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战而败》————子肖婴(现代短篇) 

《不战而败》————子肖婴(现代短篇)
  

  1.大战在即

  任楚呲起小牙恶狠恨地对赵与栋说:

  "帮不帮?不帮就再不要跟着我!哼!"

  可惜由于这呲牙的人唇红齿白面若桃花媚眼斜飞,威胁的话在高瘦的单眼皮男生耳朵里听起来更像是撒娇。

  不过他是很配合地求饶道:

  "好,好,行,我负责约高雅。"

  这就对了嘛~任楚得意地笑了。你们是高中同学,约她出来名正言顺嘛!

  到时候,哼哼,我就可以向她展示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任楚的超凡魅力了,一定要在三个回合之内让她顺利拜倒在我的西服裤下,fufufufufufu......

  赵与栋一脸被打败了的表情。

  不用问,任楚一定是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桃色幻想中了。这二十年的形影不离,从婴儿到大学生,从两小无猜到竹马竹马,任楚的一举一动早就完全掌握在赵与栋的预测中。

  可怜任楚还大条的沾沾自喜,总以"大哥"自居,对小十天的"跟班"赵与栋发号施令。而后者一幅任劳任怨的"贤夫"状态,争得了校内所有男男女女同情的眼光。

  如今,舆论已经成熟,只欠东风了。

  2.第一回合

  赵与栋不愧是自己训练出来的"跟班",没过几天,就见他跟高雅谈笑风生了。动作很快嘛!

  果然,下午。

  "楚楚......楚哥,高雅说星期天有个舞会......"

  哈哈哈哈!任楚仰天放声大笑!机会来了!

  "高雅,这是我们班有名的才子任楚,在报刊上发表了好多文章......"

  这个介绍让任楚一百分的满意。虽然只有小学时在校刊登过他一首30字的儿歌......还是赵与栋帮着修改的......不过,好的开始是成功的百分之八十,他是不会自我揭短的。

  高雅露出灿烂的笑容,任楚心跳停了半拍。

  来之前准备好的甜言蜜语完全没用上。高雅像只漂亮的花孔雀穿梭在人群中,换舞伴的频率是平均三分钟一个。

  任楚郁闷地坐在角落眼巴巴地瞅着三分钟一换的"情敌"。高雅只一开始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再没有正眼看过他。

  任楚哪里受过这种委屈?从小到大,赵与栋都对他言听计从,任楚脸一沉,赵与栋就拼着命讨好。被惯大的孩子在这里受了冷落。

  本来就是嘛,高雅长得漂亮X1NG格开朗,本就是社交型的公众人物,怎么可能向任楚希望的那样,安安分分地守着一个人?

  倒是赵与栋,忙前忙后不亦乐乎。

  "楚哥,渴不渴?我拿了饮料......"一肚子气了,还喝汽?

  "楚哥,闷不闷?我有带游戏机......"在舞会玩游戏机,我任楚好不好这么落魄?

  "楚哥,累不累?把软垫放椅子上坐着吧......"我一动不动怎么会累?

  "楚哥,......"

  舞会的最终结果是,任楚郁郁不得志只好带着一只聒噪的赵姓青蛙回了宿舍。

  虽然第一回合失败得彻底,实际上的高雅也跟自己的美好想象有所差距,不过,任楚岂是被困难吓倒的人?

  所以,他很快乐观地鼓起勇气,等待时机开展他制定的第二套方案。

  3.第二回合

  机会又来了。赵与栋不知道用了什么诡计,居然使得高雅同意晚上一起去图书馆读书。

  任楚摩拳擦掌。不愧是"小弟",知道大哥文学最在行,故意选了图书馆,还晚上,多安静!

  天时,地利,就缺"人和"了。任楚瞥瞥赵与栋。这个200瓦的大灯泡。

  赵与栋马上露出无辜的表情,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任楚心一软,还是决定带上他.约好了六点半,任楚怕迟到,饭都没有吃。早过了约定时间,左等右等不见人影。

  任楚心有不快。他跟赵与栋出去玩,总是赵与栋等他,即使如此,自己也从没迟到过。不过机会难得,忍忍吧,女孩子换衣服化妆总要花时间的。

  可是肚子不等人,咕噜咕噜乱叫。在身后站着的赵与栋麻利地递上饭。

  任楚一个煎饼果子进肚,才回来点生机,转过脸看,才想起来赵与栋把饭给他了,自己也没给他留点。心里一阵感动,偏这赵与栋还对他微笑,一点意见没有。

  直等到快七点半了高雅才姗姗来迟。一见她,任楚差点没把刚吃的饭给呕出来。来图书馆看书,她居然穿着超短裙和黑网袜,尖跟皮鞋一走一噶蹬。

  哪里是来看书的,分明是刚约会回来。

  果然......

  "哎呀,天都黑了......都怪XXX,非要请我吃XX的西餐,早知道那里的沙拉才二百多一份,我就不浪费时间去吃了......"

  高雅娇嗔的表情很迷人,大眼睛忽闪忽闪,嘴角弯成可爱的弧型,这是任楚最喜欢的表情,可是这回,他只觉得这声音刺耳,笑容也带着世俗。站在原地没动弹。

  还是赵与栋反应快,赶紧推推任楚,

  "你不是有本很好的书要跟高雅讨论讨论么?"

  "啊......对,"任楚似乎也不那么热心了,想到自己制定的第二套方案,强打起精神挂上笑容道:"是啊,那本书对你的声乐专业也很有帮助......"

  "专业书啊?"高雅拉长了音调撅起嘴,"我就爱看明星和服饰的书,专业书看看就犯困......还是你们自己看吧!我好累,回去休息了。"

  还调皮地眨眨眼睛,一蹦一跳没了踪影。

  原以为任楚会声声抱怨,怪得是,他居然沉默着往回走。太奇怪了!赵与栋拉住他道:

  "楚哥,你没事吧?别难过,机会还有......"

  任楚抬头默默地看他一眼,他一慌张,又忙道:

  "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约晚上的......周末,周末我再约她出来好不好?......"

  任楚没吱声。他真的不是太生气,他只是奇怪。

  高雅自私又虚荣,迟到了连对不起都没有还无故放鸽子,他居然会觉得她好?

  陪伴自己二十年的人,总是在需要的时候默默出现,明明不是自己的错还拼命道歉,心甘情愿在身后当小跟班。

  自己的脾气不好,说话又难听,常自作聪明闯点货,每次都是赵与栋在劈股后面拾掇拦摊子,还一点怨言没有。

  想到这儿,又抬头看看他。这家伙长得还真是帅,个子比自己高出半个头,天天打篮球皮肤还那么白,学习好,舞蹈也棒,整天做小跟班还真是屈才了......

  这样想着,看着他的小单眼皮也格外顺眼了,上薄下厚的嘴唇也迷人......要不......给小跟班升级?......

  任楚扁扁嘴,自己变节也太快了,之前还对高雅念念不忘,现在又想着移情别恋。第三回合还没开始,怎么能逃战?

  4.第三回合

  任楚春心摇摆不定,高雅居然主动约他出来。

  小鹿乱跳的心在见到高雅的同时凉了半截:出现的不但是高雅,还有一袋子貌似衣服的东西。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任楚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

  "高雅,......"

  "啊,任楚!"高雅娇笑着款款走近,"今天没课么?"

  "......是、啊......"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帮我的!"高雅立刻贴进,伸手挽上任楚的胳膊。

  任楚吓得往后退了半步。他虽然春心荡漾,但还是大好处男一枚,除了跟赵与栋偶尔钩个肩搭个背,还真没跟别人这么亲密过,一张脸立刻烧红了。

  "好可爱哦!脸红了......"高雅撒着娇摇晃他的胳膊,把任楚晃得头晕脑涨。赶紧把胳膊从高雅手里抽出来,道:

  "什么事?"

  "恩......人家这几天好累,衣服都没有时间洗......"

  高雅换上一幅委屈的表情,连眼泪都含上了。

  任楚感叹不愧是声乐系的,表演能力确实强,眼泪说来就来。没有接高雅递过来的一兜衣服。

  想象的美好爱情,的确跟现实是有巨大落差的。他和高雅,原就不是一个轨道的人,两条平行线,哪里能交织出爱情的火花?

  定了定神,他很坚决地对高雅说:

  "对不起,我不是你的保姆,不能给你洗衣服。"

  说完,转身便走。不去想象高雅在背后是什么表情。

  心里一阵轻松。就是嘛,原来的生活多好!早晨起床有人叫,吃饭有人买,床铺有人拾掇,衣服有人洗,何必非要不知好歹跳出来看看,碰了头才甘心?

  哼着小曲迈进宿舍。其他舍友都不在,躺在下铺的人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紧张地问:

  "怎么样?第三回合什么结果?"

  "我自动认输了。"

  "什么?......"赵与栋惊讶地合不拢嘴,"你、你不是要三个回合拿下么?"

  "不了,"任楚轻松地抖抖肩,"改变主意了,她不适合我。我也并不是太喜欢她。"

  突然凑到赵与栋耳朵边神秘道:

  "我才发现,我早就喜欢上一个人了。"

  "谁......谁啊?"

  "你啊!"任楚媚眼带水使劲卡巴卡巴,"别装傻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怎么能从幼儿园到大学,跟着我这么多年?"

  嘴微微撅起来,不满地看着这个装成大尾巴狼的竹马竹马。

  "嘿嘿,楚楚......"他总算明白了,也不枉自己这么多年的"小跟班"付出。

  "哼,不要骄傲,继续努力哟!"

  是啦是啦知道啦!小跟班升级做奈人,工作涉及面更广,工作量更大了!不过......新"官"上任三把火,先完成个本职工作吧......

  火热的唇覆上对方的,对方稍微挣扎下便半推半就软软倒在他的怀里。

  Fufufufufufu,笑到最后的才是笑的最甜的。

  5.黑色内幕

  高雅在家放声大哭:

  "哥......你、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就告诉大姨你、你......"

  你了半天也不知道用什么吓唬他。除了傻乎乎的任楚,谁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腹黑男。

  "告吧,"坐在电脑前悠闲打游戏的人头也不回,"我妈早盼望我把任楚吃干摸净了。"

  高雅赶紧擦干眼泪换上笑脸。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哥~人家为了你,破坏了在任楚心里的大好形象,怎么说你也得有点补偿吧......"

  赵与栋嗤之以鼻道:

  "哼,以后他成了你大嫂,会明白你的用心良苦的。"

  "哥~~你就请我吃一顿哈根达斯吧~"

  "一顿麦当劳。"

  "哈根达斯~"

  "两顿麦当劳,再说就什么也没了。"

  高雅立刻闭上嘴。能让赵与栋做让步,已经是小有成就了,见好就收吧。至于哈根达斯......哼哼,还有"大嫂"任楚嘛~记帐吧!

  30多度的炎炎夏日,任楚耳根子烧起来了。谁在念叨我?一定是老公想我了,美滋滋地低下头接着看书,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如何做个合格的好老婆。

  END

留言:

晕小小可怜手看得是如何做一个老婆

额。受真贤惠啊。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209-956663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