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鬼》————newjj_夜羽 (可爱短篇) 

《孤鬼》————newjj_夜羽 (可爱短篇)


文案
一个关于鬼的故事,但是一点也不恐怖= =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天,青瓷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农历七月,鬼门大开的日子。
  午夜不到,街上的行人已经格外的稀少,尤其是在一些僻静的街巷中更是人迹罕至,平时还算干净的街边的墙角处多了许多燃尽的灰烬,还有零星的几个人静静的蹲在墙角烧着东西,不旺的火苗在夜风中微微的颤抖着,空气中有淡淡的纸张燃烧的味道。
  一个身影从小巷的尽头慢慢的走来,边走边不时地打量着路边一堆堆燃尽的黑灰,每一个灰堆外都画了一个白色的圈,圈子里写着先人的名字,为的是防止烧给祖先的供奉被游魂野鬼占了便宜。
  当然也是好心的人会格外的烧一些供奉给那些可怜的孤魂。
  墙角处坐了一个老人,不时的点上一个元宝纸钱,垂着目,口中念念有词。他的身边围了几个人,大多面色憔悴身形枯槁,他们静静的看着老人手中燃烧的黄纸,眼神中没有一丝活气。
  一叠黄纸燃尽,离老人最近的一个身影弯腰从地上捡起点什么,然后就转身离开了,本来站在他后面的一个立即顶了上去,应该是有点热闹的场面,偏偏安静的像一出无声电影。
  那人站着看了一会,向那边走了几步,又犹豫着退了回来,继续慢慢的向巷子那头走去。
  小巷里唯一的一盏路灯下路面,一个老妇人正在烧着纸钱,圈里的灰烬已经积了很多了,可她身边还堆了高高的一摞。
  那人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那堆纸灰上,夜风一过,几片灰烬被带落到圈子的边缘,将要滚落到圈外的时候又被老人伸手扫了回来,如此往复了好几次。
  观察了一阵,那人轻轻的走了过去,在老人身边蹲了下来,他的到来没有惊扰任何人,老人依然静静的烧着纸钱,口中默念着先人的名字。
  黯淡的灯光下依稀可见那人的面貌。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极俊俏的长相,只是面色过于苍白,连唇色都是极淡的,一对眸子黑黝黝如不见底的寒潭,一身天青色的绸衣,也不是是哪个朝代的,虽然做工精细却很老旧了。
  又一阵风过,几张焦黑的银纸颤颤巍巍的滚到了白圈之外。
  男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伸手就去捡那几片纸灰。可他的手才堪堪碰到纸屑,就被老太婆眼疾手快的扫回了圈子里。
  男子一怒,竟然直接伸手向圈里抢去。可还没等碰到一丝纸屑,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了开去。男子猛然回头,赫然间对上一双带笑的眸子,先是一惊,马上又镇定了下来,目光阴冷的看着对方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不问而取是为盗也。”拉住他的人温和一笑。
  拉着男子的也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略长两岁的样子,同样是苍白脸孔俊朗的相貌,穿着一身做工考究的黑色西服,不同的是一双眼温柔似水。
  “你家的?”男子冷冷的问。
  “那到也不是。不过,举头三尺有神明啊!”男子说着,始终带笑的眉眼轻轻的向上斜了一下。
  青衣男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由一惊。原本空无一物的灯柱顶上不知何时竟停了一只硕大的乌鸦,身如墨玉,一对眼睛竟然是妖异的红色——冥界鬼差,专司监督之职。
  抢人供奉虽然不是大罪,可是如果认真罚起来也够他脱胎换骨几回的。
  也不道谢,青衣男子哼了一声,甩开那人的手就向巷子深处走去。
  “青瓷!”黑衣男子追了上去。
  “秦天,你烦不烦啊!”青衣人有点恼羞成怒,转过身吼了黑衣男子一句,接着一阵青烟酒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秦天看着眼前的空气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不愧是八百年的老鬼,自己这个新鬼真是望尘莫及啊。
  
  秦天是个幸福的人,虽然英年早逝,但朋友家人依然时时记挂,所以初到地府报道的他身家颇为殷实。可没想到鬼也欺生,他虽有大把供奉,可日子过得着实不怎么样。直到遇到了青瓷,这个八百年的老鬼虽然孤傲,但却愿意护他,有青瓷在,老鬼们总要忌惮三分。
  跟着青瓷,秦天的日子惬意了许多,虽然青瓷对他爱理不理,不过秦天这人向来能自得其乐,尤其是还有这个一个算得上尤物的人在眼前,鬼复何求啊!鬼大多保持着生前的样子,看青瓷的样子,死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二十出头,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
  青瓷不喜欢说自己的事,秦天也不敢多问,怕惹恼了青瓷把他赶出去,虽然他现在有的是手段在这鬼界过得如鱼得水,可他这些年早对青瓷生了爱慕,如果离开了青瓷,真是做鬼都没有滋味了。
  青瓷的身世,秦天是花了点手段从一个九百年的老鬼嘴里问出来的。原来青瓷本是官家的公子,因为父亲为官清正,被同僚陷害之后落了个满门抄斩,当时青瓷才十六却早因才貌而名满京城,皇帝没舍得杀,弄进皇宫给皇子们做了伴读,可惜没过几年,不及弱冠就郁郁而终了。
  亲族都死绝了,自然没有人烧供奉,早死的亲人都投了胎,青瓷不愿,说世间肮脏,不如留在阴间做鬼,就这样成了一个孤鬼。
  没有供奉,青瓷日子过得清苦。每年中元节,百鬼夜行,青瓷也会去,可他性子傲,别人的施舍他不屑要,只是偶尔拾一点被风吹散的纸灰。
  秦天提过要把自己的供奉分青瓷一点,却惹了他生气,秦天也就不敢再提了。青瓷虽然不爱说话,可秦天却总是能把他的心思猜个八九不离十。
  别扭小鬼!虽然青瓷比秦天老了几百岁,可在秦天看来,他不过是个爱闹别扭的小鬼。
  鬼的生命是无尽的,可是大多是鬼还是希望能再世为人,人间的生活比阴间可要多姿多彩许多,就算只有几十年,也强过地府千年。可是并不是每个鬼都有投人胎的机会,就算有了名额,没有银钱打点,也只能排在后面。
  不过,这些烦恼秦天并没有,这些年,他早和鬼界的通判们混得熟稔,再加上他生前没有作恶,又是因为救人才死的,所以弄个投胎的名额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的名额青瓷也有,可他打定了主意留在阴间,所以也就从来不去打点。
  农历六月的时候,转轮殿送来了一封文书,大意是已经帮秦天安排好了人家,是他本家的一个姐姐,八月初一就可以去转轮台投胎。
  当时秦天不在,收信的是青瓷。
  
  秦天寞落的看着眼前破败幽深的陋巷,他不明白为什么自上个月起青瓷就对他不理不睬,动辄还大发雷霆。往年的七月都是他陪青瓷一起上来的,看着他四处捡一些被遗落的供奉,然后陪他回家看看,有一次被青瓷看见自己老妈给自己烧了个纸扎的姑娘,一向少言青瓷竟足足打击了他半个月。可今年,青瓷不但不让他跟着,还第一次动手抢别人的供,这让秦天非常的意外。
  隐隐的,秦天察觉出些什么,他有点激动,却不敢肯定,因为,青瓷一直在回避他的感情。
  
  另一条小巷的角落,青瓷怔怔的看着手里的东西——一叠银纸。
  还差一点点才够,早知道就去拿人家的施舍了,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青瓷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颗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知道他要投胎了,明知道结果还是傻傻的拿了自己的名额去问。果然,想插队和他投到一处是要给点好处的。
  找秦天要他一定会帮自己的,可就是开不了口。如今可好,供奉凑不齐,还让秦天看到了自己强抢别人供奉的丑态。
  刚才遇上了答应帮自己的鬼差,可那鬼看了看他手上的银纸,就飞走了,临走告诉他,这次转生的名册已经交上去了,等明年吧。
  八月初一,只有十五天了。
  子时回到鬼门关,远远的就看见秦天站在那里等他,再回头看一眼人间,想着明年这时候再来应该可以看见转生的小秦天了。
  
  八月初一一早醒来,秦天已经不在小屋里了。
  青瓷换下穿了百年的青衫,从自己的百宝囊里拿出一套白色的西服,那是秦天给他的,他一直不愿穿。
  转轮台上已经密密麻麻站了人,下面是转生池,跳下去就是新的一生。鬼差们守在池边勾着名册。
  隔得太远,青瓷看不清谁是秦天,可他还是定定的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盯着转轮台。
  整整一天,一万三千六百个转生的人,青瓷一个个数过,一个个祝福。
  子时一过,最后一个鬼魂跳进转生池。
  “秦天……”青瓷轻轻的唤了一声。
  “叫我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青瓷惊讶的转头,一身黑衣的秦天含笑站在他的身后,青瓷一脸的难以置信。
  “青瓷,我都看见了。”秦天说着一把紧紧抱着还在未回过神来的青瓷。
  失而复得的惊喜让青瓷再顾不得什么,伏在秦天肩头泣不成声。
  大喜过望的秦天一把抱起青瓷就向他们的小屋飞奔而去。
  “秦天,你这像什么话,快放下我!!”青瓷看着一路上百鬼们目瞪口呆的神情,羞得几乎快昏死过去。
  “我不会飞啊。”菜鸟新鬼理直气壮地说。
  八月初二,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秦天终于得偿所愿的进了青瓷的卧室,如愿以偿的做了一回色/鬼。
  
  这年冬至前夕,秦天给老妈托了个梦。
  冬至这天,鬼差们给众鬼送来了人间亲人烧的供奉。很意外的,青瓷也有一份,这是八百年来他第一次受到属于自己的供奉。
  大大的银纸包上面写着——儿媳:贺青瓷。另一个一起送来的银纸包上写着——儿:秦天。
  送信的鬼差笑得暧昧。
  “秦天,你给我滚出来!!” 青瓷在院子里吼。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090-94e55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