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无力》————龙纹砚(古装 一腹黑王爷攻 四个捣蛋王妃受) 

《贪官无力》————龙纹砚(古装 一腹黑王爷攻 四个捣蛋王妃受)

第01章/四王妃齐开会
  蝴蝶纷飞花香四溢的御花园里,十六个穿着统一的宫女整齐列成四排侍候着凉亭里对弈的人。
  
  “小王叔,王婶们何以未与你一同前往?”执着白子,金冠束发的青年问与他对弈之人。
  
  时值六月初,正是赏花观景的好时机啊。
  
  “皇上有所不知,何涛对花粉过敏,甄子在这个时节一晒就起疹子,桂圆有事外出,甘果在忙着清算王府上半年的开销。”被称为小王叔的宇文奇笑着把一粒黑子落好之后回言道。
  
  “哈哈哈”皇上大笑:“要我说小王叔实在是高明,朕始终想不明白你是怎么把这四个人都娶过门的。桂圆,甄子(榛子),何涛(核桃),一个大王妃甘果就把他们全部概括了。”
  
  “皇上所言甚是啊,臣还没想到这个层面呢。”宇文奇话毕再下一粒黑子。笑得像只狐狸。
  
  “哎~”皇上宇文泽无奈地摇摇头:“小王叔你可是从来都不知让着朕一把。”
  
  “皇上天资聪颖,哪轮得着臣相让呢。”宇文奇笑着说完把腰间的钱袋拿到台面上。
  意味:输了,掏钱啊!
  
  皇上白他一眼,不情不愿地拿出一百万两银票:“奇王府富可敌国,小王叔居然与朕计较这一百万两。”
  
  “臣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不得已个屁!每个月一百万两呢,不赢白不赢!
  
  皇上摆摆手:“唉~罢了罢了,今日朕约了皇后看日落,小王叔也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宇文奇把银票折好收进钱袋里,起身后退一步倚了倚便道:“那臣祝皇上与皇后有个美好的下午。”话毕他人影一闪便消失在原地。只留身后一堆宫女侍卫在喊:“恭送奇王爷。”
  
  皇上支着下巴望着人影消失的地方心说:啊呸!还不得已而为之呢!不得已你还每个月准时来!?¥%#%¥……%—*……(*—
  
  T T钱啊……肉疼。
  
  盛宇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奇王爷宇文奇俊美无比不说,还有着一身傲视群雄的高强武艺,更有四个特别会捞钱的王妃。
  
  他从小不在皇城而是去了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临云山,在那儿学文习武,身心双修,至弱冠之时才回京城。
  
  当时朝臣们纷纷捏了把冷汗,因为圣上刚继位不久,而这位小王叔就是对皇位威胁最大的人。然而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位小王叔非但一点篡位的心思也没有,还和皇上的感情出奇得好。
  
  三年前盛宇国有四大贪官。据所得赃款依次为左相长子甘果,云威将军独子桂圆,户部尚书之子何涛,礼部尚书甄子。
  
  这四人擅用职权,敛财无数,理应问斩。但后来不知为何却都以男儿身成了奇王爷宇文奇的王妃。
  
  于是奇王爷一夜间便从清廉王爷升级成了贪官总教头!
  
  宇文奇使着轻功悄无声息地回到家,想看看此刻他的爱人们正在做什么,哪知脚还未点地,那入耳的声音便害得他差点摔河里去。
  
  “要我说当年咱们几个都没敢说实话,不如今天大家都来说说到底贪了多少吧,谁贪得多谁当正王妃!”二王妃桂圆的声音。
  
  “老二说的是,若不是这样依年纪排也可以。”明显的是三王妃甄子的声音。他在几个人里最大。
  
  “依年纪排算什么,我看就按二哥说的,把当年贪了多少就实说出来列成单子比对清算一番。得出结论再按那结论做准。”最小的四王妃何涛。
  
  “哼~都一起过了快三年了你们再说这些有何意义?不过既然大家都想比一比谁贪到的最多,我也没有意见。但就冲着名字,你们也合该归我管!”大王妃甘果。
  
  “凭什么?!”二三四王妃异口同声。
  
  “你们一个桂圆,一个榛子,一个核桃,哪比得上我,干果!一个名字就把你们三个全括在里面了!”
  
  奇王爷站在门外望着天边发呆。
  
  他的大王妃居然穿过重重砖墙与皇上的想法接轨了……


第02章/奇王家规八条
  “哎呀不好了不好了,四位主子你们快出来呀!”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从院外急急传来。人未到声先到。
  
  宇文奇一闪身躲到房侧。
  
  “怎么回事这是?匆匆忙忙的成什么样子!” 甄子一怒,砰地踢开了门不悦地走出来。这是他带来的丫头,这么慌里慌张不是给他丢人么?“有事喘口气慢慢说,天塌不下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主子,月落也不想这么急啊。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外面来了个姑娘,说是……说是有了王爷的孩子……”
  
  “什么???”桂圆和何涛吃惊不已。王爷居然敢背着他们偷吃?!
  
  “惊什么,失了身份!想高攀王爷的人多了去了。随便跑出来个人说有了王爷的种你们就信,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吗?”甘果微怒,皱着邪气的俊眉。
  
  “说得是,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事情吧。” 甄子话毕劝起桂圆和何涛,又在进门之际转头对月落道:“你去让人把那疯子打发走,然后回来守在门口。什么时候王爷来了你提前通报一声。”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可不能让王爷知道。
  
  “这……”王爷几时走过正门呀真是,每次都飞来飞去,哪赶得及通报。月落这么想着却也没敢说出来,只能福了福身子:“是的三主子,月落这就去。”
  
  月落走后最后进屋的人把门关上,继续谈论刚才的事。
  
  甄子:“大家是自己记自己的呢?还是……”
  
  何涛:“自己记自己的吧。”
  
  桂圆:“也好,写完再比。”
  
  甘果:“我没意见,那便开始吧。”
  
  王爷在门外偷听。半个时辰后……
  
  桂圆望望何涛的纸面:“我说老四,你居然在香寺城有宝石矿?!”
  
  “哼,那算什么,我还没记完呢。去年我瞒着王爷去海镇买了一块地,那块地上可是种着比金子还贵的东西。”何涛一副不屑的样子道。
  
  “呵,老四年纪最轻却当仁不让。老三你有什么好东西?”甘果慢腾腾地写着字问。
  
  甄子缕了缕头发:“好东西……倒是也没什么。咱们进门那年所有贪到的不是都上交王爷了么。当然,我没说那些没交的。现在还有为数不少的古字古画,全是流传多年的名人真迹。还有十六颗色泽不一的夜明珠。那些是我上交的所有加起来都买不到的东西。”
  
  桂圆瞄瞄甄子的纸面:“有机会应该见识一番。十六颗色泽不一的夜明珠啊……不过不知道跟我的怀君剑比哪个更胜一筹。”他笑得有些得意。
  
  怀君剑可是天下第一名剑,它的剑身奇长,且上面有数不清的宝物。即能杀人也能救人。它的剑柄尤其特别,上面有七种可拆卸的药玉。几乎所有病症都可玉到病除。
  
  “老大,你怎么不说话了?”桂圆心下不免兴奋。他一说出怀君剑三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他当然兴奋了。
  
  甘果洒脱一笑:“几位兄弟见笑,我所得基本是已全数交给王爷了。若再有些个什么也不好拿出来说,全是俗物,万不可与你们那些奇珍异宝相比啊。”
  
  桂圆心下高兴便问:“那你的意思是让出老大的位置?”
  
  他可是被管了近三年啊,他也好想当回老大啊……
  
  甘果歉意一笑:“话不是这样说啊,这王府上上下下的事我都掌管了快三年了,一切都已熟悉。其中的累与苦想必众兄弟是不会理解的。诚然,我也无意把你们拖下水。这苦啊,我一人受就够了。”
  
  “你如此说来是不想遵守约定?!”桂圆拍案而起,他都把他压箱底儿的东西说出来了,这位置难道还不归他?!
  
  “哟,几位爱妃好兴致啊。”宇文奇笑容满面地挥着扇子走了进来。丁点声音都没有,像浮在空中的幽灵。
  
  “王爷您回来了~”甘果起身摆出合谊的表情欢迎。
  
  “恩,今天皇上说与皇后约好看日落,我便早点回来了。”
  
  其他三个闻言呆掉。他们……他们说的莫不是全被王爷听了去吧?
  
  桂圆: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唔……怀君剑…………完了 T T
  
  甄子:你个死甘果,肯定是先前就知道王爷在门外才什么都不说的!古字古画呀,夜……夜明珠T T
  
  何涛:哼~还好留了一手,不过这宝石矿算是保不住了。好在没说出那比金子贵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宇文奇挂着万年如一的狐狸笑看着几位王妃:“几位爱妃,本王突然不记得家规了,可否提醒本王一下啊?”
  
  “……”众默。
  
  “这样吧,本王尚且记得家规一共八条,不如从大王妃开始,一人两条好了。”
  
  “好的王爷。”甘果点点头:“家规第一条:贪得有道。第二条:贪污避清。”
  
  “好,二王妃继续。”
  
  “是,王爷。”桂圆应着声,心说什么桂圆啊,不如叫黄莲了。他想完死气沉沉地念道:“第三条:遇贪反贪。第四条:一切财源财路必须先报王爷。”
  
  “不错,三王妃,到你了。”
  
  甄子低头对自己翻个白眼:“第五条:一切商业收入必须上交王爷。第六条:一切赃物赃款必须上交王爷。”
  
  “很好,四王妃。”
  
  “第七条:不许私藏。第八条:如果想私藏,请看第七条!”
  
  “既然你们都如此清楚,那本王就不客气了。”宇文奇话毕收了桌案上的纸张一一看过。真是一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这时门外又有个丫头边跑边喊着冲了进来。
  
  “不好了主子,不好了,那个说怀了王爷孩子的女子她是右相的千金呀!!!”
  

第03章/回娘家的王妃
  四个人八只眼睛齐刷刷看向宇文奇。想从他身上得到答案的心思急切。
  
  “王爷,这……应该不是真的吧?”甘果代表发话,脸上是温柔的笑容。
  
  宇文奇打了个冷战,在气温适中的六月天,他居然感觉冷了。
  
  二三四王妃不开口,把心提到嗓子眼儿等着宇文奇的答案。
  
  他们这时候是决计不敢放肆的。奇王府上下随便拎出一个人就知道,王府里平时是王爷最大的,但如果大王妃甘果对你温柔地笑了,那必须是他最大。谁要敢让他不是最大,那谁就等着自己变得最大。
  
  没错,大,打肿了觉对会变大的。
  
  “大妃放心,本王怎会做出那等事来呢。准是有人看不得你我恩爱才故意要从中挑拨。”宇文奇心里暗暗捏了把冷汗,想着别是右相老来抽吧?!
  
  “可那是右相的千金啊,她一姑娘家若是没有理怎敢就这样大胆地前来王府讨个说法呢,您说是不王爷?”甘果围着宇文奇转了一圈:“我们兄弟四个自是不可能给王爷生出子嗣来的。若那右相千金说的事属实的话,我们也不会介意王爷您,偷、摘、野、花、的罪的。哼!”
  
  宇文奇翻白眼。什么叫偷摘野花啊,难听死了。他叹着气拉上大王妃的手:“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唉~有些年头没人来府里找事呢,也不知道是谁借了那右相之女胆子,竟敢来污蔑本王!”
  
  一屋子人本着一探究竟的心情出了门。只见门外一个小腹微隆,充满清灵之气的女子不安地扭着双手站着。见宇文奇出来,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弱弱地说:“奇……奇王爷,您还记得我吗?”
  
  周围围了一圈人看戏,而甘果率领的四人也在等着他们的答案。
  
  甘果其实还是有些相信宇文奇的,另三位王妃亦是如此。因为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在一起快三年了,人与人之间的性情也差不多摸准了些。宇文奇并不是那种会背着他们勾五搭六的人。
  
  桂圆见宇文奇不坑声,只是奇怪地看着来人。他冷哼着来了一句:“别是哪里偷来的野种没人要赖在我们家王爷头上吧。姑娘,这种事可不能乱讲的。”
  
  “堂堂奇王府又不是没个会客厅,还是进去说吧,免得传出去让人笑话。”甄子面色不佳地看着女子对众人道。
  
  宇文奇还是没说话,只是在前头带路进了王府。他此刻的心情真是……
  
  真是恨不得天上打下个雷把他劈死啊!!!
  
  甘果坐到了宇文奇旁边,他和宇文奇的下手又依次坐着桂圆等人。
  
  宇文奇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问:“姑娘这次来所为何事?”
  
  “王爷?您……您难道不认琳云了吗?我的肚子里可是有您的……您的……”自称琳云的人不再说下去。
  
  这可样的说法让一屋子的人黑了脸。
  
  甘果挥挥手招来他带进王府的丫头:“樱子,去给这位琳云小姐搬张椅子。”他话毕看着宇文奇:“说什么也不能让未来的王子他娘站着是不?”
  
  守文奇不承认但也不否认,只是掩示尴尬似地轻咳了一声。
  
  四位王妃的四个丫头看着王爷,记忆里他从来就没像今天这样熊包过。
  
  “王爷,您也就别吊着我们几个了,还是就实说了吧,这位琳云小姐真是您的……故人吗?”
  
  宇文奇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看琳云。看过之后他才僵硬地点了点头。心说娘的,今天真是得意过头,遭天谴了!
  
  “晓美,去收拾东西,我们这就回家!”何涛恨恨地说。
  
  他在这里年纪最小又最沉不住气,当真是怒火中烧。
  
  晓美望望自家主子:“主子,这里不就是家吗?”
  
  何涛一哽:“回娘家!”声音其大无比……
  
  桂圆闻言也道:“紫风,你也去收拾一下吧。”他也回将军府住一阵子好了。一想到那怀君剑……他就……他就不想看见王爷!
  
  甄子倒是没说回娘家,但他是回自己屋了。
  
  会客厅里很快就只留下宇文奇和甘果,还有他的丫头樱子和那位麻烦的琳云小姐。
  
  甘果难得地仍旧摆着大方的笑容。他用最温柔最温柔地声音对宇文奇说:“王爷,您看您是不是把之前拿的那几张纸交出来由我保管呢?”这时候不趁火打劫的才是笨蛋!!!
  
  宇文奇万般不情愿地从袖子里掏出之前那些赃物的证据交给甘果。
  
  甘果把东西拿到手也带着樱子离开。
  
  他走后,琳云小姐突然很不雅观地摸摸肚子,从里面掏出一个棉垫子丢到一边:“嘁,奇儿啊,你这笨鸟儿!居然娶了这么几个呆愣子。我看就那大王妃还算有点儿精明。”
  
  “……”谁碰上你不是呆愣子啊!!!
  
  可惜奇王爷没敢说,仍旧小媳妇儿似地坐在原位。


第04章/我可以揍你吗
  奇王府里的空气中飘满了火药味,所有下人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原因在于他们的几个主子现在情绪十分暴躁。因为王府里来了个叫琳云的姑娘,自称怀着王爷的孩子。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孩子生下来后母凭之贵,那这王后之位不是非她莫属了么?那是右相的千金,论身份也可以配上王爷了。
  
  四位王妃进府后王爷一直没立王后,四妃说是有大小,其实在王爷心里的位置都是差不多的。王爷也甚少偏心。可要是琳云姑娘真当了王后……
  
  “主子,您就不担心那叫琳云的女人抢了您的位置吗?”樱子苦口婆心地劝着甘果。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真不明白她的主子是怎么想的了。
  
  “呵,你别急。那人她当不了王后。只有何涛和桂圆才沉不住气呢。”
  
  “您这么确定?”
  
  “当然~”甘果笑得很温柔,“樱子你在置疑我的判断力吗?”
  
  “啊!!!樱子万万不敢。”她居然忘了她家主子是从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人了。
  
  “你下去准备一下吧,我们今天也出去走走。”他总要先把那些宝物拿到手不是么?
  
  樱子告退之后甘果露出奸诈的笑容,慢慢品起上好的雨前龙井。
  
  王爷的房间里,琳云姑娘正在和宇文奇下棋。
  
  宇文棋的表情是苦不堪言的,他这半年来赢皇上的都输了……
  
  “琳云姑娘,师父啊,徒儿不和您下了不行吗?”宇文奇第七次请求出声。
  
  六百万两啊!!!他半年里赢的钱就这么半天功夫就没有了。
  
  “唉~既然如此,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她不客气地把银票收好:“奇儿啊,你也知道师父年事已高,这次来见你也许是最后一面了。你做徒弟的这般孝顺,为师一定会在九泉之下念着你的好的。”
  
  “T T”师父,徒儿不用您在九泉之下还念着啊。不,现在也不用!“师父,请问您几时回临云山呢?”快走吧快走吧,你个瘟神。也许最后一面,这都第几次也许了,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奇儿,你这是在赶为师的走么?”琳云哀怨地抽泣着,起身走几步便走到那个棉垫子旁边,做出往肚子里塞的动作。
  
  这几天宇文奇用各种方法把琳云留在屋里不让她出去。他就怕几个王妃看见她心里不爽。这下好了,他师父学会用“孩子”威胁他了。“师父,您这不是在骂徒儿么。”知道赶你你还不走!!!“再说了,您来了几天,这王府里的菜不下一百八十种,您还差一两道没吃呢。”你个猪八戒转世。
  
  “啊,如此说来这么多菜我吃过了都还没记住味道呢,看来还真是要多住些日子。”
  
  “……”
  
  “怎么奇儿?你不欢迎为师的?”
  
  “师父~~~~~~”
  
  “恩?”
  
  “请问徒儿能揍您吗?”
  
  “当然没问题。”琳云把手里的茶杯放到桌上笑笑:“来吧。”
  
  宇文奇看看她,肩一垮:“算了。”
  
  T T他得能打得过才行啊。
  
  “可是奇儿啊,为师的兴致高起来了,就来练练吧。顺便也让为师看看你这几年有没有偷懒。若真是没有长进,那岂不是丢了为师的脸?”
  
  ……
  
  不多时,王爷房里传来杀猪的叫声。
  
  甄子路过听到顿了顿脚步。
  
  “主子,不用进去看看么?”月落听这叫声实在是有些不忍心了。
  
  她可是四王妃的四个丫头里最善良的,哪里听得下这般惨绝人寰的嚎叫。
  
  甄子也不是不心疼,但一想到琳云,他只能白牙一咬:“哼!死了省心!”
  
  ……
  

第05章/大王妃的计谋
  日子一晃,琳云也在奇王府住了半个月了。王府的下人们苦不堪言。
  
  最初几天这位琳云姑娘不出门,只在王爷卧室里呆着。他们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只要吃的喝的住的伺候好了一切都好说。
  
  如今……
  
  琳云姑娘天天说要出来晒太阳。你说你晒就晒吧,为什么非要让大伙陪着你一起晒呢?!弄得现在奇王府里的下人一个个都跟黑土豆似的,出了门竟让别的府里的人笑话了。
  
  这会儿,太阳要落山了,琳云姑娘终于回屋了。
  
  一群“黑土豆”聚在一起商量着是不是要把这件事跟王爷说说。要不他们总这样陪晒,工作做不好不说,王府的脸面也要挂不住了啊。
  
  “管家,您说说这可怎么办呀,姑娘们晒得都跟煤球似的了。以前谁不知道我们奇王府的丫头是最漂亮的,现在……”
  
  “还有还有,现在活都要干到晚上才能干完。我们这一上午就陪晒了。”
  
  “这些都还好,关键是食材问题啊。”厨娘苏苏担忧不已,“那琳云姑娘天天要吃南海上贡的水果,可是这每一个月才送来一次,都给她吃光了。还有两支紫玉人参也给她吃了。她还要,可这些就算有钱也是买不到的呀。”
  
  诉苦的声音此起彼伏,全部化成一首曲子飘进伊依管家的耳朵里。
  
  这首曲子有个优美的名字——————“噪音”
  
  伊依管家心烦地挥挥手:“你们散了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这事儿我心里有数。”话毕她又补充道:“苏厨娘你先留一下。”
  
  苏苏往前一站:“伊管家可有事?”
  
  伊依说:“现在那琳云姑娘一日的膳食置办要多少银子?”
  
  苏苏略算一番,答:“约莫要过五百两吧。”
  
  “……”伊依一惊,五百两啊!够平民百姓一口人十年吃不完了。这不是给王爷折福么!“这事我去找大王妃说说,他会有主意的。”
  
  两人分开,伊依直接找上甘果。
  
  “大王妃,伊依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伊管家不必如此,有话便直说吧。”
  
  “那位琳云姑娘一日的膳食费就要过五百两,而且一桌子菜就她一个人吃。这必然是吃不完的,如此浪费恐怕……”就算王爷家再有钱也不能让人这么吃啊。“再者,她每日都要求全府的下人一起陪着晒太阳,这样一来我们就没办法工作了。”
  
  “伊管家的话我明白了,你下去忙吧,这事我自有安排。”
  
  “那伊依告退。”
  
  甘果在梅院来回踱步,半个时辰后他赶往账房去。
  
  账房的莫先生正在噼里啪啦打着算盘。见来人连忙起身问安。
  
  甘果一笑:“莫先生不必多礼,我来了只是想问问这几日王府一日的用度要多少。”
  
  “回大王妃,约莫两千两。兴许更多。”
  
  “哦?怎么这么多?”
  
  “那琳云姑娘每日晒完太阳便要求王爷陪同去逛古玩店。看上一样两样,这钱也就没了。”
  
  “这样啊……”甘果眼珠一转:“莫先生,打明儿个起再有人来支钱你就不要给。如果苏厨娘来领膳食用度你就照以前的给。她若是问你你告诉她,琳云姑娘的膳食以后四菜一汤就行,不用太好,照王爷和王妃们平时吃的做就可以。谁要是提起来你就说是我吩咐的。”
  
  “这……”莫先生觉得有些为难,那琳云姑娘的肚子里九成九是王子啊……
  
  “算了,你介时还是让苏厨娘来找我吧。”
  
  “可是大王妃,那琳云姑娘肚子里……”
  
  “莫先生您是知道的,王府上下一直是我在打理,王爷那边我自有说词,你不用担心。”
  
  “小的不敢,那小的便按大王妃您说的做了。”
  
  “恩。”
  
  甘果话毕离开,悠然自得地往自己的住步去。哪知半路上,正遇见宇文奇和琳云从正面走过来。
  
  “哟,大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呀?”她把玩着手腕上上等的翡翠镯子道。
  
  “哦,闲来无事瞎转转。琳云姑娘好兴致。”
  
  “大王妃您也是大富人家出身,不如您帮我看看这翡翠镯子如何?”
  
  甘果做势瞄了一眼:“哦,挺好~”他欣然一笑:“我娘家下人都戴这种。”




第06章/估计没少挨揍
  琳云哼一声离开。
  
  宇文奇飞快跑到甘果身边,吧叽一口亲上去:“大老婆,我爱死你了。”说完就跑了。
  
  甘果站在原地,摸着那一块还残留着爱人温度的地方笑,前一秒柔情似水,后一秒奸诈。
  
  既然不肯坦白身份,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次日,苏厨娘去账房领钱,账房一句话把她支到了甘果身边。
  
  “苏苏给大王妃请安,请问您有何事吩咐苏苏?”
  
  “坐吧苏厨娘,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甘果一笑:“你是我从甘家带来的,没外人在的时候不必拘礼。”
  
  “多谢大王妃。”
  
  “我今天让你来的原因很简单,这往后琳云姑娘的饭食全部上素菜。而且,一个盘子里只许出现一种菜,听明白了吗?”
  
  “呃……”苏苏一懵:“大王妃的意思是白菜凉拌白菜,大葱炒大葱?!”
  
  “苏厨娘果然聪明,就是这个意思。”
  
  “啊,那好办~苏苏明白了,苏苏告退。”
  
  中午,琳云姑娘等了好半天才把午膳等来。瞪眼一看,差点没翻白眼直接晕过去。她大喊:“这!这是给人吃的吗!!!”
  
  上菜的小丫头很无辜,眼眶红了半天不安得很。但一想到来前大王妃的话,她也只有硬着头皮说:“是大王妃这么吩咐的。”
  
  琳云一怒,提起裙摆飞了出去,直奔甘果现在住的地方。
  
  宇文奇大惊:“等等我啊!”也跟了出去。
  
  意外的,甘果的住处不止他一个人,连带着二三四王妃,还有他们的丫头都在,也不知道回娘家的都是什么时间回来的。
  
  琳云冷哼一声:“大王妃,我的肚子里好歹装的是王爷的孩子,你未免太不会做人了吧?”
  
  甘果闻言也不怒,笑着说:“给王爷的孩子吃是好,可要是给猪吃就不必那么讲究了不是么?”
  
  琳云一拍桌子:“你什么意思?!”
  
  甘果悠然说:“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若是给王爷的孩子吃,别说是紫玉人参,千年灵芝果了,就是龙王的肉也不在话下!”他有意无意地瞄了眼她的肚子:“可如果说是给猪吃……那就不一样了。”你肚子里没孩子,吃都吃你身上去了,你个母猪!
  
  琳云一怒,赤手空拳直接打上去。
  
  屋子里的人除了宇文奇和樱子都尖叫出声。这打坏了谁都要出大事儿啊!
  
  除了宇文奇和他的丫头樱子,没人知道甘果会武功,更不知道他的功夫已是出神入化的境界。
  
  琳云三两下就把甘果引到外面的花园,两个人的功力不相上下。
  
  甘果巧妙地避开琳云的拳,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琳云敌不住那劲头后退数步才站住脚,嘴里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王府的人又是跟着一阵尖叫,她用手背一抹,再次握紧拳头冲上去。宇文奇晃着扇子来回踱步。哪个伤了他都不好过啊!
  
  二三四王妃提着气,都不敢呼出来。
  
  又是一轮难解难分的对峙,而这次受伤的却成了甘果。他被拍了一掌,身体直接从数丈高处摔落下来。
  
  宇文奇一惊,立时飞上去接住他。
  
  甘果平复了呼吸对琳云一笑,气得琳云脸憋得通红。
  
  她走到宇文奇面前讨个说法,说:“刚才我掉下来为什么不接住!!!”
  
  宇文奇吱唔半天没说出一句人听得懂的话来。
  
  这时甘果也当着众人面反亲他一口,从他的怀里跳下来,对琳云说:“琳云姑娘,你那翡翠镯子是一对的吧?”
  
  “!”琳云猛然瞥向他:“你怎么知道!?”她的样子很激动,激动到说话的声音是颤抖的。
  
  甘果说:“我知道另一支镯子的主人在哪里。”
  
  琳云冲上来抓住甘果不放手:“告诉我,你快告诉我,那人在哪里?”她早该想到的,刚才这小子用的招式明明是那么熟悉……
  
  甘果两手一摊:“我凭什么告诉你?”
  
  琳云急了,大喊:“你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告诉我他在哪儿。”她的眼里蓄满了泪,眼看就要落下来。
  
  这时宇文奇突然上前一步把嘴凑到甘果耳边:“大老婆,她赢走我的六百万两银票,这半个月又花了王府二十七万两。”
  
  甘果闻言差点笑出声,心说你还都记着呐。他摇摇头对琳云道:“你给我七百万两银票,我就告诉你我师叔的行踪。”
  
  琳云听后二话不说从钱袋里拿出来交到甘果手上。宇文奇在后面内心大喊:“大老婆你个笨蛋,说啥也给我凑个整,要一千万两啊,她贼有钱!!!”
  
  甘果背后没长眼睛,就算长了他也不可能听到,因为这就是宇文奇心里的想法。
  
  钱到手了,甘果也不再隐瞒:“师叔在灵隐寺。”
  
  “他在那儿做什么?”不会出家了吧……
  
  “您去了就知道了,不过放心,肯定不是出家。”甘果的态度转为对待师父时应有的尊敬。
  
  琳云看看宇文奇:“我看你呀,就这个找得挺好,那三个都中看不中用!”
  
  “……”甘果一咬牙,这不是给他找麻烦么。临走居然还挑拨他和二三四王妃!
  
  宇文奇笑笑:“都好,都好。”
  
  琳云走了,周围所有的人看着宇文奇,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下人们在管家的示意下一一离去。
  
  桂圆想着:以后还是老实地当二主子吧,大王妃太可怕了。
  
  甄子心说:三王妃挺好,挺好。
  
  何涛走到宇文奇身边怜悯地看着他:“王爷,您真可怜。”估计没少在床递间挨大王妃揍吧……
  
  
第07章/不打不成王妃
  宇文奇把甘果扶到他房里,对着一干看着他的大喊:“都看着本王做什么?还不快去叫花大夫来?!”这一个个都什么眼神啊!
  
  马上有人领命而去,不久,王府的大夫花殇走了进来。
  
  “花大夫,快快,看看大王妃他怎么样了。”宇文奇起身把位置让给花殇。
  
  花殇一笑,倒也不急着给甘果看病。他对宇文奇说:“王爷,为大王妃诊过病后可否允许花殇带着小满出去半年?”
  
  宇文奇一听便心知肚明,说:“算了吧,这王府里没有个好大夫也不行。介时还是把小满许配给你,再让他晚上不要当值便是。”
  
  花殇闻言欣喜若狂:“多谢王爷。”
  
  宇文奇摆摆手让他先看病号,然后把那个常年在暗处保护他的暗卫小满叫了出来。
  
  “小满,本王刚才说的话听见了吗?”
  
  “回王爷,奴才……”
  
  “恩?”
  
  “小满听到了。”
  
  “这就对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自称奴才,你这笨蛋。”
  
  小满脸红着问:“王爷,那以后谁负责您身边的安全啊?”
  
  宇文奇冲房梁上指了指,一个黑影飘然落下。
  
  “这是鬼夜,以后他就代替你了。”
  
  小满哦了一声,这个鬼夜他认识,也是王爷培养多年的人。
  
  鬼夜:“王爷,请问后天能闹洞房吗?”
  
  宇文奇奸奸一笑:“必须的!”
  
  鬼夜听毕一闪身不见踪影。
  
  宇文奇看看花殇,再看看小满:“怎么就看上个小呆瓜呢。”不是他贬低他的侍卫啊,是真呆到可爱。虽然武功倒是顶好……
  
  花殇一副王爷您有所不知的表情:“小满很有趣。”
  
  “有趣?!”一屋子人拉长了耳朵听。
  
  “回王爷,是有趣,他晚上喜欢踢被子,喜欢窝在我怀里睡,喜欢吃东西。”
  
  众人:“……”好,好冷……
  
  甘果身体素质好,没几天便恢复了过来。而正好在那天,皇上那边来了圣旨。
  
  来传旨的人是露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
  
  宇文奇带着四位王妃同时站着接旨。
  
  当然,这并非他大逆不道,而是皇上曾特准他一家接旨可不必下跪。
  
  “露公公为何还不宣旨啊?”
  
  “奇王莫急,小人这次带的是皇上的口谕。皇上说了,三日后请王爷一家去御花园赏景。”
  
  “原来如此,露公公坐。”
  
  “不敢不敢,奇王爷您忙,奴才这就得回去了。”
  
  宇文奇对外喊着:“来人,送露公公。”
  
  伊依管家送着露公公到门外,露公公看着一路上都在张灯结彩便问:“伊管家,府上可是要办喜事?”
  
  伊依笑着回答:“是啊露公公,王府里不是有位花大夫么,是他要成亲。这位花大夫与王爷多年交好,王府里就把这事给办了。”
  
  露公公点头:“恭喜恭喜。”
  
  当晚,宇文奇把甘果留在他房里照顾着,他问他:“心甘儿,你怎么知道师父那镯子是一对?”
  
  “小时候就见师叔一直戴着,我喜欢那镯子,就跟师叔要。师叔就说,那镯子不好,他家只有下人才带。”
  
  “……”看来心甘儿小时候挺笨,“那你没问问为什么下人戴的他还戴吗?”
  
  “当然问了啊。”怎么可能不问。
  
  “那师叔怎么说?”
  
  “师叔说:他是小时候戴了,大了发现那都是下人戴的以后,想摘摘不下来了。”
  
  “……”
  
  两天后,花殇娶了小满过门,他们算是再也不用分开了。
  
  这天奇王府上下跟着一起热闹,结果到中午,皇上居然也穿着便服来参合一脚。照他的话说:“这么热闹的日子怎可少了朕?小王叔实在不够意思。”
  
  “……”宇文奇嘴角一抽,复又笑道:“原来皇上是怪臣这个月没去找您下棋啊。这好办,我们现在就下一盘,和以前一样,输一盘一百万两。”
  
  “……”皇上闻言一口白牙差点咬碎。他这不是自找苦吃么T T
  
  把棋盘摆好,君臣之间的较量再次展开。
  
  宇文泽落子前说:“不如这样吧小王叔,若朕赢了,你告诉朕你是怎么娶到四位王妃的如何?”
  
  宇文奇点头道好。
  
  约过两个时辰后,宇文泽第一次赢了宇文奇。
  
  当然,他心里有数这是宇文奇在让他。不过他也不好拿出来说,便等着宇文奇开口。
  
  宇文奇狡猾地一笑:“皇上亲政没几年便开始彻查贪污受贿一事,那年朝廷打仗,户部拿不出钱,臣就想着怎么样来钱最快。后来正好钦差把他们四个人的贪污证据取到手,还被臣知道了这事,皇上您记得吧?”
  
  “当然,到这里朕是清楚的。”
  
  “后来臣就觉得钱这事儿有着落了。当晚臣就把桂圆,甄子,何涛全找了来。然后没几天臣又就向您求赐婚了不是么。”
  
  “对,但是他们为什么答应你?”
  
  “嗨,这个很简单。他们怕疼。”
  
  “恩?!”
  
  “他们怕臣揍他们。”
  
  “……”
  
  “不过,有一个倒是例外,想必皇上昨儿个也听说了,甘果他是有武功的,且比臣还高出许多。”
  
  “难道他也怕疼?!”
  
  “并非如此,事实上他是自己找上门来要求嫁给臣的。”
  
  “……”倒~“为什么?”
  
  “甘果说了,躲在臣的羽翼下想贪多少都行。”这本是大不敬的话,却坦然地说出口,“后来臣就寻思着,这钱贪到手里反正都是姓宇文的,那便无所谓了。”
  
  “小王叔,你可真是……”
  
  “皇上有话请直说。”
  
  “你可真不是东西啊!!!”
  
  “皇上谬赞了。” 不过是也爱贪而已╮(╯▽╰)╭
  
  “那小王叔上得王婶们的床吗?”
  
  “哈哈哈~皇上您真有意思,这都三年了臣摆不平他们岂不愧对了这‘奇王’的名号?”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978-a7d679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