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传 番外 卫东的噩梦》———— 胖红红  

《成功传 番外 卫东的噩梦》———— 胖红红


卫东的噩梦
  没有开灯,幽深的夜,屋子里依然光线朦胧——小小的房间里,由于屋外路灯的映照,在朦胧中清晰着。都市的夜,大约已经远离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沙发床被布置得很软很舒服,柔软的被褥上散发着干净的气息,一切都很舒适,透着让人安宁的气息,然而,长途旅行之后,从来不会认床的卫东,在他来到北京的第一个夜晚却失眠了。
  辗转反复了许久之后,终于确认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的卫东索性坐了起来,习惯性的想要从扔在一边的外衣的衣兜里摸出烟来点上,但是,当他真的摸到了烟盒的时候,他却犹豫了,朦胧中,屋内的摆设提醒着他他此时并非是在自己的家里,这间小小的屋子的主人是不吸烟的,这个小屋里没有一丝烟草的味道。所谓客随主便,打进了这间小屋起,卫东就一直没有点过烟,倒不是主人家禁止他吸烟,而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间小屋的温馨舒适完美得容不下一丝一毫陌生气息的破坏——幸福的味道让人舍不得侵扰。
  现在的成功很幸福。
  这个认知本来应该让卫东满足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卫东的心里却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成功幸福得让人嫉妒。
  好不容易能有个机会来北京出差,卫东在事情办完后千方百计的延滞一天,为的就是想要看一眼那个上铺的兄弟,想要确认那个在自己的促成下北上的人儿在异乡是否如意——说是兄弟,或许是有些过了,师范专科学校同学三年,同寝室也是三年,可是,卫东跟成功之间的关系充其量也只好算是同学而已,毕竟,那个时候的成功存在感太过薄弱,薄弱到常常令人忽视的地步。而那时候的卫东是活跃的,活跃到根本无暇顾及上铺那个总是闷声不响的舍友。但是不可否认的,尽管那时候的成功并不起眼,可那时候的成功无疑是让人怜惜的,那种怯怯的眼神让人心的某一块不由自主的变得柔软。所以,无论是当初在学校也好,还是已经出到社会工作了也好,卫东总会不由自主的在想起来的时候给予成功一些些的关照。
  想到今天见到成功的第一眼,卫东还有些恍然,不过短短两三年,他几乎认不出那个睡在他上铺三年的人来。
  其实,成功还是那个成功,岁月几乎没有在成功身上留下痕迹,只是,虽然模样依旧,此成功却确乎非彼成功了。
  卫东从未想到成功可以笑得如此灿烂,更是从未想到有一天成功会这样的耀眼夺人眼球。那个沉默的胆小的卑怯的总是不由自主发呆的成功似乎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人,竟然可以有如此的变化!
  成功果然很幸福!
  因为成功这种令人瞠目的变化,卫东对那个能够让一个成年人发生质变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成功说,那个人是个职业军人,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非常温柔”。虽然将军人这个名词和温柔联系在一起多少有些怪异,但是,卫东知道,成功说是就一定是。尽管成功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那种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习惯却没有改变,那种在成人世界里稀有的诚实和坦率也没有改变。所以,卫东知道,成功说的是实话。
  “同 性恋”!很早的时候卫东就已经接触到了这个概念,对成功那种莫名的怜惜和关爱曾经令他产生过不安,那段时间他没日没夜的泡在图书馆,直到他从零星的信息里为自己的心理找到了注解。为了防止自己滑向更危险的边缘,卫东一直很好的保持着与成功的距离,都是男人,那些心动是不被允许的。这是卫东从图书馆那些正统的资料上找到的精神指导。
  后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卫东渐渐的知道自己的那点心悸其实并非病态,这多少令他松了口气,如同一个疑似病例最终被否决了一样,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是,即使了解了所谓的“同 性恋”,卫东也没打算让自己往这条路上走下去,因为,已经成为社会人的他更清楚的了解现实社会,奇装异服固然会因为彰显个性而被社会所宽容,非主流的情感却一定是要被这个社会所唾弃的——非主流情感并非个性,而是对整个传统和道德准绳的挑战,人们会本能的排斥这种精神层面上的激荡。故而,卫东虽然不再把自己当成“病人”,却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风口浪尖上的标靶,他的恋爱婚姻是完全符合社会主流的,而他的仕途也因为他的“正常”而正常着。
  可是,今天,酒酣耳热的时候,成功坦率的告诉他自己已经结婚,并且另一半是个同性的时候,被酒精熏得昏然的卫东一个激灵就彻底清醒过来了。
  原来成功是跟自己一样的人!
  如同在敌占区艰苦工作的地下工作者意外的找到了同志,卫东为这个消息惊喜着,但是,紧接着,惊喜很快就演变成了震惊。
  “结婚”?成功竟然如此堂而皇之的给自己的同 性 恋行为定义?是该说成功太勇敢还是该说成功脑子有问题?公然挑战主流社会,成功你那小身板能有几斤几两?太自不量力了!
  然而,事实是,成功不仅没有被主流社会所吞噬,反而幸福得让人羡慕。
  成功是同 性 恋,并且跟同性组成了一个家庭,但是,成功依旧是成功,即使是同 性 恋,这也不妨碍成功在这天子脚下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究竟是社会已经够宽容还是成功够勇敢?卫东做梦都不敢想象的生活居然让成功变成了现实。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让成功如此勇敢?同性间真能有这样能量巨大的爱情吗?更让卫东震惊的是,成功的另一半竟然是个职业军人。
  军队,那是什么地方?那是被当成铜墙铁壁经营的单位。这样的地方,也会允许一个同 性恋存在吗?卫东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可是,成功不象是在撒谎,而且,也没必要撒谎。成功既然能够坦然的对别人承认自己的非主流,那么又有什么必要为另一半撒谎呢!可是,那也太……太,太……
  卫东无法承认自己的震惊。作为一个混迹官场深谙人性人情社会现实的人,他深知一个公务人员的私生活对前途的影响力。他自己虽然跟妻子一直貌合神离,但是,这可以解释为老夫老妻之间的平淡,是完全合乎主流社会要求并且可以被主流社会允许的,因此,他的仕途官道一直非常顺畅。而且,这还是在地方,纪律和制度不那么严格,可是,如果到了部队上,在地方上被允许的事情在从严要求的部队上应该就没那么容易过关了。可是,成功的爱人身为一个职业军人,竟然敢于堂堂正正的站在成功的身边——别的卫东不敢说,但是有一点是绝对肯定的,那就是,为了堂堂正正的站在成功身边,这个职业军人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爱,而且还是这种非主流的爱情,真就这么重要吗?
  卫东想不通。
  虽然对成功有着悸动,可是,卫东仍然找不到可以为成功不惜一切的理由。虽然如今的成功比之从前更让人心动了,但是,这种心动,仍然不足以让卫东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那个叫高杨的兵,真是昏了头了!
  摇着头,感叹着,卫东摸着黑溜达进了卫生间。经过那个房门紧闭的房间时,他顿了一下,果然是同 性 恋,本来只有两个大男人而已,至于连房门都要关上嘛!又不是男女大妨!再说了,都是同性,又搞不出人命来。
  卫东承认自己在知道成功的性向后留宿成功家多少是有些想要亲近的欲望,一直肖想的人近在咫尺,怎么能让人不动动歪脑筋?虽然隐藏得很深,可是该知道的卫东都可以从网上获悉,他知道同性恋之间的性行为是多么的容易和随意,一起躺在床上秉烛夜谈的结果或许会是一场艳遇也不一定。最重要的是只是419而已,而且天高皇帝远,应该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影响。卫东因为机会而蠢蠢欲动,只是,没想到,看上去完全没有戒心,一贯呆的成功在舒适妥帖的安置了他之后,回了自己的房间,而且,顺手将房门紧紧的关上了。真是天知道,看着这扇咫尺天涯隔开了两重天的门,卫东多么的想要一脚踹上去。
  对着马桶撒了泡尿,卫东看看梳洗台上放着的那个飞利浦的电动剃须刀有着小小的嫉妒,就成功那个细皮嫩肉的模样可以知道,这剃须刀的主人是那个当兵的。
  当兵的不在家,但是,他的痕迹却无所不在,进门时候的拖鞋,阳台上晾晒的迷彩服,再到这卫生间里情侣式的洗漱用品,还有就是成功房间里那张超级大的床——在这样的床上滚床单一定是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卫东嫉妒那个当兵的人,因为成功看上去很可口的样子。
  撒完尿,因酒精的影响,卫东摇摇晃晃的出了卫生间。尽管酒有些上头,不过,在卫生间门口的过道上,卫东还是下意识的站住,有什么不太对劲了,完全是一种本能,他感觉到了极端的不安全,屋子里先前的那种温暖和舒心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人脊梁骨发凉的冰冷,以及……杀气?!
  卫东一个激灵,那点睡意和醉意登时被吓到了爪哇国去了,不,其实他真是睡着了,真是醉了,不然他怎么会看到客厅的大门口矗立着一个黑影,朦胧中,如同地狱来的鬼魅,那双眼睛闪着嗜血的光——
  “啊……”
  就在被吓坏了的卫东失声尖叫的时候,他更恐惧的发现自己居然失声了,他张口结舌拼命的想要尖声怪叫,虽然这很丢脸,但是这却是他能想到的唯一一种表达自己恐惧的方式了,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的喉咙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不仅如此,他感觉到自己呼吸越来越艰难,目呲欲裂的痛苦让窒息而亡的恐惧战胜了对鬼魅魍魉的害怕,他在瞬间清醒了,才发现那鬼魅竟然就跟他近在咫尺,而自己的喉管被一把铁钳死死的锁住——几乎在自己锁住自己喉管的同时,那鬼魅一只手推开了成功的房间,那个拉着厚厚的窗帘的房间里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可是,那鬼魅显然看见了,因为,卫东感觉到锁住自己喉咙的铁钳瞬间松动了些,空气中那股骇人的杀气顿时就是一缓,仿佛那夺命阎王瞬间温柔了起来。这使得命悬一线的卫东得到了多一点点的生存机会,本能促使着他抓住这个机会拼命挣扎,即使不能呼叫,他也想通过制造出动静来惊醒那个在黑暗中沉睡的救命佛,别问他为什么,反正他就是直觉的知道他的生死存亡取决于成功。然而,成功没有动静,成功睡得很安静。
  卫东的努力挣扎根本就是白费,那锁住他命脉的铁钳是不可战胜的,虽然现在已经不致命,但是,也绝对让他无法反抗。
  鬼魅关上了房门,也把那点暖意关在了房门的那头。虽然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气息已经渐渐淡去,但是,卫东仍然感觉到了极端的寒冷。
  “啪”的一声,一道强光,使得卫东本能的闭上眼睛,随即,牢牢锁住他喉管的铁钳消失了。卫东在贪婪的大口呼吸的同时勇敢的睁开了眼睛。
  客厅的灯亮了。客厅里,没有了那个鬼魅的影子,却多了一个人,那人正脱下身上的军服挂在玄关旁边的衣架上,那是一件陆军上校军官制服。
  先前那恐怖的一幕不过就是个梦?
  卫东摸着脖子,那种疼痛是真实的,那种要被捏碎喉管的恐惧也是真实的——噩梦,是因为眼前这个当兵的人吗?可是,这可能吗?
  这个上校,就是成功的爱人吧?中等身材,古铜色的皮肤,虽然看起来很阳刚很随和,但是,充其量也就不过是芸芸众生中平凡的一个人。虽然那双单眼皮眼睛偶尔会精光一闪,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该跟那个地狱里夺命阎王有什么关联。然而,如果只是个梦,自己脖子上的疼痛又是怎么回事?卫东有心找镜子照一下,他敢打赌,他脖子上现在应该有明显的死亡的痕迹。
  “我是高杨!”
  高杨彬彬有礼得让卫东更不敢将那个瞬间能够捏碎人的喉管的鬼魅跟他联系起来,但是,他本能的拒绝握手这种常规的礼节,他只是下意识的看看高杨朝他伸过来的手,很漂亮的一只手,骨肉均匀,手指修长,这手会在瞬间变成一把夺人性命的铁钳吗?
  高杨笑笑,收回了手,似乎不太介意卫东的失礼。
  “你是卫东吧?”高杨给自己倒了杯水,悠闲的问。
  卫东震惊了,往卧室的方向倒退了一步,虽然关着门,但是他相信自己一步就可以窜进那间没有上锁的房间里,他已经觉悟了,成功是他的本命佛,是能够保全他的唯一神灵。
  高杨悠然的在电脑桌前的一张靠椅上坐下,“过来坐吧,成功睡得很好,我不想大声说话吵着他。”
  卫东脑子里以光速进行着一番搏斗,两秒钟后,他放弃一切抵抗,乖乖的走过去,坐到了那张沙发床的床沿——事实由不得他选择,或许,在他还没能开口呼救以前,他就已经被彻底的歼灭了。人的动物性使得人的本能很强大,卫东本能的明白,这个看起来最平常不过的高杨绝对不是路人甲的角色,对死亡的恐惧使得他本能的愿意臣服于高杨的号令。
  “你是卫东吧?”高杨的视线从放在沙发床床脚的一只行李箱拉回来,温和的看着卫东,“我了解成功的所有朋友。先前的事,没伤着你吧?我以为是小偷什么的不法之徒跑进来了。”
  这算是道歉吗?等等……原来是真的!
  噩梦被证实了,卫东下意识的又摸摸脖子……很好很温柔?成功啊成功,你能让一大票倒霉蛋死得不明不白!
  卫东欲哭无泪。
  “有些淤青,不过问题不大,过些日子就会消散掉了。”高杨端详了一下卫东的脖子,“把领子拉高一些,就看不到了。”
  高杨说他明天,哦,不,应该是今天要开个会,趁着有点时间他就先回趟家,没想到闹了个误会出来。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卫东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他如高杨所愿,表现得很大度,说没关系,他没事,反正表面上至少他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是正常。卫东还主动告诉高杨说他也就是进修结束了顺便来看看老同学,今天就该启程回去了。
  高杨就笑眯眯的说干嘛不多住些日子呢让成功陪你再走走看看呗。
  卫东就客气的表示家里很忙很忙这次出来已经耽误了很多工作了仿佛这地球要缺了他就要忘记打转了似的。
  高杨就说那好那好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靠,没有以后了!非主流的东西果然沾染不得,教训啊教训,看看他刚想要冒头就遭此毁灭性的打击,卫东打定主意要继续深度潜伏下去,在鬼门关的大门口轻飘飘的遛了一圈,卫东前所未有的热爱生命了。
  珍惜生命,远离高杨!
  卫东从此再也不敢去找成功,他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去撩拨那匹批着羊皮的豺狼的底线——成功就是高杨的底线!成功固然是惹人怜惜的,但是,现在的成功已经拥有了强大保护网,完全不需要别人多管闲事了。高杨,是个兵!然而,卫东敢拿自己的喉管打赌,这个兵绝对不是和平环境下的兵,这是一个真正经历过生与死的实战的兵。午夜梦回时,卫东还常常为那种令人胆裂的杀气所吓醒,谢天谢地,这个兵不是敌营那一边的,又或者,卫东庆幸自己侥幸没有成为这个兵的对立面。
  活着,真好!没有经历过生与死的人是不会真正体会生命的美好的。卫东从此成为忠实的热爱生命的典范。
  后来,卫东因为珍惜生命远离危险的自觉,在政坛上虽然不至于坐直升飞机扶摇直上,但也因稳打稳扎做到了一方父母,算得上四平八稳,太太平平。
  只是,卫东有个怪癖,宁可露宿街头也再不肯借宿他人家了!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152-27ee867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