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芷心静(现代 漂亮温柔明星受) 

《诺》————芷心静(现代 漂亮温柔明星受)


文案


他是一个明星,一个歌星,一个影星。

当年也许只是惊鸿一瞥,慑于美貌。

我追随着他,会唱他的每一首歌,看过他的每一部电影。

我以为我会一辈子这样,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拥有他。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凡,林诺华 ┃ 配角: ┃ 其它:



楔子
  他是一个明星,一个歌星,一个影星。他很漂亮,不仅是舞台上的他漂亮,现实里的他一样漂亮。他很出名,因为他不仅是偶像派,更是实力派。
  当年也许只是惊鸿一瞥,慑于美貌。不过渐渐的也被他美妙的歌声和逼真的演技折服,以至于爱上这个人,以及他的全部。
  这些年来,我一直追随着他,会唱他的每一首歌,看过他的每一部电影。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就爱上了他。我以为我会一辈子这样,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邂逅他,甚至能拥有他。


第一节
  我一个人守着一套不算大的房子,窝在仿真皮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播放着的林诺华的电影。虽然房子并不算太大,可是即使我把声音调到了最大,却还是显得空旷而寂寞。
  我已经二十九岁了,却依旧一个人。七年前接手了父母的小公司之后,我就开始一个人生活。早些年也谈过不少女朋友,可是自从七年前惊鸿一瞥看见了林诺华,对于女人,对于恋爱,我却再也提不起兴趣。
  我算是追星族吧?一个二十九岁的大男人,追着一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明星,一追就是七年,还没有丝毫倦怠疲累。我想我大概是比较病态的,不过我却并不恐慌,反而沉迷其中。
  我爱林诺华,这么多年来我怎么也看得清了。这些年里我跟林诺华也有过几次极为短暂的接触,不过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真正跟他相识。
  林诺华现年二十七,出道却已经十一年了。十六岁的时候在全国少年歌手大赛上以一首原创歌曲惊艳四座,迅速被娱乐公司看中,包装成了偶像派歌手,然后火速蹿红。
  十六岁的林诺华会红靠的的不仅是实力,更有他的美貌。林诺华很漂亮。也许一个大男人说漂亮不大合适,不过任何一个见过林诺华的人,都只能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他。
  十六岁时,林诺华还有些雌雄莫辩,太过精致的五官甚至让全国少年歌手大赛的评委认定林诺华是女扮男装。不过事实当然是不可否认的,林诺华是男人。
  但是十六岁的林诺华还太小,没有足够才学的他没办法一直立足于歌坛。于是林诺华的公司送林诺华去了音乐学院。在林诺华读书期间也没有放弃过出专辑,只是速度并不快而已。
  我第一次邂逅林诺华,就是在林诺华进了音乐学院四年后的毕业典礼上。那天我本来是去看我在音乐学院任职的朋友的,我朋友却带我去看了毕业典礼,于是惊鸿一瞥的看到了站在领奖台上笑得一脸灿烂的林诺华……
  那时候林诺华才二十岁而已,手上却已经拿到了音乐学院和影视学院的学士学位。
  
  本是惊鸿一瞥,我当时也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惊艳一时而已,并没有太过在意。生活还在继续,我继续埋首我的工作之中。
  直到同事向我推荐了最近的电影,一部偶像剧。我对这个是没有兴趣的,不过看到剧照上那一脸忧伤的林诺华的时候,却鬼迷心窍的打开了电脑,放入了光盘。
  也许就是这么一部偶像电影打动了我,总之我记住了林诺华这个人,这个不是仅有美貌的花瓶,他的实力建筑在他的美貌之上,总让人有一种超出自己预料的满意。
  于是后来开始慢慢的关注起林诺华,直到爱上,深深迷恋。我想我是不爱男人的,但是我却从来不曾后悔爱上林诺华,只因为他是林诺华而已。

第二节
  真正意义上邂逅林诺华那一天,下着大雨。那天是林诺华的新专辑签售会。因为是在我所在的城市的邻城,所以我翘了班直接开车去了签售会的地方。
  这是林诺华的第六盘专辑了,之前是因为要读书,后来是因为涉足了影坛,所以林诺华的专辑一直保持着两年一张的速度。
  我每一张专辑都是亲自赶到林诺华的签售点去买的,这一次也不例外,尽管天气很不给面子的下了大雨,我的心情却依旧是雀跃的。
  能见到自己心爱的人,怎么能不高兴?尽管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和林诺华发展什么,可这一样阻止不了我因为能见到林诺华而变好的心情。
  其实我已经见了林诺华不少次了,可是每一次的接触也不过是接过那一张有着林诺华亲手签名的专辑的时候,运气好的话可以和林诺华握个手,再好一点还可以合照一张。
  我和林诺华说过话,却从来只是客套的谢谢,不用谢。没有一句多余,最多林诺华心情好的时候会附送一个微笑。
  我没有和林诺华拥抱过,每次看到有少女高高兴兴的拥抱住林诺华我都心里泛着酸意,或许是我心里有鬼的原因,总觉得两个男人这样搂搂抱抱的不太合适。
  
  排了老长的队之后,我终于又拿到了有林诺华亲笔签名的CD,我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林诺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回了一句不用谢。
  林诺华总是这么温柔,特别是他唱歌的时候。他的歌声总是透露着温柔的味道,就连忧伤,都带着温柔,如清风拂面,舒服享受。
  我一直是一个对温柔情有独钟的人,之前找过的几个女朋友也都是温柔型的,现在深爱的林诺华也如此温柔,又怎么能让我不爱呢?
  温柔的男人,有时候比温柔的女人更让人动心呢……
  
  我拿了CD之后就回了自己的车里,将CD放进CD机里,音乐缓缓响起,林诺华温柔的声音淡淡的飘出,如沐春风。
  我放倒了靠椅,闭着眼睛感受着,仿佛林诺华真的就在我身边,为我轻轻吟唱……
  不知不觉进入梦乡,再醒来时签售会早已经结束,雨却还没有结束。我叹息一声,发动了车子准备离开。
  视线随意一转,我看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一如当年惊鸿一瞥。林诺华,他今天也是穿的白色的衣服……
  雨太大看不大清楚那人到底是不是林诺华,但是直觉告诉那就是他。鬼使神差的将车子开到了那边,我看清了,真的是林诺华。
  林诺华还穿着刚才在签售会上穿的白色紧身T恤,和黑色贴身休闲裤,此刻正低着头打着一把白色半透明的伞走在大楼边上。
  我开着车跟在林诺华身后,总觉得是他这样一个人走着感觉很寂寞,也很不安全。他的经纪人怎么会让他一个人出来呢?
  走了半晌,林诺华停了下来,转身来看着我的车子。似乎是在辨认什么,看了一会儿就抬步向我走来,我没有动作,没有开车离开,也没有开车靠近他,就坐在驾驶位上等着林诺华的靠近。
  并没有很长的距离,林诺华很快就走到了我的车窗旁,敲了敲我紧闭的车窗,我顺应他放下了车窗,林诺华温柔一笑,不是在公众场所里一样灿烂得不真实,却依旧温柔得醉人。
  “请问可以送我一程吗?”不是第一次听到没有经过音频设备的林诺华的声音,温润中性,可是却是第一次那么清晰的感觉到里面的温柔,我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的就点了点头。
  没有想林诺华为什么会一个人走在街上,没有想林诺华为什么会向一个陌生人搭讪,没有想林诺华要我送他去哪里……


第三节
  得到我的同意之后,林诺华的笑容似乎灿烂了一些,连眼睛都亮了亮。微笑着道了声谢之后就绕到了车子的另一边打开了副驾驶的位置坐了进来。
  林诺华有一头酒红色的蓬松头发,挑染着粉红,虽然已经是二十七岁的男人了,走的却依旧是偶像男生的风格,打扮起来像是只有十七八的少年一般,不少少男少女迷恋着林诺华。
  不过林诺华依旧有很多成熟男女的粉丝,因为林诺华的电影,林诺华不仅是美貌,他的实力绝对是不可忽视的,所以实力与美貌并存的林诺华短短七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影坛里的小天王,名气直追已经成名二十多年影帝。
  “去哪儿?”我话出口才惊觉自己的嗓子竟然嘶哑至此,忙闭上不愿多说。
  “A城城东扬名山庄。”A城正是我家所在的城市,与现在我们所在的B城相邻,而扬名山庄,正是A城的别墅区。我虽不住扬名山庄,却离扬名山庄极近,车行不过两三分钟的距离。
  我有些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林诺华,奇怪他去那里干什么。不过事关隐私,我也不好多问。只不过真的很巧,竟然是要去扬名山庄。
  “呵呵,你都不惊讶吗?”除了疑惑的看了一眼林诺华之外,我没有说其他的话,安静的开我的车,两人之间顿时陷入了沉默,不过没过多久,林诺华倒是率先打破了寂静。
  “惊讶。”我淡淡的说。
  “那你为什么不问?”林诺华好奇的偏头来看着我,白皙的皮肤衬得眼睛更大更亮,里面正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那是你的隐私。”我说这话本意只是想说我尊重他,不想探查林诺华的隐私,可是才出口我就察觉了其中的疏离味道,顿时有些后悔。
  “哦……”果然林诺华听了这话眼神就黯淡了不少,声音也弱了下去,只低低的应了一声,低下头去没有再搭话。
  我在心里暗暗后悔,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挽救,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两人就这样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林诺华先打破了沉默。
  “其实我认识你,每次我有公开活动的时候总能见到你,可是你从来没有主动跟我搭过话。”林诺华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
  也是,我一个快三十的大男人,又不像林诺华那样穿着打扮比较中性,一般都是西装,而且我身材也比较高大,在林诺华的公众活动里又大都是一些十几二十的年轻人,我这样一个大男人混在里面就有点鹤立鸡群了,不被注意都不大可能。
  “我每次都注意到你了,我一直在等着你什么时候主动来跟我说话,哪怕是要求握手拥抱之类的也好,可是一次也没有。”
  其实我没有说过,我一直很喜欢林诺华的声音,尤其是其中无法遮掩的温柔,每每勾动我的心弦,不能自已。
  “快六年了吧?跟着我到处跑。”林诺华说到这里抬头来看着我,脸上是温柔的笑。
  “不,六年多了。”也许林诺华第一次注意到我是在我第一次去参加他的新片发布会,可是我第一次参加林诺华的活动是六年多以前的演唱会,演唱会人太多,林诺华根本不可能注意到我。
  “啊,那么久了。”林诺华只是无意义的感叹了一句,就没了下文,又沉默了起来。



第四节

  “我住在扬名山庄B座32-2,我现在是要回家。”过了一会儿林诺华又说话了,不过这次的话题却让我有些莫名,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他家在哪儿?等等,扬名山庄?回家?
  “你住在扬名山庄?”我惊讶的转头去看林诺华,正对上林诺华满含笑意的温柔眼眸,顿时有些无措的转过头来专心开车。
  “是啊,我们住得很近呢。”林诺华笑道。
  “你知道我住哪儿?”
  “以前有次抽奖活动,中奖的都要填写个人资料以方便派送礼物,你当时就是中奖人之一,还记得么?”林诺华轻声解释。
  “嗯……”林诺华一说我就想了起来,那也是唯一一次有机会和林诺华合影,照片现在还被我用相框框好放在床头。
  “我其实单身了蛮久的,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谈一场恋爱,上一个女朋友还是大学的事情了呢。”林诺华又带走了话题。
  “嗯?”如果说刚才林诺华告诉我他家的地址我很惊讶,那么现在林诺华的话我是迷惑了,我根本猜不透林诺华说这话什么意思。
  “最近我有一段时间的休假。”林诺华依旧一脸笑意的温柔的看着我,我的疑惑却是一个也没有回答,我不相信他不知道我在疑惑什么。
  “什么意思?”迫不得已我开头询问。没办法,此刻的林诺华虽然看起来还是如我所了解的一样温柔,可是却无端让我感到害怕。
  “意思就是,我们交往吧!”林诺华顿了一下,看了看前方路况,才转头来看着我,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吱——!”我猛的一脚踩向刹车,来了个急刹,老实说我被林诺华吓到了。我是爱着林诺华,而且是深爱,就因为如此我不敢接近他,不敢与他有丁点多余的接触,现在更是连话都不敢跟他多说,就怕林诺华察觉了我的心思。可是没想到,林诺华却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林诺华,你是在开我玩笑吗?”我重新启动车子,平稳的开着车,目不斜视。低低的说着,甚至带着一丝冰冷。
  我从来没想过要和林诺华发展什么,不是我妄自菲薄,我甚至对林诺华认识我都很惊奇,可是林诺华忽然这么说,我第一反应就是林诺华看穿了我的心思,故意这么说的。
  “你以为我是故意这样羞辱你吗?”林诺华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一言正中红心。是,我的确是这么觉得的,要不然让我相信林诺华这样高高在上的一线男星真的会对我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感兴趣?
  “要不然呢?”我冷淡的反问道,甚至有冲动想现在停车把林诺华扔下去。我毕竟是自私的,在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和保护自己之间,我绝对会选择后者。
  “陈凡,我很严肃的告诉你,我是认真的。”也许就是因为林诺华的声音里带着温柔,让林诺华这话缺少了几分肃穆,没有那么有可信度。
  “林诺华,难道你要我相信一个名声地位都很高的巨星看上了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人?现代版的白马王子和灰姑娘?还是同性版的。”我的头脑理智的分析着一切可能与不可能,然后迅速回应林诺华的话,“真是抱歉,林诺华,我没有做灰姑娘的兴趣。”
  “那如果我告诉你这不是灰姑娘而是白雪公主呢?”林诺华也很快予以反击。
  “林诺华,你是要告诉我,你是那被害的白雪公主吗?”我终于受不了将车停在了紧急道上,单手撑着方向盘,面无表情的转头盯着林诺华。
  “是。”林诺华收起了笑容,倒是多了几分严肃的味道,林诺华转过头去看着前方,沉默了一会儿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林诺华说他本是豪门公子,十四岁那年表兄为争爷爷的家产找人绑架了本该继承家族的他。可是林诺华命大,逃了出来,却流落街头了。
  正好此时遇到了我,我收养了他一段时间。不过后来他发现已经继承了家族的表兄一直在寻找他,甚至已经找到了我身边,如果继续找下去就会找到他,甚至害了我,于是林诺华被迫离开。
  之后辗转进了孤儿院,改名换姓进了学校,参加了全国少年歌手大赛才出了头,从此走进了娱乐圈,直到现在。



第五节


  我细细回想,林诺华十四的时候我十六,那年的确是收养过一个叫罗桦的小男孩,可是罗桦并没有林诺华那么漂亮,要不然我怎么会没有认出来?
  “罗桦?”我怀着迟疑的心思叫了当年那个小男孩的名字。
  “其实我并不叫罗桦,当时一直有人在找我,我根本不敢使用真名,我现在叫林诺华。”林诺华温柔的笑着。
  
  后来林诺华拉拉杂杂说了很多,说他当时如何的感激我,说他后来一直在寻找我,后来发现我竟然是他的粉丝,直到多年的沉淀,渐渐爱上了我。
  他说他是故意把房子买在我家附近的,就是为了以后两人来往方便。他还说他早就发现我喜欢他了,可是等了这么多年却一直没见我主动跟他说话,于是急了,才跟公司请了三个月的假,准备要来找我,却没想到才出会场大厦的门就遇到了我。
  最后,我将林诺华送到了扬名山庄外,林诺华也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说完了,林诺华看了看车外石碑上扬名山庄四个大字,淡淡的问了我一句:“跟我交往,好吗?”
  “好,反正我也单身。”纵然你是在骗我也好,玩笑也罢,大不了陪你疯一次,反正我爱你,也没求过任何回报。
  
  那天,我跟林诺华去了他家,然后就住了下来。同居是林诺华提出来的,我却有些犹豫,如果让狗仔队发现林诺华和一个男人同居,那么他的公众形象就全毁了,更严重的甚至是再也无法在娱乐圈里混下去。
  我不想因为我毁了他的一生,可是他却执意。说如果爱情结果,退出娱乐圈也罢。我以为他只是为了取信我说的一句玩笑,毕竟今天说发生的一切都让人太不可思议了,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为我做到了那一步……
  我最后还是同意了同居,耐不住林诺华的柔声苦求,然后在之后的两个小时内,林诺华陪我回家打包了一些私人物品,我们就正式开始了同居。
  说起来,应该算是今天才正式认识吧?十三年前的不算,那感觉太过迥异。认识第一天就同居……这算是潮流?我不禁苦笑,一切都太没有真实感了。
  我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开放式厨房里的林诺华忙进忙出不亦乐乎。林诺华也许会是个好情人,至少他会做饭做家务,至少他很温柔。
  林诺华卸了装之后并没有银幕上看起来那么惊艳,不过也绝不丑,依旧清秀漂亮。五官轮廓很柔和精致,有些亦男亦女的味道,不过倒是没有什么阴柔感。
  林诺华家里的电视很大,103英寸的,看起来效果特别的好。此时电视里正在播林诺华的电影,我特意放的,只是想找找那种对比,电视里的人,和厨房里的人……
  “陈凡,吃饭啦。”林诺华取下身上的围裙,扬声叫我,声音里的温柔高兴怎么也无法忽视,他真的很开心吗?
  “来了。”我起身去餐厅,桌上是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我们两个人吃,多的都有了。
  “尝尝我的手艺如何?”林诺华侧着身,手肘撑在桌之上,用筷子夹了一块肉片递到我嘴边,我张嘴含住,味道很好,堪比大厨。
  “很好吃。”不由有些惊讶的看着林诺华。他应该是那种大忙人吧?竟然会有时间学习厨艺?我给出诚实的评价。
  林诺华笑了,带着我最喜欢的温柔,我似乎是受了蛊惑一般伸手抚摸上林诺华的脸,那嘴唇的形状,格外诱人。
  可是我不敢亲下去,我怕那只是一场镜花水月,我怕那只是我渴望太久而生出的完全不和实际的梦。我就是如此小心翼翼的,轻柔的抚摸着林诺华的脸颊。
  林诺华闭上眼,侧了侧头,让自己的脸颊完全贴在我的手掌,还像小猫撒娇一般轻轻蹭了蹭,嘴角依旧带着温柔如水的笑意。
  我到底还是忍不住凑上前去吻上了林诺华的红唇,我渴望已久的地方……



第六节

  一直告诉自己不可以接触林诺华,也不过是害怕现在这样的情况发生,害怕自己会情不自禁,猥亵了他。可是此刻,我将双唇贴在林诺华的双唇上,林诺华不仅没有推开我,反而伸出了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这像是给了我鼓励一般,探出舌头轻触林诺华的唇,描绘着那嘴唇优美的线条。林诺华主动张开嘴,我的舌紧跟着进攻,缠绕上林诺华的舌。
  那顿晚饭终于还是没有吃成,尽管它是如此的美味。因为后来,我直接抱了林诺华滚上了床单。我要证实,这究竟是不是梦。
  我吻着林诺华,动作由一开始的温柔变成之后的狂躁,再之后,我几乎压不住心中躁动的欲望,一把抱起林诺华往二楼林诺华刚才告诉我的卧室走去。
  林诺华真的很轻,明明身高有一百八了,可是体重大概才刚一百出头吧?反正我抱着他一点都没有觉得有多累。
  林诺华搂着我的肩膀,安静的将头靠在我的颈窝处。我只觉得身体相贴的地方一片火热,只想尽快将身体里的热量散发出去。
  我有多久没有抱过女人了?快半年了吧?至于男人,这是我第一次抱。之前就说过我不爱男人,只不过因为他是林诺华而已……
  将林诺华放在床上,我俯身压在林诺华的身上。林诺华的眼神没有刚才的清丽,有些雾气,看起来有点迷茫。
  我又一次吻上林诺华的唇,一直很喜欢他的唇。手不老实的抚摸着林诺华的身体,摸着摸着,就脱掉了林诺华的衣服裤子。
  长长的一吻结束,林诺华已经被我剥了的只剩下一条小内裤了。我微微撑起身俯视着林诺华的身体,皮肤很白,没有肌肉。很瘦,却不是那种一眼可以看到排骨的竹竿。身材很好,腰很细,臀部挺翘,皮肤也很好,摸起来很有弹性。
  林诺华有些害羞的蜷起了一条腿搭在身体上,企图遮掩我的视线,我顺势摸上那条腿,将他往外打开,往上摸上了臀部,果然很肉感。
  “陈凡……”林诺华软软的叫了我一声,伸手抓住我的手臂,把我带向他。我顺从的俯下身,林诺华一手搂住我的脖子,一手开始解我身上的衬衫。
  趁着他脱我衣服的空当,我的手从林诺华的大腿摸进了他的白色内裤里,肌肤相触的肉感让我忍不住捏了一把,然后下意识的摸去了藏在股缝里的禁忌之地。
  真的可以吗?这里,为我敞开?不自觉的就将一根手指插了进去,很干涩,进入得有些困难,只进去了一个指节就进不去了。
  “唔……”林诺华肯定是不舒服了,伸手抓住了我摸着他那里的手臂,抬头看向床头,低声说,“抽屉……抽屉里有KY……”
  我放开林诺华,探身去打开抽屉,里面不仅有KY,还有安全套,都没开封。我心情有些莫名,因为不知道林诺华到底是平时常在用这些东西还是特意为我准备的。垂着头,不让林诺华看到我的眼神,我将KY和安全套都拆了封。
  脱掉林诺华已经解开了所有纽扣却没有脱掉的衬衫,裤子早被林诺华脱了。我跪坐在林诺华的腿间,将林诺华最后一层屏障除去。
  林诺华的欲望早已挺立,内裤一脱立刻弹跳起来。林诺华别过头去,双手紧紧的抓着枕头边。我将林诺华的双腿大开,放在我跪坐的大腿上,绕到身后就可以环住我的腰。
  我看了看那双腿之间紧闭的褶皱,又看了看我下 身勃发的欲望,实在无法想象这么小的入口,要如何能够容纳我的巨大。
  我倒了一些KY在手上,然后抹向那个紧闭的地方。不得不说林诺华也许是得天独厚,连那褶皱之处都是粉嫩的淡红色,而且没有毛发,一点没有恶心感。
  尽心的扩张了半天,直到三根手指都可以自由抽动的时候,我在自己欲望上套上了安全套,然后扶着自己的欲望慢慢顶入那个看起来依然很小的地方。
  林诺华咬着下唇,紧闭着眼睛,双手死死的抓住枕头,双腿虽然盘在我的腰间,可是我却感觉得出来其中的僵硬。
  我俯下身抱住林诺华,欲望依旧在缓慢进入,最后干脆将林诺华抱起坐在我的腿上,欲望猛的一下次插入了最深处。



第七节

  我住的地方离公司并不远,车程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我都是在办公室里边听着林诺华的歌边吃着公司楼下的外卖。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自从我和林诺华同居之后,林诺华就包管了我的一切生活。所以我中午不再需要吃公司楼下那些并不怎么好吃的外卖了,我只要花十来分钟开着车回家,就可以吃到林诺华做的美味的午餐。
  “诺,我回来了。”我打开门,在门口换鞋。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和林诺华在一起之后,林诺华非要他每次回来都说上这么一句。
  “阿凡。”林诺华从厨房出来,还穿着围裙,接过我手上的包放在一边,帮我脱下西装,就像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我忍不住搂过林诺华一口亲在林诺华的脸蛋。
  林诺华的脸微红,低头微笑着说:“你先去洗手,午餐马上就好了。”将我脱下来的西装挂在一边,林诺华转身又进了厨房。
  我洗了手出来在客厅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林诺华就过来叫我吃饭了。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舒服,这才是家的感觉。
  可惜,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能有多长时间,也许,就只有林诺华三个月假期的时间吧?之后林诺华要重回娱乐圈,我也必须回去我的小窝了,到那时候,也许,我们将再也没有交集……
  一切仿佛南柯一梦,转过三个月,我们又回到起 点。我从来不会觉得我和林诺华会有什么未来可言。
  “阿凡,你在想什么?”林诺华放下碗,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微笑的给林诺华夹了一筷子菜,换了个话题,“明天我有点事,大概不回来了。”
  “不回来?什么事?工作上的么?”林诺华才刚低下头准备继续吃饭,闻言又抬了起来。
  “明天是我父母的忌日,我要去祭拜他们,有点远,晚上就在那边住下,后天回来。”我淡淡的说,没想过让林诺华跟我一起去。因为我们现在只是情人,还不算是稳定的情人,我自然不会带他去拜祭我的父母。
  而且林诺华是明星,还是很红的那种,就算他现在在休假,也只能尽量窝在家里。因为一出门就很可能被粉丝认出来,到时候被大众发现林诺华住在这里也就罢了,最怕的就是让人发现林诺华正在和一个男人同居,那林诺华就算是完了。
  “我陪你一起去吧。”林诺华沉默着低头想了想,然后低声说道。
  “嗯?为什么?”我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他,不过是从他的角度还是从我的角度,他都没必要陪我去,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他去做什么?
  “只是想陪着你而已。”林诺华抬起头看着我,微笑着说。
  沉默了很久,我同意了。我不知道我是为什么同意,也许是因为林诺华那双满含爱意的眼睛,也许是只因为我孤独太久,需要一个人的陪伴,总之我同意了林诺华跟我一起去。

第八节


  第二天是周末,我和林诺华开车去了我家的老宅子。离我工作的地方有三百多公里,其中还有不少路是乡村老路,不好走。也是父母坚持要葬在老宅子的后山,每年回去拜祭都很麻烦。
  林诺华虽然说是和我一起去,不过到底是化过装的,要是就他那张脸就出去了说不定就引起围观事件呢。
  车子是我的大众,林诺华虽然有车,但是太过招摇了。开了一百多公里之后就换了林诺华来开,老实说林诺华开车的技术还不错,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林诺华为了拍一部演赛车手的电影专门去学过赛车,虽然没有去考赛车驾照,但是技术还是很过关的。
  和林诺华在一起已经有一个月了,其实和林诺华在一起感觉真的很好。林诺华就像以前一直了解到的一样,很温柔。跟他在一起很轻松,仿佛什么事都不用操心。
  工作累了可以躺在林诺华的腿上,他会用他甜美的声音唱着烂熟于心的歌,周末的时候可以抱着他一遍又一遍的看他的电影,林诺华还会在一边讲着现场花絮。我已经放弃了和朋友去酒吧喝酒的习惯,每天回家和林诺华厮混。
  每天吃着林诺华做的做的饭,抱着林诺华做 爱做的事,然后和林诺华相拥而眠。有一种名为幸福的气息在流转。
  早上八点出发,下午两点的时候才到了我家老宅子的小镇。很偏僻的地方,典型的农村。车子已经没办法开了,剩下了都是窄窄的泥路。
  我和林诺华提了祭拜的东西开始步行。因为这里太偏僻,林诺华也取下了假发墨镜之类的东西,换了披风,只穿了一件V领紧身小毛衣。脸上的妆也洗掉了,整个人看起来很清爽。
  “哎!好久没有这样轻松的出过门了!”林诺华微笑着抬头看着碧蓝的天空,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之下,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看着这样的林诺华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搂住那纤细的腰肢,淡淡的说着:“走吧,我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
  “嗯。”林诺华微笑着看着我,应了一声,从我手里接过了一些祭拜要用的物品。东西本来也不多,我们一人提一包,手牵着手走在乡间小路上。
  大概走了大半个小时,我和林诺华终于来到了我父母的坟前。我父母七年出了一场车祸,因为伤势过重,最终还是没能活下来。可是两老临终前交代一定要送回来,说是落叶归根。
  我父母是合葬的,在半山坡上的一个向阳的地方,风景很好。我将给父母买的祭品都一一摆了出来,林诺华也在一边沉默的帮我。
  然后烧了些纸钱,点了两柱香拜了拜。我是不信这些,可是父母信,以往每年春节和清明两老都会带着我会老宅子祭拜祖辈们。
  站在父母坟前沉默了好久,想了很多我和父母的事情,然后才想起身边有一个林诺华,于是牵起林诺华的手冲着墓碑说:“爸妈,他是罗桦。你们还记得吗?”
  “叔叔,阿姨,隔了这么多年才来看你们,真是抱歉。很感谢你们当初的收留之恩,要不是你们也不会有今天的我。还有,我现在和陈凡在一起,我们很幸福,希望叔叔阿姨能够祝福我们。”
  林诺华说完,深深的向我父母的墓碑鞠了一躬。我皱着眉,不明白林诺华为什么要在我父母的坟前说出我们的关系,三个月一到,我们分道扬镳,根本没必要让我父母知道。



第九节

  又在父母的坟前缅怀了一下,我和林诺华就开始打扫父母的坟墓了。一年没有回来过,坟墓周围已经长了不少杂草了。
  大概花了两个小时才整理完附近,已经是傍晚了。我和林诺华相拥着靠在墓碑边看着对面山头上,太阳缓缓落下,山都染上一片橘红,很是美丽。
  “诺。”我像是受了感染一般,偏头在林诺华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有些怅惘的说,“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该多好。”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相信我。”林诺华凑过来在我的唇上亲了一口,微笑着温柔的说。
  我微笑,搂紧了林诺华。林诺华这一个月的表现,几乎要让我以为他说的这话是他的真心话了,可是就算知道他说的不是真的,能听到他这么说我也很高兴了。
  休息了一会我们就下山了,已经是六点多了,如果开车回去的话都半夜了,于是我每次都会在这里留宿一晚,不过今年多了一个林诺华而已。
  开车又走了一阵才到了镇中心,只有这里才会有旅馆。要了一间单人间,我和林诺华住一间单人间正合适。
  
  我皱着眉吃着碗里的饭,在餐厅叫了几个简单的家常菜,吃着却始终觉得味道不对。
  “怎么了?”林诺华见我皱眉放下筷子担忧的问。
  “没有你做的好吃。”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出口之后才发觉,原来我的胃不知不觉的已经被林诺华养刁了,不过才一个月而已。
  “噗。”林诺华低头噗嗤一笑,然后给我夹了一筷子菜,笑道:“回去我给你做好吃的。”
  “你都把我的胃养刁了,以后你不在了我怎么办啊?”我颇有些哀怨的看着林诺华,虽然话是开玩笑,可是又何尝不是事实呢?
  “不会,我不会不在的。”林诺华深情的看着我,双眼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呵呵。”我几乎忍不住想要亲上林诺华了,可是一想到这里是餐厅,旁边还有很多人,我就只是硬忍着了。
  
  回到房间,洗漱过后我们什么都没做就休息了。忙了一天,我们都太累了,第二天一大早吃了早饭就驱车回家,回到家的时候中午已经过了,林诺华简单的弄了几个菜吃了之后,我们又相拥睡了个午觉休息。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林诺华已经起了在厨房里忙活了。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声音,我勾了勾嘴角,去客厅打开电视准备打发打发时间。
  可是没想到才打开电视就看到了一条超劲爆的消息……
  我有些愣愣的看着电视,明明那记者说的是中文,我却像是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一样,只看着那张张合合的嘴,像是无声电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诺华走了出来,静静的看着电视,脸上没有了笑容,连眼睛里都没有了我所熟悉的温柔。面无表情不明喜怒的林诺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有些怔愣的看着这样的林诺华,仿佛从来都不认识他一样,的确也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林诺华,林诺华在我面前从来都是温顺温柔,甚至是柔弱的。哪里有会这样,看起来就让人不敢靠近的样子……
  “要不然,你去澄清吧,说他们认错人了。”我愣了半天,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涩然的说,声音嘶哑得像是几天不曾开口说过话一般。


第十节

  “我自然会去说清楚。”林诺华还是盯着电视,脸上的表情,眼里的眼神都没有丝毫变化,连说出口的话都像是不带温度一般。
  我低下着头没有说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惆怅的,本以为我们会有三个月的时间,没想到我们却只有一个月。一切结束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我果然不该带林诺华一起去祭拜我爸妈的,如果不带他去,就不会有人发现我和林诺华在一起,如果不带他去,就不会被人偷拍到我们的亲密照……
  真不知道谁那么无聊,不仅偷拍人家隐私,还发到报社,闹到了娱乐圈。现在整个娱乐圈的人都在谈林诺华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了吧?
  林诺华,林诺华,林诺华……
  不知道他能不能解释清楚,不知道这样一个绯闻会对他的娱乐生涯有多大的影响,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和他见面……
  林诺华,林诺华,林诺华……
  “嗯,那我今晚就搬回去。”沉默良久,我低声说。如果要结束,就请让我亲手来结束。现在也是时候结束了,哎。
  “不用,现在这附近说不定就有很多狗仔,你这一搬很有可能就会被发现。”林诺华极为理智的说,我忽然觉得这样的林诺华好冷酷。
  “那难道还要继续下去让他们抓实把柄?”我抬头看着站在沙发旁边的林诺华,有些疑惑,这个林诺华到底是谁?
  “你明天照样去上班,剩下的我会处理。”林诺华说完就转身又回了厨房,只淡淡的说了一句,“饭做好了,先吃饭吧。”
  这一顿饭极为丰盛,本来是林诺华昨天在小旅馆的餐厅里答应我的回来做顿好吃的补偿我,可是现在气氛有些不对,倒有点像是离别宴了。
  我们俩都只是沉默的吃着,林诺华也没有像以往那样温柔的为我夹菜,一顿饭吃下来极为压抑,虽然菜肴依旧美味,我却根本没吃多少。
  “怎么不吃了?”似乎是因为我这么快就放下了碗筷惊醒了正在思考的林诺华,林诺华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我。
  “吃不下。”我闷闷的说,我知道我不该打扰林诺华,林诺华心里肯定也不轻松,牵扯到他的未来,他要考虑的事情比我多得多,可是我心里烦躁得厉害,我不想放开林诺华。
  人果然都是贪心的动物,得到过就不想放手,可是我凭什么?我能和林诺华在一起也不过是因为林诺华当时一个临时起意,或者说是好玩,我现在还凭什么让他抛弃自己的事业跟我在一起?
  先不说林诺华的心意如何,愿不愿意放弃一切跟我,就说我们两以后的生活,林诺华若是没了事业,就林诺华平日里的开销,就不是我这个普通的小公司老板养得起的。
  “阿凡,你别想太多了,我会解决的。”林诺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安慰着我。我却觉得林诺华的话是那么的苍白,根本毫无意义。

第十一节

  事实上,不管前一天如何纠结,我第二天还是正常去了公司上班。我虽然名义上是个公司老总,其实手底下员工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于是工作就显得特别繁忙。
  我根本没有多余是时间来思考我和林诺华究竟会怎么样。今早走的时候,林诺华说让我中午不用回家吃饭了,因为他要出门。
  他没有告诉我他是要去干什么,可是猜也猜得到,他大概是要去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和我的关系纯属误会。
  中午叫了楼下的外卖,却丝毫没有一点吃的欲望。折腾了一上午我总算是有了点时间上网去查林诺华的情况,网络最是快捷,一定能最快传递林诺华的消息。
  果然,一搜索就搜索出来一大堆,大多是关于两天前我和林诺华在我家老宅子那边的亲密照,竟然连我们夜宿旅馆相拥而眠的照片都有,还真是铁证如山。
  翻翻找找,我终于找到了一条有用的新闻,林诺华要于今天下午召开记者招待会!我果然猜得没错,只是没想到林诺华是如此急切的想要和我撇清关系,心里不由得有些微酸。
  招待会是下午两点,现场直播,正好我可以通过网络观看直播。于是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吃了那难吃得要命的外卖,我就守着电脑等待着记者招待会的开始。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午两点总算是到来,记者招待会如期发布,可是林诺华所发布的内容却是震惊了所有人,包括我!
  林诺华说完惯例的答谢之后开始记者招待会的第一句话不是撇清关系,而是承认。林诺华说:“没错,如你们所见,我正在和一个男人交往,同居。”
  我想这句话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连坐在林诺华身边的他的经纪人都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不过却没有阻止他的意思。
  顿了一下,等下面的嘈杂干净了些,林诺华又说:“套用一句最俗的话来说,我不是一个同性恋,只是我爱上的那个人,刚好跟我同性而已。”
  “我今年二十七岁,可是我爱他,已经有十三年了。可是直到一个月前,我们才算是正式认识,正式在一起。”
  “他是我的粉丝,追随我整整七年,我等待他的告白也整整等了七年,可是我最终没有等到,还是我先告了白,就在一个月以前。”
  “其实我认识他都已经十三年了。十三年前,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他收留了我,悉心照顾我。也许人在最困顿的时候心最是柔软,十三年前,我就莫名其妙的爱上了他。”
  “后来我被迫离开他,我以为我会忘记他,可是在我真的快要忘记他的时候,他作为我的粉丝,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我以为他会认出我,可是他竟然一直都不知道我就是当年那个瘦小的男孩。”林诺华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情有些莫名,像是无奈,又像是哭笑不得。
  “七年的时间,他追随着我,我又何尝不是在关注着他?大概真正爱上是在这段时间,总之到如今,我早已放不下他。”
  “我知道很多人看不起同性恋,我也不求大家谅解,可是我是真的爱他。为了他,我愿意退出娱乐圈。”林诺华说到这里,顿了顿,抬起头来看着镜头灿烂一笑,仿佛是在对着我笑,“可是我却不一定要退出娱乐圈。”
  “我将这个决定,交给他。”林诺华微笑着,用那双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的眼睛看着镜头,像是要望进我的心里,“我知道你在听,半个小时,如果你来,我就退出娱乐圈跟你走,如果你不来……”
  林诺华闭了闭眼,狠了狠心说:“那就算你放弃我,我们各自过。”

第十二节

  我下意识的迅速算了算时间,他开记者招待会是在城东XX酒店,离我的公司只需要十分钟车程,从我下楼到上车,下车到去会场,就算用跑的大概也得花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我只有十五分钟可以用来思考。
  林诺华是在逼我,逼我相信他,相信他是真的爱我。可是你怎么可以这样?明知道我是天生多疑,没办法如此轻易的相信谁,你怎么可以逼我做出如此重要的选择?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我瞪着桌上的时钟,每一秒的闪动都在心里默数着,我去还是不去?林诺华,林诺华,林诺华,你怎么可以将如此重要的决定交给我来做?
  你明知道我很有可能一时冲动,乱做决定,然后事后又拼命后悔,如果这次我就真的跟你赌上了一口气怎么办?你明知道我是吃软不吃硬的……
  我看着时钟上已经走过了十五分钟,我也在心里默数到了九百,抓起椅背挂着的西装,我飞一般的冲向了电梯,时间不多了……
  路上一路超车,闯红灯,终于在十分钟以内赶到了XX酒店,我几乎是踩着半个小时的最后一秒钟推开了记者招待会的大门。
  迎接我的不是我想象中的一片议论,而是阵阵掌声和一个温暖的身体。林诺华抱着我,眼角含着温柔的笑意,可是看在我眼里却有几分得胜者的炫耀。
  我拥住林诺华,狠狠的吻住林诺华红艳的双唇。反正他已经公布了我们的关系,反正他也说了愿意为我退出娱乐圈,那么我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了。
  能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恣意的拥抱林诺华,肆无忌惮的亲吻林诺华,这是我肖想了多久的事,今日终于成为了现实。
  在一起的一个月,我们有时间也只能窝在家里,我想以后,我们也可以手牵着手一起上街,散步。那将是多么的惬意。
  忽然觉得刚才那一点因为毁了林诺华的事业而后悔的情绪真是毫无意义。人生并不是只有事业,能拥有一份幸福也是人生的追求。
  林诺华定然也是这么想的,才会逼我去相信他,相信他爱我,相信我们追求的是一样的,相信我们在一起会很幸福……
  
  也许有时候社会也是很宽容,很有人情味的,那天林诺华宣布退出娱乐圈之后,实际上却并没能退出娱乐圈。
  本来以为什么事都没有了的我和林诺华,手牵着手离开了XX酒店。我以为我和林诺华能够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就像童话结局那样。
  可是事实上,记者招待会才过了三天,林诺华的经纪人就打电话来通知林诺华,假期三个月以后加倍补偿,现在必须立刻,马上,赶回去工作!
  仔细一问才明白,原来林诺华有一个同性爱人的事非但没有成为丑闻,反而成了美谈,因此林诺华的身价非但没有下跌,反而飞窜得更快,几乎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和林诺华大眼望小眼,真是哭笑不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134-a3ca45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