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你老婆!》———— 凤凤(现代短篇) 

《谁是你老婆!》———— 凤凤(现代短篇)


  文案

  欧阳涵很普通,楚龑也很普通,他们普通地在虚幻的空间相遇,普通滴在调侃暧昧中相恋。但是,这不是童话的世界,每一粒灰尘都可能成为灾难。

  但是……

  他还在他的身边……

  “呵呵,还是老婆心疼我。”抱住抱住。

  “滚!谁你老婆!”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阳涵/楚龑 ┃ 配角:梁宇/林洛希

  第 1 章

  有的时候,人会在不同的空间里,寻找一点点相同的味道,聊以慰藉,哪怕是在虚幻的世界,哪怕是如白痴般的交流。

  楚留芒:嘿,我刚看到一帅哥,身材就是昨天我和你说的那种一模一样,没想到今儿就让我碰上了。

  涵抱待放:那你怎么没去gd

  楚留芒:gd个p,人有女朋友

  涵抱待放:操,直的啊,直的你还想个p

  楚留芒:直的不是有种“不可能”的吸引力吗?

  涵抱待放:得,和我这一弯的说话委屈您了嘿,回见~

  楚留芒:哎,别啊,他们哪能和你比啊

  涵抱待放:滚!!不和你在这臭贫,游戏去

  十分钟后……

  楚留芒:在吗?

  涵抱待放:在

  楚留芒:在干嘛?

  涵抱待放:游戏

  楚留芒:哦

  十分钟后……

  楚留芒:在吗?

  涵抱待放:在

  楚留芒:在干嘛?

  涵抱待放:游戏

  楚留芒:哦

  又十分钟后= =

  楚留芒:在吗

  涵抱待放:在

  楚留芒:在干嘛?

  ……

  时间,被明显的空白出一块~

  涵抱待放:游戏!

  楚留芒:哦

  涵抱待放:操,你tm想干嘛!

  楚留芒:哦,没什么,刚游戏挺无聊的,对手太弱。朋友叫我吃饭去了,88

  看着自己的游戏形象以很悲壮的姿态腾空,以很唯美的姿势坠落,娇弱的倒在血泊中。

  面对着电脑屏幕,欧阳涵感觉到自己血液的温度在垂直上升……

  Md,他怎么不饿死!

  这时,响起的手机铃声熄灭了欧阳涵双眼中喷向那灰暗头像的怒火。

  “喂~”

  “啊,小涵啊,这个星期回家吗?”

  听的妈妈的声音,欧阳涵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这个星期学校有事。”

  “啊,这样啊,学校有什么事啊,一天都抽不出来吗?”

  “嗯,社团的事,抽不开身。”

  “这样,那好吧。你在外面也要小心些,一些人……”

  “哎呀,我知道了,我要去吃饭了,先挂了。”匆忙的,欧阳涵挂断了电话。

  哎……

  “小涵?你还不去吃饭啊,这马上就要上课了。”

  “嗯,这就去,下午什么课来着。”欧阳涵一边关上电脑一边对蒋绅说。

  蒋绅邪邪一笑,“思想品德,还不快去接受毛邓三的爱国主义教育。”

  “操,不是吧,那黑山老妖的课。这饭也甭吃了,一会再让他给弄出来,麻烦!”

  “哈哈哈,走吧。”

  毛邓三是大课,上百名的莘莘学子不谋而合的一起搞地下活动也是挺壮观的,前两排对着老妖行注目礼的生物们仿若异类。欧阳涵看了眼坐在身边的蒋绅,他正一边运用他那粗壮的手指操作着手机按键,一边对着手机屏幕时而傻乐时而淫笑,欧阳涵突然感觉浑身一阵恶寒。

  收回目光,心里象征性地为手机那边的人默哀0.1秒,欧阳涵继续低头看手机上新下载的……耽美小说。

  在那些让欧阳涵觉得好笑,却又看的欲罢不能的耽美小说的陪伴下,下课铃声终于来到了。

  蒋绅狠狠伸了一个懒腰,“哎~总算下课了,可累死我了。”

  “是啊,泡了一下午的妞,可不累吗你。”欧阳涵嫌恶的看了蒋绅一眼。

  “嘿嘿,这妞我今晚保准拿下。”蒋绅不无得意的说,“所以,不能陪你了。”

  “滚吧你,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被朋友没人性的甩掉,欧阳涵独自走出了教学楼,还有没走进食堂,就听见了熟悉的短信铃声,是楚留芒。

  “老婆,晚上还上吗?”

  “滚,谁你老婆,我刚下课饭还没吃呢,催命啊。”欧阳涵皱了皱眉,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翘。

  “呵呵,这不是怕你想我嘛。”

  对于这样没营养的废话,欧阳涵选择直接无视。收起手机,欧阳涵加快了脚步。

  涵抱待放和楚留芒是在一个同志论坛上认识的,具体是怎么认识的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只是留下了qq号,也没想过要怎样。后来qq上聊了两次,感觉交流起来挺舒服的,就一直不咸不淡的联系着。插科打诨,调侃暧昧,一年多下来,除了知道对方的名字和年龄之外,其他一概没有深入了解过,即使是交换了电话号码也没有人打过,真难想象他们在一个城市只是通过网络维持了一年多的奇怪的关系。

  昏暗的空间里,各种劣质香烟的味道,暧昧缭绕,可怜的键盘被很疯狂的使用着,刺耳的呻吟。总的来说欧阳涵并不是很喜欢这里,却又不得不时常光顾。

  找到位置,欧阳涵随意的看了眼旁边位置上的人,和他相仿的年纪,很高大的样子,端正的五官,尤其是那双很有神的眼睛,配上那英挺的眉。

  嗯,帅哥。欧阳涵果断的做出了结论。

  有这么一个顺眼的帅哥坐在身边,欧阳涵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刚挂上q,正想着要不要向楚留芒耀一番,就见那个熟悉的头像不停的闪烁。

  楚留芒:在吗

  涵抱待放:还没来= =

  楚留芒:嘿嘿,我和你说今天……

  其实就算是一起上线,也不过就是闲聊两句,然后各玩各的。但每次上网挂上q,欧阳涵总会习惯性的看一眼好友栏里的那个熟悉的头像。

  聊着聊着,楚留芒突然发了一个搞笑的图片,是一个欧美的中年大叔cos美少女战士的恶搞图片。而且由于那图片发的太过突然,欧阳涵没有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欧阳涵感觉到身边的帅哥看了他一眼,他努力隐住笑,转过头去时,帅哥已经继续沉迷于他的死神里了。

  嗯,从侧面看起来好像更帅,很有棱角的样子。

  欧阳涵又多瞄了两眼,心情大好。

  这时候,qq又响了。

  楚留芒:哎,还活着吧。

  涵抱待放:嗯,谢谢慰问,除了受了些惊吓,一切安好。

  之后,楚留芒又发了几张jp的cos图,欧阳涵彻底笑爬在了键盘上,虽然感觉到了身边帅哥无数次热情的视线,但是无奈视觉冲击过于强烈,引起的生理冲动无法抑制啊。

  楚留芒:还健在否?

  涵抱待放:健在健在,就是快崩溃了。

  楚留芒:你今晚还会宿舍吗?

  涵抱待放:回啊,没打算包宿,有事?

  楚留芒:没,就问问,再给你发几张。

  那天,楚留芒像是有意逗他一样狂发eg图,欧阳涵的肚子笑的直到下机还在隐隐抽痛。

  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刚洗漱了要上床,手机铃声就响了。

  是楚留芒?他怎么会给他打电话?

  欧阳涵吃惊的拿着电话跑出房间,在楼道里小心翼翼接了电话。

  “喂,你好。”

  电话那头噗的笑了出来,好像在怪异于他礼貌的表现。

  “咳,嗯,你好,是我,你到宿舍了吗?”很好听的男低音。

  “啊,到了。”欧阳涵还云里雾里的迷糊着。

  “怎么样,今天有没有被我的样子迷住?”

  “你的样子?我什么时候见过你?”

  他们今天没有视频,他也没有发照片给他啊。天,不会是……

  “你不会是那几张图片里……”

  “操,我在你心里就这形象啊。”

  “不是,那,我不是不记得见过你吗?”欧阳涵下意识的松了口气,本能的想到,还好他不是。

  “这么快就不记得了?你今天可是深情凝望我好多次了。”

  “你,你是那个,坐在我身边穿黑T恤的那个?”那个帅哥就是他?

  “喂喂喂,什么黑T恤,我巨帅无比的脸就这么被你忽略了?”

  “切,就你那样还叫帅!你怎么知道那个是我的?”

  “嘿嘿~叫声老公我就告诉你。”

  “去死吧你!”

  不说他也猜得到,估计就是那几张eg图弄出来的。他还奇怪他今天怎么这么抽,那他笑得没形象的样子不都被这丫看到了?混蛋!

  “呵呵,就说你是别扭受你还不承认!”

  “滚!”

  楚留芒当然没有滚,两个人第一次正式交换了对方的名字,又blabla了一堆没营养的废话,最后在两人极其自恋的相互吹捧下完美落幕。

  回到寝室时,已是一片漆黑,欧阳涵在黑暗中慢慢摸上床。躺在寝室的床上,欧阳涵有些恍惚于刚刚的谈话,他们仿佛是相识多年的铁哥们,一点陌生感都没有,就算在网上认识了一年多,但是通话还是第一次,感觉……还不错。迷迷糊糊中,欧阳涵深深的睡过去了,一夜无梦。

  过后,两个人都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也没有人再拨通过对方的电话号码,两个人依然在网上嬉笑怒骂,隐隐保留着那看不清的暧昧。

  欧阳涵心理隐隐生出些失落,也说不上是什么,也许是觉得那次的偶遇与那通电话,应该会有什么发生改变,不管那是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

  蒋绅生日,连带着把妹成功,一脸的春意荡漾。拖家带口,捎上他们这帮哥们,直奔KTY。

  冲进大包,调暗灯光,大家很配合的退化为原始生物。尤其是蒋绅,五音不全却是个麦霸,今天又是他生日,那真是魔音缭绕不绝于耳啊。

  欧阳涵本不想去丢人,却也无奈被赶上去嚎了一嗓子。唱完,屁股刚坐下,李刚就窜了过来,一把搂住欧阳涵的肩膀,欧阳涵下意识躲了一下,没躲开。

  “哎,我说欧阳涵,那妞看你好一会了。”

  顺着李刚的眼神看过去,坐在对面角落里的一个女生慌忙底下了头。

  好像是蒋绅女朋友的室友。

  “他看的是你小子吧。”欧阳涵懒懒的拿起果汁喝了一口。

  “你少扯哈,我们寝室现在就你还光棍着呢,蒋绅那小子都销售出去了,你说你身材样貌那样不比他强啊,这眼看就大三了,你可别给哥们丢人啊。”

  “滚吧你,你以为谁都像你们啊,从来都不用腰以上的部位思考问题。”一把推开李刚,欧阳涵笑着瞪了他一眼。

  “嘿~就您最男人,我们都禽兽,但你也不能亏待咱小兄弟不是……”说着手就往欧阳涵下身摸,被欧阳涵狠狠打掉。

  李刚嘿嘿淫笑了一下,摸了摸负伤的手背。

  “哎,说正经的,我看她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现在这样的女生多难找啊。我刚都打听了,还没男朋友呢,你真不考虑看看?”

  “你看着好,你收了吧。”说着瞪了他一眼,起身往外走。

  “哎,你上哪去啊。”

  “放水去!你要来?”

  关上包房的门,欧阳涵忍不住说了声,“操!”

  上完厕所,欧阳涵转身洗了一把脸,刚喝了点酒没觉得怎样,这一站起来还真有点晕,什么牌子的酒啊。

  欧阳涵正在那晕着呢,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了有点熟悉的声音。

  “我操!那女人自己贴上来的,关我tm什么事。”

  “不关你的事?那你手刚才干嘛呢,啊?你敢说你没碰她?”

  “你眼睛瞎了啊,没见我那是推开她呢吗?”

  “md,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人你是碰了,现在跟兄弟出去解决。”

  “呵呵”笑声轻蔑,“就那女人,我可没工夫为她出力。”

  然后是一阵不大的厮打声。

  “操,你丫想跑?”

  “呵呵,跑?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既然你丫那么想找揍,爷就满足你,走吧~”

  欧阳涵的眼睛一直偷偷瞄着洗手间的门口,脚步声越来越近,之后又渐行渐远。

  真的是他?切,又不关他的事。

  欧阳涵走回包厢,李刚还在他原来的位置上坐着。

  “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以为你掉里头了呢。”

  欧阳涵没说话,坐下就猛灌了一口酒。

  “嘿,你看那小妞还看着你呢,你不会真这么铁石心肠吧。”

  欧阳涵抬头看了一眼,那女生长得很乖巧的样子,见到欧阳涵看过来,腼腆的冲他笑了笑。欧阳涵面无表情的愣愣点了下头。

  “靠!”李刚狠狠捶了他一下,“你丫够酷的了。”

  欧阳涵这时腾地站了起来,“我出去有点事,一会就回来。”说完就走出了包房。

  “哎,喂!”看着欧阳涵急匆匆的背影,李刚不解的嘟囔,“这小子不会是第一次被女生看上,不好意思了吧。”

  第 2 章

  走出kty,眼前的车流与行人都显得那么陌生,欧阳涵的心里更加的烦躁。他左右看了一眼,看见了kty右边有一个小巷子,直觉中走了过去,听到了几声压抑的喊叫声,欧阳涵不安的加快了脚步。

  走到巷口,一个人背对着他站着,一只手扶在墙上,随时要倒的样子。那个人的脚下有呻吟声传出来,三个人躺在了那里。

  那个站着的人好像是休息够了,向倒下的三个人踹了一脚,转过身要往外走。昏暗的灯光下,欧阳涵不确定的喊了声,“楚龑?”

  那个人身体一顿,停了下来,慢慢抬起头,看清了昏暗灯光中的欧阳涵,色彩斑斓的脸上掠过一丝尴尬。

  “你,你怎么在这里。”

  欧阳涵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看着他。

  楚龑呲了一声,走了过来。走近了欧阳涵才看到,他的脸上竟然还有血。

  “你,你流血了。”

  楚龑没有理会他,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喂!”欧阳涵转身拉住了他,“你受伤了。”

  “知道!”甩开欧阳涵的手,楚龑继续向前走。

  操!不识好人心。

  但看到楚龑有些不稳的步伐,欧阳涵的心里怎么也放不下,他的腿好像也有点受伤。

  欧阳涵追了上去,“喂,你受伤了,我送你回去吧。”

  楚龑转过头,有些怪异的看着他。欧阳涵的脸有些发烫。

  “你知道我住哪?”

  “你说了我不就知道了?”

  欧阳涵把楚龑拽上了一辆出租车,又给蒋绅打了个电话告罪。

  到了楚龑住的地方,两室一厅,也不算太大,客厅倒是意外的比较干净,顺着楚龑指的方向,欧阳涵把楚龑搀进了他的房间。

  “真的不用去医院?”蹙着眉,欧阳涵眼中的担心让楚龑觉得心里像被人轻轻抚摸着一样,舒服。

  “这点小伤去什么医院。”

  “是啊,这伤可真小。”欧阳涵有些气愤的用力将药水按到楚龑的脸上。

  “嘶,轻点!”

  “你还知道疼啊!”瞪了他一眼,欧阳涵把手上的力道放轻了些。

  “厄,今天谢谢你了。”心里冒着泡泡,嘴上不自在的说。

  “你倒是挺耐打啊。”三个人都让他弄趴下了。

  “操,就那三个软脚虾,我中学那会儿……”楚龑说着,突然停了,欧阳涵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再问。

  “好,弄好了,你也早点睡了吧,不早了。”

  “那你呢?现在这个时间寝室楼早关了吧。”

  他倒是挺了解!

  欧阳涵也有些为难。学校是肯定回不去了,但是他又不想在楚龑这里住下,总觉得有点别扭,却又说不上哪里别扭。

  “要不你就在这住一宿吧。这么晚了,你走了我也不放心啊。”

  操,他当他是黄花大闺女啊。

  想是这么想,欧阳涵也知道自己现在实在是没有地方去。

  “进里边去!晚上要是敢打呼噜,我扇死你!”楚龑乐的屁颠屁颠往床里面爬。

  晚上楚龑呼噜倒是没打,但是半夜一个翻身,手脚并用的贴在了欧阳涵身上。欧阳涵想把他推开,但是看见他一身的伤,怎么也忍不住下手去推。楚龑的体温很高,贴在身上暖暖的,他的身上还有一种淡淡的香烟的味道。欧阳涵从不抽烟,不知道原来香烟的味道能这么让人安心。

  算了,好困。

  原本在楚龑的床上有些失眠的欧阳涵,在楚龑的怀里竟生出了些困意,和着香烟的味道,迷迷糊糊睡着了。

  楚龑是被压醒的,更确切的说,他是被痛醒的。看着身上的八爪鱼,楚龑有些好笑。轻轻把身子往外拽,那只小章鱼却更往身上粘。

  哎,有豆腐吃是很好,但是疼啊。

  还好这时候,小豆腐醒了。看见那睫毛微动,楚龑紧闭双眼装睡。楚龑感觉到自己怀里的身子僵了一下,接着环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和腿轻轻的放了下来,怀里的身体慢慢退了出去,楚龑正感到可惜的时候,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

  “呵呵,小子,长得还不错嘛。”那只温暖的手在脸上摩挲着,“不过……”那只手的动作愈加的温柔了,“就是脸皮厚了点!”

  “啊!!”自己的脸被人捏在手里扭曲变形,他不叫才怪。

  放开手,欧阳涵恶狠狠的瞪着楚龑,却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揉着脸,楚龑淫笑的看着欧阳涵。

  “我刚还梦到被人吃豆腐就被你折腾醒,你也太没道德了吧。”

  欧阳涵的脸腾的就红了,“你……”

  这时候,楚龑和欧阳涵听见外面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我朋友和我合租。”见到欧阳涵疑惑的眼神,楚龑说道。

  那昨天那个房间是空的?早知道昨晚他就把他踢到那个房间去睡了!欧阳涵正懊恼的想着,就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你饿了吧,我去做饭。”

  “呵呵,那个不急。”欧阳涵觉得这个声音ms也算温柔,但是却让人有想扁的冲动。

  “呀!”好像是被人抱住了,欧阳涵皱着眉听着。

  “你,别,楚龑好像回来了。”温柔的声音无奈的推拒着。

  “别管他,他不到中午是起不来的。”

  “那也,喂!唔嗯……”这个不用猜也知道,绝对是接吻的声音。

  欧阳涵面对着门,石化了。红着脸,根本不敢去看身后的男人。那个人却在这时轻轻的笑了出来。

  欧阳涵简直是羞愤了。这丫脸皮果然够厚!

  不过也没他们什么事啊,都不是雏了害羞个p啊。但脸上的热度就是下不去,而门那边却又愈演愈烈。

  “啊,梁宇,别,唔……”很显然,嘴又被堵上了。

  靠,行了吧,大白天的。

  欧阳涵咬了咬牙,再这样下去他们就别想出去了,直接在这里听现场得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转过身去看,果然那人一脸淫笑的看着他。欧阳涵无视越来越快的心跳,瞪着他。他倒是想办法啊!

  楚龑却一脸无辜的望着欧阳涵,“嗯?有事吗?”

  欧阳涵真的怒了,但还是不得不压下声音对他喊,“有事吗?你说有事吗!还不快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人家亲热你嫉妒?要不让哥哥来安慰安慰你。”

  “你……”看着楚龑过于灿烂的笑容,欧阳涵狠不得掐死他。

  “呵呵。”楚龑坐了起来,欧阳涵下意识往后一躲,跳下了床。楚龑看着欧阳涵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睁大眼睛望着他,大笑了起来。不只欧阳涵吓了一跳,就连门外面也安静了。

  “走吧。”

  有些不自在的跟着楚龑走了出去,客厅里,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高的长的很招人,尤其是那双桃花眼,见到欧阳涵微微一笑,欧阳涵都有了一种被电到的错觉。矮的那个长的很清秀,温顺乖巧的样子。见到他们走出来,脸红的不像样子。说了一句“我去做饭。”就逃进了厨房。

  高个子倒是大大方方的向他打招呼,“要一起吃饭吗,洛希的手艺很不错的。”

  “厄,不用,一会还有课,我先走了。”转过头向楚龑告别时,看到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表情暧昧的让欧阳涵的心跳又开始混乱,丢下一句再见就跑了。

  欧阳涵一走,梁宇温柔的笑脸瞬间邪恶起来,“呵呵,说说吧。”

  “靠,你变脸的功夫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多谢夸奖。”

  楚龑在梁宇身边坐下,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着的纤细身影。“喂,我要是有这么一老婆,早绑身边了,你现在还在这里跟哥们混。”

  “怎么?我刚耽误你了?”

  “去!”楚龑踹了他一脚,“刚刚谁在这里滚的热血朝天啊,别扯开话题。”

  “哎,他被那混蛋伤的太深,现在谁都不敢太亲近。”嘴角的笑容填了一丝苦涩。

  “你没信心了?”

  “不是没信心,是害怕不小心伤了他,他现在太脆弱了。”梁宇显得有些疲惫。

  “怕?你?哥们儿,你完了。”

  “呵呵,早完了。”苦笑。

  “饭做好了。咦?楚龑,你男朋友呢?”林洛希一边把饭端出来一边疑惑着说。

  “操,我倒想了。”楚龑一脸无奈。

  “哈哈,我们去吃饭,不管他们。”梁宇走过去,把林洛希拥到了餐桌。

  楚龑本来没什么想法,有这么一个纯粹的网友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他也看的很清。小孩子挺单纯的,好好的大学生一个,自已一到处混饭吃的社会小青年,他们能有什么基础在一起啊,网上搞一点小暧昧就得了。但那个人偏偏像影子一样在心里晃来晃去。

  呵呵,既然这次是他自己送上门,就不要怪他了。

  欧阳涵从寝室跑的校门口,就看见楚龑叼着一根烟,随意的站在那里痞痞的看着他。走近了,那夜的香烟味道浓郁了起来。

  “找我什么事?”

  “找你请客啊。”楚龑说的理所当然。

  “我请客?”喂,昨天是他救,厄,帮的他吧。

  “是啊。首先,那天早晨,你在我家的床上吃了我豆腐。其次,你让我厚着脸皮出去打扰我哥们的好事。你说,你是不是该请客?”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欧阳涵转身往回走,不打算理这个疯子。

  “喂。”疯子却拽住了他,“请个客而已,别这么小气嘛。我可是病人啊。”

  “哦?您病在哪了?”欧阳涵转过头,咬牙切齿的说。

  “哦,我给你看哈。”说着就要把衣服撩起来,欧阳涵急忙阻止了他。

  “我看你是病了,还病的不轻,不过是这里病的不轻!”说着,狠狠敲了下楚龑的头。

  “啊,疼。”

  欧阳涵还是请楚龑吃了饭,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看着眼前胡吃海塞的楚龑,欧阳涵头上的青筋冒啊冒。

  “你不是受伤了吗,吃什么水煮鱼。”

  楚龑用塞满了水煮鱼的嘴艰难的说,“呼,好辣,不是听说你们学校的水煮鱼好吃嘛。好不容易来一回,当然要吃啊,呼。啊,你也吃啊,别跟我客气。”

  我跟你客气个p!又不是你请客。欧阳涵感觉自己快冒烟了。

  “呼~好饱。”楚龑腆着肚子,一脸的满足,就差拿根牙签剔剔牙了。

  “一会去哪?”

  “带我到你们学校逛逛吧。”

  “喂,现在晚上七点了,天都黑了,你还逛什么?”

  “天黑了有什么关系,不是还有灯吗?”

  汗……

  于是两个人开始在学校里游荡,一般这个时间呢,校园里不是匆匆的行人,就是成群结队的鸳鸯们,他们这两者都不算。

  一路上,楚龑像是进入了异世界,不停的问东问西,就连一块不起眼的纪念石,也被他很好学的问候了。

  摸着那块石头,楚龑随意的说,“欧阳涵,这里的世界我没有经历过,我现在的世界你也不可能去经历。”

  “嗯,”欧阳涵走过去,也开始研究起那块石头,“但是两个不同的圆也是可以有交集的。”

  “可以吗?”

  “可以。”

  风轻轻的吹了过来,不再感到冰凉,原来快入夏了啊,风也变得温暖了。

  第 3 章

  楚龑逗弄够了欧阳涵,酒足饭饱的回了家,刚打开门,一个人冲了出来,定眼一看,是林洛希。

  林洛希双眼微红的看了他一眼,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沙哑着嗓子说,“你,你回来了。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就冲了出去。

  看着跑远了的林洛希,楚龑关上了门,进到客厅,看到梁宇疲惫的仰头瘫在沙发上。

  “你们怎么了?”楚龑走到他身边坐下。

  “楚龑,我觉得我很没用。”

  楚龑看着他没有搭话。

  “我知道他受过伤,他现在时时刻刻都小心翼翼,他甚至不敢期待有一个男人愿意陪着他过一辈子,不离开他,即使那个男人是我。我知道他所有的不安全感都是那个人给他的,但我就这么不能让他信任吗?”

  “呵,我们这种人,能找到个真心相爱的有多难,他对你算是死心塌地,你对他也是真心,这不就够了。他现在没有安全感又怎么了,你不都决定要陪着他不离开他吗?你有的是时间让他信任你。”

  “呵呵,你说的对,哥们。”梁宇狠狠捶了下楚龑的肩,“有这么好的老婆不容易。”

  “切,你就显摆吧。”

  楚龑的手机短信铃声欢快的跳了出来。

  “到家了吗?”

  之后,两个人仿佛真的成了朋友,没事就一起出来吃吃饭,玩玩游戏。欧阳涵发现,只有在网上,楚龑才会叫他老婆,虽然每次都会被他骂,却好像乐此不疲。但见面时,却一次都没有听他这么叫过他。

  除了这件让他疑惑的事情之外,还有一件让他觉得头痛的事……

  “哎,就是上次我生日的时候,我女朋友带来的那个女生,你见过的,怎么样?电话我都给你要来了。”蒋绅搂着欧阳涵的肩膀,一副你丫交好运了的表情。

  “别,哥们儿,我谢谢您,我现在还没找女朋友的打算。”欧阳涵推开他。

  “别介啊,这好事哪有往外推的啊,我都答应我女朋友了。”

  “哦,敢情你拿哥们我献人情啊。”欧阳涵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不是,这不也是为了你的终身幸福吗?”蒋绅赶紧解释。

  “谢了,我还不想这么早就被人管着。”欧阳涵说着就往外走。

  “哎我说你,”蒋绅把他拦住,“你就先见个面行不行,成不成你总要见个面再说啊,我也好跟我女朋友交代不是?喂~”

  欧阳涵在蒋绅那堪比唐僧的口才下终于屈服了,但是出来见面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后悔了。女孩子文文静静的是挺好,可是你说你逛个街穿什么高跟鞋啊,还是那么细的一个棍子,看着都累,崴脚了吧。

  一边在心里翻着白眼,一边小心的搀扶着对方。

  “对不起,我……”女孩子很不好意思的说。

  “呵呵,没关系。哎,小心点。”

  切,真麻烦!

  一抬头,欧阳涵心里更堵了。阳光下,一对相拥的男子,高的帅气,矮的漂亮。矮的梨花带雨,高的温柔安慰。那画面,怎么看怎么……扎眼!

  那矮的他认识,ms某人的朋友,那高的他更认识,就是那个某人!

  某人好像感觉到了他目露的凶光,抬起头,看到他,一愣。

  欧阳涵低下头,看了看手里搀扶着的人,还真是两对有意思的组合!

  仰起头,转身带着女生往回走。

  “哎?不是要去……”

  “哦,我想起那边有家店不错……”

  在餐桌上,欧阳涵继续心不在焉,自己好像是在和对方说话,但是又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突然安静了也没发现,直到一直手在眼前狠狠的晃了两下。

  “嘿!醒醒神嘿。”

  欧阳涵这才如梦初醒般看着眼前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女生。

  女生好像松了口气,拿起饮料猛灌了一口。

  “呼,累死我了。”

  嗯?

  “我说你就算觉得我不满意,也用不着这么无视我吧。”

  “我,没……”

  “切,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攻,结果没想到却是个受。攻受啊,果然是要看气场的。”

  “啥?”

  她,她不会是……

  “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哎,我说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淑女loli型的吗?我这都装了半天了,居然……难道现在御姐女王才是王道?”

  天啊,让他消失吧。不行,现在绝对不能让她知道他是同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候,女生却又仔细的上下瞄了他两眼。

  “你长得也不错,虽然做不成攻,强受也还是可以的。”说到这,女生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哎,你看动漫吗?例如死神,黑执事之类的?”

  “不,我从来不看那种东西。”欧阳涵十分坚定的说。

  不能让她发现,死都不能!

  “哦,这样啊。”

  “厄,啊,呵呵。”在女生失望的眼神下,欧阳涵猛擦汗。

  “那你……”

  就在女生再次目露凶光时,欧阳涵的手机铃声拯救了他。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喂,你好……”听着电话,欧阳涵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你说什么?在、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有些恍惚的挂断了电话,女生看见欧阳涵有些颤抖着站了起来。“那个,对,对不起,我朋友出事了,我要马上过去。”说完就跑了。

  “哎,喂!”女生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靠,这顿饭还得我请?”

  欧阳涵脑子一片空白的跑到医院,在冰冷的走廊上,他看见梁宇和林洛希相依在长椅上。欧阳涵跑过去紧紧抓住刚刚还在大街上见到的人的肩膀。

  “他怎么样了,怎么会出事?你们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在一起吗?怎么会出事!”

  “我,我……”过度的惊吓害怕,再加上欧阳涵狰狞的样子,林洛希根本说不出话来。

  梁宇将林洛希拉进自己的怀里,悄悄隔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你先冷静一下,楚龑还在抢救,其他的事都等楚龑醒了再说。”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刚刚还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欧阳涵失了魂,愣愣的站着,眼中早已没了焦距,身体在微微颤抖,恐惧一点点压了上来,呼吸都变得困难。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林洛希默默流着泪。

  梁宇紧紧把他抱在怀里,“是我们的错,等楚龑好了,我们一起向他赔罪。”

  “他,他会没事吗?”

  “会的,一定会没事的。”

  楚龑会没事吗?没有人知道,但梁宇只能这么说,如果他出事了,他们三个就都完了。

  “宇,宇,宇,”林洛希紧紧抱着梁宇,“别离开我。”

  手术结束了,楚龑被推了出来,扑上去看见他没有被遮住的头,欧阳涵差点哭出来。

  他转身紧紧抓住医生,“他怎么样了,没,没事了吗?”

  “嗯,度过危险了,还好送的及时,也就是年轻啊。”

  欧阳涵的腿一下子就软了,医生伸手搀住了他。

  “谢,谢谢你。”那声音抖得几乎听不出在说什么。

  林洛希彻底哭倒在梁宇的怀里,“宇,宇,我们在一起吧,好不好,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好。”

  四个人,劫后余生。

  欧阳涵坐在床边,给床上一脸傻笑的病人削苹果,“人家两口子吵个架,你就搭上半条命,下次他们要是真分手,你还不直接交代了?”

  这边越说越气,苹果削的刷刷的。

  那天欧阳涵看见楚龑和林洛希抱在一起,是由于梁宇和林洛希吵架,林洛希跑了出来,楚龑和梁宇分头找。结果楚龑先找到了林洛希就安慰他,梁宇也找了过来,林洛希为了躲开梁宇,不等红灯闯过了马路,结果就是楚龑现在壮烈的躺在病床上。

  “呵呵,”楚龑轻笑着抚上了那张气鼓鼓的脸,“我怎么舍得把这条命丢了。”

  欧阳涵被楚龑摸的有些脸红,但是又舍不得拍掉那只手,就把手里刚削好的苹果塞到了楚龑的嘴里。“吃吧,噎死你!”

  看着吃的香甜的楚龑,欧阳涵纠结起眉犹豫着,最后用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愤愤的说,“哎,楚龑,跟你说件事。”

  被欧阳涵的气势震慑住,含着满嘴的苹果,楚龑愣愣的看着他。

  “什、什么事?”

  “那个,就是……”欧阳涵的脸上渐渐晕开了一抹红色,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坚定的说,“楚龑,我喜欢你。”很高兴,还有机会对他说出来。

  “咳咳咳,啊,好痛,咳咳。”不要怀疑,那满嘴的苹果就是罪魁祸首。

  被楚龑的反应弄得心里没有底,但是看见他咳的伤口痛又心疼。无奈的上前顺他的背。

  “喂,我说你至于吗?你没被人告过白是怎的,不喜欢就直唔……”

  那张抱怨着的嘴被狠狠的吻住,震惊很快被热烈的回应所取代。

  靠,这好事,还矜持个p。

  当两个人气息不稳的份开时,欧阳涵才想起来楚龑还受着伤。

  这丫身体也太好了吧。

  “喂,你的回答呢。”

  看着欧阳涵红着脸,梗着脖子一副债主样,楚龑笑了起来。

  “刚才不是回答你了吗。难道……不够?”

  “p,你刚才啥都没说!”欧阳涵愤愤,然后努力往下拉不受控制向上翘的嘴角。

  别想给小爷蒙混过去!

  “想听?那也行,过来。”

  虽然楚龑那幅坏坏的表情让人不安,但是欧阳涵还是把耳朵凑了过去。然后楚龑就在欧阳涵的耳边耳语一番,这样那样ooxx。只见欧阳涵的脸上那点微薄的红晕在不断的加深加深……

  “滚!”

  最后一字,精辟总结。

  欧阳涵刚走出病房准备给楚龑准备些水果,就见到梁宇走了过来,还是那一脸温柔的笑。

  “来了。”欧阳涵随意打着招呼。

  “嗯,今天怎么样?”

  “活蹦乱跳,小强一个。”

  “呵呵,还真像他。”

  “对了,一直想问你,有没有联系到他的家人。”叫住要去看楚龑的梁宇。

  对方沉默了一会,其实欧阳涵多少心里有数,所以才来问梁宇而没有和楚龑说。

  “他们家的人从他小的时候就不怎么太管他了,什么事都是他自己来,后来不知怎么就被他父母知道他喜欢男人的事,呵,即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只是彻底撒手似的,几乎不再见面。”

  操,真是无视的彻底啊。

  “他那个人看起来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就是把所有人都隔离在外,你是第一个让他主动靠近的人,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珍惜对方。”

  “嗯。”

  这样的烂人,他不要谁要?

  “哦,对了,我和洛希决定共同生活了,那个房间就留给你们吧。但是也不能太着急哦,哎,可怜的楚龑。”

  靠,谁可怜啊。

  第 4 章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顶着那身伤,楚龑很快被医生踢出了医院,那恢复的速度让医生惊奇。在医生的赞美下,梁宇却别有意味的看了看楚龑和欧阳涵,然后对楚龑说,“瞧把你急的。”

  楚龑回以一个大家心知肚明的笑,欧阳涵在一旁看着那个汗啊。两个流氓!

  把楚龑接回了家,欧阳涵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全天候陪护。

  “小涵,我渴了。”

  “小涵,给我削个苹果。”

  “小涵,该做饭了吧。”

  “小涵……”

  “你怎么不去死!!”欧阳涵终于决定不再沉默。

  “嘿嘿,这不是怕你不舍得嘛。”看着楚龑那一脸得意的笑,欧阳涵狠不得掐死他。

  “嗯,今天的饭做的不错。”

  虽然知道自己的饭做的不怎么样,尤其是楚龑的手艺要比他好太多。但是看到楚龑埋头猛吃的样子,还是很开心的。

  “你快点好,我更想吃你做的饭。”

  “真的?那我明天就做给你吃。”

  “你消停点吧,瞧你那一身伤,等你好了再说。”不知道他看着会心疼吗。

  “嗯,嘿嘿,等我好了一定好好做一顿饭给你吃,然后……再好好做你。”

  “噗……”一口汤喷了出来。

  晚饭过后,欧阳涵在厨房洗碗,楚龑钻进来从后面抱住了他。

  “喂,我这洗碗呢,别闹!”

  “嘿嘿,知道吗,你是第一个愿意为我做饭的人,只是为我一个人。”

  “这么难吃的饭你都喜欢吃,以后就天天做给你吃,腻死你。”看着像个大孩子一样缠着他的楚龑,欧阳涵心里微酸。

  “呵呵,不会腻,怎么可能会腻呢。”说着,手就不老实的伸进了欧阳涵的衣服里,嘴也留连在他的脖迹。“这么美味的东西,怎么会腻?”

  “喂,不行,”欧阳涵气息不稳的抓住他的手,“楚龑,别,等你好了再……啊”

  “我已经好了啊,都这么久了,你不想?”

  “嗯啊,你、你好个……q,啊,放手,混蛋!”这一次紧紧抓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欧阳涵转过头狠狠瞪他。

  “真不行?”

  “真不行!”

  “那就这样吧。”

  “唔……”

  好吧,就吻来说,还是很激烈的。

  但是他还能在他身边,真好。楚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在那条脆弱的生命线,将他们隔开的那几个小时内,他有多恐惧。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生命重要呢。

  楚龑的身体渐渐好转,欧阳涵的假也到了时候。刚刚回到学校,欧阳涵就觉得背后阴风阵阵。

  “啊,小涵。”

  果然……不过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看起来很可爱的女生,欧阳涵在心里不停哀叹,无语问苍天啊。

  “小涵,你回来了?”

  “厄,你怎么会来我们学校?”

  “来玩啊,怎么?不欢迎?”

  玩?她是来看帅哥的吧,理工学校,狼女们的天堂啊。

  “呵,怎么会,非常欢迎。呵呵。”

  “对了,你朋友没事了吧,上次你走的挺急的。”

  “厄,没事了。”她怎么还记得?

  “哦,这就好,你那个朋友是我们那天在大街上遇见的人吗?就是抱在一起的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

  汗,她果然看到了,他怎么可以以为她会看不到。

  “厄,不……”

  “啊,你跟我说实话,那两个人是不是一对?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狼女慢慢蹭到他身边,低声的说。

  欧阳涵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胃有些抽搐。

  “厄,啊,怎么可能,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看着欧阳涵逃跑的背影,狼女一阵阴笑,“哼,那天明明就是吃醋了,还跟我装,别扭受!”

  回到学校一切正常,还多了个情人,欧阳涵心里那个美。

  对于放了那个狼女鸽子,被室友们小小惩戒了一下,也是乐在其中。

  哎,恋爱中的人啊,果然都是白痴。

  梁宇和林洛希正式开始了同居生活,语带炫耀的把他们请了去。

  看着林洛希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欧阳涵实在不好意思像另外两个混蛋一样在沙发上做米虫,但是却被林洛希从厨房里赶了出来。

  楚龑笑着把欧阳涵搂了过来,“放心吧,别说四个人,就是十个人的饭,林洛希都能轻轻松松搞定。”

  欧阳涵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嘿嘿,怎么样?我走了之后,楚龑禽兽了吧。”梁宇笑的温柔。

  “你不走他就有人样了?”

  “嘿嘿,那不是遇到了你嘛,哎,疼疼疼……”刚伸出去的狼爪就被狠狠掐了一下。

  “呵呵,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说着,梁宇走进了厨房。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你和他们去那边坐一会,这马上就好了。”

  “呵呵,真的没有?”温柔的声音怎么透着邪恶?

  “没,喂,你,你,我这边切菜呢!”

  “我帮你~”

  “你,楚龑他们还在……”

  听着厨房里和谐的声音,欧阳涵疑惑的问楚龑:“他们当初是因为什么吵的架啊。”

  “哎,一个没有安全感,一个守得疲惫,就这样喽。”

  “还就这样?就这样就把你弄到医院去了?”好吧,他是小心眼,但是想到楚龑那一身伤的样子,他还真大方不起来。

  “呵呵,还是老婆心疼我。”抱住抱住。

  “滚!谁你老婆!”推开推开。

  “你呀,”楚龑有些委屈的说,“你看人家。”刚把手指指向厨房的方向,就看见梁宇被推出了厨房。

  “你给我出去!”面红耳赤的林洛希用炒勺指着梁宇。

  “老婆~”

  “谁你老婆!我做饭的时候不准进来!”

  欧阳涵得意的看着楚龑,“我看谁啊。”

  从梁宇家回来,欧阳涵拿出电话,发现十多通未接来电,都是家里打来的,欧阳涵犹豫了一下,打了回去。

  “妈,你刚找我?”

  “啊,小涵啊,就是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再,再过两天。”

  “哦,这样,小涵,刚刚我没打通你的电话,就往你寝室打,你室友说你和你朋友出去了,现在还在外面吗?”

  “啊,是,我……今晚就在朋友家住。”

  “是……什么……”

  “是普通朋友!”欧阳涵有些烦躁的说,“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哎,小……”

  看着被自己挂断手机,欧阳涵暗暗叹了口气,转过身看见梁宇倚在房门口看着他。

  “你,你……”

  “去洗漱吧。”楚龑笑着说。

  欧阳涵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楚龑的面前。

  “楚龑,对不起,我……”

  “呵呵,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楚龑摸了摸欧阳涵的头。“你很好了,小涵,真的很好。”

  “楚龑。”

  “不过,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就给我些补偿,怎么样?嘿嘿。”

  这笑怎么听起来这么流氓?

  “啊!”欧阳涵刚想着,就被楚龑扔到了床上,压在了身下。

  “等,等等。”欧阳涵急急推拒着楚龑,可惜,推不动。

  “等?还等什么。我伤都好了,你还让我等,再等就有新伤了。”我脱!

  “不是,那个,我们先分配一下,那个,上下位置。”靠,小爷也是男人好吧。

  “还分什么?现在不是已经分好了吗?”

  操!

  看着像头牛一样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欧阳涵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我可没说我在下……啊!”

  这回可真不用说了。楚龑的手脚那叫一个麻利,两个人的衣服都给他扒光了,他还是牢牢压在他身上,他刚刚是怎么扒的啊。

  哎,算了。

  欧阳涵放弃挣扎,热烈的回应身上的人,感觉……还不错。

  “啊,嗯……啊,操!”

  刚进去一点,两个人就满头大汗了。

  “嗯……哎,很痛吗?”

  “废话,啊,那么多干嘛,赶紧的。啊……”这次是全进去了。

  欧阳涵没敢再动,感觉到怀里的人僵硬着,轻轻吻着他帮他适应。

  “喂,”呼吸呼吸,“你、你还亲没完了,不行了?”

  “靠,这可是你说的。”

  “啊!”他没让他这么用力啊,混蛋!“喂,啊,你,你tm轻点,嗯……”

  那边也是哼哼唧唧,有没听见就不知道了。

  清晨的阳光带着暖暖的味道铺了进来,没有课的日子,躺在柔软的床上,这是个多么适合睡觉的好日子啊。

  但是,欧阳涵还是醒了。

  “你tm摸够了没有。”

  “嘿嘿,老婆,你皮肤真好。”

  “滚,啊,疼。”

  “疼吗?我看看。”

  “滚!”

  “你不是说今天没课吗?”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看着身边一脸不满的男人,欧阳涵暗自好笑,但还是把脸绷得紧紧的。“今天没课,明天早上不还有课呢吗。”

  “那你可以明早从我家走啊。”

  “你家到学校要一个多小时呢。”

  “切!”

  这条路,从楚龑受伤后回到家,他不知走了多少次,从并不陌生到十分熟悉,有过担忧与期待,但是只有今天,心里是浸着满满的甜味。身边有一手第n次不厌其烦状似无意间轻轻拂过他的手,并且又第n次的被他状似未曾察觉般无视掉,微微转向另一侧的头,暗暗翘动的嘴角。只不过是身边多了一个人,居然连空气都可以变了味道。

  “小涵?”一声熟悉的声音打入了两人周围,淡淡暖色的光圈,欧阳涵身体一僵,微抬起头,见到他妈妈带着些惊讶迷惑的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和楚龑。

  目光转向楚龑,楚龑正微笑的看着他,欧阳涵僵硬的面部慢慢柔和成一种宁静的笑容。

  他牵起楚龑的手走了过去,楚龑微笑的向他妈妈打了声招呼,“阿姨,你好。”

  “哎,你好。”欧阳涵的妈妈还是愣愣的看着他们,因预感到什么,大脑一片空白。

  “妈,这是我的那个朋友,也是我的……男朋友。”

  欧阳涵看见妈妈有些震惊的表情和湿润的眼睛,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握住。

  “妈……”他想对他妈妈道歉,虽然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伤害到了他们。

  “孩子,有时间,带着他,回家看看。”母亲哽咽的声音,欧阳涵发现那鬓边的白发第一次如此鲜明而刺眼。

  妈妈,真的老了。

  “嗯,好。”暖暖的阳光变的好刺眼,刺的眼睛,好想流泪。

  “哎,你妈妈挺漂亮啊。”

  “滚吧你。”看着那一点点远去的蹒跚的背影,那慢慢浸在眼底的湿润,全被楚龑的一句话弄没了。

  “喂,我们昨天都……那句话你该说了吧。”欧阳涵瞪向楚龑的眼神变得有些闪烁,却又是掩不住的期待。

  “嗯?说什么?”楚龑一副完全“无知“的样子,侧着头,状似询问。

  “操,你别想赖。”欧阳涵梗着脖子吼了出来。

  “呵呵,我是说那个时候再告诉你,可惜,时效过了。”

  “你!”

  “呵呵,老婆,我爱你。”

  “滚!谁你老婆!”心里美得冒泡。

  -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060-41aad1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