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喜》————三摇 (现代短篇) 

《大四喜》————三摇 (现代短篇)
  
  叶东将车停在正门边的停车场,熄了火拎了自己行李下车。
  
  向北跟着他往前走,走了几百米才想起来自己带给叶东外婆的礼物还在后备箱里,慌慌忙忙找叶东要钥匙。夏伟南鄙视,嘴里说你能再健忘点么,还是跟他一同回去拿东西。
  
  陆西看着俩人的背影,笑着问叶东说你说他俩到底谁会先躺下?
  
  叶东抱着胳膊,说我看他们宁愿再找一人玩三人行。
  
  进镇子的时候门口售票处阿姨笑着跟叶东打招呼说回来了啊,叶东点点头说这个周末刚好没事,回来看看外婆。四人一同到了叶东外婆家,大门紧锁着,估计是出去接游客了。向北和夏伟南将东西搁在桌上,熟门熟路地上了楼,拿了钥匙开门放东西。
  
  叶东去厨房洗手,餐桌上堆了不少菜,看起来是为游客准备的。陆西跟着进去,卷起袖口帮着叶东洗菜,说呆会你做饭吧,外婆年纪也大了……
  
  叶东知道他是嫌弃自己外婆烧菜味道一般,眼皮都懒得掀说你呆会叫楼上那两个洗碗,我就做。
  
  陆西欢呼雀跃,说只要你下厨我用菜刀架他们脖子上也让他们洗。
  
  说话间外面有人声,叶东迎了出去,正看到外婆领了两个男生进门。走在前面的穿着件浅蓝白条纹的连帽外套,身形很瘦,背包看上去挺重,压的肩膀都陷了下去。
  
  叶东帮着他把背包卸下来,说我带你去房间吧。
  
  男生应了声,将背包费力地拎在手里,万般惊险了上了叶东外婆家木制的楼梯。
  
  陆西在楼下很狗腿地帮外婆捏着肩膀,说你不用出去接啊,直接叫我们去就行了,那么远路多累啊。
  
  外婆今年已经快七十岁,看上去还是很有精神,手背到后面去拍陆西屁股,说你们又没说几点过来,我怕那两个小孩等的急。
  
  陆西抬头正看到刚刚进来的另一个男生也上了楼,在窄窄的楼梯上错开身子让夏伟南和向北下楼,脸部侧面很好看,尤其是鼻子,线条不知甩了叶东的爱车多少条街。
  
  夏伟南和向北下了楼就扑了过来,一人拉着外婆一只胳膊亲热的不行。叶东帮着两位住客安顿好也下了楼,问外婆楼上两个是不是要一起吃晚饭,外婆说是,接着又想起来什么,气愤地问他们进来的时候有没有要门票,看到四人一起摇头后怒了,说我刚领他们俩进来的时候还非找我收门票,真是不好意思刚开始他们打电话过来订房间的时候我还跟他们说不用门票呢,这下真不好意思。
  
  叶东说出来玩的也不会缺这点钱啦,谁叫他们周末过来。
  
  外婆横他一眼,说学生不就只有周末有空。呆会晚饭就不收他们钱了吧,挺对不住两孩子的。
  
  叶东应了,拉着陆西进厨房打下手,准备起了晚饭。
  
  五年前叶东回外婆家还没这么麻烦,车可以直接停在家门口,镇子也没这么喧闹。直到后来一部大热电影在这里取景之后,小镇的水乡风情开始吸引了各地游客,几乎镇里的居民家家户户都把屋子空出来做了旅馆,叶东刚开始怕外婆操劳,后来想到她老人家一个人住这老房子也挺寂寞,也就由着她,只要有空就开车回来帮着照应。
  
  叶东小时候就跟外婆在镇子里长大,读中学的时候才跟爸妈回了市里。后来在S市上大学工作,玩联众的时候认识了陆西夏伟南和向北,一是四人的麻将积分都高的吓人,二是四人都是Gay。
  
  向北和夏伟南是大学同学,刚开始叶东和陆西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儿,后来知道这俩跟他们一样是纯1才知道自己理解错误,可那俩人彼此来电是明眼人都看的到的事儿,本来以为迟早会滚一张床上去,结果都好几年了还是没动静,于是大家也没想法了,节假日就经常跟叶东回镇子里陪外婆,再凑一桌麻将。
  
  张维仰躺在床上,说你怎么知道背那么轻一包,我这包沉的,至少压的我矮了三公分。
  
  李乐昭说我不告诉过你不必保证用的着的东西都带上,只要保证带的东西都用得着就好了么,你怎么收拾的。
  
  张维还想耍会赖,被李乐昭拉着起身说快点,吃过饭我们得出去看夜景。
  
  下楼的时候叶东几人已经把菜摆上了桌,李乐昭嘴甜,直说奶奶,这菜闻起来就好香。陆西笑,指着叶东说你可拍错马屁了,今天大厨是这位。
  
  李乐昭郁闷,斜了眼说话的这位长得就花花公子模样的人,凑到张维耳边说我跟你打赌这人是Gay。
  
  张维惊,想怎么会这么巧在哪儿都遇上同类,视线慌不择路的闪开,却正好被陆西指认为大厨的叶东眼神截住。
  
  张维心想靠不是吧,我觉得这个也像。
  
  张维和李乐昭吃完饭之后跟外婆打了招呼就出了门,天刚好差不多全黑,两人一路走一路惊叹小镇夜晚的美景,走到了桥下游船的位置买了票坐上船。
  
  夏伟南和向北一起洗碗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着又争了起来,向北将洗碗布丢水槽里就转身上了楼,叶东没拉住,使了个眼色叫陆西去厨房看看怎么回事。
  
  夏伟南双手撑着桌沿,说操,我真不想浪费时间了,他那人怎么动不动就急,我宝贝他才只嘴上占他下便宜,我要真想怎么着他的话他打得过我么他。
  
  陆西拍拍他肩,说都浪费这么长时间了,再多坚持一下又怎么样。我来洗吧你去楼上看看。
  
  夏伟南伸手接自来水抹了把脸,上了楼。
  
  向北正坐在窗子上抽烟,灯也没开。夏伟南跟着爬上窗子坐到他身边,从他手里拿烟过来抽。向北用胳膊顶他,说离我远点儿,你不热啊。
  
  夏伟南嬉皮笑脸,说不热。嘴里的烟喷到向北脸上,向北皱着眉,抢回来不甘示弱地朝他也喷了一口。
  
  船夫划的慢,张维拿着相机狂拍,镜头对着右边岸上人家的时候看到窗子上有两个人并肩坐着,同船已经有女孩子惊叫起来,说哇看那俩人好浪漫。
  
  李乐昭也看到了,光线不好也没认出来这俩刚刚还跟自己同桌吃饭,就起哄大声喊“亲一个”,张维乐,也跟着大喊。
  
  向北看到船正划到自己面前,反映过来船上人是朝自己喊就急了,正准备骂人,谁知一个“操“字还没说完就被夏伟南拉过去结结实实地吻了一下,说咱不能辜负观众的热情。
  
  向北挣开他,爬进屋子趿着拖鞋下楼敲叶东和陆西的房门,说你们俩磨蹭什么,互打手枪也不急着现在吧,快出来开战。
  
  夏伟南坐在窗台上将烟抽完才回来,下楼的时候另外三人已经坐好了位置,三缺一。
  
  张维和李乐昭下了船又接着逛,一路吃小吃吃到肚子涨的不行,经过一酒吧的时候决定进去装逼顺便借厕所。酒吧不大,跟小镇的精致气氛挺搭。俩人选了楼上靠窗的座位,一人要了一瓶啤酒,边喝边看夜景。
  
  李乐昭还没忘记之前的话题,说今天运气真不错,我们住那家四个男的长得都挺帅,尤其是那个。
  
  张维没反应过来,问哪个?
  
  李乐昭无力,说就那个,说我拍错马屁的那个。
  
  张维哦了一声,用力回想还是想不起来具体什么样,倒是大厨那双桃花眼在脑子里闪过,似乎还在带着笑意看自己。
  
  张维叹了口气,说这年头Gay怎么到处都是。
  
  俩人因为白天坐了好几小时的汽车实在很累,一瓶啤酒喝完就结了账回去睡觉。到的时候屋子亮着灯,四人正在堂屋把麻将搓得哗哗响。
  
  李乐昭没兴趣,点头打了招呼就上楼准备洗澡。张维一听到麻将声音就已经两眼放光了,匆匆跑上楼把相机什么的放下,又跑下来搬了椅子说我睡不着,看你们打。
  
  叶东把椅子挪了挪给他让了个位子,说看你能不能当吉祥物,我今天晚上特背。
  
  陆西随口问说你朋友呢,听张维说他不会麻将估计先睡了,就嗯了一声又投入战局。向北和叶东交换一个眼神,偷笑。
  
  张维看牌很有牌品,只看叶东一家牌,有他漏碰的也没提醒,只是在一牌打完之后再轻轻跟叶东说一句刚如果打另一张就会怎么样,正实战的四人都自愧不如,敬佩之余也就聊了开来,知道他们俩也是从S市过来,马上订下了回S市之后有空再约着一起打牌的约会。
  
  叶东间或的插几句,心里却纳闷着怎么自从这人坐到身边之后自己的技术退步的厉害,漏碰漏吃的牌多了这么多。
  
  直到打第二圈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心猿意马了,不禁摇头苦笑,想一直都不屑别人说这里是让人想恋爱的地方,今天却也狗血地浪漫邂逅了一回。
  
  几人打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才撑不住歇了摊子,张维依依不舍地上楼,叶东帮他开了楼梯的灯,说有什么事叫我。
  
  张维这时才觉得困了,脱了衣服洗澡,头还没洗完就没热水了,冻的直哆嗦,没办法只好匆匆套了牛仔裤,跑下楼去敲叶东的房门。
  
  陆西已经先洗过睡了,叶东正在摘隐形眼镜,听到敲门声匆匆戴上眼镜过来开门,张维裸着上半身头发上还有些泡沫没洗掉,可怜兮兮地说那什么,没热水了。
  
  叶东拿了手电检查热水器,没发现问题,一摇煤气罐,对他说是没气了,你等我换气。张维跟着下楼,说我帮你抬。
  
  张维费力地拎着煤气罐的把手,锁骨都快扎出来。叶东这才发现他的肩膀不是他以为的被背包压的,而是本身就过于瘦弱。牛仔裤低低的挂在胯上,露出的那截腰很细,皮肤上有因为冷而起了小颗粒,对于叶东的审美来说是地道的性感。楼梯没多长,俩人没一会就已经换好,张维回房间试了一下水,火打着了就跑出来跟叶东说好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叶东透着镜片看他,笑着拍拍他肩,说你去洗吧别冻了。下楼的时候手里还有刚刚接触他光裸肩膀的触感,比想像中更光滑细腻。
  
  张维由着热水往身上洒,回味叶东那双被玻璃镜片遮住的桃花眼,还是带着笑意,却多了份勾引,想电影里说的没错,这地方还真他妈的有缘分。
  
  张维和李乐昭下午就得坐车回学校,因此一大早爬起来准备再逛逛。陆西闲着无聊,问叶东说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外婆高兴地说刚好你们给他俩做导游,带他们好好逛逛,中午回来逛逛。叶东已经习惯了外婆不分对象的热情,对张维说走吧。
  
  李乐昭用怀疑地眼神看着他们俩,被陆西扯着出了门。没走几步终于忍不住问陆西,你是Gay吧。
  
  陆西依旧笑的像痞子,说你们不也是。
  
  李乐昭这才听出来,看着叶东夏伟南他们说靠,你们全是?
  
  张维装做看风景,耳朵竖着听答案。走在他身边的叶东突然伸手够他肩膀,说是啊。
  
  果然。张维没有推开靠得很近的叶东,转过头冲他笑,心想如果过了今天他还与我联系的话,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
  
  想到这里张维郁闷了,为什么我要说“也”?
  
  中午六人在镇上的饭馆点了招牌菜又要了几瓶啤酒,便宜的不像话。李乐昭吃的都快不能弯腰,瘫在椅子上说太他妈好吃了还这么便宜,以后我每星期都要过来。
  
  陆西接话说可以啊S市离这儿这么近,到时候叫外婆给你们房费打折。
  
  夏伟南猥琐笑,说你挂上陆西的话房费都能给你免了。
  
  李乐昭说靠小爷没那么便宜,一晚上你怎么也得找我二十。
  
  张维扶额,想怎么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个损友。陆西却一副很受用的样子,说二十块钱就当车钱了,我只收你汽油费。
  
  叶东插嘴说好像每次都是我开车吧。
  
  向北扫了一眼,说下次再来的话,说不定一辆车就不够用了。
  
  叶东将手伸到桌下,摸到了张维的手,握住。张维拿着饭店的一次性纸杯抿着啤酒,脸红红地任由他握着,脸上的热度传到手指,手心似乎都在出汗。
  
  回去后张维和李乐昭回房间收拾行李,叶东他们四人本来打算第二天一早再回去,想了想还是决定提前回程。外婆说也好,刚好你带他们俩一起。叶东应了,抬头正看到张维又把背包背在肩上,小心翼翼地下楼。
  
  叶东皱了皱眉,走到他旁边用手试了试背包重量,说你带什么了啊这么沉。
  
  张维冲他笑,说第一次自己出来玩没经验,好多东西没用上的也带了。
  
  叶东想第一次出来玩就被我给截了,赌场失意情场得意果然是真理啊。
  
  除了驾驶座只有四个位,叶东坐定了之后示意张维坐到副驾座,任由剩下四人分配余下的座位。陆西拉了李乐昭抢先坐了进去,剩下向北和夏伟南二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坐。
  
  叶东按着喇叭表示等的不耐烦了,夏伟南举手说不然你坐我腿上吧。
  
  向北怒,说凭什么啊。
  
  夏伟南说凭我个儿比你高我坐你腿上的话脑袋得撞到车顶。向北张口结舌,刚想骂人又被夏伟南捂住嘴,然后拖到自己腿上坐好,说就这么一会你就忍忍呗,总不能站着等天黑吧。
  
  向北还想再说什么,夏伟南已经关上了车门对叶东说可以走了。
  
  张维眼睛看着窗外,没一会儿就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而睡了过去。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学校门口,李乐昭敲着车窗叫他下车。
  
  张维抱着背包开门,正准备下车的时候被叶东拉住手,说周末找你打麻将。
  
  张维点头说好,陆西听到后对李乐昭说你也一起啊。
  
  李乐昭说我又不会打,来给你们端茶送水么。
  
  陆西摸他脸,说这苦孩子,我都说了睡我床能省点钱下来还这么拼命干什么,让他们四个打我带你玩儿。
  
  李乐昭转过脸懒得理他。
  
  向北下了车就没理夏伟南,直到看到他撑着膝盖弯着腰好久没站起来,才想起来自己一百来斤的重量压了他一路,有些不舍地走到他身边,嘴硬着说没事儿吧你,早就叫你坐我腿上多好。
  
  夏伟南攀住他肩站直了,说我没事你扶我一把。
  
  向北僵着身子任由他将全身重量都交到自己身上,没有说话。
  
  夏伟南看着他,笑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885-760d8b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