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子肖婴(现代短篇) 

《熟悉》————子肖婴(现代短篇)


熟悉

  (幸好,不只是擦肩而过)人生有无数巧合,也许我们曾在同一间咖啡厅同时品尝新到的甜点;也许我们曾在同一场音乐会同时欣赏美妙的乐曲;也许我们曾接到对方打错的电话;也许我们曾无意间对视;也许我们曾走在川流的马路与对方匆匆错过......幸好,我们不只是擦肩而过。

  第一话

  [周亿]

  [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那天,我遇见了他。]

  只是一个普通的早晨,甚至还有些阴天。同样的时间起床,同样的时间洗刷,同样的时间吃饭,同样的时间出门。

  如果全部同样,我会遗憾一生。

  所以,很幸运的,N多年的坐骑终于歇菜,使我得以有机会步行五分钟,到达最近的公交车站。那天的确有些阴,难免的心情受影响。皱着眉头研究站牌,确定了该坐的车。然后一心一意地观察对面的咖啡厅。

  咖啡厅面积不大,小媳妇一样羞涩的招牌,连装饰都没有,全部是低调的灰,却在周围大红大蓝的彩灯别样耀眼。超级大的落地窗用同色系的窗帘装饰着,玻璃上隐约映出马路对面的我的身影,和旁边一个低着头一动不动的人。

  他就靠着我身前不远的路灯,垂着头安静地站着,半长的碎发挡住脸,只露出曲线美好的脖颈,瓷白的皮肤仿佛橱窗里冷血的模特。

  楚楚动人。一瞬间,只浮现这个词。大脑清醒,却无法阻止我迈向他的脚步。

  离他只有几步只遥,甚至已经感受到他的孤独,我伸出手,该说的话还没有准备好,只一秒钟的犹豫,我和他失之交臂。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无神的背影,踏上刚到的公交车,被人潮拥挤着远离我的视线。手还在空中悬着,车缓缓地开动。

  "哎......"

  脱口而出。

  车里的他居然抬起头朝着我的方向,视线相对的刹那,精致的面容,寂寞的神情。我想,我已经沦陷。

  [谭清清]

  [那天,是新生活的开始。我这样告诉自己。]

  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激情的冲刺,沙哑的呻吟。所以,早晨,他说清清我们还是算了吧。我看了看太阳。

  他的表情内疚,闪躲着不敢面对我的眼神。我只想冷笑。为了他,背井离乡,放弃深造机会,做着无关兴趣的工作,与冷战三年的父亲刚开始缓和关系,同事也不再对我有同X1NG爱人露出鄙夷的神情。

  我以为生活刚刚开始,原来已经结束。

  清清,别难过。他说。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不要在我面前装出悲天悯人的表情。......不用你送,我可以自己去下面做公交车。

  悲伤难过是人之常情。不过没有想象中的眼泪。原来曾经的爱情早已在七年的磨难中变了味道,成了鸡肋,食之无味,丢了,怕对不起自己的付出。分手了,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总比十年八年后人老色衰再分手要好得多。

  我靠着路灯,盯着脚尖发呆。身后火热的视线如芒在刺,而且离我越来越近。我站着不动。感觉他就站在我身边看着我。

  这个犹豫着靠近我的人让我的心情没原因得快活起来,想转身的瞬间,车来了。我被人潮簇拥着挤上车。

  车缓缓开动了,传来清晰的声音,他离我很远,声音也不大,似乎除了我,再没人注意到。我听见了,仿佛这声音是出现在脑海中。

  "哎......"

  我确信是在叫我,这声音熟悉得让我毫不犹豫地抬头。

  他的手还可笑地垂在空中,服装发型老成呆板,笔挺的身材,英俊的相貌,儒雅的气质,在人群中吸引住我的视线。

  对视的一瞬间,我看出他双眼写满了真诚和爱护,我的心,眩晕了。

  第二话

  [周亿]

  [地弄脏了我的西裤,干洗是免费的。我却难过得只想哭。]

  老Q说要给我介绍个"朋友"。

  我的X1NG向虽然没有大肆张扬,在广告设计业倒也不是秘密。老Q就是这样认识的。

  一次行业酒会,他主动找到我,喝到烂醉。我才知道这个孩子都满街打酱油的老Q,是同道中人。他向压力低头了,郁闷了半辈子,碰上我这么个成功"出柜"的,拍拍胸脯保证:

  "周亿,咱就是哥们!放心,哥在圈子里有人,给你介绍个好的,保准!"

  还滑稽地挤了挤眼睛。

  我只能陪笑,Q哥,你喝醉了。

  虽然是gay,但我是文明的gay,断然不会为了纯粹的发泄而滥交。所以,不但没去过gay吧,甚至还是纯情处男一名。

  人不是动物,发情期到了也可以克制,实在不行就看着片打手枪。我不相信一见钟情,相貌这些都是虚的,找个品行可靠的长久相伴才是我想要的。曾经碰到几个同路的,不是太年轻没玩够,就是混的年头多了成老油子了,不实在。

  找来找去到了大学毕业又读了博也没合适的,干脆把精力都放事业上,爱情啊,等等吧。

  如果机缘合适,碰到心动的......

  我的心一颤,对,心动的,就像......就像车站他那样的......

  又胡思乱想,先不说根本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先说咱全国这千分之一的gay率吧,怎么能巧到人家刚好是个弯的?我只得苦笑。

  老Q凑过来道:

  "别喝闷酒了。哥手上有个合适的,相貌......啧啧......"

  我猛地站起来,紧紧盯着窗外熟悉的身影。没错!一定是他!

  虽然换了衣服,宽松的休闲服勾勒出细瘦的身材,半长的碎发,缓慢的脚步,寂寞的身影......一定是他!

  我拔腿就往门口跑。老Q在身后喊着,哎,合适时间见见......

  对不起老Q,现在,我只想见见他。

  推开大门,眼神追逐人潮中细瘦的身影,靠着街道的商铺慢慢地走着,偶尔停下脚步观察橱窗的陈列品,再接着往前走。街道很热闹,他仿佛置身事外。

  我呼吸困难,脚步飞快,奔跑中撞到逛街的情侣,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他就是我的目的地。我只想追上他,问问他,可以试着交往么?如果是直的,那就做个朋友也不错。

  还有100米,我却追丢了。

  身影只一闪,人竟不见了。

  我弯下腰,用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汗珠顺着额头滑到腮边,我想此刻我的脸色一定堪比酱猪肝,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不死心,绕着周围的店铺转了一圈又一圈,期望会碰见逛完街回来的他。在这条街上流连到半夜,直到所有店铺拉下折叠门,连刚才跟老Q喝茶的茶楼也挂上stop牌。

  多好的机会,本来可以再见一面的。

  我徒劳地坐在丢了他的地方,地弄脏了我的西裤,干洗是免费的。我却难过得只想哭。

  [谭清清]

  [能被一个人不顾体面地追寻,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

  我再次回到这条街。

  熟悉的喧哗的街道,熟悉的狭小的商铺,熟悉的亲热的招揽声。

  "哟!小谭!怎么不见你家安明?"

  我笑笑。他再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小谭,怎么就自己逛?"

  以后都会是我一个人了。

  "谭清,安明喜欢的衬衣到新款了......"

  对不起,他不会再光顾你的店了。

  他会陪着笑容灿烂的未婚妻,正大光明地出入各种大型超市和品牌专卖。不会因为怕碰到生意上的熟人,只敢来这种他认为"不入流"的小店。

  故地重游,胸口堵得难受。

  我停留在橱窗前。模特身上的衣服潇洒帅气,我曾幻想穿上这样的西服,在家人的祝福中,跟安明手拉手走过红毯。

  "来看看吧,你穿着很合身。"店主热情地招呼。

  我抱歉地摇摇头。现在穿上,我会崩溃到进医院。

  我连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原来的知心朋友,大都受不了我的冷漠渐渐疏远。

  安明讨厌我跟朋友们一起,我的世界只能有他。我变得越来越孤僻,最后连大学毕业的同学聚会都没有参加。

  他很高兴,搂着我承诺要办一个最豪华的酒会,把同学们都请来,风风光光见证我们的爱情。

  酒会成了最美妙的泡泡。我很庆幸。如果早举行了酒会,被见证的就是我悲惨地被抛弃。

  过了红绿灯,再左转。熟悉的商业街就到这里了。我停下脚步。

  安敏站在拐角的冷饮店左顾右盼,目光就要扫到我。闪身躲到最近的小超市。这里有个后门,可以绕过安敏直接到达最近的车站。

  薄情的安明有个痴情的妹妹。明知道我和安明的关系,竟然铁了心要和我在一起。当初反对我们的人,她是主力军。

  换了电话,换了住址,连工作都辞了。她竟然能想到来这里堵我。女人,真是死心眼。我怎么可能给她幸福,见面都尴尬,还是走为妙。

  躲在货架后面,小心地侧过身子,安敏没看见我,还在执着地寻找。我松了口气。

  超市门前人影一闪而过,没两秒钟又倒回来了。双手杵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粗气,看来是飞快跑来的,脸色红到不正常,追人么?女朋友?

  我好奇心大起。仔细观察他,身材高大,罩在外面的纯黑色西装半徜着,剧烈运动扭歪的领带,狼狈不堪,气质却出奇的儒雅。

  咦,这个人......好象见过......我脑海里出现一张真诚的脸。

  眼光瞄到安敏缓缓踱着步往这边走来。走出超市后门之前,转身看看那个人,已经直起腰左右巡视一遍,大概没有看到他要找的人,又往前跑去。

  莞尔一笑。能被一个人不顾体面地追寻,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

  第三话

  [周亿]

  [我要为再次遇见他而做一些改变。]

  虽然碰到他的几率的确很小,但我还是要做好准备。

  两次,都没有正面遇见,大概是幸运女神眷顾我,希望让他见到我最完美的一面。

  我要为再次遇见他而做一些改变。

  首先,发型要换换的。他挑染的白金色碎发,一定不喜欢黑发,何况还是中规中矩的偏分。

  然后,衣服也不能总穿西服了。设计行业是充斥流行色彩的行业,并没有必须穿西服的要求。两次见他都是休闲T恤牛仔裤,还斜背着包。穿西服跟他走在一起肯定不协调。

  还有......对,穿几个耳洞!我很兴奋。我注意到他耳朵上有一排亮晶晶的耳钉,虽然没看到他有没有带项链和戒指,也先准备着吧!尽可能跟他兴趣接近,一定会引起他的兴趣。

  我像个刚入学的小学生,心情激动地为自己改头换面。每天早晨再洗一次澡,仔细地刮脸,他气质干净,不会喜欢邋遢的人,要得到他的注意,连小细节都要考虑。

  还有,还有......哦,学问!知识渊博、谈吐风趣的人大都会引起别人的兴趣。工作之余,我又报名参加了一个法语培训班。

  为了让他震撼而对我有深刻印象,我甚至在众人的惊讶声中参加了插花培训和烹饪班。

  每天,我在一点一点改变着,不再去找老Q闲扯,同事聚会地点也不选择酒吧。声音柔和、谈吐有礼,与所有男同事和女同事都保持安全距离,我不想让他听到关于我的一点点流言。

  同事们都惊讶我的转X1NG,纷纷猜测我是不是有了爱人。老板居然愈发欣赏我的上进,连升两级。有些大胆的女同事开始变着花样追求我。这都是始料未及的。

  半年,再没遇见他。我乐观地享受着等待不期而遇的日子。

  我不再开车,每天骑着山地车,沿着第一次遇见他时坐的公交线路上班,也许在路上碰到说不定。

  每周都抽空去第二次看见他的茶楼喝茶,确信他一定会再次出现在这里。时间久了,对茶道也颇有研究,茶楼特聘我做品茶师,我顺便考了一个中级的茶艺师资格证。

  老Q不时在我耳朵边罗嗦相亲的事,我婉言谢绝。我要一心一意地等他。虽然不了解他,但我相信自己的感觉。

  [谭清清]

  [我坚信属于我的爱情在不远处等着我]

  我再没去过那条街。

  那里,只会嘲笑我失败的付出和爱情。在心态没有摆正之前,我拒绝任何刺激到我的事物。

  爸爸开始经常给我打电话,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少了冷嘲热讽,多了体贴问候,还暗示我如果过得不快乐,可以回到父母身边,爸爸完全有能力为我创造优越的生活条件。

  谢谢爸爸,不过不需要,我过得很好。真的。

  失败的爱情不会让我从此对爱情失去信心。我坚信属于我的爱情在不远处等着我。

  但首先,我要重新振作。曾经,我躲在父母翅膀下享受阳光,然后,我藏在安明身后品尝爱情。现在,我要做自己。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我很清楚,失去爱情不可怕,可怕的是迷失生活的方向。

  秦哥是一个大学同学的哥哥。在认识安明之前就认识他,跟安明同居之后,更乐此不疲地在我耳边吹风,以过来人的语气覆我安明不可靠,迟早会向家里妥协。

  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过来人",至少眼睛比我亮。

  "清清你长得这么漂亮,什么样的没有,这事包在哥身上了......"

  我笑,秦哥,我想把扔了的专业拣起来。

  秦哥眨眨眼。钢琴么?

  是。很多年没弹了,想先找个地方再进步进步。

  没问题。秦哥总是豪气万丈,哥有门路!

  秦哥给找的钢琴老师是个头发花白的干瘦老头,手指都僵硬得弯着,我怀疑这样的手指能不能按准琴键。

  我弹了一支最拿手的曲子,被干瘦老头批评地体无全肤。我的脑袋惭愧到要垂到地上。

  末了,他用弯曲的手指拍拍我的肩膀,用肯定的语气说:

  "虽然差了些,倒也是可塑之材。明天来吧。"

  没有拜师仪式。我退了房,收拾简单的行李住到老师家。除了吃饭、睡觉,每天有至少12个小时在练琴,水平突飞猛进。

  老师在旁边严厉地盯着我,我沉浸在美妙的琴声中,人生如若琴声,抛弃郮1NG拥脑胍簦粝碌谋闶谴烤豢樟榈睦智?br />老师很满意我的进步,人心复杂了,纵是肖邦再世也难成大器。谭清清,你是个懂得生活的人。

  第四话

  [周亿]

  [一瞬间,头晕目眩。]

  老Q不厌其烦地推荐他"手上合适的人",见见吧,周亿,长得可漂亮了。

  我慢条斯理地品茶。出差两周,回来茶楼变化不小。坐椅变成了秋千,茶盘变成了草编工艺。

  老Q,你死心吧,别惦记着相亲了。我心里有人了。

  嘿,周亿你这家伙!老惦记个陌生人。老Q裂嘴神秘地笑着。这回,你不见也得见。上个周,我介绍他到这里工作了。

  我挑挑眉。你以为我是随便的人么?

  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老Q压低声音,听听。

  背对我的钢琴缓缓响起,优雅的曲子如流水在身边穿越。轻柔、空灵的琴声,弹奏的人一定是个有着优雅纤细手指的人。我闭上眼,沉浸在美妙的琴声里。

  一曲弹完,周围一片寂静,仿佛沉浸在演奏者制造的气氛中没有清醒。茶楼什么时候请来这样这样高水平的钢琴师?

  老Q得意的晃晃头,道:

  "不错吧?这就是是我要介绍给你的人,来,认识认识。"

  朝着我背后的方向招招手。

  我只好欠身起立,转向身后来人的方向。

  挑染着白金色的发,半长着柔顺地贴在颈间。耳朵上的一排耳钉闪闪发光,微笑的精致面孔也闪着柔和的光。脖子上果然挂着别致的链子。

  幸福来的太突然。一瞬间,头晕目眩。

  [谭清清]

  [他笑了,笑得很舒心,露出洁白的牙齿。]

  近一年的学习结束了,老师不客气地把我撵出去。

  "好了,谭清清,你健康的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干什么?首先要干的,就是找个住的地方。再找份工作。学钢琴的学费还是秦哥给出的。

  秦哥惯有的爽朗笑声,清清,不用跟我客气。有间茶楼在找钢琴师,包吃包住,怎么样?

  我略一犹豫。茶楼刚好在充满回忆的商业街。

  战胜自己,首先要战胜自己的心理阴影。我冲秦哥笑笑。

  茶楼的工作很轻松,来品茶的人也都是品行端正的文明人,没有想象中的不愉快。工作一个周了,空闲时间都用来练练琴。

  有时候脑子会突然出现一张真诚的脸,搅动我的心弦。我努力回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秦哥从一年前就说要介绍个"朋友"认识,搞设计的,博士,高大英俊,和我很"般配",实在不能辜负他的好意,答应了。

  和往常一样,七点准时开始演奏。秦哥坐在老位置朝我挤眉弄眼。

  对面背对我的是一个穿着李维斯的休闲衬衫的男人,头发挑染了一点点黄,精神地竖着,优雅地品着茶,举手投足可见良好的修养。

  这样一个接受了高等教育的人,竟然也像我一样穿了耳洞,略一歪头便有耳钉反射的光彩。这个人,骨子里和我一样是闷Sa0型的吧!我微笑。

  一曲结束,秦哥朝我招招手。我笑着走过去。

  对面的人也欠身转向我。

  视线相对的一刹那,我愣住了:

  "你......很面熟......"

  "是呀。"

  他笑了,笑得很舒心,露出洁白的牙齿。朝我伸出右手:

  "你好,早就想认识你了。我叫周亿。"

  ----- 红男80 《熟悉》完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201-2e29d8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