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扭的情人》————姓猴的(现代短篇) 

《别扭的情人》————姓猴的(现代短篇)

文案
有时候,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常常把“我爱你”这句话挂在嘴边上。
可是,你不说你爱我,我又怎么知道你爱我呢。

罗嗦!你唐僧啊!

小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听到你说一句“我爱你”啊。

呸!
内容标签:强强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霁贤,陆况羽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陆况羽对着屏幕上的一堆电子表格较着劲,小孙站他旁边敲了敲隔间的玻璃,探着头问他:“陆哥,今天光棍节,我和老蔡打算出去哈皮一下,你去不?”
  
  旁边的老蔡喊小孙:“别叫他啦,人家早就名草有主了,不用跟咱们两个光棍一起混!”
  
  陆况羽把嘴里叨的圆珠笔掖在耳朵后面,咧嘴一笑:“去!干嘛不去,哥哥我上个月刚恢复了自由身,今天不出去乐呵乐呵对不起自己!”
  
  川味火锅城
  
  今天光棍节,出来应景凑热闹的人还挺多,陆况羽三个人在楼下排了半个多小时才有位置。
  
  上楼坐下一看,小孙来气了,原来不光是剩男剩女们出来哈皮,好些对情侣你侬我侬的也都今天出来吃饭。
  
  小孙眼都蓝了说陆哥你说他们出来干嘛啊?干嘛啊??这不是眼馋咱们来了么??
  
  陆况羽嘿嘿一笑说你觉得他们烦你别看他们不就得了,来来,看哥的脸,看哥多帅。
  
  小孙认认真真的看了陆况羽几眼,又白又胖跟剥了壳的煮鸡蛋似的小脸竟然也飞上了一抹红晕,说陆哥,真、真帅。
  
  老蔡是个实惠人,坐下就喊服务员问今天光棍节酒水打不打折啊,有优惠券没啊?
  
  小孙说你傻了吧,今天不涨价就不错了哪能还给你打折。
  
  热气腾腾的川味火锅。
  
  朝天椒大红枣,白菜木耳宽粉条,肥牛鱼丸螃蟹脚,冻豆腐金针菇,茭白笋干鱿鱼片猪脑。
  
  陆况羽出神的看着各种菜料底料都在咕噜噜翻着红油花的汤汁里上下翻滚。
  
  吃火锅的时候没人在乎你是二十八块钱一盘的肥牛还是五块钱一盆的白菜,一股脑的扔下去,等翻花滚熟,菜饭便都齐全了。
  
  多简单。
  
  人间的事如果也都跟吃火锅一样,稀里糊涂一锅端,就好了……
  
  陆况羽眯着眼,狠狠的把剩下的一口烟吸掉,扔了烟屁股,拿起筷子:“行了,肉能吃了,粉丝快挟啊,再不吃就化了!”
  
  老蔡把眼镜拿下来用餐巾纸擦上面的雾气:“你恢复单身了?”
  
  “嗯。”
  
  “听说你那女朋友条件特别好,怎么,没把握住,让她跑了?”
  
  陆况羽嘿嘿一笑,也不答话,一扬脖半瓶冰镇的啤酒全倒进了胃里。
  
  冰冷的液体带着甘苦的味道滑过食道进入胃里,激得全身一个激灵。
  
  陆况羽擦了擦眼角,应着:“快吃快吃。”
  
  老蔡在旁边看得直咂嘴:“哎呀哎呀,你这么喝多伤胃啊。”旁边的小孙扯着陆况羽要跟他再对瓶吹一个
  
  “这么喝爽!吃火锅就得配冰镇的啤酒!”
  
  “你们就捉吧,外面都零下了你们还喝带冰茬的……”
  
  =================
  
  小孙喝多了,老蔡说我和他顺道,我送他回家吧,你也没少喝,回去时也小心着点!
  
  陆况羽点点头,看老蔡与小孙上了出租车,抬头看了看天,苍青混沌的天空,这时候飘起了轻雪,无声无息的落在他的发上、肩上。
  
  一辆辆的汽车鸣叫着喇叭从陆况羽身边飞驰而过,霓虹车灯流转着异彩光华。
  
  陆况羽双手插在裤兜里,缩着脖子走在立交桥的车道上。
  
  雪已经越下越大。
  
  陆况羽穿得并不多,一件高领的黑毛衫,外加一件黑色皮夹克,下面是西装单裤,连鞋子,都是单的。
  
  手脚已经麻木,但陆况羽却不想叫出租车,望着天空越下越大片的飞雪,突然觉得这样也挺浪漫。
  
  “DIDI——”身后喇叭声响。
  
  一辆宝蓝色的标致轻轻从陆况羽身后滑了过来,跟着陆况羽的脚步慢慢开着,车窗玻璃落下,一个看上去挺斯文白净的中年男人微微对陆况羽笑道:“先生,去哪?我捎带你一程?”
  
  陆况羽扭过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抱着肩膀在原地跳了两下:“哎呀,哥们看着眼熟啊。”
  
  那男人听陆况羽这么说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忙说:“咱们在金碧辉煌遇着过……”
  
  金碧辉煌,本地一个很出名的GAY吧。
  
  陆况羽看着那个中年男人笑得很有些意味深长,当下把手支在车顶上俯下身子看着车中的男人眉梢眼角都透着不正经:“原来是同道中人啊~~怎么,哥哥想送我一程?”
  
  陆况羽本身气质特爷们,长相很帅气,现在虽然冻得脸色像个紫萝卜,但这风流一笑魅力还是很大的。
  
  那中年男子被他这么一调笑,白净的脸也红了,垂了眼,手忙脚乱的打开车门。
  
  =================
  
  车里面开着空调和轻音乐,陆况羽上了车,坐了一会身体总算有些暖和过来了。
  
  旁边的男人从他上车便一直紧紧的盯着他,这时候递过一支烟来。
  
  陆况羽嘿嘿一笑,接过了烟说你只给烟不给火,这可不太好。
  
  那男人掏出打火机,给陆况羽点上。
  
  陆况羽双腿大开,大刺刺的坐在副驾座上,吞吐着烟雾,吊着眼看男人开车。
  
  男人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但从他泛红的耳根与微微发抖的手指上,陆况羽还是能看得出来,男人很紧张。
  
  “哎,这个路口左拐左拐……3号楼,哎,到了。”
  
  车在陆况羽家楼下停了下来,陆况羽一手握在车门把上,一边回头冲着男人裂嘴笑笑:“今天真多亏了哥哥,要不然我非冻死不可~!那今天挺晚了,我就不请哥哥上去坐了哈~咱们改日再联系。”
  
  既没问对方姓名,也没索要对方的联系方式,这很明显的敷衍腔调任谁都看得出来。
  
  男人的笑容瞬时变得有些僵硬,眼睛里透出失望的神色来,却还是勉强笑着说好的,你上去吧。
  
  陆况羽做势要下车,却回身一把抱过男人的头,吻了下去。
  
  唇齿相交,气息相闻,男人在陆况羽的亲吻与触摸下溃不成军,搂着男人纤细柔软的腰身,陆况羽气息也变得有些凌乱。
  
  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在叫嚣
  
  好想做 爱
  好想做
  
  自从陈霁贤那个孙子对自己说“我要结婚了,咱们分手吧。”
  
  从那天,到现在,已经一个月又三天。
  
  一个月又三天,自己是如何度过的呢?
  
  为了忘记对方而废寝忘食的努力工作着,得不到解放的身体,被纠结与悲伤充斥着的内心。
  
  不如忘却,忘却以往,迎接这之后的每一次的放纵欢愉。
  
  “喂……”陆况羽看着男人潮红的双颊与眼角,在他耳边轻轻的道:“要不要去我家?”
  
  ====================
  
  叮的一声轻响,电梯门打开,陆况羽与男人纠缠拥吻着,跌跌撞撞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陈霁贤铁青着一张脸,站在陆况羽家门前,也不知已经等了多久。
  
  陆况羽迷离着双眼,搂着中年男人,嘿嘿笑着,无视陈霁贤的存在,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倒是中年男人,看到陈霁贤紧绷着的脸色,清醒了过来,捅了捅陆况羽的胸口。
  
  陆况羽这才看见陈霁贤似的大声打了个招呼:“哟,我还想呢,谁这么缺德把这么个大型垃圾扔我家门口了,原来,这是个大活人。”
  
  陆况羽仿佛酒劲这时候才上来似的,走路里倒歪斜晃的十分严重,喷着热气和酒味走到陈霁贤面前,眼对着眼认认真真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大活人看着挺眼熟的哈……啊……我想起来了,这不我大学同学陈霁贤陈总么……挺长时间不见了是吧,听说你要结婚了?最近忙着陪你未婚妻呢吧……来来来,兄弟咱也觅得第二春了,这我男朋友……他叫……”说到这里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中年男人的名字,于是低了头,问那男人,“你叫什么?”
  
  中年男人打一看到陈霁贤乌云密布的脸时就已经一直拼命往后缩了。
  
  现在陆况羽一问他话,陈霁贤的目光两道刺刀似的扎了过来。
  
  男人明白自己是卷入了一场情侣吵架的风暴当中,现在这就是台风眼啊!见事不好的男人忙对着陈霁贤挤出一个笑脸道:“你朋友他喝多了,我就是送他回来,我们没什么,没什么的……”挣脱了陆况羽的手,提着自己的衣服落荒而逃。
  
  陈霁贤眼睛角扫都没扫那个逃掉的男人,只是冷冷的挑了挑嘴角:“好一个男朋友,把你一人扔下自己先跑了。”
  
  陆况羽抓了抓头发,想点根烟却发现没有火,于是特没劲的又把烟塞回口袋里,斜斜靠在门边打了个呵欠:“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困了要睡觉。”
  
  陈霁贤看着陆况羽咬了咬牙,问说拔你手机是空号,你家里的锁也换了,为什么?
  
  陆况羽垂着眼皮说你谁啊,我手机空号家里换锁关你什么事啊?你管着吗?
  =======
  
  陈霁贤深呼吸说咱们别在门口站着说话,把门打开,我们进去好好谈谈。
  
  陆况羽掏了掏耳朵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你要是特地跑来这一趟就为了问我这些,那你快点走吧,你不是我什么人,你没资格管我。
  
  陈霁贤柔声说小羽你把门打开,你穿这么少,外面冷容易感冒。
  
  陆况羽说你话要是说完了就快点走,你走了我自然就开门进去了。
  
  陈霁贤冷笑说怎么着,你今天是不打算让我进这个门了?
  
  陆况羽说对,我屋子里太小装不下你这尊佛,您哪来哪去吧!
  
  陈霁贤抬腿咣的一脚踹在防盗门上咬牙说你快点开门!
  
  陆况羽也冷笑说跟爷们玩横的?我他妈就不开!爷爷我当胡同串子的时候你还淌着鼻涕吸冰棍呢!有能耐你踹啊,你腿不疼你接着踹!我看是我新装的防盗门厉害还是你的佛山无影脚厉害!
  
  对门的邻居骂骂咧咧推开门:“谁啊干什么啊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
  
  看到两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的男人脑袋冒火怒目相视,邻居声音自动转小,把门轻轻关了,咔哒一声还上了保险。
  
  陈霁贤看着陆况羽。
  
  陆况羽扬着下巴挑着眼看陈霁贤,脖子上青筋一蹦一蹦的。
  
  陈霁贤看着陆况羽的后方一脸惊讶:“陆老伯!你怎么来了?!”
  
  闻言大惊的陆况羽一瞬间失去了警惕,刚要转头,那边陈霁贤出手如电对着陆况羽胃就是一拳,陆况羽惨叫一声扑通跪地。
  
  陈霁贤知道想打压住陆况羽的战斗力那就要一鼓作气,当下举起手刀对着陆况羽的脖子又是狠狠一劈。
  
  陆况羽抱着肚子眼冒金眼的倒在地上破口大骂:“陈霁贤你他妈小人!回回给老子玩阴的……你等着!老子让你好看……”
  
  陈霁贤抿着嘴不说话任陆况羽在那骂,从陆况羽口袋里找出钥匙开了门,一把将陆况羽薅了进去。
  
  ===============
  
  门吱嘎一声刚关上,陈霁贤就压了上去,陆况羽拼命挣扎,一胳膊肘子杵到了陈霁贤的肋巴条上,陈霁贤疼得闷哼一声,终于也发了狠,一把抓住陆况羽腿间,狠狠的捏了一下
  
  陆况羽嗷的一声,眼泪都出来了,咬着牙骂陈霁贤你他妈的狠,你想让老子断子绝孙是不是!你个灰孙子生儿子没屁 的混蛋……
  
  身后的陈济贤根本不管陆况羽骂骂操操的喊什么,直接把陆况羽裤子一扒,手指头就捅了进去。
  
  没有任何润滑直接被捅进去疼得陆况羽倒吸了一口凉气,手脚并用身子往前爬,抓起桌子上的什么东西一转腰就向后砸了过去。
  
  咣当,厚厚的玻璃烟灰缸摔在地上,殷红的血顺着陈霁贤的额角流下。
  
  陆况羽望着那血呆了,陈霁贤的动作滞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额角,看了看那血,眼睛都红了,从牙缝里蹦出陆、况、羽三个字
  
  双手扒开陆况羽的两片臀瓣,身子一下子挺了进去。
  
  陆况羽脑门顶着地板,疼得没了声音。
  
  声音都噎在喉咙里,压在胸口里,发不出去,只余下呼哧呼哧的喘息。
  
  在他身后的陈霁贤也在喘,伸出手来摸着陆况羽前面萎缩着的腿间,轻轻的咬着陆况羽的耳廓说你放松点,放松点,你这样勒得我疼你也不好受不是。
  
  陆况羽在心里骂你他妈的都快结婚了还跑老子身上来寻好受!
  
  心中发了狠后面更是用力一绞
  
  陈霁贤在他身后低低发出声呻吟,知道陆况羽是铁了心的不想让自己做了,于是也不着急,只伸出手来到陆况羽腿间,上上下下快快慢慢的撸动着,另一只手爬到了陆况羽胸口,轻轻画着圈,打着旋,恣意玩弄。
  
  交往十年,陆况羽只在陈霁贤身下呆过,整个身体都是陈霁贤调教开发出来的,陈霁贤对陆况羽敏感带的了解程度只怕比陆况羽自己还清楚还熟悉,几个手段使出来,陆况羽的腰都软了,整个身子热得像盆火,又像化成了一滩春水,咬着下嘴唇却终究还是忍不住,拖着长音浅浅呻吟起来
  
  后面不自觉的放松,裹着陈霁贤放在里面的东西还蠕动着吸了几下,
  
  陈霁贤发出一声极舒爽的叹息,轻轻的道:“这就对了……”
  
  陆况羽欲哭无泪:“我对你妈个头……”却正好被陈霁贤顶到了要紧处,声音一下子拔了个尖,脚指头都弓了起来,整个人都酥了。
  
  ===================
  
  闷哼了一声,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陈霁贤趴在陆况羽身上喘息着,亲吻着他的背
  
  “小羽,小羽”他说“你爱不爱我?”
  陆况羽在心中冷笑,想说我爱你个屁!甩了我要结婚的人,竟然又跑来问自己爱不爱他,真是可笑。
  
  陈霁贤抬起眼来望着陆况羽眼神中竟然有些希翼
  
  “滚!!”陆况羽对他说。
  
  陈霁贤起身。
  
  随着陈霁贤的抽离,陆况羽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陈霁贤拖住了他的腰
  
  “你要做什么?”
  “到床上去睡,地上太凉……”
  “滚开!”陆况羽甩开陈霁贤的手,腰疼得厉害,他扶着墙走进寝室,一头倒在了床上。
  
  被子轻轻盖在身上,他又听到陈霁贤发出了幽幽哀伤的叹息,那叹息有着如此浓厚的悲情意味,听得他都不禁觉得揪心起来。
  
  你叹个什么劲!是你先甩了老子要结婚的啊!刚刚又强了老子,为什么现在却又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无法听到陆况羽心声的陈霁贤依旧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紧接着,陆况羽听到陈霁贤穿衣取的声音,穿鞋子的声音,离开时,关上门的声音。
  
  ===============
  陆况羽爬了起来,踉踉跄跄走到门口,现在屋子里空荡荡的,刚才的争吵肢体的纠缠暧昧的呻吟肉体的冲撞仿佛都只是一场梦。
  
  现在,只剩下了自己,只剩下了这满屋子充满情 气息的混浊空气,只剩下了疼痛的身体,和不停抽搐的心脏。
  
  对了……
  
  还有地板上带着陈霁贤血迹的玻璃烟灰缸。
  
  陆况羽抱着冰冷的烟灰缸坐在门口觉得全身无力。
  
  为什么人总是去伤害自己最爱的人呢?
  
  为什么人总是会被自己最爱的人所伤害呢?
  
  因为太爱,所以才去伤害……
  因为太爱,所以才会被伤害……
  
  这他妈的都是狗屁。
  
  陆况羽对着微冷的空气无声的说了这句话。
  
  他蜷缩着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朦朦胧胧的想着,他明天要给陈霁贤打电话,他要对他说“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
  
  门锁嘎棱响,吱嘎门开了。
  
  楼道里的灯光透入室内,在地上投射出方方正正的一道光影。
  
  在那光影之中,站着一个人,看到躺在地板上的陆况羽,慌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摇晃他
  
  “小羽!你怎么躺到这来了!”
  
  陆况羽张开眼,看着眼前的这张脸,伸出手
  
  陈霁贤……他的脸,为什么,这么模糊……
  
  脸上湿冷一片,摸上去,竟然是眼泪,不知不觉间流了满脸。
  
  陈霁贤跑到屋子里拿了条毯子把陆况羽抱裹起来:“到沙发上去坐着,我可抱不动你。”
  
  胡乱抹了把脸,陆况羽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陈霁贤有点呆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不回来怎么会看到你抱着沾有我血液的烟灰缸倒在门口哭得泪流满面~”
  
  “……少废话!你刚才干嘛去了?”
  
  “我脑袋被你开瓢了喂,刚才去楼下附近的医疗所上了点药包扎一下。”
  
  陆况羽看着陈霁贤头上的绷带嘴唇有点抖:“伤的重吗……”
  
  陈霁贤看着陆况羽笑了起来:“可重了,那个医生说我可能得留下后遗症……你说咋办啊?”
  
  陆况羽垂了眼,叹了口气,抬头认真的望着陈霁贤说:“我有句话想告诉你。”
  
  “嗯?”
  
  “对不起。”
  
  “嗯。”
  
  “还有……你结婚之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嗯。”
  
  陈霁贤一边应着,一边从大方便袋里往外掏东西。
  
  牙刷,牙缸,毛巾,睡衣……
  
  “你要干嘛?”陆况羽看着这些东西眼有些发直。
  
  “和你同居啊。”
  
  “什么!!!你不是要结婚了???”
  
  陈霁贤眨巴眨巴眼:“咳,那个是,我骗你的。”
  
  “什——你给我滚!!马上滚!!!”
  
  “小羽你别激动啊!你听我说,咱们交往了十年,十年啊!你从来没说过爱我,我只好骗你说我要结婚了,想看看你吃醋的样子……谁知,你连句挽留的话都没有……其实我也好痛苦好纠结啊!!”
  
  噼里啪啦!!暴走的陆况羽开始扔东西砸败类。
  
  ===============
  
  陈霁贤抱着陆况羽两个人裹着一条被子躺在床上
  
  “其实,比起对不起三个字……我更想听你说另外三个字。”陈霁贤抚摸着陆况羽的头发这样说。
  
  陆况羽从鼻子里哼了哼:“我该你的……被你耍了这么久,应该是你对我说对不起还差不多。”
  
  “那……对不起,我不该说谎骗你。”
  “嗯,我接受了。”
  
  “我要听你说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
  “我爱你!”
  “嗯嗯”陆况羽摸摸陈霁贤的头,“我知道。”
  
  “我是让你说你爱我!!”
  “我知道你爱我啊~”
  “是我爱你!”
  “嗯嗯,你爱我……”
  “陆、况、羽!!”
  
  ===================
  
  陈霁贤睡着了,嘟着嘴,皱着眉,似乎在梦中也在纠结着陆况羽的不合作。
  
  陆况羽偷偷的睁开眼,“我爱你”叹息似的低喃出爱语,将唇轻轻的吻在了陈霁贤额头的绷带上。
  
  窗外的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明天
  一定是个大睛天。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3983-f512792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