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好人?!! (第三卷)+番外》————随便都行 

《老子是好人?!! (第三卷)+番外》————随便都行


  第三卷 出世

  第一章 婚礼(上)  

  “上官公子,您这么晚来是?”正准备休息的秦家老夫人一听见府上的贵客要见她,急忙披上衣服去前厅见客。

  “打扰老夫人就寝是在下的疏忽,请您见谅!”看见老人的衣着后,十分懂礼仪的上官箫自然急忙上前行礼谢罪。

  “不用客气,上官公子请坐。”老人等对方在主位上坐下后才继续问道:“您来找老身是为了增援的事吗?”

  “不是的,这次……是为了些私事……”上官箫白皙的脸庞上闪过些许尴尬,随即抬起头看着老夫人认真道:“我希望明天能嫁给您儿子。”

  “呃?您刚刚说……”满心期待可以帮上什么忙的老人听完对方的话后直接目瞪口呆地楞在原地。

  “公子?!”这下连陪同上官箫一起来的楚斌断和孙誉海也同样吃惊于他们主子的话。

  “上官公子,请您把话说清楚!”

  “明天的婚礼我要成为主角。”顿了顿,上官箫在众人不解并发问前继续道:“我爱上您儿子了,所以想成为他的妻子。”

  “这、这件事……”

  “我知道临时这么说您很难接受,但……”说到一半的上官箫突然跪在了老人面前,“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了,我不想再失去了!”

  “啊!快请起来,老身可承受不起您的大礼!”看见心中最敬重的人此刻正跪在自己面前,老人的震惊不是一般的语言可以表明的。

  “不行,您先听我把话说完。”拦住老人想要搀扶自己的双手,上官箫继续跪着说道:“很久以前我就对竹莲有好感了,当时忙于政务我没有费心去正视,直到他和孔续苓成亲我才了解到自己的真实心意,可惜,等我明白的时候却不得不碍于祖训压抑自己的感情,您能体会我参加他们婚礼时那种绝望的心情吗?”

  “但是,您贵为皇帝,怎么能……”

  “我知道,身为皇帝不可以嫁为人妻,也不能娶成过亲的人,但是现在不同了,千渡国被毁,我的皇帝身份也能暂时放下,这个时候拥有平民头衔的我可以嫁给任何人了!”

  “这、这……可是……”老人犹豫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嗯,以前倒有过类似的例子……”一旁站立的孙誉海想了想,继续解释:“曾有位开国之君在当上皇帝之前嫁给了一个男子,他们感情很好,即使后来他成了一国之君也没有抛弃他的丈夫,反而让他当了国夫,自己终身未娶,在后宫一直扮演着一位妻子的角色。”

  “孙誉海说得对,这是我成为竹莲妻子的唯一办法了!我不想再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喜欢的人去娶别的人,这种痛苦我不愿再经历了,还望老夫人成全!”激动地上官箫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理智和从容,满心期待地看着老人。

  “唉,您对莲儿的错爱是他的福气,只是这明天的婚礼,临时更改恐怕程毅那边不好交待啊,您不是希望他派增援去前线吗?”老人已经被上官箫的痴情深深打动了,但一想到程毅和祈赤茯这两个未来儿媳妇,她的担忧又自动跑了出来。

  “这件事我已经想过了,程毅当初开的条件是成为竹莲的妻子,这不影响我也嫁给竹莲,只要最后的目的能达成,过程不重要!”

  “这怎么行!您的身份特殊,让您嫁给莲儿已经是委屈您了,照规矩您是正妻,苓儿他们是妾才对,虽然眼下情况不允许,您愿意自降身份跟他们平起平坐,但这成亲的大事还是不能马虎的,不能让您一再委屈了才是!”老人想了想,接着说道:“这样吧,明天的婚礼就举办您和莲儿两个人的,过几天再举办程毅和祈赤茯的婚礼,这样既不会耽误增援的事情也照顾到了您的身份,您看这样行吗?”

  “行,当然行了!能嫁给竹莲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谢谢您老夫人,愿意给我一个完整而独立的婚礼!”上官箫感动地扑进老人怀里,久久不肯抬头。

  “唉,辛苦您了!”老人既心疼于怀中人的痴情也敬重他所背负的重担,满是老茧的手正轻轻安抚着上官箫的后背,好让他哭得不是那么难受。只是心软的老人没有机会发现自己怀中的人此刻那‘奸计得逞’般的得意笑脸。

  +++++++++++++++++++分割线+++++++++++++++++++++++++++++++++

  “娘,您刚才说了什么,我顾着喝汤没听清楚。”肯定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老子居然听到“新娘换成上官公子”这种话?!不会是我饿糊涂了吧?

  “你没听错,我决定明天替你和上官公子举办婚礼。”老人不顾我惊讶的眼神,随即转过头看向程毅,“至于程公子、祈公子你们和莲儿的婚礼我打算推后几天。”

  听完老人的话,反应最大最快的是程毅,只见他面瘫般的俊脸第一次碎裂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甘和愤怒,情绪激动的他直视着老人,要不是顾忌老人的身份,恐怕此时早已把人冻成北极冰雕了吧。“老夫人,您怎么能临时改变主意!我知道了,肯定是他逼迫您的对不对,您不用怕他的,我可以……”

  “不是,这件事完全是我的意思,与上官公子无关!”怕程毅迁怒到上官箫身上从而影响到前线的战事,老人打算把事情一肩抗下。

  “为什么?!您……”

  “等一下,”祈赤茯拦下了朝上官箫冲去的程毅,“这件事莲怎么看?”

  再次成为众人的瞩目焦点,我也头疼得厉害!干嘛都看着我!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表面上装成无辜的样子,我心里面却开始思索最近这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什么时候局势的发展已经超出我的掌控之外了?是从上官箫那伙人来到这里之后,还是祈赤茯那次的密室事件,甚至是从孔续苓怀孕开始,难道一开始我就陷入了一场谋划已久的布局当中?

  冷汗不知不觉间顺着发寒的背脊流下,我好像被算计和利用了!最重要的是,这场谋划中我得不到半点好处,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呵呵!行啊,居然把主意打到老子头上了,哼!

  …………

  “……你们不用多说了,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老人不顾众人反对的声音,坚决要替上官箫单独举办婚礼。

  “老夫人,就算您不愿听我们的意见,但莲的想法您有亲自问过吗?娶妻的人是他,明天成亲的人也是他,他的意见不是最重要的吗?”拿老人没辙的祈赤茯只好把我搬了出来,他知道我是绝对不愿意娶上官箫的。

  “莲儿,你的看法呢?”固执的老人还是非常尊重我这个儿子的。

  “娘,孩儿没什么意见,一切全凭您做主!”很孝顺的回话出自没什么特殊表情的我,相对的却让祈赤茯整张脸黑在了那。程毅也好不到哪去,只是自顾想事情的我没有去关注,也懒得去观察。

  就这样,明天的婚礼,新娘临时改成了上官箫。

  第二章 婚礼(下)

  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了,身为新郎的我被老人逼迫着凌晨就起床准备。为了喜庆,老人几乎把城里认识的人全部邀请来,众人参与的结果是,这场热闹非凡的婚礼直到半夜才消停了下来。

  老人嘱咐我几句后就回去休息了,只让管家谭耀陪着我去新房。

  半路打发掉谭耀,我独自一人来到东厢的新房。

  看着空无一人的新房,我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不是吧,虽说人不是我想娶的,但这新娘的落跑却是对我这个丈夫尊严的严重挑战啊!

  “莲,这么晚了站在门口干嘛?走,我们进去吧。”突然出现的孔续苓把我推进了充满喜气的新房。

  “续苓!你不在房里休息到这来做什么?”看着怀有身孕还不知道按时休息的某人,我有些责怪地说道。

  “没什么,这不是来找你一块休息嘛。”孔续苓随后走进新房,顺手把门带上。

  “你……”疑惑地看着孔续苓在全新的龙凤床上坐下,我很奇怪他现在的态度,太大度了吧?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那个,你怎么睡这,上官箫呢?”该不是他们三个联手把人给……?

  “你很想他陪你睡吗?不过可惜了,他今晚有事不能回来。”

  “不是的,你不要误会,我今天没打算在这过夜的。”见妻子的语气有些冷淡,我急忙朝他解释。

  “算了,睡吧。”

  “嗯。”我脱下衣服后乖乖地躺在孔续苓身边。

  就这样,婚礼正式结束,嗯,怎么好像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呢。

  而另一边,程毅、祈赤茯和上官箫等人已经达成协议,协议内容不外是:程毅加派增援去前线并承诺尽一切力量帮他们复国,而上官箫则与秦竹莲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三天后,家里再次举办了一次婚礼,新郎没变,只是新娘人选有两个:程毅和祈赤茯。

  第二场婚礼举办完的隔天,上官箫就催着程毅增派增援,为了更好的领导那些武林人士,程毅这个盟主也必须跟着,最让人意外的是祈赤茯居然也打算跟去,一瞬之间三个新娘都走光了,我这个丈夫身边只剩下原配还留在府中。

  随着孔续苓怀孕日子的逐渐增加,老人对他的重视也越来越夸张,不仅十二个时辰派人监督,甚至连喝口水也要让人顾着,防止他一不小心呛着了影响胎气,最近还把人接到了她的房里,就怕我们这些年轻人照顾不周。

  对于老人的安排我自然是乐得轻松,只一心处理斧头帮和生意上的事情。

  这种逍遥的日子没过多久,一个意外的客人上门终结了我美好的生活。

  此人就是上官臻俊,前千渡国五王爷的小儿子。

  “小王爷怎么有空来这里?”我坐在大堂上招待他,有些好奇他来此的目的。

  “我听说了你成亲的事,所以特地来恭喜你一声。”上官臻俊敷衍地笑笑,笑容有些难看。

  这个臻俊小王爷有些奇怪呢,不仅没了平日里的自信潇洒,连普通人的精神气也缺乏,现在整个人看上去起码老了二十岁,他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特地来恭喜我,可惜啊,你没能喝到喜酒。”

  “没、没什么,我可以留下来住一段时间再走吗?”

  “恩,欢迎啊!随便你爱住多久都可以。”

  “谢谢。”

  “客气了。”

  就这样,府里多了个客人:上官臻俊。

  +++++++++++++++++++++++++++++分割线+++++++++++++++++++++++

  梁城西郊的某个凉亭内:

  龛浦国的小皇帝令狐伯、大学士司徒智和我三人正在品茗喝茶兼下棋。当然了,以我的围棋水平,就只有观棋的份,下棋的是另外两人。我只负责把小皇帝拿出宫的极品茶水喝光,御厨做的精致点心吃光就行。

  “风和日丽啊,不四处走走真是浪费了。”看着天空上的朵朵白云,我有些可惜地建议道:“听说这里有个姻缘石很灵的,不如我们也去看看吧。”

  “姻缘石?你不是前不久才娶了三个妻子嘛,怎么现在又打算纳妾了?”司徒智闻言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下棋。

  “呵呵,我当然不用了,我说的是你们,你们不想去看看吗,听人说只要诚心祈祷,很快就会灵验的。”

  “我不信这些的。”

  “那你呢,小皇帝这么大了也不娶妻子,要不要去那里试试。”见司徒智不感兴趣,我又把主意打到小皇帝身上。

  “恩,真的那么灵验吗?”

  “当然啊,我骗你又没有什么好处,试试嘛,宁可信其有。”见小皇帝有些兴趣,我急忙继续推销。

  “好吧,那个姻缘石在哪?”

  “不知道。”我很干脆地摇摇头。

  “不知道,那你还……”小皇帝蹭地一下跳了起来。

  “息怒、息怒,不要这么激动嘛,我听说姻缘石要靠自己去找的,那样才能灵验的。大概就是这片区域了,不如大家分头去找,找到了再发信息告诉其他人,你们觉得怎么样?”我小心地安抚着暴躁的小皇帝,顺便提出行动方案。

  “真的吗?”小皇帝有些怀疑地看着我,见我肯定地点头外加保证后才勉强答应我的计划。

  “一起吗?”看着司徒智我再次发出邀请。

  “不用了,你们去吧,我在这等你们。”司徒智再次摇头,我只有拉着别扭的小皇帝去找了。

  半个时辰后,我如愿在半山腰处找到了正四处乱走的小皇帝。

  “呵呵,又见面了。”我微笑地上前打着招呼。至于那个姻缘石,不可能找得到的,因为那是我编出来骗小孩子的。而那个小孩子呢就是眼前的小皇帝。

  “你怎么在这,不去找姻缘石吗?”

  “不用费力气了,姻缘石是我骗你的,根本没有那种东西。”

  “什么……你……”

  “我知道你喜欢司徒智,我这次把你单独叫出来就是为了跟你做场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见我点破他的心事,小皇帝脸色有些难看。

  “我帮你制造机会,让你们两个在一起,而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怎么样,很划算的交易啊?”

  “你……你真的能让他喜欢上我?不会又是骗我的吧?”小皇帝一脸怀疑的表情。

  “当然啊,这样吧,等我成功让你们在一起后,你再帮我怎么样?我相信以你的身份不可能会赖账的!”

  “好吧,再相信你一次。”

  “呵呵……对了,你不问我要你帮忙做什么事吗?”

  “那不重要,只要你能让……让他喜欢上我,要我做什么事都行!”看来这个小皇帝是真的非常喜欢司徒智呢。呵,我就知道这招有用!

  以前的他居然为了司徒智而派人刺杀我,要不是司徒智阻止,我又私下里朝他表明心迹,即使程毅武功再高也架不住一国高手的连续追杀吧。

  “嗯,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第三章 结局(上)  

  话说我为了某个目的打算设计、不,是撮合小皇帝令狐伯和司徒智在一起。计划的设想是这样的:在一次三人出游的路上,出现了一伙刺客(大内高手假扮的),以复仇为名击杀小皇帝,激斗中三人分散了,最后武艺高强的刺客把侍卫们都杀了还抓住了小皇帝和司徒智。狠狠侮辱小皇帝一顿后刺客头领打算杀了他,却被一旁的司徒智阻止,头领心理变态,决定测试一下皇室的忠诚,他拿出一粒药丸,告诉他们,两人只有一个可以活着。小皇帝二话不说选择了自己死,夺过头领手上的药丸毅然吞了下去,完成任务的刺客们大笑地离开了,留下奄奄一息的小皇帝和茫然无措的司徒智,弥留之际小皇帝吐露心声,向暗恋已久的司徒智告白自己的爱情,深受感动的司徒智终于明白了令狐伯的心意,但无奈机会不再只能抱憾终身。无比悔恨之际,小皇帝突然脸红耳热,原来那个药丸不是毒药而是强烈的春药,为了解救小皇帝,司徒智甘心替他解毒,最后两人快乐地在一起。

  不过呢,设想归设想,实际怎么样还要视情况而定。如果要完全按照计划来实施就需要创造大量的机会,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

  为了计划的成功,一开始我就聚集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经过无数次的演练,终于把适合的人选而地点都安排妥当,而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我所愿的发展,只有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出了点纰漏。那个春药的药丸本来设计的是正常男性用的,但实际上却是小受用的,一个小小的误差导致我们的小皇帝成了下面的人,外表温文尔雅的司徒智大学士竟把小皇帝吃的干干净净,连一点残渣都不剩!

  结果不尽如人意,但结局是好的,小皇帝和司徒智经过这场刺客事件并XX##$$后终于确定了关系。

  各位看官们应该都猜到了,那个药丸是我故意弄错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小皇帝在下面,毕竟聪明如狐狸的司徒智肯定能看穿我们的戏码,即使当时不能,事后想想自然能猜到,为了不得罪这尊大佛,我只有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了,反正小皇帝只是想和心上人在一起,至于那个体位问题,那就是他们自己关起门来讨论的事情了。

  整场‘红娘’事件结束之后,小皇帝信守承诺答应替我办一件事。

  ++++++++++++++++++++++分割线++++++++++++++++++++++++++++++

  混乱的战场上:

  因为上官箫所代表的千渡国军队有了数万武林人士的全力加盟,再加上祈赤茯提供的粮草和军饷,南方的势力整体都大幅度提升,与三国联军也能正面对战。

  相反的,孔义勤那边却节节败退。年岁过百的前千渡国宰相终于在一次攻防战中不幸中箭最后伤重不治,死于千渡年。得知消息的孔续苓连夜来到战场,接手了其父亲的部队,为了替父报仇,他向南方势力投降并成功把剩余部队并入南方的阵营中,此时的战场只剩下两股势力还在激烈的拼杀。

  正当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之际,三国联军之一的龛浦国毅然撤出了战场,并留下一半的军队增援南方。这让战争的天平不可逆转地朝南方倾斜。

  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借助小皇帝令狐伯的力量帮助妻子之一的上官箫夺回千渡的领土。

  ++++++++++++++++++++++++++战争分割线+++++++++++++++++++++++

  梁城的西山上:

  迎着和煦的凉风,我和上官臻俊一起漫步在青翠的山道上。

  “小王爷,在这里还习惯吧,如果有需要可以找管家,他会替你办妥的。”

  “我早就不是什么小王爷了,你还是喊我名字吧,‘王爷’这两个字听起来特别逆耳。”

  “怎么,我们的小王爷也知道害羞了?!呵呵……”一个清冷却熟悉的声音响起,我转身一看,果然是靓连九这个大T。

  “你怎么在这?!”我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妖人,一有机会我就会选择逃跑。

  “哈哈……想我了?”妖人不仅人长得妖,连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也妖得可以,让正常人类的我恶心得想吐。

  “才怪!”我在心里大声叫着,可惜,为了小命着想,我还是乖乖闭嘴不要惹怒这个T为好。糟糕!家里的高手全都出门了,这下自己岂不是死定了?求救的视线转到身旁的小王爷身上,衷心祈祷这个上官臻俊的武艺也有他的泡妞本领一般高强,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仿佛是听到了我的心声,上官臻俊很自然地把我挡在了身后,自己独自与T交涉。

  只是这交涉的内容嘛……

  “呵呵……你的动作倒是挺快的。”妖人的赞赏。

  “废话少说,记得你答应我的事!”上官臻俊的提醒。

  “放心吧,等事成之后这个小子就送给你,反正也没了利用价值嘛。”妖人随意的承诺。

  “……”上官臻俊的沉默。

  原来……这两个人是一伙的。等我弄明白他们的关系后,我已经身处某个不知名的草屋中。也许是我表现得过于乖巧,靓连九没有束缚我的四肢,只是强迫我吞下一粒黑漆漆的药丸就把我一个人关在屋内。

  外面断断续续能听到争吵声:

  “你……答应把人给我的……”声音好像是上官臻俊的。

  “……事后自然会给你……”妖人的独特嗓音。

  “……怎么能这样……”

  “砰——”

  接着是一声巨响,门被打开了。上官臻俊正痛苦地倒在地上喘息着,看来他们闹内讧了。

  “哼,不要妄想命令我做事!”妖人不屑地将脚上的脏东西在上官臻俊的身上擦拭着,干净后才进了屋子。

  “你想怎么样?我警告你,程毅、祈赤茯、孔续苓他们就快回来了,如果被他们知道你虐待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害怕他的残酷手段,我先警告一番再说。

  “哼,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能来对付我,你真是天真得可以啊——”妖人不惧地嘲笑我,随后指着地上的人说道:“知道他吧,千渡国的小王爷,其实是个叛国贼,千渡之所以能这么快攻陷,他的功劳不小呢!呵呵……今天也是他把你骗上来交给我的,怎么样,是不是痛恨自己识人不清,上了他的当?”

  “不是的,我、咳咳……我是有原因的……”地上的人一边不断地咳嗽一边替自己辩解:“当初就是他派人把我绑走,喂我毒药胁迫我替他做事。咳咳……我、我不是存心要骗你的,他威胁我,如果不帮他,他就会亲自动手对付你,我不想你出事才答应他的,他承诺过不会伤害你,事后还把你交给我的……”

  “哼!想得倒美,这么美丽的人儿自然不能这么轻易放手了……”妖人凑过来粗暴地撤掉我脸上的易容人皮,没等我呼痛就用力地揉捏起来,害我痛得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

  “这么重要的棋子当然要慢慢利用了,”妖人终于良心发现,放过我可怜的脸蛋,转而后退几步细心打量着:“难怪那么多人为了你神魂颠倒了,真是人间极品啊,啧啧……连我都忍不住有点动心呢。”

  “你不要过来!”看着朝我伸过来的妖爪,身体本能地让我大喊出声,糟了,不会得罪这个T吧?

  “怎么?不喜欢我靠近吗?”靓连九冷笑几声,干脆地退回到门口,朝着地上的人踢了几脚,继续道:“本来打算用你牵制南方的势力,只是现在嘛,还是要先调教一下的好。来人啊——”

  “在,主人。”几个人影迅速在T面前跪下。

  “派几个人好好伺候里面的客人,记住,留下一口气即可。”接着妖人又补充了一句:“让地上的人在门口听着。”

  “是,主人!”

  一会儿功夫过去了,三个强壮的农夫被带到了草屋内,一个貌似刚才人影的年轻人指着我吩咐道:“就是这个人,好好伺候着!我已经给他服过药了,不要把人弄死,其他的随你们高兴!还有,门口的人不要动,就让他待在那,我已经点了他全身的穴道,没有三个时辰是动不了的。记住,三个时辰后我再来领人!”年轻人吩咐完后也离开了,只留下三个被欲望充斥的狼人和地上一个口不能言手不能动的废人。

  接着,充斥着叫骂声和撕扯声的交响乐在偏僻的草屋里上演……

  ++++++++++++++++++++++++++分割线++++++++++++++++++++++++++

  战场上,正准备大举进攻的南方军队已经整装完毕,随时等待进攻的命令。

  “等等——”

  “什么事?”被强行拦下的大将军楚斌断有些愤怒地回过头,居然在关键时刻打断大军的士气!

  “事情有变,请下令军队原地待命。”

  “到底是什么事?”

  “大将军,皇帝有请!”

  “……知道了。”无奈的楚斌断只有跳下战马往回走。

  “我收到消息,敌方有了新的增援。”祈赤茯原本的慵懒被严肃取代,分明的剑眉此刻正轻轻皱着,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他们似乎在筹划着什么?”

  “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只剩下两国势力,除非出现奇迹,否则我们千渡是赢定了!”楚斌断不以为然地说道。

  “大将军说得有理,几大势力已经全部聚集在这,不可能出现第六股力量。即使有也不可能轻易撼动我方……除非是……”说到这里,孔续苓的脸色一变:“难道是梁城?”连自己也离开了,现在的梁城岂不是……

  “糟了,莲!”程毅众人反应过来,急忙往北方奔去,希望还来得及,这是众人的心声。

  +++++++++++++++++++++++++战争分割线++++++++++++++++++++++++

  上官箫作为军队主帅,留在南方阵营里待命,程毅、祈赤茯、孔续苓三人已经快马加鞭连夜往梁城赶去。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西山的草屋外:

  三个时辰过去了,屋内已经一片宁静,被点住穴道的上官臻俊此刻已能轻微地动动手脚,虽然只恢复了一丝力气,但牵挂屋内情况的他还是奋力往屋内爬。

  “莲——”

  “你在哪?听到就回答一声!”

  “……”

  ……远处的几声呐喊让地上的人停止了爬动,他艰难地捡起地上的石子拼尽全力朝不远处的一群小鸟射去,受惊吓的小鸟们一哄而散,成功引起了远处几人的注意。

  等了一会儿,出来找人的程毅三人已经来到了草屋外面,看着地上的血人(由于爬动的关系,上官臻俊的双手已经沾满了血迹),程毅出声问道:“你看到一个清秀少年吗?”

  “里面,他在里面!”忍受着剧痛,上官臻俊急忙深吸一口气,艰难地把话说出来。

  “进去!”三人对视一眼,决定忽视这么明显的异常。

  “莲!”惊呼一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正衣衫凌乱地躺在床上,而充斥着屋内的浓浓气味让三人都明白了刚才所发生的事。

  小心翼翼地把衣服披到昏睡的人身上,祈赤茯满腔的愤怒都用来决定如何处置地上那竭尽精力的三个人。

  “呵呵……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程盟主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靓连九那讨厌的声调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你做的!?”程毅盯着靓连九,语气是平稳的,但却夹杂着让人不寒而颤的气势。

  “呵呵……生气了!后悔吗?与我为敌?”

  “你不该动他!”没有理会靓连九的问题,程毅只是缓缓踏出草屋。

  “啧!我本来只打算用他来牵制你们的,没想到你们居然自己送上门,那我这个主人就不必跟你们客气了。”靓连九右手一挥,顿时整个草屋就被包围了起来,无数个死门宫的门徒把屋子里外三圈都站满了。

  “看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程大盟主的忌日了,放心吧,如果我心情好,也许会记得给你烧些纸钱的……”

  第四章 结局(下)  

  “主子,您看一下后面!”正当靓连九讥讽程毅的当口,他的一个属下提醒地指指身后。

  靓连九闻言立即朝后方看去,在见到死门宫宫众外围的那群红蓝色身影后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原来有人‘黄雀在后’啊!”看着依旧不动声色的程毅,靓连九云淡风轻地笑了笑,“看来这是上天的安排,要我们公平的一决胜负。呵,有机会与宿命的敌人再次对决,好像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呢,程盟主认为呢?”

  “……”回应靓连九的是程毅的犀利剑锋,而迎战的靓连九则迅速抽出宝剑不慌不忙地施展开来。两人就在重重的包围圈中交战了起来。

  草屋内:

  长长地睡了一觉,我慢慢睁开眼睛,本以为会见到靓连九那个大T妖人的脸,谁知分开了一段日子的孔续苓和祈赤茯会出现在自己眼前,难道是那粒药丸的缘故,我突然有了幻觉?!

  “莲,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看着这个一直抱着我紧张询问的妻子,熟悉的感觉让我意识到这是真人,我有些意外,“你不是去前线了,怎么会出现在这?”

  “对不起,莲!都是我不好,不应该独自离开,留你一个人在梁城,如果我不离开你也不会……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都行,千万不要憋在心里……”

  “停一下!”我急忙打断这个从我醒后就开始絮絮叨叨的妻子,满头黑线地问:“你无缘无故干嘛道歉?难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不会吧,难道是他外面有了女人,呃,还是男人?

  “我……”

  “放心吧,他没事!”一直关注着外面战况的祈赤茯突然插了一句。

  “没事?!”被伤心、懊悔等负面情绪包围的孔续苓突然愤怒了起来,他瞪大眼睛看着没什么表情的祈赤茯呵斥道:“莲出了这种事,你居然说没事?你这个……”

  “你看他的样子像出了事的人吗?”见孔续苓有冲上来找自己拼命的冲动,祈赤茯只好继续解释:“我刚才检查过地上的那几个人,发现他们都被下了药。”

  “那又怎么样,即使他们不是自愿的,但他们伤害了莲就该死!”

  “听我把话说完,他们三个人中有一个中的是‘雨露丸’,也就是下面的春药,同时他们三人身上还残存了一些迷幻药的成分,这与我检查到的现象一致。”

  “你的意思是?”

  “不错,地上的三个人应该在这草屋里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戏码,但戏子不包括莲。”

  “那莲身上的……”

  “应该是一开始留下的拉扯痕迹,你没发现淤青比较多吗?”

  “真的?太好了,莲你没事!”孔续苓求证地看向我,见我点头后高兴地又把我紧紧地抱住。

  “虽然吃了解药,但那些药丸的效力还是残留一些的,你抱这么紧,是希望莲再次昏过去吗?”祈赤茯挑挑眉,提醒道。只是口气中的酸味让他言辞夸张了一些而已。

  但显然这招对孔续苓很有效,闻言他迅速放开我,并急忙查看我的状况。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朝一旁的祈赤茯投去无奈的一瞥,我习惯了安抚容易被欺负的孔续苓。

  “你有解药?!”随后走进草屋的程毅惊讶地看着我,眼中的庆幸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了的。

  “呵呵……几年前的一场刺杀让我明白了武功的重要性,但这副身体并不适合习武,为了自保我已经习惯随身带着解毒剂和各种应急药品,这次被抓住后我很听话的降低了靓连九的戒心,等他的人都离开后我才下药把那几个人放倒,后来想想又担心事情被他揭破,只好又替他们下了两种药,让他们制造我‘被害’的场景,这样即使靓连九回来了也不会马上识破。怎么样,你们的丈夫是不是很聪明啊?”我得意地叙述着自己的欺敌谋略。

  “……”

  “嗯?怎么都不说话?”还呆呆地看着我,难道都被我的临场机智吓住了?

  “当初在妓院的时候,你也随身带着解药?那为什么不用,还被我……”强行压在身下?那时的你应该还没爱上我才对,孔续苓心里补充着。

  “呃?”糟了,一时得意忘形,竟然把一直随身带药这种事给抖了出来。希望补救还来得赢,“续苓,不是那样的!你误会了,当时我忘了把药……”

  “现在才知道,不嫌晚了些吗?”祈赤茯凉凉地讽刺着,并打断了我的辩解。“我当初把莲带去密室的时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呢,我隐约看到他躲在我身后做手势,应该是阻止黑暗中的护卫出面吧。莲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只有程毅一个保镖,要不是那次莲的手势,我还发现不了隐藏在暗地里的那些高手呢,呵呵……也不知道莲从哪找来的绝世高手。”

  “难道那次酒楼的醉酒也是你故意做的?我当时还疑惑你怎么才喝了三杯就醉了,那些明明是对过水的劣酒,要不是当时我心情不好,我绝对不会继续喝下去,但你却醉得那么彻底。那些醉话现在想来也是为了刺激我才故意说的吧。”程毅后知后觉地说道。

  “……”

  “莲,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难道你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是想利用我吗?

  “现在计较这些应该毫无意义吧。莲不是亲口承认爱你吗,过程如何有那么重要吗?”像他祈赤茯,堂堂的一国国师,即使早就知道了眼前此人的真面目,还不是照样陷了进去,过程怎么样无所谓,只要结局是我要的不就行了,比起木讷老实的人,我还是喜欢心机深沉些的伴侣,毕竟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不好好选选怎么行呢!

  …………

  “莲,你是真心喜欢我的吗?”

  “嗯?嗯。”点点头,我急忙表露心迹:“虽然一开始我的动机不纯,但后来喜欢你这件事却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恩,我相信!”孔续苓嘴角勾起,释然地笑了。祈赤茯说的对,只要心上人是真心爱自己的,过去的那点欺骗又算得了什么。

  “没错,结果最重要!”这是程毅的释怀。

  “对了,九皇子怎么样了?”祈赤茯开始关心起其他事情来。

  “谁是九皇子?”众人的疑问。

  “靓连九啊,就是那个紫衣人,东萍国的九皇子,也是江湖魔门死门宫的宫主。这次为了对付南方势力,决定绑架莲来牵制我们的计划实施者。”祈赤茯宣布他得到的情报。

  “咦?他居然是一国的皇子!皇子怎么会加入魔门的?”我惊讶地看着祈赤茯,他的情报网不会出问题吧?我的斧头帮还指望着他呢,老子装蹩那么久,好不容易才得到他们几个,不会白费吧?!

  “据说是宫廷政变造成的。具体怎么样还没查清楚,年代有些远又是宫廷秘史,调查起来有难度。”

  “对了程毅,那个皇子呢?”情报网没问题就好,我开始好奇那个皇子妖人的下场。

  “被我废了武功逃走了。”见众人都惊讶地看着他,程毅只好继续道:“我当初答应过师傅放他一条生路,师傅是东萍国皇室的人,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这就是他一直没有狠下心对付魔门的顾忌,要不是这次……

  “废了,哈哈……这可比杀了他还要凄惨啊!看来我们的程大盟主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呵,看他还怎么嚣张下去!”哼,敢动他的人,活该被废!

  这也是他知道真相后没有马上说出来的原因,即使莲没事,但所有敢动他所有物念头的人都不能放过,借程毅的手除掉他可是非常正确的一项决定呢!

  “外面的那些军队是你调过来的吧?”看着外面追杀死门宫残存余孽的官兵,程毅大概明白了我的计划。

  “不错,一开始我就觉得上官臻俊这个人有些古怪,他出现的时机太巧合了,所以我暗中通知了司徒智,让他派人盯着他,一有异常就可以抓人了。”反正自己的良善面具已经被揭破了,不在乎把事情的原委告诉这些我真正动心的……妻子。

  “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指着地上昏过去的上官小王爷,祈赤茯的语气有些酸酸的味道。

  “嗯,那个嘛……”心虚地瞥过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哼,看在他这么拼命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计较勾引你的事了,但记住,这是唯一也是最后的一次,如果再随便勾搭上什么人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撂下一句威胁,祈赤茯哼哼地走人了。

  孔续苓和程毅对视一眼,同时叹息一声,无奈的他们只有当起搬运工来。前者抱着浑身酸软的我,后者扛着不省人事的上官臻俊——他们未来的‘兄弟’,一起朝幸福的方向走去…………

  后记:靓连九的绑架计划失败后,翘昌国和东萍国很快也在战役中溃败,递上投降书后,持续了三年的战争终于结束了。事后,千渡国重建,上官箫也恢复了皇帝的身份,并改国号为“复兴年”,复兴二年,上官箫向世人宣布他已嫁为人妻的事实,并册封他的丈夫秦竹莲为“上夫”,寓意是天子的丈夫,他的四个妻子为“夫妃”,上夫的娘为“擎妇”,一同生活在宫里。

  而市井中也广为流传上官箫与秦竹莲的复国爱情故事。

  秦竹莲为替妻子筹备复国的银两亲身实践去做生意,他创办的慈善组织——斧头帮,帮助了无数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及灾民重新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他清官仁义的声誉也如他的称号一般被大家所敬重!

  老子是好人?!!看着百姓们的尊敬和老人的安慰,我沉默了……

  呵呵……这样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就由大家去评论吧!

  本书完

  番外 座谈会  

  美轮美奂的皇家大院内,六个各具特色的绝美男子……

  低头批示奏章的龙袍男子——上官箫

  优雅品茗的白衣男子——祈赤茯

  手抱牙牙学语婴儿的青衣男子——孔续苓

  严肃到接近面瘫的蓝衣男子——程毅

  嬉笑挑逗第六人的男子——上官臻俊

  第六个被挑逗的主角——秦竹莲

  六大一小七个人正围着一张桌子交谈着……

  ……

  呃?忘了最重要的一个人——随便都行,也就是作者我啦!!!

  随:咳咳……言归正传,应广大读者要求,决定增加番外,又为读者们的钱袋着想,遂决定以最简短的方式把繁重的后续问题解决!吼吼——

  众人:无视中……

  随:怒……

  箫:朕的时间宝贵,有事启奏,无事快滚!

  随:我忍……提问开始!

  、你们的关系?

  众人(白眼):……

  随:情人关系吧。

  、在哪里第一次相遇?

  众人:继续无视中……

  随(上桌):不准无视我!!!

  茯:这种低智商问题不需要我来回答吧。

  、H的体位?>_<||

  莲(身体一僵):这还用问嘛,我是丈夫啊……

  随:哦,原来在下面。

  、有翻身的机会吗?

  莲(脸红脖子粗):当然有!

  随:那就是还没翻身啦。

  、皇帝与‘上夫’的首次H在?

  箫(百忙中抬头):前程殿里。

  随(满脸的好奇):感觉如何?

  箫(回忆……):还行,挺舒服的。

  莲(怒):你没别的问题问了吗?

  、皇帝和‘上夫’的关系如何从有名无实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箫:一开始只是为了复国而利用这层关系,后来……(转头看看众人)

  好奇众人的品味,打算亲自试试。试后感觉不错,就维持了下来。

  随:就这样?!

  箫:有什么问题?

  随:呃,没有。

  、上官臻俊的叛国事情怎么解决?

  俊:我父王求情,皇帝网开一面,没有追究。

  、莲什么时候喜欢上臻俊的?

  莲(茫然喃喃着):也许是在他身负重伤却努力爬行来救我的时候……或者是他眼神忧郁却强颜欢笑的时候……

  、婴儿的名字是?

  苓(幸福地抱着精致可爱的儿子):秦桧,莲取的名字。

  随:秦、桧?!好名字!莲的生意将来后继有人了。

  、莲有官职在身吗?

  莲(摇头):只有个‘上夫’的称号。

  随:不想争取权利吗?

  莲:不用了,这与我的事业相违背。

  随:你的事业,还是黑社会吗?

  莲(激动):不错,这是一条长期的道路,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千渡与其余三国的关系和睦吗?

  箫:还不错。

  、战后如何处理东萍国和翘昌国?

  箫:签订条约,割地赔款。

  、靓连九如何处置?

  毅:废了他的武功,毁了他的门派,让他自生自灭!

  随(感叹):挺绝的!

  毅:咎由自取!

  、除了苓外,其余四人有想生孩子的吗?

  箫:(低头批阅奏章)(无声的否决)

  茯:无聊的时候不介意生个出来玩。

  随:孩子不是玩具吧!

  毅:看莲的意愿。

  俊(抱着莲):我们来生孩子吧!

  、关于莲的分配问题?

  箫:每三天换一人,十五天后有一次休息。

  莲(哀怨):那还是我努力争取来的!

  、众人之间不会吃醋斗殴吗?

  莲(笑笑):不会。

  随(怀疑):是吗?

  众人:……“斗殴会让莲发现吗?白痴问题!”

  、皇帝岂不是没有后继之人了?

  箫:宫里那么多妃子,你以为那是好看的?

  随(委屈):你不是莲的妻子吗?

  箫:这与我的妃子有何相关!

  随(恍然大悟):原来,皇帝还是可以立妃的。

  、莲没有翻身的计划吗?

  莲:当然有!我还在实施中……

  随:呵呵……预祝你成功!虽然希望不大。

  莲(怒):你什么意思?!

  随(认真):箫是皇帝,你没有机会;茯的阴险,你斗不过;毅的强势,你超不过……

  莲(不服):还有苓和俊呢!

  随(看向苓):你会让他翻身吗?

  苓(逗弄着儿子玩):……

  随:看来是不会!(再次看向俊)你呢?

  俊:嘻嘻……我答应啊!

  莲和众人一愣,震惊地看着俊。

  随(八卦加好奇):为什么?

  俊:因为莲的希望啊。

  莲(泪眼):还是俊对我最好,呜呜……

  俊(安慰不忘吃豆腐):不哭,不哭,我亲亲……

  ……

  座谈会结束后,随拉过俊,好奇地问:“你真的愿意让莲在上面?”

  俊四处看看,确定无人后,回答:“你以为呢!就莲的样貌和体力,他有在上面的能力吗?”

  随瞪大眼睛:“原来你是骗他的!”

  “没什么骗不骗的,即使我让他在上面,他也要有足够的体力啊!”

  “莲没这么差吧,连一次攻的体力都没有?!”随怀疑地看着俊。

  “笨!不会折腾掉他的体力再让他在上面啊!我又没说一开始就体位互换。”

  随:“原来如此!”

  莲的翻身之日遥遥无期啊——

  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971-c23a70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