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裤怎么了?》————秋裤挺好的(现代短篇) 

《秋裤怎么了?》————秋裤挺好的(现代短篇)

  张东裹着团冷气冲进来,嘴里嘀嘀咕咕着:“靠!这老天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才入九几天啊,除了下雪就是刮风,房檐上挂的冰溜子都能当暗器了!”

  一回头,发现沙发上坐着的人,先是一楞,马上就眉笑眼花了:“赵北你啥时候来的?哎呀我草,老子想死你了!”张牙舞爪的就扑了过来。

  赵北刚站了一半,又被压到在沙发上,没头盖脸的一通猛亲,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来。虽然有些气恼,可那缕火,也从两人纠缠厮摩的口唇,嗤嗤的烧到了下腹。何况张东的手还轻车熟路的在腰间身后揉搓。

  赵北抬起手,勒住了他的腰,一个施力,就把对方压到身下,叙旧吃饭什么的,晚个一时半会的也没什么。

  赵北跨在他身上,一手略微推柜着那双捣乱的手,另一只去解他衣扣。冬天衣服就是多,外套、毛衫、衬衣、背心……好容易脱光上面了,毕竟是半年多没做了,居然有点耐不住。接下来是裤子,恩,这个容易,腰带,拉链,脱!扩张什么的,其实也不重要吧……

  ???

  “这是什么?”赵北直起身子,揪了揪紧贴在张东臀部腿上的那一层棉纤维纺织物。弹性倒是不错。

  “秋裤啊!你没见过?”张东不耐烦的回答,手中不停,撕扯着对方的衬衣。

  “……我以为只有那种乡村电影里才有这样的东西。”和张东在香港相识相处的几个月里,从来没见过他穿这个。

  看看灰不拉几,紧裤腿还是松紧带束腰的所谓的秋裤,赵北忽然有点失了兴致。抬手摸摸底下那张温热的脸,又低头亲了亲:“要不我们先去洗澡吧?”

  张东奇怪:“洗什么澡啊?老子等不及!”手伸到他的拉链里去捏,然后就是一楞:“你怎么会事?未老先衰啦?”

  赵北拍了那只手一下,笑骂:“你那不成了,老子也没问题!先去洗澡。”

  张东一回神,就明白过来了:“草,老子顶瞧不起你们这些小资格调!非得玫瑰洋酒真丝睡衣才叫品味。”

  手下一撑,就把有些不好意思的赵北反扑到沙发的另一头:“就是不去,你萎了正好,不用和老子争上下。快,脱裤子!”“啪”地一声,一巴掌拍到对方屁股上。

  然后……

  “老子蝴蝶结打的怎么样?”

  “……”

  “不比你那什么真丝什么开司米强?看!老子这么动,那么撞,这么扭!”

  “给我松开,你这头猪!”

  “你就挣吧,混纺棉弹性好的很,怎么都不会伤到你的。”

  “嗯……闭嘴……”

  “说,秋裤怎么了?”

  “嗯……”

  “说话,要不一会给你把腿绑胸前,你不是老嫌抬腿费劲么?”

  “……王八蛋,秋裤挺好的。”

  第二天晚上回家。

  “张东,给我买条秋裤来。”

  “你不是嫌弃么?知道天冷了吧?”

  “我要GUCCI最新款的,哦,对了,颜色要选酒红。”

  “凸你大爷的小资情调!”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113-f37c9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