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湖绿鬼兮(轻松短篇) 

《夜袭》————湖绿鬼兮(轻松短篇)


  夜深人静,一群人鬼鬼祟祟的来到香港大酒店巍峨的大柱子前,齐齐停住了脚步。
  “老大,我们还是从后门走吧。”前门实在是,太有威慑感了啊。
  “后门个毛!”
  “对对,后门进去比较隐蔽。”
  “要隐蔽毛!”
  老大挥挥手,“放小安。”
  
  一个人越众而出,走进前厅开始尽职尽责的勾搭前厅小姐和客服经理,顺带朝着门口俩个大厅五个保安挨个送个笑容。
  于是一伙人趁着工作人员们被美人儿勾的五荤三素的时候溜进了电梯。
  
  一个感叹:“比咱那楼里的老爷电梯就是好。”摸摸电梯里面墙壁上的水晶雕塑,“老大,要不我们敲两个回去摆屋里?”还没说完就被老大扇了一巴掌,“敲毛敲,敲你妹!还搁刚才扮演小流氓的劲儿里没缓过来呢?”
  “明明最入戏的是你啊啊!”被扇的心中泪奔望着电梯落地窗外的灯火,没敢把这句话说出来。
  另一个忧心忡忡,“老大,我觉得还是不妥,这酒店后面的台子太硬了,我们就这么进来,虽然上面说过……”
  “对对,老大,奸商不可怕,可怕的是奸商跟黑道好上啊!听说那个姓韩的跟黑道……”
  “黑道毛!韩谦,劳资今天找的就是韩谦!妈的今天劳资不把韩谦这个破酒店拆了劳资回去跟二姐求婚去!”
  
  终于到了45层,出电梯的时候老大恨恨得在锑亮的电梯门上踹了一脚,留下脚印一个。
  “你,你你和你,从这个走廊头上开始查,你和你,从那边头上开始分开查,撒大网,一个都不准漏!小声点,动作别太大。”
  就八个人,还算上不知道能不能完好归来的美人儿小安,撒哪门子的大网?一众人员无力看着脚下的长毛地毯和一看就很隔音的走廊墙壁和房间门,这个,就算想大声也大不起来吧。
  “行动!”
  看着众人散开,老大深呼吸数次,一提气纵身窜到4566房间门前,无视门上隐在优雅雕花中的门铃,砰砰砰开始敲门(= =||刚才是谁说要小声点来着)。
  门在老大手脚并用的攻势下……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男人身着便服,眼睛隐在镜片后,面无表情的看着老大。
  老大也没考虑人家怎么就轻易给他开了门,推开男人,走进屋子,扫了一圈,眼光落在沙发上,一个气质美女,侧身半卧,一手端着酒杯,红唇微启,有点惊讶的样子。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好几秒,老大抽了抽嘴角,从怀里的口袋掏出证件往美女眼前一亮,“中区警察局,扫黄打非大队,今天接到消息说这里有团队组织卖淫活动,”他乜了男人一眼,“你被捕了。”
  美女把嘴合上,舒缓的坐正,起身,走到男人身边,“这戏真有趣,可惜我看不到最后了。”说完越过男人走向还开着的门,转身从门边的纸抽中抽出一张餐巾纸,向老大挥了挥,“祝你好运哦。”
  “好运毛,戏你妹!”老大毫不怜香惜玉得伸出爪子,“我说了,你被捕了!”
  爪子在门前寸处生生停住了,老大眼睁睁的看着犯人关上门,下一秒,拦在腰上手臂一抬一送,老大就被人抱起扔在了那张刚才刻意忽略过的床上。
  “韩谦,你干嘛!”
  男人开始解外套上的扣子,从上到下,一颗一颗又一颗。
  “扫黄打非?这个借口想了多久?”
  “借口毛!你敢说你酒店里完全没有?!刚才那女的是干什么的?!”
  男人正在脱裤子,一条腿,又一条腿。
  “客户。”听说你很有趣,所以来围观的。
  老大觉看着眼前正表演脱衣秀的男的,不自在了,起身欲跑,被男人压倒在床上。
  “你不是要扫黄么,现在不是就有个现行犯。”
  老大看着男人还是脱衬衣,哆嗦了。
  “你,你,流氓!”
  “那就来抓我。”男人摘下眼镜,抓起老大的手去碰触身下那已经半抬头的欲望。
  老大悲愤了,“别以为有后台怎么样,我要逮捕你!”
  “逮捕什么的,明天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再说吧。”
  
  “说起来,前两天刚和陈局吃了饭。”男人半眯起眼镜享受着,握着老大的手上下快速摩擦着。
  “啥?啥?!”老大石化,任由男人吃着豆腐。不巧老大也姓陈,更不巧的在家里是他得喊陈局一声爹。
  “在一楼前厅的那个,是姓安吧,”男人开始脱老大的衣服,“公然勾引和调戏酒店在职员工,嗯?”
  老大僵了,上衣不受地心引力控制的飞向空中,接下来是裤子。
  “在电梯门踹的那脚,怎么说,嗯,毁坏公物未遂?”
  “我虽然念得不是法律,但是怎么着知道有个治安管理条例,这方面你比我懂。”男人淡淡笑着,毫不留情的在老大的乱抓乱挠中脱下了老大的内裤。
  “我不介意让你看看酒店的物品赔偿价格目录。”
  老大挥舞着四爪,试图做最后一次挣扎。
  男人拿过刚脱下的内裤绑住老大两只爪,扔下最后一颗炸弹,“还有跟你一起来那六个,除了那个姓安的,现在都……”男人不说了,笑眯眯的望着老大。
  老大不动了,任由男人在他身上为所欲为了一整夜啊一整夜。
  就在老大昏过去就被弄醒又被男人折腾到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低低地说:“你他妈不许动他们。”
  男人听到哑到已经快听不清楚的声音,心情很好地低头吻吻老大的眼睛。“他们很好。”
  那群人,吃了宵夜现在应该早就在套房睡的昏天暗地了吧。
  “跟那些小混混打了半天架都不知道好好犒劳犒劳你手下,听到我跟别人开房的消息就直接过来了啊。”
  老大没有听到这句话,人早就累得神志不清了。
  “对了,”男人凑到老大耳边,低沉又充满诱惑的声音缓缓响起。“二姐是谁?”
  “局里头的警犬……”
  老大翻了个身,彻底睡着了。
  男人摸摸老大柔软的头发,抱着老大阖上眼睛,心里想的是,该跟岳父大人去提亲了。

留言:

这个小安,难道就是上个《肥皂剧》里面的那个美人儿?

果然短篇美啊~~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120-e28b436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