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无之祭番外 恋》————雅纪 

《神无之祭番外 恋》————雅纪



《恋》(全)
  
  不知何时,性格就变得奇怪了。
  随着青夜年龄的增长,父亲抚着额头叹息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自家教育太失败」,「儿子怎么那么不可爱」……这些都是作家长的发自内心的感慨。
  变着花样送礼物讨他开心,儿子没多大反应,说话不算话放了他鸽子,儿子也没多大反应。考试拿了好成绩在他眼里看来是应该的,一次两次考砸了他居然会反过会来安慰父母。比起工作狂杜妈妈,家庭煮夫杜爸爸在儿子身上投注的精力当然更多,只可惜收效甚微。
  真是很抱歉。
  青夜记起这些往事的时候总会想,对什么都提不起太大兴趣,对谁都保持一种态度的自己,算不算有是人格缺陷?
  无意识地挂着微笑,即使该介意的事情也没有往心里去——这种状况在上高中之后表现得更加明显,也开始不受周围人待见。
  班上男生对青夜的敌意很重,尤其是一个叫蒋恒舟的。
  青夜知道理由——蒋恒舟的好友静洁向自己告白,被自己很干脆地拒绝了。
  拒绝的原因很简单,青夜对女孩子压根没兴趣。
  当时他也跟静洁说得很坦白了,根本无意掩饰自己的性向。可是静洁还是哭得很厉害,青夜不知道她为什么哭。
  从小在母亲过分开明的教育方式下成长的青夜,一向认为,自己无论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都是自己的事,跟别人无关。
  所以他自然也不明白蒋恒舟为何要恨自己。
  这件原本对青夜来说无关痛痒的事,最终惹来了一些麻烦。
  不知是谁多嘴,他拒绝静洁的理由在校园里流传开了。有些女生会刻意地跑来说「我们支持你」这类莫名其妙的话,更多的人则是在他背后窃窃私语。
  这个传言,当然也进了班导师的耳朵里。
  于是青夜生平第一次进了训导室,在师长不厌其烦的规劝下,也是生平第一次生出了反抗情绪。
  「请不要管我的私事。」青夜的态度很冷,让导师倍感意外。
  印象当中,这位学生会干部还不曾对人冷言冷语过。他一向是温和而无害的。
  「杜雨泽,我叫你母亲带你去看心理医生吧?你年纪还小不能误入歧途……」
  导师急欲拉回「迷途羔羊」,措辞越来越惹人不悦。
  「你们还要追求升学率吧?」青夜打断道,「既然如此,就请不要在我的私人问题上下功夫。」
  青夜知道,他在变相地威胁对方。他的成绩很好,是各科老师都很看重的学生,以后若是进了重点大学,导师也会觉得很有面子。
  他本无意拿这种东西当武器,这些话说得连他自己都觉得厌恶。可是为了脱身,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后来母亲来了学校,与教导主任长谈了一次,此事才算作罢。
  众人只看见青夜在学校里越来越受人注目,对他生出更多没必要的敌意,却看不见——师长不再喜爱他了。
  
  青夜小时候搬家频繁,和邻居的同龄孩子很难建立友谊,长大以后朋友也不多。
  朋友总说「我不觉得我在你心中是特别的」,所以青夜和他们的关系总是不冷不热,始终达不到深交的程度。
  青夜从没想刻意去赢得什么人的喜爱,也很难对一个人生出反感情绪。大家在他眼中基本是一样的,所以他总用平等的态度去对待他们。这样有错么?
  或许,这真的是错吧。
  青夜经常玩网游。在他的生活中,和网友的关系倒比现实朋友来得亲密。逢年过节总出去玩,圣诞节生日还会互相送个礼。
  这是因为他们不在自己身边,所以关系才能持久吧?青夜想。如果他们真的生活在自己周围,是不是也会忍受不了自己的性格?
  在玩神无之前,青夜就认识了几个关系特别好的网友——李菲,也就是茶茶,以及一个叫莫云轻的男人。
  莫云轻是S大数学系的副教授,也是S大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教授。青夜和他的性格有些像,两人一拍即合,经常出来一起喝酒聊天什么的。
  嘴上玩笑开得过火,正经起来倒也正经无比——两人都具有相同的特质。茶茶说你们真像是一对啊,吓得青夜差点没摔了昂贵的酒。
  莫云轻和青夜聊天常常东一句西一句,发着牢骚开着玩笑毫无主题,青夜也习惯了东一句西一句地接话。两人像相识多年的老友一样,彼此都没给对方约束。
  莫云轻是很标准的双性恋,学生时代过着很荒唐的日子,后来留校当了讲师,才逐渐改掉了过去的坏习惯。虽然他现在这个样子,比较像披着高级知识分子外衣的狼。
  莫云轻和青夜交换过恋爱史。青夜将自己曾经的男友数字乘以10都没有莫云轻的多。
  青夜不太重视恋爱问题,却也并非不曾恋爱。交往得最久的一个对象是从前的同事,叫毓嘉,长得不错,性格有点好强。
  毓嘉主动展开追求,二人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对方出国而分手。
  出国前那天晚上,他们在机场话别。
  「说起来,你还没带我见过你父母。」毓嘉说,「你父母不是不反对么?」
  「我是怕他们说我糟蹋别人家的好儿子。」青夜笑笑。
  「呵……」毓嘉笑了一阵,渐渐地收敛了笑容,温和地道,「骗人。你是觉得没必要,对不对?。」
  对方的口吻温和而犀利。
  青夜没有反驳,同样温和地看着他。
  「我们的确不适合。」毓嘉终是叹了口气,微笑,「很遗憾雨泽,其实我满喜欢你的。你是个体贴的男人,可惜我却不是你想追求的类型。」
  「你会找到他的……总有一天。」
  说完这句话之后,毓嘉很干脆地走了。从此他们再也没联系过。
  送走毓嘉那晚,青夜拉莫云轻去喝酒。
  「失恋了?」莫云轻问得很直白。
  「算是吧。」青夜笑。
  「你似乎没有在反省啊……」
  那是因为没有遗憾吧。青夜在心里说。
  那天二人在酒吧里坐到很晚,微醉之时,听到莫云轻淡淡地道:
  「你会找到合适的对象的。」
  「你和他说了一样的话。」青夜微笑。
  「随遇而安吧,老青。」莫云轻伸手拍了下他的肩,「总有一天……」
  低沉的嗓音,渐渐融入了温暖的空气里。
  
  第二年年初,他们期待已久的游戏神无ONLINE正式公测,青夜和几个朋友一起组建了公会。为了不影响家人,那个月他搬出家独居,每天就顾着工作和游戏两头。在公司被女魔头上司来回使唤,在游戏里为几个麻烦精收拾烂摊子,几乎忙得不可开交。
  毓嘉走了,青夜没有为了这段感情的结束而神伤,也不会刻意去想,下一段感情将在什么时候到来。
  直到有一天,青夜在街上看见了他。
  与他同行的还有自己的高中同学蒋恒舟和王亦云,可是那都不重要。
  青夜一直在想,这位感觉上很文雅气质很干净的青年,是谁?
  当晚青夜从王亦云口中得知,原来他是月隐˙律——神无悲恋湖服务器里最著名的神官,其事迹经常被人拿到讨论版上宣传。
  感觉如此温文尔雅的人会是游戏里那位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月隐˙律?
  很有意思。
  青夜开始愈发地关注他。由于蒋恒舟对自己抱有极大的敌意,不允许格朗迪亚和光耀之堂有接触,所以青夜很难在正式场合见到律,更别说找个地方好好说话了。
  若是贸然找上门去,又不免给对方留下突兀的印象,因此这个想法渐渐被青夜搁下了。
  服务器中公会众多,彼此之间难免会出现大大小小的摩擦。抢怪、误杀、交易纠纷,导致世界频道每日除了买卖信息以外,就是玩家们的口水战。
  某天晚上青夜看见了一条全服喊话,是律发的。
  他说,他代表格朗迪亚向Flowers公会道歉。
  青夜好奇地找人问了一下情况,才得知是格朗迪亚有人抢了Flowers会员的练级地盘,双方大打出手,扬言以后见面就杀。
  Flowers只是个小公会,日平均在线人数还达不到格朗迪亚的十分之一。按道理来讲,格朗迪亚根本没必要在意这类无意义的「威胁」,况且,他们还有个极其重面子的老大。
  可是,月隐˙律却愿意出面道歉。
  不是肇事会员用全服频道公开道歉,而是身处管理层的本服第一神官月隐˙律向对方道歉。
  见格朗迪亚如此给面子,Flowers方很快作出了回应。三言两语过去,双方顺利和解。
  这件小事,让青夜很受触动。
  如果这个人在自己的会里……他想了很多次可能出现的情况。
  「你看上他了?」莫云轻有事没事喜欢开玩笑。
  「是啊,我看上他了。」青夜也开玩笑,「所以我准备把你扔出去。」
  莫云轻愣了一下,开始喃喃:
  「只听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只听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莫云轻还真因为一些事离开了神无。接着,棋公子、热血等几位老友也先后退出。一同创建光耀之堂的朋友,只剩下茶茶一人。
  早已习惯离别的青夜和茶茶没有沮丧。经过二人共同的努力,光耀之堂开始步入正轨,成为了悲恋湖四大公会之一。
  终于能与格朗迪亚并驾齐驱,终于越来越接近那个人所在的位置,青夜有点安慰。只是偶尔他会想念从前那完全不在乎公会成绩与名誉,一心只为游戏而游戏的日子,也会想念那些离开的人。
  「有点寂寞吧?」茶茶曾这么问道。
  「也许。」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却是青夜第一次承认自己有这样的情绪。
  「开心点吧。」茶茶微笑起来,「月隐˙律退会了,对你来说是不是好消息?」
  「……」
  青夜惊讶得半天没说话。
  「去把他接来吧,青夜。」
  「……」
  「你勾搭陌生人不是一向很有法子么?还是说,在暗处偷窥太久反而消磨了你的斗志?」
  「没。」青夜摇摇头,露出狡黠的微笑,「这个人,我要定了。」
  
  月隐˙律,是一个看似严厉其实温柔的人。
  青夜的视线轻易地穿透了他冷硬的外壳,进入了他的心里。那里,同样是一片潮湿的寂寞。
  从网络相识、相知、现实相见直至相爱,这一系列的事情似乎进行得太过顺利,青夜总觉得自己是在做一场极致的美梦。其中纠结的甜蜜与酸涩,点点滴滴渗入回忆,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他们认识时间不长却彼此了解,似乎天生就带着默契。
  即使不用言语也能传达心情的感觉,很美。
  某个晚上,他说他喜欢他。
  某天凌晨,他吻上了他的唇。
  某条街上,他握住了他的手,再也不愿放开。
  从来没有如此珍视过一个人,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自己的情绪。他的脾气,好的、坏的、温柔的、倔强的、直率的、别扭的,每一种都让自己怜爱。
  如今,他正静静地躺在自己身边安睡。
  青夜抱着他,做了一个梦。
  就在国战预选赛结束、他得到律的这天夜里,他梦见了很久没有再见的毓嘉。
  梦中,正是分别那天的场景。毓嘉的口吻很温柔,带着淡淡的无奈。
  「骗人。你是觉得没必要,对不对?」
  「你是个体贴的男人,可惜我却不是你想追求的类型。」
  「你会找到他的……总有一天。」
  毓嘉是个不错的人,自己辜负他了。想来,其实这种性格已经让自己辜负很多人了吧?不论是朋友,师长,还是情人。
  本以为自己不会将感情看得太重的。可是为什么,会希望律永远留在自己的视线中一步也不离开?
  想要牢牢抓住他的愿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青夜温柔地凝视着身边的人,忍不住伸手摸了对方的脸颊,轻轻地。
  「唔……」
  律的睡眠不深,还是被弄醒了。声音模糊地问:「青夜……?怎么还不睡?」
  「做了个梦,醒了。」
  「噩梦?」
  「没……我梦到了以前的男友。」青夜无意说谎,却有意挑起对方的情绪。
  「噢?」不料律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早点睡吧。」
  然后就闭上眼睛,再无反应。
  「……让你吃醋还真是难啊。」
  青夜苦笑着嘟囔了一句,用手圈紧了恋人的身体。
  「是难,不过……」律闭着眼睛微笑,朝青夜温暖的怀里缩了缩,「如果我真吃醋,你就完蛋了。」
  「……」
  青夜一愣,哈哈大笑。
  
  出国的那天,毓嘉轻轻地说:「你会找到他的,总有一天。」
  在那间酒吧里,莫云轻也低低地重复过:「总有一天……」
  现在,青夜已经找到那个他了。
  不知道身在异国的毓嘉和那个没正经的莫云轻,又在等待着谁的出现?
  因为他们相信,所以他们等待。
  等待着有一天,有一个人来到自己身边。
  从此,不再寂寞。
  
  -全文完-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094-d4bcbe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