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无之祭番外 新版大结局》————雅纪 

《神无之祭番外 新版大结局》————雅纪


《神无之祭》新版大结局
  
  在青夜出差预计归来的当天,天旭在网上传了一份文件给周律。
  天旭的态度神秘而暧昧,传完东西之后立刻就下线消失不见了,让周律有些疑惑。
  打开文档仔细一看,更是莫名其妙。
  原本是让待在分会的表弟留意灵灵的动向,原本还以为他这回交的一定是调查报告……
  结果,眼前这份东西……
  孕期食谱???
  ……他一定是传错东西了吧。
  这么大年纪了,还总是犯小迷糊。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表弟傻得可爱。周律笑了一阵,关了文档。
  孕期食谱……
  无论是对他还是对青夜来说,这辈子都是用不上了。选择和同性在一起,注定要失去一些常人所能拥有的东西,但对于事事都看得很开的他们来说,完全不会感到后悔。
  毕竟,一生能得到一个值得信任和深爱的人,得到一位连灵魂也能产生共鸣的伴侣,已经是人生最幸福的际遇之一了。
  感谢神无让他们相遇,感谢亲友给予的所有祝福和包容。
  周律微笑着,不自觉地伸手想去摸烟,结果只摸到个装饰用的空盒。
  这才意识到,在青夜的陪同下,烟已经戒了许久。
  “要戒就一起吧。”
  当时这么说的人,似乎是周律自己。
  
  周律想起青夜,顺带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多。
  本该六点抵达的飞机,再花半小时回家,也不过六点半而已。所以当时青夜说,他能赶上今晚的城战。
  城战将在八点开始。
  七点五十分,死鱼在游戏里问:“老大还没回来?”
  “没,大概飞机误点了。”
  “需要等他吗?”
  “等他做什么?”周律笑,“该开始的时候就开始,你玩你的。”
  周律知道,虽然只分开了大约一周的时间,大家仍然很想念青夜。
  当然自己也是,比任何人都想念他。
  很想摸摸他吹够了风、带着凉意的脸,揉乱他的头发,很想把他的笑容,结束在深深的吻里。
  接着……周律短暂的想象被一阵铃声打断。
  家里的电话响了,周律走过去接起。
  “喂?”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并不是青夜,而是属于他的母亲。
  “小律……”
  “伯母?”
  “你现在……”印象中那位总是优雅温和的女士,似乎在竭力地调整自己急促的呼吸。
  “伯母,发生什么事了?”
  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和他爸正赶往仁爱医院,小律,你也一起来吧……”
  “……!?”
  霎时间,大脑几乎停止了运作。
  “青夜……!”
  
  在或漫长或短暂人生中,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周律作为一个很纯粹的理性思考者,喜欢将这些可能发生的意外都一一在脑海里演绎。这样一来,即使发生什么变故,也不会让他太过惊讶。
  但自从遇到青夜之后,似乎很多事情都脱离了周律自己的计划。
  比如,给自己一向冷清的生活带来热量的竟然是一个男人;又比如说,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离不开这个男人。
  再比如……现在。
  这种脑子里一片空白,空白到不可思议,空白到连呼吸都为之停滞的感觉,是什么呢?
  尚有些余热的饭菜还在桌子上,只待着那人回来之后送入微波炉。干净的衣物早已准备好,洗澡水随时都可以放满浴缸。在卧室里充当唯一光源的电脑液晶屏,也在等待着那人的归来。
  等待着他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然后时不时回头,露出有几分孩子气的得意微笑。
  “啪……”
  电话听筒没有拿稳,很直接地摔了下去。
  周律从短暂的失神中回到现实。
  他已经完全顾不上了。青夜的母亲还有在电话里说些什么,也有没时间没有耐心去听了。
  来不及穿外套,来不及做任何事情,他风一样地朝楼下冲去,匆匆叫了辆车:
  “到仁爱医院!”
  或许说话的声音过大,出租车司机好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在司机的日常工作中,焦急的客人总会遇到不少,但像这样大冬天的穿得那么少,说话时还在极力克制声音中情绪的客人倒不常见。这个看上去稳重温和教养极好的年轻人,一定是因为自己最重要的人……
  他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眉头皱得很深,此刻车窗外的一切景物恐怕都会让他感到焦躁。但他始终很安静,只在一分钟后淡淡提了一个要求:
  “师傅,麻烦您开快一点可以么?”
  “市区限速40公里,不能再快啦……”司机缓缓地摇头,好奇地问道,“去仁爱医院的话,是家里有人要生孩子了吗……?”
  “啊?”
  没想到这一问,他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错愕无比。
  “别急,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司机看着他茫然的样子,好心地安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定会保佑这个孩子的……”
  “等、您等等啊……”
  “哎?”
  “这家仁爱医院,难道是……?”
  “那是本市最有名的妇产科医院啊,你不会不知道吧?”
  “……”
  司机对面那张一直很冷静很淡然的脸,在这一瞬间……扭曲地龟裂了。
  
  攻城战开始半小时,指挥官却一直没到位,等待分派任务的人有些心急了。
  “副会呢?”
  “死鱼,副会到底上哪里去了?”
  “我怎么会知道。”死鱼无辜地回答,“之前我问老大回来了没,那个时候他人还在的,后来就无缘无故消失掉了……”
  “是不是接电话去了?”
  “什么电话接半个多小时都没说完啊?”
  “副会的手机是占线状态么?”
  “不是。”离歌说,“我打了几次,都是无人接听。”
  “……”
  做事一向严谨到滴水不漏的副会长出现这种情况,的确值得众人好好琢磨。
  “呃,是不是发生啥意外了……?”
  “别乱讲,在自己家里能发生什么意外?”
  “抱歉……”
  几分钟后,茶茶在公会群里发布消息:
  “这样吧,今天就由鱼儿指挥主会的人打城战,大家都要好好听他的指挥。至于律副会那边,我等下去找人问问。”
  听了茶茶的话,大家这才安下了心,纷纷开始收拾装备。
  “茶姐……”
  离歌在游戏里悄悄地密了茶茶,还没待她开口问话,茶茶便说:
  “其实,我今天整个下午右眼皮都不停地跳……”
  “这……”离歌是聪明人,立刻明白她所指的是什么。“茶姐,我们该怎么办?”
  “我很想亲自去确认一下,那个预感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下午有问天旭,他跟我说……应该差不多了。”
  “是么,那我们是不是也该……”
  准备开始攻城战的会员们都不会想到,他们一向冷静自持到不可思议地步的副会长,此刻正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之中。
  
  “这是什么……”
  “这是你的孩儿啊……”
  “是个男孩子呢……”
  青夜的母亲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高兴得几乎泪如雨下。向来不苟言笑的父亲,此刻也露出了像哭一样难看的笑容——充分证明他内心的激动。
  “律……”
  躺在旁边病床上的男人,长相似乎和出差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但眼角透露的疲惫感和带着无限幸福感的微笑简直让周律头晕目眩。
  不……不仅是头晕目眩,简直就是被天打五雷轰……
  “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周律颤抖地指着那团皱巴巴的小婴儿,忽然又觉得不妥,把手指着的方向移动到病床上的“产妇”身上。
  “为什么这家伙会生孩子!?”
  “律,你太让我伤心了……”青夜微笑的脸顿时一垮,哀怨无比地望着他,“你怎么能称呼我为‘这家伙’……”
  “小律啊,雨泽生了你们的孩子,难道你不高兴么?”
  “我……”
  请告诉我,这种脱离了基本常识的超自然现象怎么可能让人高兴得起来?
  
  “嘭————!!”
  忽然传来的巨大推门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老大啊——!!!”
  接着就是无比熟悉的鬼嚎。
  “……”
  律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这位破门而入,严重破坏住院部宁静的不速之客。
  ——木瓜。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周律惊讶地问。
  “听茶姐说老大生了,大家都从家里赶来了!怎么,原来我是继副会之后第二个到的么?”
  “……原来,你们都知道?”
  周律接二连三地受到打击,一只手无力地撑在墙上,好不容易才稳住跄踉的脚步。
  “对!大家一听老大生了,哪里还有心思玩游戏啊……只要是住C市的恐怕现在都朝这儿奔来了……”
  青夜如慈母般地微笑着:“一点小问题,搞得这么兴师动众。”
  “哪里能算小问题!?”木瓜叫道,“这是你和律副会的孩子啊!!我要做干爹!”
  木瓜才到片刻,就陆续有其他会员奔进病房,小小的地方渐渐变得无比充实。除了木瓜先开始由于过度激动大叫了两声被护士斥责以外,后来抵达的孩子都非常的守规矩。
  大家似乎都很有默契,当做完全没看到周律变化多端的脸色,拉着“产妇”及“产妇”的父母嘘寒问暖。
  “HI。”
  所有探病的人中,就属白昕来得最晚,准备得最为充分。他左手抱花右手提营养品,一身深色西装仪态郑重无比,完全没了平日的风流样,还戴着那副能充分掩饰其禽兽本质的细框眼镜。
  “你……”
  白昕神情关切,小心翼翼地走上前问:
  “你生的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青夜微笑着回答。
  “啊……”得到了答案,白昕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老白。”青夜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温和地说,“你给千里生个女孩吧,以后,我们让他们结亲。”
  “好。”白昕也愉快地微笑起来, “孩子的名字取了么?”
  “叫杜青律,是个好名字吧?”
  “是的,真是好。”白昕轻轻握住了青夜的手,无限温柔。
  “你们看起来还真像一对,好姐妹,啊……”
  周律一晚上经历了太多打击,终于从万花筒般的脸色,变成了现在的面无表情。只是那声音听起来,实在很像硬物刮着玻璃一般刺耳。
  “我和云轻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青夜转过头,有些羞涩地说,“你可不要吃醋哟,亲爱的。”
  “是啊,律副会。”白昕立刻附和道,“我和雨泽只是朋友。”
  “…………”
  “…………”
  云轻?雨泽……
  云轻……雨泽……
  云轻………|||||
  雨泽………|||||
  周律颤巍巍地后退了几步,紧紧地贴着墙壁。恍惚中,他似乎听见有人在耳边唱歌……
  “爸爸
  哎~
  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
  对啦!
  星星出来太阳去哪里啦?
  在天上!
  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它?
  它回家啦!
  太阳星星月亮就是吉祥的一家!
  
  妈妈
  哎~
  叶子绿了什么时候开花?
  等夏天来了!
  花儿红了果实能去摘吗?
  等秋天到啦!
  果实种在土里能发芽吗?
  她会长大的!
  花儿叶子果实就是吉祥的一家!
  
  宝贝
  啊~
  爸爸像太阳照着妈妈!
  那妈妈呢?
  妈妈像绿叶托着红花!
  我呢?
  你像种子一样正在发芽!
  我们三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我~们~三~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
  
  “啊……!”
  周律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竟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的动静实在太大,躺在身边的人也跟着醒了。
  “律?怎么了……”
  青夜看着恋人急促地喘着气,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心疼地伸出手将对方拉进怀里,温柔地问道:
  “做噩梦了?”
  “青夜……”周律的嗓音听上去有些嘶哑。
  “嗯?”青夜用手指轻轻拭去对方额头上的细汗。由于身体紧紧靠在一起,青夜甚至能感觉到那过度强烈的心跳声。
  “你觉得白昕……怎么样?”
  “哈……?”
  半夜三更忽然问这种不着边的话题,任谁都会一头雾水。
  “老白啊……”青夜想了想,放弃追问原因,选择回答,“那家伙么,就是个混蛋。”
  “……噢。”
  怀中人的神经似乎一下子放松了,喃喃地说道:
  “我果然回到真实世界了……太好了。”
  “啊……?”青夜依旧迷惑,“亲爱的,你梦见什么了?”
  “……没什么。”
  周律痛苦地把头埋在恋人的肩上。如果可能的话,他这辈子不愿再去作第二次回想。
  
  目前是19XX年9月2日,眼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青夜早已经出院,当然他住的是第二人民医院而并非什么仁爱……灵灵走了,公会的运作非常顺利,目前正在筹备官方的又一次比赛。千里仍然还在国外,白昕时不时地出来打打酱油,暖气和小寒这对冤家永远没有停止他们的二人转……
  
  真实的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093-49beb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