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魔教教主的故事》————桃符 (古装江湖短篇) 

《一个魔教教主的故事》————桃符

  教主坐在客栈里,呆呆地瞅着桌上的水果盘发愣,过了半晌忽然冒出一句话来:“鸭梨好大。”

  右护法“嗖”地一声从门外窜了进来:“教主有何吩咐?”

  教主白了他一眼:“又没叫你,出去出去!”见属下乖乖退出,心念一转,又问道:“那些狗屁正道人士都到了么?”

  右护法低着头,从垂下的发丝中间窥着教主神色:“江南慕容家前日就来了,现下正住在本城的南宫家;唐门掌门也和霹雳堂堂主一块昨日抵达了;还有昆仑派和崆峒派……”
  
  咻~右护法口中被丢入了一粒葡萄,教主不耐烦的敲着桌子:“谁问你那些跑龙套的?想好了再说!”

  右护法熟练无声地吃掉果肉,又把葡萄皮和籽吐到掌中握住,才又续道:“这次推举武林盟主,呼声最高的是少林的明尘方丈,再有就是丐帮的赖帮主了。”
  
  嘭!教主一拍桌子,愤然而起:“凭什么前几任教主在位的时候,武林盟主都是年少有为,英俊秀美的少侠,到了我这辈,怎么不是和尚就是臭要饭的?这让武林史怎么记载?后世小辈怎么看我?欺人太甚!”抓起佩剑便朝外冲:“我得管管去!”

  右护法跪姿不变,平平向旁边移出三尺,给教主大人让开了去路,口中赶紧地补充:“巩少侠也到了,落脚在悦来客栈。”

  教主顿了顿,也不回头:“桌上的水果全拿去吧!”说罢脚尖一点,窜了上院墙,向外行去。丝毫不理会背后属下失礼地大呼小叫:“阿左!你看我虎口夺食,把你的鸭梨讨回来了,你就不要生我的气了!”

  教主来到悦来客栈,刚刚走飞檐踏瓦当倒挂在窗棂边,就被人从被背后拍了一下,挺轻,但是足以让教主抖了个激灵。

  翻身上房,却见方才右护法口中的巩少侠正立在眼前。教主面子多少有些挂不住,正待开口,却被巩少侠止住。他先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略一踌躇便又示意教主跟随,然后飘然向城外奔去。
  

  便在此时,脚下的房内有声传出:“老衲以为,赖帮主言之有理,我等武林之人,原本……”
  
  敢情这些狗屁正道都窝在这里开会呢!教主微一踌躇,还是顺着那人的方向,踏瓦而去。
  
  来到城外小树林,巩少侠规规矩矩地抱拳招呼:“寿教主。”

  教主哼了一声:“你们那一群人,窝在一起又不干什么好事罢?”

  巩少侠正色道:“教主莫要胡乱猜度,诸位武林前辈乃是在议事。”

  教主扬了扬眉毛,嗤笑道:“又是开会,难怪江湖传言‘魔教税多,正道会多’!看来果然如此。那想来无非是什么鸡毛蒜皮的杂事吧?”

  巩少侠沉吟了一炷香时间,终于想出这次的名目:“这次乃是促进武林管理团队年轻化暨武林盟主选举办法大会。”

  教主吓了一大跳:“这就要选了?不成!我得去看看!”

  巩少侠拔剑:“教主留步!”

  教主怒:“朽木!你拦我做什么?还有,你溜出来干吗?”

  巩少侠认认真真地摆出起手式:“我来向寿教主挑战。在下得赢教主一次才成。”

教主怒极反笑:“那就放马过来,你自己放着大好前程不要也怨不得我!”
  

  抽出佩剑便迎了上去,两人斗在一处。一时间只杀得树叶乱坠,宿鸟纷飞。这般斗了三百回合,寿教主抽了个空子,狠踹了巩少侠一脚,跳出战圈:“再打多久你也赢不了我!赶紧滚蛋,别碍着我去给他们捣乱。”

  巩少侠揉了揉小腿,直起身来依旧摆好架势:“必须得打过,还请教主赐教。”
  
  教主见说不通,只得猱身而上,继续乒乓打斗起来。又鸡飞狗跳地打了半天,教主跳出战圈,一把揪下肩头被削断的半拉枝条:“罢了!死木头,我认输!你赢了,别挡着我的路!”
  
  两人武功仲伯之间,这样斗下去只怕要到力竭才能分出个胜负来。

  巩少侠揪起手臂上的大叶子,顺手抹了把汗:“那还得要你件信物才成。”
  
  教主恼了:“还得寸进尺起来了?有本事要我的东西,那就自己来取,看你有命没命取得到!”说完愈发气愤:“原来你也非什么君子,妄我还当你……要我信物干什么?拿去好炫耀如何击败魔教是吧?”

  巩少侠脸红了一红:“方才前辈们议事,说这武林盟主原是为压制魔教势力而选的。因此能当选盟主之人,必须能打得过魔教教主——也就是你,才成。我、我听故老相传,不知为何,武林盟主多半会同魔教教主成为能同榻抵足的之交。我虽然鲁钝,可还是想……”

  “啊……”教主也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巩少侠攥了攥拳头:“那个……教主给我信物罢,还要打么?”

  教主神色一敛:“自然是要打!难道我放任你们正道欺负到头上么?”
  
  巩少侠颓废了下,又振作起来:“即便是教主瞧不上在下,在下还是要打的。”手中剑一摆,“请赐教!”

  剑光闪闪,朝教主袭去。

  教主抬剑一挡,只听“当啷”一声,教主的剑便被挑飞了。

  寿教主侧过头去:“本座技不如人,败了。”

  “啥?”巩少侠呆住了。

  教主转过头来,恶狠狠道:“还不快拿!”

  “哦!哦!”巩少侠收了剑,任着脸红红的,还是凑到教主跟前,伸手去摸教主腰间。
  

  教主后退一步,瞪圆眼恼道:“你做甚么?”

  巩少侠眼巴巴望着教主腰间:“你不是要我拿信物么?那个玉佩……我老早就觉得那个玉佩好看了。”

  “剑!佩剑才是本教教主的信物!”

  “哦,”巩少侠怏怏地去三丈外拣起了宝剑,踌躇了一会:“那我先回去了,你方才到的时候,方丈正在做总结陈词。再不回去只怕他要说完了。”

  教主立在那里不动,巩少侠只得回身向城内走去,方走一步,却听得背后生风,一物袭来。
  

  巩少侠抬手接住,一看却是那块玉佩。教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这个也算信物,但不得让那些人看到!”

  巩少侠接过玉佩满心欢喜,抬脚要走时却又想起一事来。

  他转回身来,解下自个腰间的长剑,递到教主眼前:“那个……要做盟主的人想来该有许多。你失了兵器,万一不慎失手那只会多生枝节,留下它给你防身罢。”

  “便是空手也没人奈何的了我!”教主哼着,依然抓过剑来。

  巩少侠不再停留,全力向城内奔去,空中只留下他的话语:“这剑也是我家家传之物,江湖上人大都识得。不过你即便是给人看到,也、也无妨的!”

留言:

桃符的文一如既往的有爱。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214-4a2537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