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猫记+番外》————旧弦 (文言短篇) 

《拾猫记+番外》————旧弦 (文言短篇)

拾猫记

  有吴兴客独宿深山,冷雨敲窗,间有猿啼鹤唳,闻之怆然,不能寐。起而推窗,万般皆寂。回枕则声复作。如是再三。
  客奋而出,树下有一物类猫,其色赤,其爪白,其声凄凄然。悯而纳之于怀。始归,一夜无梦。
  及返,则行同车,食同席,寝同卧,呼之为踏雪。灵慧非常,如谙人语,客甚怜之。一日于榻间戏之曰:“若化人,必取汝。”忽对曰:“善。”乃大惊,复又欣欣然,盖思及猫性驯顺而善媚,得妻若此,纵非我族类亦不失为幸事。
  由是益亲狎,食则以口相接,以舌相哺。然踏雪每餐必衄而不止,乃罢。
  如此六月余,踏雪身形不复如初,暴长七尺,獠牙见。客惴惴然,知其实虎也。某夜月满冰轮,客至中宵忽如有所感,醒而觉枕畔有异,视之,乃一赤袍公子,大骇而起。赤衣人笑而制其臂,伏其上,宽其带,曰:“今以身侍君,君无失前言。”


拾猫记 番外

  初,客觉千钧压顶,痛楚不能胜。赤衣人乃温言相慰,衔其口,呷其舌,徐徐抚其背。
  久之,客不复挣。赤衣人闻其声渐微而喘愈急,知其情动,戏之曰:得无觉大快耶?
  客乃幽咽不止,箍踏雪背,更不复言。


  作者掩面上,拉帘熄灯……

留言:

哦呀,原来是年下养成攻啊~~不错不错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199-b526a1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