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门》———— 倚夏清歌(未来短篇) 

《随意门》———— 倚夏清歌(未来短篇)

  夜黑风高之时,一个穿着白色衬衫,裤腿上却沾满泥浆的青年顶着月色扛着一个门板窜进了一个古旧的门栋里。
  他把门板放在床头,累得吭哧吭哧直喘气,歇了好久才将门板上下左右仔细研究了一遍,只发现有很多复杂的仪表,却弄不明白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
  “一定有什么机关,那个C博士刚才还色迷迷地盯着这个门说是什么重大发明。哼,看我给他抱回来。妈的,真不爽,只知道搞研究的家伙,酒量竟然比我的还大!”
  
  他又挣扎了很久,终于伸手旋转了其中一个仪表的按钮。
  只听“咔咔”的两声,门板突然开了,从门里踏出一个身着深色衬衫的男人。
  
  “哟,你好。”男子熟稔地扬起一只手和他打招呼,脸上是克制不住的浅笑。
  “你你你……你怎么会从门里出来的?”他吓得无路可退,立在床头。
  
  “这是我造的门,而具有拥有权的我,为什么不能从这门里出来?”
  “可……可是这门现在是在我家里啊……”
  
  “不错,亲爱的,你要是喜欢我,想要个定情信物,也不用搬这么大个东西回来啊。我直接给你个戒指不就成了?”
  “你……你胡说什么!我的意思是……是……这就是个门板啊!只是个门板啊!”
  “的确。你倒是有胆子从我机关重重的家里搬个门板出来。”
  “不是~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门板……它不是嵌在墙里也不是连通着另一边……而是就光杆杆地立在这啊!”
  “确实,立在了你的床前。”
  
  “不是这个问题!!问题是……问题是你怎么会从门里出来!”
  “你问了重复的问题。”
  “你……你不是说这门是你的重大发明的么……”
  “所以你就偷偷地在酒吧跟我搭讪混进我家摸清情况?”
  “没……没有……当时……当时我只知道你是C博士……”
  
  “所以你就顺道偷走了我的研究成果?”
  “……谁叫你色迷迷地看着它。”
  
  “竟然穿着白颜色的衣服往外溜,还被狗吓得摔了一跤。啧啧,幸好没摔坏我的门,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小偷。”
  “……你……你看到了?”
  
  “还色诱,结果自己才喝了一杯竟然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我……我只是在消除你的警戒心。”
  
  “哦?啧啧,看来你摸上我的床对我投怀送抱是故意的了?看来我错怪你了,还以为你是醉得不省人事竟没好意思下手。亲爱的,你一定很期待吧?”
  “你……你胡说!我……我只是……在等你睡着……好把门抱回来!”
  
  “哦?那还真是好耐性,我都睡着五个小时了,你才下床抱门?”
  “……啊!”
  
  “啪”——重物落床的声音。
  
  “哟,你家这床不错呀。”
  “那~是。诶?喂……你……你,呜……恩……啊……你咬我的嘴干吗!?”
  “哼,你既然爬上过我的床,又在家里放着我的门,那你便是我的人了。”
  “你瞎说什么!啊……放开我……你……你到底怎么会从这门里出来的啊?”
  “你说呢?”
  “啊?啊!难道……这是随意门?啊……”
  
  “啪……”——撕裂衣物的声音。
  
  以下省略若干嗯嗯啊啊,啪啪啪等脸红心跳的声音。
  
  “唔……好暖和……唔……亲爱的,实话告诉你,这只是个普通的保险门罢了……不然你以为能就这么轻易地让你搬出来?”
  啪啪啪……
  “而且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站在我精心研制的,安放在自家卧室的随意门前……等你转动这个门板的保险锁已经很久了……唔……你脸红的样子……真是又笨又可爱。”
  
  “你混蛋……呼……biabia(呷嘴声)……”
  
  继续啪啦啪啦,吧唧吧唧,吱扭吱扭……
  
  “亲爱的,明天去我那边吧。你这床中看不中用。”
  吧唧吧唧……
  “呜……”
  啪啪啪……
  
  (对于C博士的话,床有自己的心声:人还真是善变,才夸我好,就又说我不中用。哼,那还不是因为你动得太剧烈了T_T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家那床是实木内心外加钢管固定在墙里头的= =你看那家伙在你那破门的对面一直朝我喊,说什么自己老实稳重没有花花肠子。切,反正也只是你这个混蛋博士的狗屁发明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是一个以前写的短篇的衍生文,原文:C博士的随意门 如下。无关耽美,看不看随意。

C博士的随意门

  两百年后,当GPS定位仪已经可以精确到地球上空间误差为一立方分米之内时,C博士经过苦心钻研,终于研制出了一种随意跳脱空间的随意门。
  只要你旋下门上的经纬刻度并输入相应的高程值,它便可以带你去世界上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C博士对他的这项发明非常满意,他申请了专利权以后,在取得当局的许可下,救助那些离家出走的迷路儿童和受不了颠簸急需转院的病人。

  当然,当局不会无条件同意他持有这样一件危险物品的——如果C博士心术不正,用他来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的话,以当前警方的能力是无法判定他有罪的。所以,当局的条件就是他们出国会议时,C博士必须无偿提供一门到达的服务。为了防止C博士用它来犯罪,他们特地打造了一个非常大的保险柜,并用了两把锁来锁住保险柜的柜门,其中一把在C博士手里,另一把在公安局的一个机密要员的手里。只有当两把锁聚齐时,才能将随意门从保险柜里取出。

  但C博士还想用它来赚点外快。当然,为了防止顾客使用随意门犯罪,他在得到那个要员的认可下,会调查清楚有偿使用此扇门的顾客的资料,并会随他们一起前往目的地点以便证实他们并没有用此门干坏事。

  C博士接到的一些订单都是有钱的老总的,他们大都是来不及坐飞机去开一场紧急的会议,或者是父母濒死可是他们仍在千里之外。
  C博士的要价相当高昂,但因为他按规矩缴纳税钱,所以政府便默认了他的这种赚钱手段。



  事实证明,这种对C博士的人格持怀疑态度的保障措施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有一次,总统远在国外的母亲病危,可当时总统仍在参加一个重要的见面会。总统接到这个消息后,马上直奔公安局,要求用随意门赶紧去见他的母亲。

  可是,很不巧,那个要员今天出差去了,而这么贵重需要妥善保管的钥匙他当然也给带走了。

  总统着急得直跺脚,但是C博士慢慢悠悠地给他倒了杯茶:“总统大人,这个保险柜是专门从德国专门制作好再运回来的,据说墙倒不变形,火烧不变色。还是让我们耐心等待要员的归来吧。”

  总统没有办法,开始给那边的医生打电话。
  C博士看了看晾在一边的茶,没说什么,默默端起茶自己喝了。

  当要员终于回来的时候,总统已经回去了。

  “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要员着急地问。
  “我的手机没电了。”
  “可以让总统给我打一个啊。”
  “他一直在用他的手机打电话,非常繁忙。”
  “是啊,总统平时很忙的。那他的母亲,最后怎么样了?”
  “去世了。所以……总统回去了。”

  第二天,保险柜被搬到了总统的行政办公楼里。而C博士,已经丧失了随意门的管理权。现在两把钥匙在总统和总统的秘书手里。由于安置的地方有摄像头,而且是在戒备森严的政府行政厅内,所以安全还是能够保证的。

  那天晚上C博士回到家,买了瓶啤酒痛痛快快喝了一通。
  爬上床的时候,他对着自家卧房内连着卫浴房的那扇门笑了。

  他下了床,轻轻巧巧地走了过去,在那扇门把手处旋了一个角度,再把那扇门打开,门里面是一个黑漆吗乌的空间,原来这扇门竟通往了那个保险柜内。
  他伸手从里面把之前制作的那扇随意门的仪表扭转了一下,把上面的GPS发送器拧了下来。然后他退回房间,将卫浴的门锁上,再把卫浴门上的旋钮旋回。

  满意地摸着手里的GPS发送器,他自言自语说:“果然该把随意门造成无法移动,但却可以通过精确的经纬与高程同另一扇门相接同时使用的门啊。公安厅那边也可以不用天天再去坐班了。”说完他心满意足地窝在同样是他自己研制的实木加固软床里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后来,总统昭告行政部门:C博士的随意门由于品质问题已然坏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191-853ad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