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日常生活》————雅纪 (网游短篇) 

《他们的日常生活》————雅纪 (网游短篇)


文案
以神无为基础的拟真网游。短篇。


【生日贺】他们的日常生活
  
  这个游戏,叫做无神界ONLINE。是XX公司在多年以前的那款经典网游“神无ONLINE”的基础上,做出的一款新游戏。
  它保留了一部分前作的设定,同时也更加适应时代的发展……
  咳……这些似乎都是多余的话。
  
  故事开始之前,有必要对几个人物作简单的介绍。
  
  江流,职业法师。是工会“月下回忆”的会长。一个可有可无的家伙。
  白银,职业法师。“月下回忆”的二当家连带保姆。脾气极好的上帝级人物。
  云寂,职业奸商。以低买高卖坑人诈骗为生,有仇家无数。似乎终将落入被追杀的命运。
  若煌,职业圣骑士。是“月下回忆”的敌对会“雨音阁”的会长。据说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弱点,最擅长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
  
  以上。
  
  PART ONE?会长是何,可食否?
  
  月下回忆,在整个伺服器里,算是声名响亮的工会之一。
  工会良好声名的最大创造者,是他们会的二当家白银。
  没错,一切都是拜二当家所赐。和他们的大当家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比起那个每日都如同鬼隐一般的会长来说,白银的存在,简直就是会员黑暗生活中的光源。
  白银自工会创会起,就承包了上上下下的事务一大堆,并且样样都弄得井井有条。即使到了如今的人手充足期,也依然没有松懈过。总之偷懒这个词,在白银身上是绝对找不到的。
  更何况,白银这个人脾气还很好。很难见他生气,连大声吼叫也没有过几次。每次见到他,都是那副温和微笑的模样。会员们都在心底默默地称其为上帝。
  
  人人都知道,月下这个工会,有个能干的二当家。
  同时,也有个废柴大当家……
  呃……当然这话,是万万不能在江流面前说的。
  
  月下的几位会员们,这天下午一起去了悲恋湖练级。
  悲恋湖这个地方,危险重重。只适合高等级的玩家们组队前往。单打独斗很容易瞬死。
  在路上,几位会员聊起了昨天攻城的一些事情。
  “雨音的人昨天还真是发狠啊……蔓珠塔都差点失守了,唉唉。”
  “他们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啊,后来还不是被二当家带领的突袭部队搅得兵荒马乱。”COMER回忆着当时的壮观场景,陶醉地感慨道,“二当家真是太神勇,太伟大了……”
  “别发花痴,我们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饭团敲了下他的脑袋,“依我看,最近几次的攻城战都不会好打了。真不知道我们又是哪里把雨音给惹着了,为什么他们总要和我们作对?”
  “难道你还没习惯?”
  御月用剑拨开面前的长草,缓缓地前进。
  “月下和雨音的恩怨,早已深入骨髓刻进历史了。虽然从刚建会一直打到现在,都还有很多人没弄明白两家为何要打……但是既然已经结仇了,那么不如就继续打下去吧……”
  “这是什么理由……|||||?”
  “乱七八糟的理由。”御月摇头道,“这是老大告诉我的。若想知道更具体的,请直接去问我们家那不成器的老大吧。”
  “问他不是等于白问么……”
  “那就别问了,我们继续。”御月笑眯眯地道,“反正有仇家也是一种娱乐嘛,雨音的人有实力,人品道德也不错,和他们玩玩又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COMER点点头,表示赞同。
  “其实我最想不通的是,为何二当家不当会长呢……”饭团又发出了新的疑问,“他看上去明明更适合一些的。”
  “饭团子,我要纠正你的错误。”御月立刻板起脸,教训道,“身为本会的一员,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我说错了吗……”饭团看了看御月严肃的脸,有些委屈地妥协道,“好吧,其实我也知道,没有实力是当不了会长的……”
  “你错了。”御月严肃地纠正道,“二当家不是‘更适合一些’,而是‘完全适合’!”
  “…………”饭团顿时傻眼了。
  “二当家和老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就因为有坚固的友谊基础,所以才心甘情愿为老大做这么多事并且绝无二心。你要知道,会里其实有多少人在期待着二当家的谋反啊……”御月悲伤地对天咏叹,“只可惜事与愿违……他们伟大的友谊始终高于一切……我们隐藏在心中的愿望根本没有实现的一天……”
  “那么月月,你告诉我……会长他除了会在谈判桌上耍耍嘴皮子以外,还有什么隐藏的本事?”
  “我告诉你。”御月收回戏剧化的表演,微笑地回答道,“他没有什么隐藏的本事。”
  “…………”
  某人唯一一点光辉形象,就这么轰然倒塌。
  
  不久之后,一行人在悲恋湖遇到了BOSS级水怪梅菲斯。
  此怪移动速度极快,擅长突袭。弄得他们痛苦不堪,好半天才逃出了魔掌。
  惟有法师的闪光术,能延缓片刻它的行动。
  “……此怪惧光。”
  饭团观察了一阵,很正经地下了结论。
  “废话!是人都知道好吧?”
  毫不留情地被御月揍了一拳并拖走,饭团哀号道:
  “我们可以把他引去恒之森……那里不是世界上唯一有光源的区域么……”
  “你以为它会乖乖跟着我们去短途旅行么,嗯?”御月又揪了下他的耳朵,“我们队伍里法师不够,看来只得绕道了。”
  “怎么绕……?它就在那里堵路……”
  “啊啊啊……会长——麻烦你来支援一下吧……”饭团立即在会频里开吼。
  “你在叫……会长?会长是何,可食否?”
  见御月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饭团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马上改口道:
  “我错了,不是叫会长……亲爱的二当家,快点来帮我们忙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地位问题。
  ……阿门。
  
  PART TWO?一切都是浮云
  
  此刻的江流,正在谈判桌上。
  为了上次城战的遗留问题,他正和敌对工会——雨音阁的会长若煌商议。
  人尽皆知,江流此人别的本事不多,能言善道的本领却是一等一的强。之前月下和神学院、风之堡等等工会的矛盾,都是由江流出面解决的,一张嘴摆平。
  只不过,纵使江流有把整个伺服器的所有工会都说成友军的实力,他也不会去笼络雨音阁。
  原因?
  他非常讨厌若煌这个人。
  从长相到性格到所作所为,无一不讨厌。
  江流知道,若煌也非常讨厌自己。
  从长相到性格到所作所为,无一不讨厌。
  根本就是相看两厌,怎会不成为敌人?
  
  江流和若煌面对面地坐着,心惊胆战的是周围陪同的会员。
  为什么呢?
  因为两个人谈来谈去,只会越谈越烦躁。到了最后……
  
  “我今天是打算跟你说清楚的。”江流冷笑,直截了当地提出,“之前那几个孩子去你们那闹事,是他们的错,而白银也教训过了。如此,你还有什么不满?”
  “你这是道歉的态度么?”若煌抬眼,淡淡地道,“我们的目的是塞林格勒地区的塞尔沁,没有还价的余地。”
  “塞尔沁?”江流继续冷笑,“我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让地赔款?你当我是白痴啊?”
  “那么,你们打算抵抗到底?”若煌瞄了他一眼,“若是一直打下去,我们的优势比你们大得多,你自己应该清楚。”
  “清楚个鬼。”
  “…………”
  陪同江流前来谈判的心痕,已经有想晕厥的感觉了。在其他场合总是妙语连珠的会长,何以一到若煌面前就彻底沦为了痞子无赖……?
  
  “好吧……”若煌点点头,傲然地道,“还有一条后路。你们把云寂交出来,之前的事我就不再过问。”
  “云寂?”江流皱眉,“他又不是我们会的人。我既没关他也没锁他,你何以让我交人?”
  “确切地说,是希望你们二当家不要多管闲事。我们和云寂有点私人恩怨,这你应该了解。”
  由于白银一直护着云寂,所以想算计云寂的人,至今还没有几个能得逞。
  “私人恩怨?”江流哈哈大笑,“我看,你们也无非是为了云寂手上那些武器秘宝吧?别找借口出来笑死人了。”
  “反正都与你无关。你只要答应就好。”
  “那就直接告诉你吧。”江流微微地笑,“就算白银同意,老子也不会同意的。”
  “你……”若煌的目光渐渐变得阴冷起来,“别不识好歹。”
  “噢?好歹是什么,可以吃吗?”
  “江流——!”
  忍耐力终于到了极限。若煌气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信不信我揍你!?”
  “若煌——!”
  江流也气势十足,顺手操起了身边的椅子。
  “要打架,你爷爷我奉陪!”
  
  “……江流老大……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到这来的啊……”心痕欲哭无泪。
  谁能告诉他,为何每次和雨音的谈判都会变成双方会长互殴的局面呢……?
  从第一次开始算……似乎……
  娘啊……已经完全算不清楚是第几次了……||||
  
  同样欲哭无泪的,还有雨音阁的诸位会员。
  他们向来冷峻的,理性的,威严的,将面无表情当作第一表情的老大若煌,为什么一遇到月下的江流,就把冷峻理性威严之类的东西全部抛到脑后了呢……
  两个人随便打打消消火就算了,偏偏每次都是动真格的,不把对方弄死绝不罢休。这次你红名下次他红名……于是每回谈判日的隔天,大家都能在修道院门口,看见江流和若煌中的一个在扫大街赎罪……
  
  会长的威严,就是那天上的浮云。
  真是……无限远目。
  
  PART THREE?披着狼皮的狼
  
  云寂是伺服器里鼎鼎大名的人物之一。但你若是见了他,一定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错……云寂不是因为等级高实力强才有名的,他只是个以打铁修武器为业,顺带兼职奸商的小人物。虽然目前,奸商似乎才是他的本职。
  云寂没有光鲜的外表,也没有极高的地位。他经常蹲在斗技场,帮人修修衣服或者卖卖药水。价格姑且算是合理。
  表象,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那么,他的奸商本色体现在哪里呢……
  
  无神界ONLINE的在线GM分两种。一种是负责组织线上活动和处理游戏技术问题的,人称红衣教士团。另一种是专门解决玩家纠纷和投诉的,人称黑衣骑士团。
  云寂所在的伺服器里,黑衣最为头痛的人,就是他了。
  黑衣那里收到的投诉信,起码有一半,都是把矛头指向云寂的。
  而且因为理由不充分,黑衣从来都没法处理针对云寂的投诉。
  
  云寂这个人,到底做了些什么?
  凭借着敏锐的触觉与“坑蒙拐骗”的技巧,云寂总是能在每次市场动荡中站稳脚跟。他还常以低价从不懂行的人那里买到优质武器,再以极高的价格卖出。
  时间一长,一些人,尤其是同行,对他的积怨就越来越深了。
  如今市面上的S级武器,还有哪把没有经过云寂的手?最近他又将两件秘宝收入囊中,更招来无数红眼。
  
  事实上,想把云寂除之后快的人很多,但敢做的人却并不多。
  云寂是受到保护的。他一直受着月下回忆二当家的庇护,人尽皆知。
  月下回忆的二当家白银,大概是全服人缘最好的人。如此一来,云寂等于是受到层层保驾,密不透风。
  得罪一个,等于得罪无数个……这么傻的事,没几个人愿意去做。
  
  当身处悲恋湖,被水怪梅菲斯攻击的会友向白银求助时,云寂正和白银在斗技场。
  “今天的状态很不错呢……”
  白银的身手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云寂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还好。”
  白银温和地笑了笑,将法杖递过去。
  “这个,劳驾下。”
  “嗯。”
  云寂接过,“啪啪”两声敲好。抬起头,狡黠地道:
  “先生,盛惠300元。”
  “……没良心的孩子。”
  白银笑着拿回杖,没有将对方的玩笑话当真。
  “小云,我要离开下。”
  “去哪里?”
  “会里的人叫我去悲恋湖帮他们杀BOSS。”
  “噢……梅菲斯?”云寂懒洋洋地道,“那个只要有照明就好办了。”
  “所以他们才喊我。”白银温柔地问,“你要一起去么?”
  “好啊。”
  和白银在一起,再无聊的事情也会变得有趣。
  
  月下的会员弄不懂自家老大何以这么没出息,就如同弄不懂他们的二当家何以总和云寂在一起一样。
  在他们眼里,白银无疑是神样的存在。
  而云寂……呃,就不说了。
  总之啊……会里人看着白银体贴入微地帮云寂做这做那,心里就是那个酸啊那个嫉妒啊……(女性成员尤甚)
  某位女性成员就曾不客气地指出:“会长和云寂在一起才是绝配吧?”,赢得众人一致赞同。
  当然,这句话绝对没人敢在白银面前说。温和如白银,也有不能踩的雷区……比如,在和云寂有关的事情上。
  
  大家看见白银带着云寂来帮忙了。纵使不满,也没有发杂音。
  两位法师交替施放的强光控制住了梅菲斯的行动。只可惜其他人实在缺乏对付深渊水怪的经验,手忙脚乱折腾了一阵,倒差点自己害死自己。
  “COMER!你给我快点!”御月急切地叫道。
  “该死的藤妖……”
  被喊到的COMER却迟迟没有动。地上生出的藤蔓缠住了他的脚,并快速地向上生长。
  COMER只得收起弓,拔出腰间的短剑……
  正在这时。
  “哗——”的一声,散发着妖气的紫色藤蔓顿时失去了生命力,从COMER的退上掉落下来。
  “你……”
  出手帮忙的人,竟是没多少攻击力的云寂。
  “别磨蹭了。”
  云寂手中的力斧闪耀着银色的光芒。他总是能准确地找到藤妖的要害,并果断砍下。
  “我帮你们清小的,你快去。”
  
  这个人……似乎不是只有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嘛……
  COMER不由自主地想。
  难道,之前关于他的种种罪恶传言……都是假的?
  
  ——不,那是真的。
  如果云寂知道COMER心中所想,一定会立刻打破他的期望吧。
  
  做一名合格的奸商,一直是云寂心中小小的梦想。
  
  嘿嘿哈哈。
  
  尾声?口胡!
  
  在这个四不像的且有头没尾的拟真网游文的最后,向大家总结下这一天的成果。
  
  其一,去悲恋湖练级的人,最后由于打BOSS并中途有阵亡的缘故,不仅没涨经验反而还掉了经验。顺带一说,那只梅菲斯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掉。嗯嗯。
  其二,根据无神界ONLINE的设定,红名者必须去修道院当免费劳工才能消除罪孽。于是这一次,取得胜利的若煌同学和中途不小心误杀了路人的江流同学,一起光荣地扫大街去也。据说他们还边扫边拿扫帚互相殴打……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其三,本应是处于幸福之中的云寂同学,因为解散之后遭遇了前来盘问他的黑衣,所以被请进了调解室喝茶,浪费了一晚的大好时光。
  
  噢耶……
  完了。
  
  ====================================================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亲爱的橙子同学(虽然5月6才是你的生日……寒)。
  顺带,满足一下最近十分倒霉所以异常地想强迫笔下的孩子们跟着一起倒霉的心理。
  
  合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092-a32e1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