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亲相遇记(我的王妃是男人番外)》———— ss10/十世/十世情结 

《求亲相遇记(我的王妃是男人番外)》———— ss10/十世/十世情结


  言子星第一次见到东方昊晔的时候,是十二岁。那时他正和镇上的几个男孩子在后山的水溪里打水仗。

  因为他最好的一个朋友刚通过了灵隐谷白羽的考验,以后可以正式入山了。临别在即,他们几个好朋友想为他庆祝兼送行。言子星翻进他老爹的地窖里,偷了一坛王府送来的最好的酒。

  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喝了没几口就有些醉醺醺了,大家一燥热,便跳进小溪里玩耍了起来。

  正闹得欢时,一个男孩风风火火地从山坡上跑了下来,叫着:「阿星!阿星!你家来客人了!」

  言子星正在水里扑腾,闻言扬扬头,随口问道:「什么客人?是不是老家来人了?」

  他知道他老爹,呃,就是他父王,在京城是个王爷,还有座大大的王府,他大哥经常会派人给他们送东西。因为他们家的身分保密,所以王府来人,就说是老家来人。

  「不是!我看见了,是个和咱们差不多的男孩,说是来提亲的。」

  「提亲?」言子星蹭地一下从水里站起来,「提什么亲?向谁提亲?」

  不对呀!他就一个姐姐,两年前就嫁出去了,谁还会来提亲?难道他老爹背着他爹爹在外面生了私生女?

  那男孩道:「不知道。反正带着聘礼来的,我在镇上听说,就是来你们家提亲的。」

  言子星脸色这个黑,一下子跳上岸,抓起衣服,一边穿一边往家里跑,叫道:「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

  他的武功是他父王亲自教的,虽说比不上他大哥厉害,不过轻功那是一个高明!可能是天天被他父王追得满山跑,小小年纪,在江湖上估计也能排上号了。

  他一口气奔回了家,透过篱笆墙,果然望见里面花花绿绿的,摆了好几个大箱子。看那架式,应该是提亲错不了。

  言子星瞪大眼睛,心里呼呼地直冒气,想直闯进屋去,不过好在及时想起自己的身分在外人面前是保密的。他想了想,转身跑向后院,路过厨房,趁帮厨的王妈不注意,从炉灶底下掏了把灰,在脸上抹了抹,顿时变成个小黑脸。

  他偷偷摸摸地顺着后墙溜到窗户根底下,趴在窗缝里偷看。只见他父王和爹爹都在,正背对他坐在主位上。对面有一人,被他父王挺直的背影挡住,换了好几个角度都看不见。

  「承蒙王爷厚爱,我们北堂家担当不起。」

  他父王的声音还是淡淡的,不过言子星能听出来,在他父王的平静下,似是有些不悦。

  「老王爷,晚辈是真心诚意的,还请老王爷和言前辈认真考虑。」对面的人慢慢地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哑哑的,好像鸭子叫,真难听。

  言子星皱眉。

  「王爷还是请回吧,北堂家没这个福气。」

  那人好一会儿没出声,过半晌才说话,声音似是有些吃力,道:「晚辈……晚辈是真心诚意的,还请老王爷……还请老王爷和言前辈认真……考虑。」

  这人怎么啦?

  言子星奇怪,估计是他老爹用真气试人家呢。刚想到这里,果然就听见他爹爹开口了。

  「谦之,莫要为难一个孩子。」

  「孩子?一个孩子会来提亲吗?」

  他父王语气里有些淡淡的讽意,言子星透过窗缝,看见他父王抬了抬手,冲他爹爹指了指外面院子的「聘礼」。

  爹爹道:「小王爷,你回去吧,此事我们不会同意的。那些东西也请你带回去。」

  还是个王爷?哼,有什么了不起。

  言子星心里冷哼。

  那个被称为小王爷的人,沉默了一会,还是用那种哑哑的嗓子,恭敬地道:「既然如此,晚辈先回去了。不过晚辈还会再来的。这些东西是晚辈孝敬老王爷和前辈的,还请笑纳。」

  他父王沉声道:「不用了。我们北堂家不缺这些东西。」

  让人意外的是,那人在他父王这么气势骇人的威压下,竟然还能从容地以玩笑口吻道:「老王爷就算看不上晚辈的这些礼物,不过看在东方家与北堂家世交的分上,还请老王爷不要嫌弃。不然先父若知道晚辈如此不知礼数,只怕要气得从皇陵里跳出来责骂晚辈一顿了。」

  那人提到他刚刚过世的父亲——文国先帝,东方家的大当家东方曦,北堂傲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便点了点头,算是收下了东西。那人这才告辞。

  言子星从头到尾没看见他的正脸,但听见他刚才在他老爹那种气势下还能从容不迫,不由有些佩服。

  于是在这种佩服加好奇的心态下,他又溜出院子,紧紧跟在那人身后,想看看他的真面目。

  从背影看,那人身量不高,也就是个少年模样,垂头丧气的,似是受了打击一般。

  言子星看他走路心不在焉的,心想他们这山道不好走,他也不看着路?就不怕摔一跤?

  他刚想完,前面那人就像要印证他的念头一般,突然向前一扑,高叫了一声「哎哟」,结结实实地跌了一跤。

  言子星吓了一跳,一时也没多想,跳到他面前,问道:「你没事吧?」

  「……呜呜……好疼呐……」那人趴在地上哼哼。

  「哎,你没摔坏吧?」

  言子星蹲下身子,那人慢慢抬起脸来。言子星不由一呆。

  这人看身量是个少年模样,可是看长相,似是和自己差不多大嘛。而且五官精致,皮肤瓷细白嫩,一双又圆又大的黑眼睛里蕴含着水雾,怎么看怎么可爱。

  若不是言子星从他出门就一直跟在身后,真要以为自己跟错了人呢。

  「摔坏了。」

  「啊?」言子星还没反应过来。

  那人一张小脸皱了起来,像白嫩大包子上的褶,呜咽道:「摔坏了。」

  言子星惊道:「摔坏了?哪里摔坏了?」说着伸手,轻轻将那人拉起来,低头打量那人上下,看看有没有受伤。

  谁知那人从怀里掏啊掏,掏出一个碎了口子的小瓶,愁眉苦脸道:「我的瓶子摔坏啦。」接着打开瓶盖,倒出几个果粒似的圆丸,仔细看了看,又笑颜逐开,道:「还好我的糖果没事。哎,小孩,你吃不吃?」

  「谁是小孩?你才是小孩呢!」言子星很不高兴,瞪了瞪眼。

  他已经十二岁啦。他大哥十二岁的时候都继承王位啦!

  那人一仰头,吞了颗糖果,晃晃脑袋,带着些得意道:「我已经成人啦。你听我嗓子,这就是长大的标志!再过不久我就该长胡子啦,懂吗?」

  什么狗屁标志!就你那公鸭嗓子,有够难听!

  言子星心里腹诽。

  那人又热情地伸出手,指着糖果道:「你真不吃?我自己做的,甜着呢。」

  「哼!」言子星不屑地撇撇头,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当我稀罕啊!

  那人也不介意,掏出块手帕,将那几个糖丸包起来,重新揣回怀里,道:「谢谢你啦。我先走了。」

  言子星跟在他后面,道:「喂,你是不是来提亲的?」

  「咦?你怎么知道?」那人惊奇地瞪着他。

  这下轮到言子星得意了:「我就是知道。」

  「嘿嘿,是么。」那人笑弯了一双大眼睛,点了点头,道:「对啊,我就是来提亲的。」

  「你向谁提亲啊?我听说山腰那家只有一个女儿,已经嫁人了耶。」言子星想套他的话。

  「女儿嫁了,儿子还没嫁嘛。」那人甩着宽大的衣袖,蹦蹦跳跳地往山下走,似乎摔了一跤,心情倒好转了许多。

  「什么!」言子星尖叫一声:「你想娶他们家的儿子?」

  那人捂了捂耳朵,回头瞥了他一眼,道:「怎么?摩耶人不是儿子也能嫁的么?」

  「可、可你知道那家是什么人吗?你竟想娶他们的儿子?就凭你?」言子星怀疑地望着他。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啊?」那人眯了眯眼,道:「再说我怎么啦?我凭什么不能娶?」

  言子星支吾道:「我们镇上的人都知道那家大有来头,你啊……我看你年纪那么小,估计不成的。」

  「嘿,那有什么,年纪还会长的。今年不成,明年再来。就像我刚才摔了一跤,站起来掸一掸,还不是照样前行。」那人丝毫不以为意,反而仰高了头,带着一种从容无畏的自信道。

  言子星一时怔愣,呆了一呆,才连忙跟上去,心里忽然觉得……这人有点意思。

  二人不知不觉已经行到山脚下,一个仆役模样的少年以极快的轻功飞奔而来,看见那人眼睛一亮,叫道:「王、王……啊那个少爷!你终于下山啦!」

  那人抬起纤纤素指,迅如闪电,在那小厮额上狠狠敲了一下:「什么那个少爷这个少爷的!笨蛋!」

  「呜……少爷我错了!」那小厮揉了揉额头,接着围着那人兴奋地问:「少爷少爷,怎么样?成了吗?成了吗?」

  那少爷突然塌下肩膀,有气无力地道:「没成啊。」

  「没成?没事没事,就凭咱少爷这身分,这模样,这人品,还怕找不到好媳妇吗?少爷别灰心!」

  「灰心你个头!谁说我要找别的媳妇了?告诉你,我就认准他了,你嘴巴给我小心点!」那少爷又狠狠给他小厮脑门一下,估计这次下手狠了,那小厮眼睛都红了,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起来!别给本少爷装死!回去啦!」

  「回去?」那小厮又蹦起来,叫道:「咱们这就回去啦?」

  「当然!」那少爷嘿嘿一笑,道:「不过明年还会再来的。小冬,走吧。」

  「是。马车就在镇外候着呢。」

  那少爷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又跑回来,在言子星面前掏出那块帕子,拿出一粒糖果,塞到他手里,笑眯眯地道:「这个给你,谢谢你刚才扶了我一把!这可是好东西,比银子值钱,尝尝吧。」说完还拍了拍他的头,然后带着那小厮大摇大摆地走了。

  言子星被他拍头的动作弄懵了。从小到大,只有爹爹偶尔会摸摸他的头,连父亲和大哥都没这么对过他,这让他心里产生一股异样的感觉。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少年早走得没影了。

  糟了!忘了问他究竟是向谁提亲来的?他可有三个哥哥呐……

  言子星拍了一下脑门,暗骂自己糊涂。

  算了,回去问爹爹吧。

  言子星回到家,见那几个箱子已经搬进了耳房里,父王和爹爹正坐在屋里喝茶。

  「老爹,刚才是不是有人来咱们家提亲?」言子星大大咧咧地跑到他父王身边问。

  其实他父王北堂傲容貌甚为年轻,虽然年近五旬,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不过言子星的心里有些奇怪,他见爹爹言非离两鬓斑白,显得岁数比父王大很多,所以不知何时开始,他就管父王叫起「老爹」,好像这样叫就能把他父王叫老了似的,才和爹爹般配。

  北堂傲开始听他这么叫,觉得甚为粗俗,不合礼数,斥责了他好几次,见他屡教不改,也就不管他了。毕竟是老来子,什么事都宠着点。

  「你不是都听见了吗?」北堂傲淡淡地说。

  言子星撇撇嘴,知道他那点微末功夫根本不在他父王眼里,道:「我来的时候你们都快谈完了,也没听到多少。爹爹,他来向谁提亲啊?」

  言非离喝了口茶,蹙眉不语。

  北堂傲道:「小孩子问这个做什么。今天的课业做完了吗?」

  言子星不悦道:「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我都十二岁了。再说刚才来提亲的那家伙年纪也不大嘛。」

  「你看见他了?」

  言子星吐吐舌,道:「下山的时候看见了。」

  北堂傲看着他。言子星心虚地向他爹爹那边靠过去。

  言非离把他拉过来,道:「脸上蹭的什么?怎么这么脏?快去洗洗。」

  言子星这才想起自己还涂了个小花脸,连忙跑去后院洗脸。回来时听见爹爹和父王说话。

  「谦之,我看那孩子是认真的。你怎么想?」

  「想什么?我北堂家的儿子是嫁人的吗?说不定他是一时兴起,过段时间就忘了。」

  「也是。曜月比他大那么多……」

  他爹爹说了一半忽然停住,转头向门口望来,微笑道:「洗完啦?过来,正好该吃饭了。」

  「哦。」

  原来是三哥……

  言子星也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心口有些落落的,感觉很奇怪。

  晚上他趴在床上,掏出那粒糖丸,放在手里来回的看。

  糖丸圆圆的,黑黑的,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少年清亮的大眼睛,想起他趴在地上呜咽,眉毛鼻子都皱在一起,还噘着个嘴,嘴唇红艳艳的。

  唉,那少年长得好可爱。他要是住在镇上就好了,和他在一起一定特别好玩。

  言子星叹了口气。他没见过三哥,不知道三哥什么模样。不过听大哥说过,三哥是他们兄弟中长得最像父王的,那一定很好看很好看了……

  他怎么会喜欢三哥呢?因为三哥漂亮吗?可是二哥应该长得更漂亮啊。当年二哥还在谷里的时候,男的女的,听说好多人去向他求亲呢。

  那是三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所以他才喜欢他?

  他还会来吗?他说过他就认准了三哥的。他说过今年不成,明年再来的……

  明年……他还会来吗?

  言子星抱着枕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年的时光恍如流水,就在言子星每天没心没肺的玩耍、练武、读书中悄悄度过了。当他几乎都忘记去年夏天那个不知从哪蹦出来求亲的家伙时,那个家伙又出现了。

  那粒糖果后来言子星找朋友看过了,竟是难得的大补强身之药。当时朋友说:「这可是好东西啊,吃一粒能补两三年的功力呢。就算不练武,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呵呵,还有些保养美容的效果。」

  言子星咂咂舌,把那糖果闻了又闻,放了好几日。后来想想,时候久了药效就不好了,还是吃了吧,别辜负人家一番心意。结果……

  乖乖的隆地咚!那家伙是怎么把这样的好东西做得这么甜的啊?差点没腻死他!

  那天言子星在后山研究完老爹新教他的几个阵法,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想起晚膳,便匆匆往家跑,老远便看见家门口的篱笆墙下,有个人铺了张草席,躺在那里……乘凉?

  言子星大奇,小心翼翼地靠前几步,猛然认出那悠然坐在草席上的人,正是去年来提亲的那位少年公子——大文国的静亲王,东方昊晔。

  还真来了啊……

  言子星想起前几天爹爹还和父王提起,说这东方昊晔去年说过今年再来,不知是否当真。没想到今日竟真来了。

  言子星想了想,没有从前门回家,而是转向后院回了屋。一进屋便问道:「爹爹,那东方昊晔又来了?」

  「嗯。」言非离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为何不让他进屋?干么让他睡在外面的草席上!」言子星有点生气。

  北堂傲转进屋来,听他说话这么不客气,脸色一沉:「怎么跟你爹爹说话的呢。」

  言子星气道:「来者是客,这是咱们的待客之道么?何况北堂家不是和东方家世交吗?」

  言非离道:「星儿,是你父王给了他一个考验,他说答不出就不再进咱们家门。」

  「什么考验?」

  言非离看了看北堂傲,道:「不过是解个局罢了。」

  言子星脑子一转,突然想到:「是不是乾坤阵?」

  乾坤阵是他们北堂家秘传的阵法,难摆更难解,言子星当初也是北堂傲讲解了好几日,才慢慢琢磨透的。

  北堂傲道:「此事你别管。洗手吃饭去。」

  ◇  ◇  ◇

  东方昊晔一连在他们家门外住了三天,终于解开了那个乾坤阵,让言子星十分吃惊。看着他下巴都冒出了胡渣,模样憔悴,但眼神却仍然晶亮非常,不由暗中钦佩他聪明。

  这三天言子星有心想帮帮他,谁知他父王就跟猜到了他心思一般,不许他踏出家门一步,把他看得牢牢的,害得他帮忙无门。

  不过想想也是,他为啥要帮他啊?帮他通过了老爹的考验,他就该娶三哥了,也不知道三哥愿意不愿意呢。再说……

  言子星觉得自己心底也不是非常愿意他娶三哥……

  不过让言子星更吃惊的是,虽然东方昊晔解开了乾坤阵,父王还是没有同意他的提亲。

  北堂傲说:「我只让你解阵,并未说过你解开就让你娶我儿子。」

  东方昊晔却好像不以为意,只嘿嘿一笑,道:「老王爷,明年我还会来的。不过明年晚辈可不会轻易罢休哦。」

  有胆!居然敢这么和他老爹说话。

  这次他下山,言子星没有办法跟下去,只能站在自己的窗户边看着他离开。

  「……爹爹,你说,明年他还会来吗?」

  言非离站在他身后,道:「事不过三。且看他诚意如何了。」

  言子星默然不语。在东方昊晔走后,父王终于给他解禁。他偷偷跑到外面的篱笆墙下,把东方昊晔睡了三天的那张草席卷了起来,收到了自己屋里。

  这个人,意外的有毅力呢。而且看来也十分有智慧,毕竟北堂家的乾坤阵不是那么好解的。

  言子星想到这几日他偷偷观察到的东西,忽然轻轻一笑。

  只过了一年,那家伙好像没什么变化,不过嗓子倒没那么哑了,听起来好听许多。

  言子星好几次透过窗户,看见他在篱笆墙下抓耳挠腮、唉声叹气。而且那个甜得要命的糖果,他一会儿一颗,就跟吃饭似的,没事就当宝似的倒出一颗,吧唧吧唧吃得倍儿香。言子星有时候觉得他们都不用给他送饭,光吃那糖果他就能饱了。

  这次见面,不,不能说见面,只是言子星单方面看见他罢了,那家伙可是一点也不知道隔着一道篱笆墙,屋里还有一道视线在一直观察自己。

  言子星这次虽然没有和他说上话,甚至没有正式见一面,但他却觉得比上一次愉快许多。毕竟这家伙可在他家的篱笆墙外住了好几天呢。而且啊,他还发现这家伙有好多好玩的地方。

  比如说他解不开阵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弄来支琵琶,抱在怀里劈哩啪啦地乱弹。那噪音,别说他了,就连他一向沉稳好脾气的爹爹,都好几次忍不住皱眉。要不是父王答应了那家伙绝不主动赶他走,估计也早按捺不住了。

  不过那人到底是聪明的,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解开了阵。想必父王也是惊奇的,因为言子星躲在门后面偷看,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老爹眼底的惊异一闪而过,而且随后对他的态度也和悦了许多,因为他老爹还是非常欣赏有才华的人的。

  可惜这次没有机会和他说上话,而且他那破鸭嗓子也清亮许多,不知他还记不记得自己了。

  不过没关系,明年他还会来的,到时……

  到时怎样,言子星自己也没打算清楚。可他就是盼着他明年再来,到时自己一定不再被老爹关在家里,怎么也要出去和他见上一面,说上几句话什么的。

  东方昊晔走了好几天,言子星一直落落寡欢,满腹心事。他以为自己瞒得很好,可是又怎能瞒过他的两位亲生父亲。

  这日北堂傲将他叫去书房,问道:「你是不是对那个小王爷有什么想法?」

  「啊?」言子星有些不明所以。

  他只有一十三岁,又是在单纯的灵隐谷里长大,虽然父王和爹爹教了他很多东西,却对感情之类的事情模模糊糊,非常陌生。对于东方昊晔,其实也是好奇多于欢喜。

  北堂傲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儿子还没开窍,心里万幸还来得及。

  看来是他和非离多想了,还是不要提醒他的好。

  他道:「以前我和你爹爹看你年纪小,许多事不便让你知道。不过如今看你已不小了,父王便问问你,那文国小王爷来向你三哥提亲,此事你怎么看?」

  言子星沉思片刻,道:「我怎么看不重要吧?问题是三哥怎么想?」

  「他还不知道。」

  「不知道?」言子星有些吃惊。

  北堂傲道:「我只问你,此事你有什么想法。」

  言子星心下懵懂,道:「我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觉得……」

  「觉得什么?」

  「我只是觉得,他若是喜欢三哥,好像、好像父王和爹爹也无权干涉吧?」言子星大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北堂傲微微一愣,露出深思的模样,沉默片刻,道:「好了,你出去吧。」

  「是。」

  言子星被莫名其妙的叫进来,又被莫名其妙的轰出去。

  那时候他还不明白父王的意思,很多年后他回想起来,才发觉当时父王没有提醒自己,反而是自己提醒了父王。

  唉……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  ◇  ◇

  第三年夏天来到时,言子星盼着再见到那个古怪可爱的小王爷,或者说是他未来的三姐夫?

  可惜他父王以他年纪大了,竟让他出谷游历去了。

  言子星也是少年心性,听到父王爹爹同意他出谷,而且还能和大哥一起去边疆看看,不禁兴奋得忘了其它,随着他大哥北堂曜日兴冲冲地就走了。

  等他想起又是那小王爷来提亲的日子时,时间已过去很久,他从父王给大哥的书信上得知,父王和爹爹架不住东方昊晔的死缠烂打,被他纠缠了整整一个夏天,已经同意了三哥的婚事。

  「父王和爹爹竟然同意了?」

  言子星万分吃惊。

  北堂曜日看着手中的信纸,点了点头,道:「不过父王他们只是不反对而已,至于曜月愿意不愿意,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思。」

  言子星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北堂曜日没有留意他的神色,只是微笑道:「子星,大哥京里还有事,过些日子直接回去了,你便回谷里去吧。出来好几个月了,别让爹爹他们担心。」

  「我不是小孩子了。」言子星慢吞吞地道。

  「当然不是。子星本事很厉害呢。」北堂曜日夸赞他,并非敷衍安慰,态度坦然且赞许,让言子星十分高兴。

  北堂曜日带着人先回了京城。言子星本该直接回谷去的,可是想见见三哥的愿望越发强烈。于是他瞒着众人,偷偷甩开父王的暗卫,一个人跟在大哥的后面溜回了京城。

  他躲在暗处看见了他从未见过面的三哥。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眼,但立即认出了他。

  那俊美的容貌,淡淡的气质,优雅的举止……一切都和父王如此相似。

  他意外地还看见了东方昊晔。追在三哥的马后面,与他并鬃前行,似乎在兴奋地说什么,眉飞色舞的。

  东方昊晔应该十八岁了,可是看上去十分年少,与三哥走在一起,好似自己和大哥一起时的模样。

  言子星心中暗笑,却见东方昊晔正好不知说了什么,三哥对他微微一笑,东方昊晔立刻小脸呆滞,一副失神状。

  什么啊!这家伙是色鬼吗?

  言子星心中皱眉,却忽然看清三哥瞟他的那一眼,眉宇间竟蕴含着淡淡的笑意……

  言子星不知为何,心中一痛。

  他隐隐地感觉,三哥会同意这门婚事的……无论两国打着什么名号,东方昊晔大张旗鼓地下了婚书,站在大局的角度上,三哥不会拒绝的。

  言子星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他默默地在街角遥望二人远去,静立了一会儿,返身回了灵隐谷。

  这次偷偷进京的事他没有和父王爹爹说,不过他觉得他们应该知道。

  后来东方昊晔果然和他三哥北堂曜月成了亲,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两国百姓皆大为惊奇,开创了历史先河啊。

  不过言子星知道东方昊晔才不在乎这些呢。他想起那人摔了一跤,又无畏地爬起来,掸掸灰尘继续前行的身影,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可以阻挡他的脚步。

  那个人,意外的乐观而执着。也许只有那样的人,才能融化三哥那淡漠疏离的心吧……

  十四岁的言子星,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嫉妒。而他嫉妒的对象,是他的亲哥哥。

  这场注定不可能的单恋,是言子星深藏心底的一个最美好的回忆。就像那个人送给他的糖果,甜腻,而不可忘记……

  ——《求亲相遇记》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902-51a1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