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泽》————藏影(清尊)(漂亮水妖攻 大侠受) 

《水泽》————藏影(清尊)(漂亮水妖攻 大侠受)



  水气,浓重。

  雾蒙蒙一片。

  他渐渐的靠近水气重的地方,感觉有东西贴着他,很冰凉。

  这冰凉并不觉得寒冷,反而有一种沁心的温馨……

  很喜欢这种感觉……

  喜欢……


  “大侠,大侠,你怎么躺在水里呀?”早晨,下田地的村农经过沼泽地,惊诧地看到前几日到村子里疗伤的大侠躺在水里。

  之所以叫他大侠,是因为他为他们村子里除了虎害,加上这大侠有素疾在身,所在就在村子里歇歇脚。不过他不是有素疾在身吗?怎么一大早便躺在水里?

  勉强睁开眼,看到了金色的太阳,寒燕玑从水里挣扎着坐起。

  咦?

  水?

  他一头雾水,抬头问问站在沼泽边的村农。“老伯,我怎么会在这里?”

  村农瞪大了眼。“大侠,你问俺,俺可真不知去问谁?”

  拍拍屁股,村农打算干活去了。“大侠,快回去换件衣服吧,天早,湿气重。”

  寒燕玑茫茫然地从沼泽地里爬出来。

  奇怪,昨晚他明明在床上睡得好好的,怎么一醒来竟然在水里?

  摇摇头,不打算伤脑筋去想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可能是昨晚喝多了,糊里糊涂地跌到这里了吧?



  月圆,坐在院子里,拿了杯水酒,静静地喝着。

  夜晚的村子,特别的宁静,或许,一辈子都呆在这里也不错。这真是一个纯朴的村子,不似江湖上,打打杀杀,没完没了。

  寒燕玑靠躺在青石台上,昏昏欲睡。

  湿气,渐渐弥漫而来。

  全身,被一股柔和的湿气包围着,仿佛,如在母体内般,十分的安逸。

  很舒服,喜欢……

  喜欢……


  “大侠,你怎么又躺在水里?”背着阳光,老农古胴色的脸上又是一阵惊诧。

  揉揉眼,寒燕玑从水里坐起。

  “奇怪?我昨晚又喝醉了吗?”

  老农摇摇头,咕哝着离开。“快回家吧,天早,湿气重。唉,这江湖人啊……”

  搔搔头,从水里爬出。

  寒燕玑讷闷。

  他昨晚是靠在青石台上的啊!怎么一醒来,又在水里?

  怪事!怪事!

  不知会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凡事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

  不行,不能再发生!他身上的内伤还没好啊!

  今晚,不喝酒啦!

  绝对不能喝酒!


  夜晚,漆黑一片。

  寒燕玑在床上睡得沉。

  湿气,又来了。

  这次,很浓,浓到有丝凉意。

  凉意从领子口钻了进来,一下子遍布全身,他猛地惊醒。

  很凉!

  全身被一种湿气所包围着。

  能夜视的眼在四周收搜,可惜,没发现任何异状!?

  不可能!自己的武功修为在江湖上是数一数二,但为何觉察不到有人入侵?

  身体,依旧湿凉。

  他环抱着两臂。

  似乎,被湿气拥抱着?!

  湿气突然汇成一道冷气流,在他周身乱窜?!

  他一惊!

  他体内,莫不是被人下了药?!

  摸了摸脉门,没有中毒的迹象啊!

  这可真怪了?!

  咦?!

  湿气……为何汇进他的……两腿间?

  好凉啊!

  他倒吸一口气,那一股冰凉的气,竟窜进他的……后穴内!强颈的气流如一道实体的柱,猛地窜了进去!

  他当下倒在床上,一阵呻吟!

  真是见鬼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用手去探究,却摸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束手无策地感受着那股强大的股气在后穴里乱窜。

  “唔……”他捂上嘴。

  天啊,这是什么声音?他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后穴的刺激,激发了前面的肿胀,他哀叹一声。

  莫不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看来,下回得到城里去找女人发泄一下。但才这么一想,后穴的刺激更强烈了,将他弄得直哆嗦,前面的肿胀竟……泄了?!

  他呆呆的躺在床上。

  许久,许久之后,才懊恼的低咒。


  接连几夜,夜夜被那种古怪的湿气所侵扰!

  每次要忍耐,但都受不住情欲的诱惑,一夜呻吟到天亮。

  天啊!

  他蹲在沼泽地边,再这样下去,他的伤也不用好啦!以前的他可不是个受情欲摆布的窝囊废啊!

  呆呆地望着沼泽地,无意识的扔着石子。

  这沼泽的水很清,也很浅,一下可见底,沼泽边有树,是个乘凉去暑的好地方。今天闲来无事,就蹲在沼泽边发呆了。

  夜里的湿气,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望着水中的倒影,唉,脸好像瘦了一些,不过还好,依旧潇洒英俊!

  水轻荡了几下,英俊的面容被荡散,慢慢的,又凝聚回来——

  啊?

  一张阴中带柔的美丽脸庞?!

  这——不是他的脸?

  眨了眨眼,定睛一看。

  还是原来的那张潇洒英俊的脸?

  他摸摸脸。

  想了想,起身就跑回住。

  现在他住在一农家,农家的儿子到城里了,所以空出的房由他住。看到农家的大婶在做饭,他问:“大婶,有镜子吗?”

  “啊,是大侠呀,要镜子?有,有,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大婶转动肥胖的身子,进了房里,不一会就拿了一面铜镜。

  寒燕玑接了过来。拿着镜子猛瞧自己的脸。

  唔,没错呀!

  “大侠,怎么了?脸上长豆子了?”大婶笑问。

  寒燕玑翻翻白眼。“大婶,我都二十有六啦,还长豆子?”

  “说的也是,大侠的脸长得顶好看,就是瘦了些。好,晚上给大侠炖鸡汤喝!”

  “不用了大婶。”寒燕玑一想到油腻腻的鸡汤,差点没吐。

  “客气什么!今天老头在城里买了两只鸡,杀一只刚刚好!”大婶肥厚的手亲热的拍在寒燕玑的背上,差点没叫他弯了腰。

  “好,好。那就麻烦大婶啦!”急忙还了铜镜,逃回自己的屋里。再被她的肉掌拍下去,他的内伤就不用好啦!


  晚上,很痛苦的喝了半碗鸡汤,另半碗趁大婶不注意,倒回窝里了。

  吃饱了喝足了,就躺在床上睡了。

  唉,希望今夜能睡个好觉。

  躺了许久,竟睡不着。

  那湿气没来?!

  等了许久,也没来。

  想了想,嗯,看来是不会来了,前几夜一定是自己过于劳累了!好吧,今晚就好好的睡。

  下定决下,就睡就睡了。

  正睡得酣时,竟被一股湿凉的触感给弄醒了。这次的湿凉不同于前几次!这次的感觉得特别鲜明。

  他睡眼朦胧,竟然在自己的床上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吓,你……是何人?”下子醒了过来,一把揪住了趴在身上的人。

  一把银丝……在黑暗中闪烁!?抚开银丝,露出一张阴中带柔的美丽脸庞。

  “是……你……”寒燕玑张大了嘴。今天下午不是他眼花?!沼泽里看到那张脸,竟然冒然的出现在他面前了!?

  银发之人的眼流转着银白的水光,十分的漂亮,他贴近寒燕玑,舌头在他的嘴角来回的舔着。

  “你是人是鬼?是不是你三番两次的戏弄我?”寒燕玑沉着脸问。

  银发之人仿佛没听到他的问话,压着他,不断地吻着他,手很利落的脱了他的衣服。

  “喂!?”寒燕玑差点失声尖叫。拜托,这是怎么回事?他堂堂七尺男儿,竟被一个不男不女的鬼怪轻薄?!

  银发之人很快的封住了他的嘴,将他的叫声全都吞进自己的嘴里。

  寒燕玑想运功反击,但身体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竟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银发之人脱光了他的衣服,吻遍了他精强而有弹性的肌肤,然后——被迫张了开腿,让他的利器挤进自己干燥的小穴内。说也奇怪,银发之人的肉棒似带着水气,冰凉而湿滑,轻而易举地刺进他的体内,探到最深处。

  寒燕玑倒吸一口气。

  天啊,就是这个感觉!

  夜夜侵扰他的,便是这家伙的“凶器”?!

  可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给吃了!?

  无法思考太多,他只能抓着银发之人的肩,随着他摆动腰部。

  连发三次之后,银发之人稍作停息,寒燕玑已是气喘吁吁。他……的内伤还没好啊!

  未准备好,银发之人又开始了第二波攻击。寒燕玑呻吟一声,差点休克!

  清晨,东边鱼肚白。

  银发之人伏在寒燕玑的身上,轻吻着他的唇。寒燕玑很累地半眯眼,连拒绝的力气都没啦!一夜下来,早被榨干啦!天啊,伏在身上的不是人!根本不知何为节制!

  鸡啼三声,银发之人微皱眉,从寒燕玑身上离开。

  寒燕玑睁开眼,有气无力地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何找上我?你是人是鬼?”

  银发之人静静地望着他,水气在银眸中流转。银丝微微浮荡,身子竟然渐渐透明了?!

  寒燕玑挣扎着起身要去抓住他,但才扣上他的手,那带着银辉的人竟如水雾般散去,留下一团白雾,消失无踪了!?

  寒燕玑的手停滞在半空中,呆呆的望着前方。

  刚刚……是怎么一回事?

  他……真的不是人?!


  失魂落魄!

  坐在农家的青石台上,在泥地上画着圈圈。

  他,江湖上有名的“无玑剑”竟然被一个鬼怪给吃了!

  吃干净了不说,还让人给跑了!

  无从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真是呕死人了!

  农家大婶喜气洋洋的从他身边走过。

  他“无玑剑”活了二十六载,恋爱也谈过不少回,女人也有不少,但怎么会被一个男人给吃了呢?

  农家大婶又从他身边急跑而过,那圆圆的身子一直在转。

  吃了便吃了,但为何自己会回味无穷呢?

  捧着头,无力呻吟。

  那种被占有的感觉……真是太美妙啦!

  农家大婶气喘吁吁地又从前眼闪过。

  他抬头,问:“大婶,你在忙些什么啊?”

  大婶停在门口,圆脸上洋溢着喜气。“我那去城里三年的儿子要回来了!晚饭要弄得丰厚一些啊!”

  “啊?”寒燕玑一愣。大婶的儿子回来了,那他不是要走了?晚上不能住这里了?

  “大婶,你怎么不早说?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啊!占着房间,实在是不好意思呀。”

  大婶挥挥手。“没事,没事,晚上你就和我那儿子挤一挤!”

  说完就转进屋里了。

  寒燕玑呆在青石板上。

  与……大婶的儿子挤一床?!

  男人耶!

  他昨晚刚被男人给吃了啊!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再与另一个男人挤一床,晚上大不了睡屋外的树上好啦。


  大婶的儿子回来了,寒燕玑是在晚饭时间看到他的。一看到那张脸,他就愣了。试想,一对长相平凡的农村夫妇,能生出一个阴美的儿子来?虽然此时的青年黑发黑眸,但是那张脸是变不了的!

  眼前那个带了一丝湿气的男子不正是昨晚吃了他的银发之人?

  这……是怎么回事?

  大婶和他的相公完全没觉察到什么不当的地方,很热情的招待好儿子后,就收拾东西,赶人到屋里早日休息了。

  赶人之前,大婶还特地把寒燕玑也给赶进屋里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燕玑憋了很久了,再也忍不住问。

  黑发之人一转身,就变成了银发之人,他接近寒燕玑,一接近就想亲他的唇。寒燕玑闪躲。

  “你别不开口,我知道你会说话,刚刚与大婶也对上几句话了,不要装了。”

  银发之人拉着他靠近床,银眸一直流转着水气。寒燕玑并不真的想躲,就半推半就的到了床边。

  银发之人吻住了他唇,缠绵了许久,他放开寒燕玑。

  “我是水妖。”清脆如泉的声音缓缓响起,如流水般十分柔顺。“我喜欢你。”

  “水……妖?”乍舌!?原来,他不是水鬼,是水妖?!

  怪不得,怪不得他有一种湿气!

  水可柔可刚,可成雾可成气……

  “那个沼泽……莫不是你的本体?”

  “喜欢你……”双手游走在寒燕玑的周身,水妖不断的在他的颈间留下印记。

  哎,哎,寒燕玑想也想不到,自己竟被一只水妖说喜欢!真是够怪异的!而且这还是一个男水妖呢!更不用说是自己被吃了!被他有形无形的吃过不知几回啦!想来前几次莫明其妙的在沼泽里醒来,一定是他搞得怪!或许,他躺在水里,便是与他有了……呃,肌肤之亲啦!

  “你……你怎么会喜欢我?”被一只水妖喜欢,还是很意外的。

  “喜欢……”水妖附在他耳边呢喃。“你在水边,我看了,喜欢……”

  啊?单单是喜欢吗?喜欢就这样对……他?

  “你……又为何要骗这一家子,说是他们的儿子呢?”

  银眸再次流转水气。

  “喜欢你……”

  寒燕玑翻翻白眼。

  看来,这水妖还不大成熟,要不与人相处不多,否则说句话怎么老重复?!算了算了,管他是什么水妖,还是水怪,只要他能令他舒服就算啦!喜欢也好,喜爱也罢,呵呵,他寒燕玑照单全收就是了!

  这水妖真是很能令人舒服!

  湿而柔滑,他的冰凉与他的火热,相辅相成,刚好可以互补……

  达到高潮时,寒燕玑晕晕然。

  以后,就住在这村子里,伴这水妖,过过安逸的日子吧。

  “喜欢……”

  水妖如泉水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寒燕玑露出一抹满足的笑。

  他……也很喜欢啊……

  只是,他的内伤,怕是永远好不了啦……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920-02ed9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