餐披萨》————G.落(现代短篇) 

《幸福一对儿的幸福生活之快餐披萨》————G.落(现代短篇)

文前人物介绍:
  
  赴付,男,21岁。玄幻小说网络作者。
  
    [活泼天真,乐观;比较可爱,有著容易受任何事务所影响的性格,容易激动。]
  
  镡兴,男,23岁。企业公司策划部副部长。
  
    [成熟稳重,温和;比较沈著,有著事事都顺应自然的平常心,看待事情冷静。]
  
  ************************************************************
  
  今天是周末,付付一大早起来按照习惯,打开了他平时经常上的某综合网站。一方面他习惯於在那里乱翻著看看有什麽有趣的事情没有,以次来为他的文找些灵感;另一方面,付付自己也乐於看看现在热门什麽话题。谁让他自己就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呢。
  
  镡兴周末爱睡懒觉,起来的时候,只看到付付要著手指在网上搜索著什麽。他也没多问,习惯了付付上午上网下午打文,赶在晚上的时候再上去发表的规律。虽然他有些心疼付付一天到晚在网上会伤害眼睛,只是他也知道,作为网络作者,有的时候,这样的生活是必要的。
  
  可是,今天付付有点怪了,镡兴正在客厅的茶几上为他的新的策划案写框架的时候,付付突然下了网来到客厅,在客厅里翻出电话黄页。这本黄页还是当初镡兴公司整体购买的时候,他顺手买来放在家里的呢。
  
  此时看著付付一页一页翻找著什麽,镡兴有点好奇了:“付付?你在找什麽?”
  
  付付抬头,给了镡兴一个甜美的笑,然後蹭到谈怀里问:“阿兴,我们中午吃外卖好不好?”
  
  “好”宠溺的将付付抱紧在怀里,身体上的温度让他觉得心里满满的“那麽,吃什麽呢?付付有想吃的?”他这样问是有道理的,因为他太了解付付了,如果没有确切想吃的,付付从来不想吃外面的饭的。
  
  果然,只见付付闪著热烈又兴奋的眼神坚定的说:“披萨!”
  
  镡兴笑起来,捧著付付的脸引上一吻,然後疼爱的说:“那麽付付去找吧,找好以後付付来定,我把这个策划的框架写完”
  
  付付很听话的从他怀里滑出来,然後又继续抱著电话黄页翻找起来。镡兴看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他的付付虽然已经21岁了,可是各项举止心智似乎都还很小似的。镡兴有时候也会想,也许是因为付付天性释然,也许是因为网络写文让他没有因为年龄上的成长而变的老成。不过,不管怎麽样,他都喜欢。喜欢付付有时候傻傻的想法,喜欢付付有时候和自己撒娇的感觉,让他觉得付付对他的依赖就是一种幸福。
  
  镡兴总有种感觉,付付是那种让他觉得,心里的幸福和满足感就像水库的蓄水;不怕多,多的时候就全部放出来,疼他爱他宠著他。也不怕少,因为少了,马上会有更多的添满他的心,让他自己能永远充实永远漫溢著满满的爱和幸福。
  
  这样像,脸上幸福的笑,笔记本屏幕上枯燥的黑字白底都显得那麽有吸引力。脑海里的创意无限的四溢起来。付付是我的灵感的来源和工作的动力。镡兴这样美美的想,手上敲的键盘啪啪作响,策划的框架进展的很是顺利。
  
  “决定了!就这个!”付付欢快敲定了一家,镡兴伸头看了眼,必胜客。点头,示意付付可以,就又继续埋头忙起来了。如果顺利,中午前就可以将框架完成,也就是说,周末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付付很高兴自己选的得到镡兴的同意,虽然从来他也被被镡兴拒绝过任何,但是,他还是喜欢镡兴的宠爱。
  
  拿过电话,拨号,电话接通“喂!我要定一个披萨!”
  
  “咦?多大尺寸的?”付付有些疑惑的看著镡兴,求助的目光。
  
  “问他两个人吃要多大的”镡兴头也没抬的说
  
  “恩,我们就两个人吃,点多大的啊?”付付表情认真的听“两个男的啊”
  
  镡兴对披萨也只是听的多,从来没主动去吃过,这时只听付付又问自己:“阿兴,吃什麽口味的好?”想想,回答:“什锦的吧,一般比较大众口味。”
  
  “什锦披萨。9寸的,恩,辣子少点,最好不要!恩,就这样!”付付重复一遍确定对方听清楚的,高高兴兴的将电话里挂。
  
  镡兴抬起头,先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眼付付又看了看挂了的电话,然後有些好笑的盯著付付看,不说话。
  
  付付突然又抓起电话,快速的拨号,急忙又对电话里的人补充道:“对了对了,我要热披萨哦!”说完,压电话。
  
  镡兴瞪大了眼睛继续盯著付付看。他刚才以为付付已经发现了……没想到……
  
  付付被他盯的好奇怪,问:“怎麽了嘛?”转念又想了想,又问:“你也没说不吃吧?还是说你要吃带辣子的?不要,不喜欢辣子!”
  
  看著付付坚决又肯定的样子,镡兴心里有种单纯的愉悦感。没有嘲笑责备的意思,只是很好心的提醒付付道:“你没有告诉他们地址吧?让人家怎麽送来门来啊?”
  
  付付恍然大悟的瞪大眼睛,细细的回想起刚才定餐的过程。他确实没有说地址。吐吐舌头,可爱无比的样子。抓起电话,又拨了过去。
  
  “喂,你好,我是刚才定披萨的,我忘记说地址了!地址是……”
  
  再看了眼付付,低头,屏幕上的策划框架已有了雏形。镡兴满意的起身给自己到了杯水,给付付端来杯果汁。付付刚压了电话。
  
  随口的,镡兴喝著水问了句:“付付有没有说清楚我们是定的那个披萨没说地址?刚才10分锺里一定也有很多电话打进去,不说清楚人家也不知道我们定了什麽吧?”其实镡兴说的随意也想的很随意,即使10分锺内好几个电话进去,但是像没有留下地址的估计就他们一个。所以,他到是显得漫不经心。
  
  可不付付不一样了,付付先是思考起来,然後又一脸沈重的又拨起电话。“喂,你好,我定一个9寸的披萨,什锦口味的,不要辣子最好!”付付说完,又和对方确定了一下,才再次报出地址。
  
  镡兴愣住了,自己无心的一句话居然让付付又打了遍电话。但是,让他发愣的问题可不是这个。
  
  “付付,你这样说,他们会以为我们连定了两个一样的怎麽办?”镡兴担忧的问,同时伸手去拿电话,他想,还是他来弄吧。
  
  付付听了,有些不高兴了,见镡兴要拿电话,撅著嘴抢走不给,速度很快的又拨起了电话。於是,当付付解释清楚自己只定了一个,而後面的电话只是希望他们知道自己点的什麽而地址在那里而已後,付付压了电话,必胜客那边的人可全都笑岔气了,尤其是最後补充的那句:“还有,我只想要热披萨”让他们觉得,这个定外卖的怎麽这麽好玩啊。电话里说的声音有些哀怨又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歉意他们到是了解了。
  
  终於,镡兴的工作只剩下一点的时候,付付也从自己的频繁失误的沮丧中恢复了精神时,门铃响起。付付第一时间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即将吃到口的披萨上了。
  
  镡兴还没说话,付付已经快速的跳起去开门。索性,镡兴没说,他觉得起码这点付付还不至於疏忽吧。但是……镡兴总能发现他错了。
  
  付付关门的声音传来的同时,镡兴也听到付付催促他的声音:“阿兴,别忙了!快来吃,不然就凉了哦!”
  
  披萨放在茶几上时。镡兴也保存好资料关机。一个显得有些惊异的敲门声响起。付付失望的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筷子去开门。
  
  “你好,先生,麻烦请在签收单上签字,并确认你定的披萨是否还有问题?”公事化的声音,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必胜客的送外卖的员工。
  
  笔记本关机的音乐声响过後,镡兴站在过道面向门,只见付付笑的又甜又可爱的和那个送餐男子道谢,将笔和纸递还给人家後,关门。回头,朝镡兴笑的,小跑几步要拉镡兴的手。
  
  这时,那个敲门声再次响起,无力而无奈的缓缓敲著,很有节奏。
  
  镡兴在付付有些不满和奇怪的表情下主动去开门。外面的男孩子似乎相当无言以对,直接说到:“你好先生,一共是63块钱,还有来回的路费需要您报销,总共是73元,谢谢”
  
  男孩的声音刚落,付付就“啊”了一声,然後镡兴背後穿来小跑出去的‘咚咚’声。他回头一看,付付举著钱包又跑了回来。从里面抽出一张百元递给男孩口中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忘了还要付钱……”
  
  一句话,说的男孩不知是笑是哭了,低头快速的找钱,转身就想离开。镡兴说:“等一下,发票”
  
  男孩又回身,掏出准备好的发票的时候,付付又是惊奇的“咦”起来。
  
  “你也忘了给发票啊!”看付付说的理所当然,男孩没说什麽,笑笑,离开了。
  
  镡兴牵著付付的手告诉他:“快餐的习惯是,你不要,他不给,即使他把发票都准备好了,只要你不主动要,他也就不会主动给的。”
  
  傻笑的付付也不多想,整个心思都放在了披萨上。瞧著付付吃的满嘴的油,又看开始拿筷子夹了半天发现真是不方便的付付又开始直接上手用撕的。镡兴笑著拿过付付的手轻啄了一下,起身给付付拿来刀,切开披萨,然後递给付付一块。
  
  付付不接,直接让镡兴手拿著给喂他,自己则也拿一块出来递在镡兴嘴边喂他。两个人这样喂来喂去的,9寸披萨整整吃了一个小时。
  
  中午付付有午睡的习惯,镡兴也只有周末能午休,抱著付付在怀里,慢慢回味著付付吃披萨的可爱,心里是满满的疼爱,甚至压的他都有些心疼了,只是这样的心疼,让他多来几次并且就算再疼,他都愿意。
  
  不过让付付最HAPPY的事是,他们索要的发票里,其中一张面值十元的票居然刮出了500元的大奖,於是,付付激动又兴奋的预定,下周末要用这些钱出去买东西。镡兴欣然应许。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823-43f93f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