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粒麦芒》————倚夏清歌 (田鼠兄弟) 

《稻粒麦芒》————倚夏清歌 (田鼠兄弟)

  田鼠哥哥稻粒和田鼠弟弟麦芒的故事。

  麦芒总是看稻粒不顺眼,觉得稻粒好吃懒做不干活。

  最最重要的是,为什么竟然喜欢上了一根蒲公英!

  稻粒不明白,为什么麦芒不喜欢自己了。

  甚至大吵一架,要离家出走……

  一个温馨的鼠家兄弟的故事。

  田埂的洞里,住着田鼠一家。

  田鼠妈妈有两个宝贝儿子,一个叫稻粒,一个叫麦芒。

  稻粒是哥哥,麦芒是弟弟,麦芒比稻粒小三个月。

  两个孩子的名字,充分表达了田鼠妈妈希望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富足安康的美好心愿。

  麦芒很爱干净,饭前饭后都要洗手,晚上睡觉前一定要洗澡刷牙,衣服也从来不会穿到第三天还不洗。

  麦芒很讲究,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不吃,只吃谷穗、稻穗这些他觉得有营养的东西,就是磨牙用的木头,他也是特意拣了根脱了树皮的光滑树枝。

  麦芒也很懂生活的情趣,他的小卧房里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床头挂着萤火虫做的玻璃灯,桌上的花盆里还种着他特意从田埂上摘来的牵牛花。

  但在麦芒的眼里,稻粒却一无是处。他觉得稻粒好吃懒做,成天就知道躺在客厅的摇椅里睡觉;又没有生活情趣,房间里黑不溜秋的不知道结了多少蜘蛛网,却都不打扫一下;而且很邋遢,穿来穿去就那么几件破旧的衣服。

  其实麦芒不知道,稻粒每天都很辛苦。

  因为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所有的家电都是要用鼠民币购买的。所以尽管很辛苦,稻粒还是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的。

  稻粒是演员,是一个剧组的替身演员,一旦遇到危险的动作就是他顶上,不仅要成天吊着钢丝在空中晕头转向地飞,还要拎着厚重的铁剑做各种各样的动作。一天下来,头晕脑胀,几乎连胳膊也抬不起来,所以才会总是躺在摇椅里休息,动都不想动。因为第二天,还会有相同繁重的活儿在等着他。

  但是麦芒就是觉得稻粒好吃懒做,成天看他不顺眼。

  有一次,鼠妈妈看稻粒在摇椅里睡着了,就喊麦芒帮忙端个饭菜。麦芒瞥了一眼在摇椅里闭目养神的稻粒,然后酸溜溜地说得很大声:“也不知道长那么大的块头有什么用,天天就知道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稻粒眼睛虽闭着,耳朵尖却抖了一下,他默默地从摇椅上站起来,用袖口遮住那天他做替身演员时弄出来的伤,臼齿狠狠抵住两颗小尖门牙以便忍着痛,一瘸一拐去厨房端饭菜。

  鼠妈妈狠狠瞪了一眼麦芒,麦芒撇着嘴,转了转眼珠,一副不服气的模样。

  麦芒喜欢一个明星,一个叫歇飞的明星。

  那个明星最出名的电视系列片叫《我是佐罗鼠》,正在MCTV-8(鼠国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上热播。

  麦芒天天都会守在电视机前看《我是佐罗鼠》。

  稻粒则躺坐在摇椅上笑着看麦芒兴高采烈地看电视。

  因为麦芒总是一点都不吝啬赞美之词地夸佐罗鼠,而稻粒演的就是佐罗戴上面具在空中打杀的替身,所以稻粒心里很开心,觉得麦芒这是在夸自己。

  不过稻粒不敢跟家里鼠说自己当的是替身演员,因为害怕妈妈……恩,还有麦芒会为自己担心。他只说自己演电视,偶尔会演一些龙套角色。

  恩,有时剧组演员不够用了就会让他顶上出演一下龙套。

  所以麦芒有时候能在《我是佐罗鼠》里看见他的身影。

  稻粒对此很开心。

  麦芒在电视上看到了稻粒,知道了稻粒在《我是佐罗鼠》的那个剧组,就让稻粒去要佐罗的签名。

  麦芒给稻粒的那本签名册的扉页,有麦芒用初春田野上盛开的第一朵蒲公英花的花瓣压做的标本制成的书签。

  那是稻粒和麦芒一起去摘的。

  稻粒记得,那天的天空湛蓝湛蓝的,绿油油的麦田一直延伸到了天边。

  风过麦田的时候会卷出微小的波浪,蒲公英金黄的花瓣就掩映在那片绿色中,随着风惬意地一起一伏。

  麦芒看到这初春的美景很兴奋,一个箭步就窜进了麦田里,稻粒赶紧在后面追。

  麦芒在麦田里打滚,稻粒就倚在麦梗上看他。

  麦芒滚累了,就四仰八叉地躺在麦梗间的干泥土上看天。

  天空里,只有极细的一丝云彩,淡淡地飘着。蒲公英黄色的花朵挺立在它们头上,就像他们家里的那台明亮的落地灯——小时候,麦芒和稻粒经常会一齐挤在那盏落地灯底下读故事书。

  稻粒看了眼还躺在地上的麦芒,麦芒的腹部露出小马甲的白色细毛正随着风在微微颤动,轻轻地起伏。

  稻粒悄悄咽了一口口水,把头撇了过去,怔怔地盯住那根蒲公英。

  春风轻轻地吹拂着,仿佛是很久以后,麦芒突然爬起来,蹭地一下就扑向那根蒲公英,四趾的小前爪已经按了下去,把那根蒲公英从根部咔得扑倒了。

  “我讨厌你。”麦芒扭转过脸,气得满脸通红,几根小胡子直翘,这么对稻粒说。

  稻粒怔怔地看着麦芒,半天说不出话。

  “把这朵花给我拔了,以后不准再看它。”隔了一会,麦芒像是消了气,板着个脸,命令稻粒。

  “恩。”稻粒从麦梗上站起身来,活动了下因为昨天赶工而导致酸痛的胳膊——今天,是他好不容易才跟剧组请来的假期——一使劲,将那朵蒲公英拔了下来。

  蒲公英的茎枝软软的,溅了他满爪都是绿色的粘液。

  麦芒一把夺过蒲公英,像是爱惜一个宝贝似的藏到身后,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回家!”

  可是等到回到家的时候,蒲公英早已枯萎了,只剩了一朵花瓣还耷拉在枝头上。

  稻粒看着那仅存的花瓣,很是心痛,因为他知道麦芒喜欢这朵蒲公英。

  可是麦芒看了他几眼,又看了蒲公英几眼,却装作毫不在乎地说:“不就是根蒲公英么,总归还有一朵花瓣,夹在书里当书签保存好了。”

  稻粒结束了回想。

  现在,坐在长条板凳上的他正双爪握着麦芒的签名册,直勾勾地盯着坐在单人沙发里的歇飞。

  此刻歇飞翘着二郎腿,爪子里的高档高脚杯里是红色的鸡尾酒,整个鼠都陷到了那个用黑白条纹猫毛铺就的奢华沙发里。

  歇飞很倨傲,稻粒是知道的,他思考再三,还是站起来走了过去。

  “歇飞,你可以帮我签个名吗?”稻粒恭恭敬敬地把展开的册页递到歇飞面前,页缝里静静地躺着一瓣平整的黄色舌状花瓣。

  歇飞斜了斜眼,鼻子里哼了一声。他根本对替身演员不屑一顾。

  坐在旁边的经纪鼠非常识眼色,立刻伸手挡在了签名本前,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说:“你好,歇飞是不能随意签名的。”

  “为什么?我弟弟他是歇飞先生的忠实影迷啊。”稻粒不解地问。

  重重地把翘着的腿放了下来狠狠蹬了下地面,歇飞相当不耐烦地开口了:“我说,我当时签合同的时候没说要给一个三流替身演员签名吧。你还是早点拿着你这么破旧的本子滚回去吧。”

  稻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我弟弟非常喜欢你。”他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有一丝的难受。

  以前弟弟很喜欢他,不过,那也是以前了。

  歇飞又瞧了一眼稻粒身上洗得发白的粗布衣服,干脆把高脚杯扔到旁边的玻璃桌上,昂着头怒斥道:“喜欢我是他的事,与我无关,你们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喜欢我我还不乐意呢。”

  稻粒咬咬牙,终于忍不住,一爪抓住了歇飞的领子,恨恨道:“你这种傲慢无礼的鼠,根本就没资格给我们签。”

  剧组负责人听到了等候间里的骚乱,赶紧冲了进来,甫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两鼠怒瞪的一幕。他赶紧上前,拍掉了稻粒的爪子,把稻粒狠狠拖拽到了一边的隔间里,恼怒道:“你好大的脾气啊。我见你一向都本本分分,所以才把你一直留在剧组里,真没想到你会如此无礼。你还是趁早给我卷铺盖回家吧!”

  稻粒爪子里还死死握着那本掀开扉页的签名册,册里的褐黄花瓣早已不知掉落到了何处,他颤抖了颤抖嘴,好不容易才开口道:“求您,我家里靠我赚钱,您千万别把我辞退……组长……”

  剧组负责人翘着鼠胡皱皱眉,两爪交叉,前趾在胳膊上拍了几下,这才又开口,语气却是缓和了一些:“稻粒啊,其实你这替身演员演得也很卖力,我还是很看好你的。要不这样吧,你去给歇飞好好地道个歉,他若是原谅你了我就把你留下,但这个月工资要减半!”

  稻粒撇撇嘴角,眼里有愤懑,但是最后还是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歇飞还坐在沙发里,面上怒气冲冲,看到稻粒走过来更是翻着白眼。

  稻粒紧紧咬着牙齿,低着头走了过去,深深地给歇飞鞠了个躬,请他原谅自己。

  歇飞斜吊着个眼睨着稻粒,哼声道:“给我辞退了他。”

  旁边的经纪人连忙俯下身来,在歇飞耳边耳语了些什么,歇飞这才歪着嘴呼出口气,傲慢地开口道:“看在你替身演员当得不错的份上,这次我就原谅你了。下次你若是再敢这样,就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下午歇飞要在圣彼得广场举办大型的影迷见面会,所以中午一过,歇飞就离开了剧组。

  稻粒因为今天上午捅的漏子,剧组负责人让他下午休息,好好反省一下。

  稻粒走在回家的路上,爪子里还抓着麦芒做的精美的签名册,可是脚底却很沉重,一步一步缓缓地行进。

  另一只爪心里,是那瓣蒲公英花瓣的碎片。

  稻粒上午找了很久,最后在歇飞的沙发底下发现了它,可是它已经被踩了好多道脚印,碎成了好些瓣。

  夏末的风迎面拂来,耳畔是澄黄麦田的沙沙声,本应是收获的季节,可是稻粒却觉得有萧索的气息。

  他眼前仿佛浮现麦芒天天守在电视机前看《我是佐罗鼠》的情景,那时麦芒会不停地喊:“佐罗好气魄!做鼠就应该是这样的!”

  他想到麦芒期待的眼神,更加迈不动步了。

  片刻后,黄澄澄的麦田波浪里,有一只田鼠突然掉转头,沿着田垄,直奔圣彼得广场而去。

  稻粒戴上口罩,悄悄地跟在鼠群后面排了一下午的队,终于要到了歇飞的签名。

  他本来害怕歇飞会认出自己,怎晓得歇飞根本抬都没抬头看他一眼,就把名字签好了。

  从圣彼得广场回家要两个小时,稻粒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麦芒正坐在饭桌前叉抱着两只前爪,眉头也紧紧皱着,嘴歪到一边,胡子都一边上一边下了。

  “你没有去看电视?”稻粒有些意外。

  麦芒眼珠一转,直瞪着他手里的签名册。

  稻粒赶紧把册子递了过去。“我特意让歇飞把名字签在扉页了。”稻粒一脸歉疚伤心的表情,都不敢抬头看麦芒。

  可是谁料麦芒的眼神也有点闪烁,他支支唔唔道:“你怎么那么晚回来?还有这本册子的后面你都看了吗?”

  “剧组里有些事耽误了一下。这册子的后面?后面有什么?”稻粒一脸呆样,眼珠子眨了几下。

  一片静默。

  “麦芒,蒲公英的花瓣却让我不小心弄碎了……”稻粒等了半天,见麦芒没回话,害怕麦芒是因为看到蒲公英花瓣书签不见了所以在生气,便赶紧回道。他一脸歉疚伤心的表情,都不敢抬头看麦芒。

  “我讨厌你!”麦芒突然大吼了起来,把饭桌上的碗啊筷子啊都往稻粒身上砸了过去。

  地上叮铃桄榔响成一片。

  鼠妈妈从卧房冲出来,正看见麦芒举着桌上仅存的盘子,而稻粒早站在对面吓傻了。

  她立时扑上去夺过麦芒手里就要扔出去的瓷盘,狠狠地扇了麦芒一个耳光。

  “啪。”响亮的声音弹在墙壁上似乎都有回音,妈妈满是怒气的脸和麦芒惊愕的表情都映在了稻粒的眼里。

  “我要走!我再也不会回来了!”麦芒声嘶力竭地嚎起来,转身奔回自己的房间里就开始收拾东西。

  鼠妈妈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稻粒从来没见妈妈生过这么大气。

  麦芒已经收拾好了包袱从卧房里走了出来,他怒气冲冲地直接往洞口跑去。

  “麦芒……”稻粒一把抓住了麦芒绑在身后的包袱,哀求地看着他。

  麦芒狠了狠心,回头怒瞪了稻粒一眼,稻粒手一软,麦芒便挣脱了束缚跑了出去。

  麦芒在一棵大树的根部刨了一个洞住下了。

  一只鼠的生活很孤单,没有人可以说话,只能听着偶尔落在枝头上的小鸟唱唱歌。

  眼看冬日临近,就连粮食,也要靠自己一点一点的囤积。

  深秋的时候,麦芒靠在田垄边看着天空中南飞的大雁,听着小鸟在树枝头啾啾地鸣叫,他就会突然想起稻粒,还有妈妈。

  现在天气渐渐冷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添加衣服。

  这天,麦芒搬运了一天的谷穗。

  夜晚,他靠在树干上看星空的夜云,又开始怀念当初在鼠洞里能够看着稻粒躺在摇椅里窝在壁炉边的懒懒样子的时候。

  那根蒲公英到底有什么好看的,稻粒那家伙怎么就能盯着那朵笨花看了那么久呢。

  要不是看到那家伙一脸心疼的样子,他真是连朵花瓣都不愿意留下的——回来的路上他跟在后面拼命地甩着花瓣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留了一个坚强的下来。那算了,看在那家伙那么喜欢这朵花的份上,他就勉强留下它来做个书签吧。

  还有自己给他的日记本,虽然他是非常爱惜地从后往前记的所以几乎看不出什么皱褶,可是那个家伙也未免太迟钝了,竟然翻都没有去翻一下,只知道让歇飞签完了字了事,就连那朵破花瓣碎了还摆出那么一副伤心的表情……真是太可恶了!

  漆黑的夜里,冰冷得要命,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还有点动静。

  麦芒扒拉了下胸前的衣服,却正巧瞥到了隔壁树枝上站着一只猫头鹰。

  那一刹那,麦芒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拔腿就跑。

  恰巧此时猫头鹰也看见了他,立时扑闪着翅膀向他俯冲而来。

  一鼠一鹰的追击战在荒凉的田埂上拉开了帷幕。

  麦芒在前面死命地逃着,怀里的麦穗洒落了一地,短短秃秃的麦梗划破了他的衣服,甚至划伤了他的腿,但他丝毫不敢放松,直奔着自己藏身的大树而去。

  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他都不敢回头看猫头鹰是不是还追在身后。

  “稻粒!妈妈!”他惊慌失措地疾速奔跑,一边在心里苦苦呐喊着。

  那个死稻粒,知道他要死了会不会伤心,会不会伤心……

  一直到瑟缩在冰冷漆黑的洞里的时候,麦芒还没回过神来。

  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安全地逃了回来,他窝在洞底的草垛里,凄凉地抱着自己的尾巴。

  那一夜,他睡得很不安稳,做了好多的梦,梦到稻粒又来找他,他们一家又其乐融融地坐在落地灯底下快乐地吃饭。

  麦芒吸了吸鼻子,伸爪扯过一点草盖在身上,遮住自己不停发抖的身体。

  而此时月光下,这棵大树树干的隔壁,一只个头大些的田鼠正在吭哧吭哧地挖洞,为了不惊扰到隔壁,他甚至连土都不敢用后腿刨出去,而是改用两只小爪子轻轻地捧到洞外。

  这只田鼠,就是稻粒。

  其实稻粒只要一有空闲,就会来这片麦田偷偷地瞧着麦芒。

  他早早地就往家里囤积了一储藏洞的谷穗,眼见着天气渐渐地冷了,他便和妈妈说:“妈妈,粮食我都囤到储藏洞了。我想去照顾麦芒,麦芒虽然看起来很硬很坚强很能干,但其实很软的,一只鼠在外面,总会害怕的。”

  妈妈点点头:“他也该锻炼一下了。不过,你也去看看吧,要和麦芒好好地相处,好好地沟通,早日和好如初啊。”

  冬日越来越近了,麦芒总是会在田垄上拣到一些别人不要的家具电器,虽然是被人乱扔,但看起来还是新新的。

  比如电热暖炉,比如电饭锅,再比如和他摆在原来卧房里那样漂亮的玻璃灯。

  他乐呵呵地抱回洞,终于把家里打扮得像样了一些,他把夏天捉回来的萤火虫放到玻璃灯里,满意地将它们挂在土洞壁上。再把捡来的书桌也摆在床头边,就连崭新的被单和床褥都有鼠扔掉,麦芒一齐拣了回来铺在同样是捡来的漂亮铜制花床上,最后躺在床上欣赏着萤火虫玻璃灯。

  但总是还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啊,原来还少了个电视机,看来最贵的电器大家都舍不得扔。

  初冬的时候,麦芒偷偷地溜到田埂边的农户家里,期待从那里能拣到点粮食。

  他爬上房顶的时候,听到一块砖瓦的下面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好像是电视剧的声音。

  他悄悄地掀起瓦片的一角,果然看见一堆肥肥胖胖的家鼠正聚集在一起,一只压在一只身上看卡在阁楼缝里的一台黑白电视。

  “我是佐罗鼠!”熟悉的声音传来,麦芒差点吓得把瓦片又扔了回去。

  他定睛一看,果然是歇飞演的佐罗鼠,正拿着一把长剑架在一个壮汉的脖子上。

  麦芒又是一惊——那个壮汉就是稻粒扮演的。

  却不想一脚踩空,直接掉进了阁楼里,弄出了好大的声响。

  无数条视线立刻向它射过来,饱含了埋怨、不耐、生气、愤怒等各种负面情感,像大山一样向麦芒压来。

  “你是什么鼠?”一只肥头大耳,看起来像是首领的老鼠叉着腰迈步出来,整个身体随着它的步子一晃一晃,看起来随时都要倒下。

  “我……我是麦芒,是田埂上来的田鼠。”麦芒赶紧爬起来,战战兢兢地回道。

  “哦?”肥老鼠一眯眼,又摇头晃脑地开口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擅闯了别鼠的领地?擅闯别鼠领地的老鼠是要被架在十字架上吊着烧死的!”

  麦芒吓得小爪子往后缩了缩,有点胆怯:“你们放过我吧……我……不会再来了。”

  “不行,”肥老鼠双爪叉着腰,一瞪眼一声大喝:“除非你去给我们偷猎户放在饭厅桌子上的那片奶酪,我们才能放过你!”

  “好……好,我去偷……”麦芒的回话声,小得几乎听不见。

  黄白色的奶酪,就放在饭厅的桌子上,农妇就在隔壁的厨房里忙着,眼看一家人就快要开始午餐了。

  肥胖的鼠首领一挥爪,后面几十只家鼠低低的一声喝,麦芒就被鼠众们一把推了出去。

  他只好硬着头皮蹿上桌子,刚一口叼住奶酪,就听见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就像没调好音的琴弦,刮拉得他全身汗毛根根倒立。

  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妇女正盯着他挥舞着双臂尖叫,他立刻吓得跳下了桌子。

  农夫举着锄头从主屋里冲进来,看见瑟瑟躲在桌子底下的他,抡起锄头就往下砸。

  眼看着锄头就要落到自己头上,他吓得嘴里的奶酪都掉了下来。

  但是他死都不会想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佐罗鼠竟然会从天而降。

  只见窗户里嗖得飞进来一根绳索,瞬间拴到了对面墙头的梁柱上,一抹蓝色的身影立时越窗而入。

  原来是佐罗鼠戴着面具,披着拉风的蓝色披风来救他了!

  佐罗鼠甫一落地,便迅速向他冲来,大掌一挥,将他从桌边往门外推去。

  他身体一滑,就滚出了门外,愣愣地躺在门外的台阶上的时候,才觉得自己脸上有温热的液体,伸爪一摸,竟然是血渍!

  他张大了嘴,看向门里的正艰难地逃脱农户夫妇追捕的佐罗鼠,原来佐罗鼠的尾巴被砸伤了,正在滴滴答答地流血。

  他凄厉地叫了一声,却听见佐罗鼠朝他费力地一声大吼:“快逃!”

  他瑟缩了一下,便转身发足狂奔,半路上天空中飘起了雪花,雪花粘得他满身满脸都是,但是他一直没命地逃啊逃。

  爪子磕在铺了一层薄薄雪花的路上,钻心地痛。但是他什么都感觉不到,脑子里一直回响的都是佐罗鼠刚才那句“快逃!”

  好熟悉的语调,好熟悉的声音。

  麦芒一直逃到洞里,还惊魂未定。

  小时候,自己还小的时候,都是稻粒抱着他睡觉的。

  稻粒会跟他说晚安,跟他说,我的麦芒,乖乖睡觉吧。

  他很怕黑,稻粒就给他捉萤火虫,说有了这些虫子,洞里就不会黑了。

  他喜欢听故事,稻粒就给他讲故事,他最喜欢听舒克和贝塔的故事,缠着稻粒说以后他们也要当飞行员,好好地出去闯荡一番。

  稻粒会点点头笑眯眯地说,好,等麦芒长大了以后我们就去。

  可是,可是后来稻粒当了演员,就不抱着他睡觉了。

  有一次他死皮赖脸地挤进稻粒怀里,结果稻粒呲牙咧嘴一副痛苦的表情,他气得差点没当场发飙。

  后来,稻粒还自己又凿了一个洞,独自搬了进去,彻底不再抱着他睡觉了。

  就算他发脾气,使性子,稻粒也不会再抱着他一起睡觉了。

  稻粒不喜欢他了。

  可是怎么办,他还喜欢稻粒。

  “我最讨厌你了。”麦芒躺在温暖的床上,沉入深深的睡眠前,模模糊糊地哼了这么一句话。一粒不知名的液体滑过他的眼角,落进了簇新的枕巾里。

  第二天,田垄上多了一台彩电。

  麦芒把彩电搬回家,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发现佐罗蒙上面和坏人打架的时候,尾巴是耷拉着的。虽然很明显地用药膏遮掩过了,但是还是能看出受了伤。

  麦芒既兴奋又心疼,兴奋原来自己真是被佐罗救了,心疼佐罗为他受了伤。

  可是看着看着,佐罗却突然一个不稳,一头栽了下来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他吓得站了起来,没想到电视画面却在此时紧急地一切换,等到再转到佐罗站起来的镜头时,佐罗的尾巴却是安然无恙完好无损的。

  他惊讶地合不拢嘴,怔怔地看着接下来佐罗只是站在地上随手射了个飞镖,敌人就死了,然后再也没有打斗场景了。

  最后,佐罗把面罩揭了,是那只风流倜傥的老鼠歇飞。

  麦芒站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里的片尾画面。

  他突然觉得佐罗也没有那么好看了,还有歇飞,也不如原来那般有气概了。

  麦芒耷拉着脑袋窝在沙发里,两爪抱住自己的两条腿呆呆地坐了好久。

  突然,他听到外面田埂上似乎传来车子马达的轰隆隆声,然后隔壁也传来叮叮咣咣的声音,沿着地上泥土层一路到了地里深处。

  麦芒很惊讶,他从来不知道隔壁还住着别的鼠。他用小爪子往隔壁掏了掏,感觉墙似乎不是自己想得那么厚。

  跨啦一声,最后一些碎土块落下来,麦芒首先看见了对面那个大黑洞里,微弱的灯光照耀下,挂在墙壁上的照片——那是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

  麦芒心里涌起股乱流,他讶异地伸头望进隔壁的大洞里,看见瘫在草垛上的一团褐色绒毛的东西,厚厚的毛皮下,似乎伸出来一只腿,打着石膏……

  家徒四壁,但屋里一角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包装纸箱——电热暖炉的,电饭锅的,床的,沙发的,书桌的,台灯的……最上面那个,是彩电的……

  麦芒跨步进来,揪住那草垛上的毛团就开始嚎啕大哭,眼泪鼻涕一起蹭在了那团毛团的毛上。

  他一边哭一边拍打着草垛上的毛团,看见毛团全身的伤还有那打着石膏的腿和受伤的尾巴的时候,就哭得更凶了。

  那堆毛团终于抬起了头,胡子都焉了几根,他缓缓伸出爪子摸了摸麦芒的头,还是那么温柔地笑:“麦芒,别哭了,我好好的呢。”

  麦芒自己也往草垛上一躺,又强行拎起那只摸他的头的爪子枕到自己脖子底下,抱着身前的那团毛团,呜呜咽咽地说:“以后咱不给歇飞当替身了,昂?”

  “好。”毛团微微笑笑。

  麦芒一头扎进毛团胸前的柔毛里,小爪子敲打着毛团的毛还在哭:“我最讨厌你了,最讨厌你了……”

  玻璃灯罩里的萤火虫像是被洞里的动静给吵醒了,它生气地扑闪着尾灯,将绿色莹润的萤火一明一灭地洒在洞壁上。

  渐渐地,草垛里传出了一大一小、有节奏的均匀呼吸声,似乎两只鼠都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从他们微笑的面庞来看,两鼠应该都在做着好梦。

  新的一天又要来临了。

留言:

[��:000099]���դ���ʸ��[/��]想哭,还好最后弟弟明白过来了

 麦芒自己也往草垛上一躺,又强行拎起那只摸他的头的爪子枕到自己脖子底下,抱着身前的那团毛团,呜呜咽咽地说

这里太可爱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198-16754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