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捡到神灯的小受的不幸遭遇》————咪趴(短篇) 

《一个捡到神灯的小受的不幸遭遇》————咪趴(短篇)

  简介:一个平凡受捡到一个神灯,于是想让神灯帮他追隔壁的秦某,结果……杯具的人生就此开始。




  一个捡到神灯的小受的不幸遭遇 -- 咪趴 [1,1]

  0号永远比1号更多。所以像邱仁这种没什么特色相貌平平身材也一般性小零一直都找不到理想的对象。而且邱仁更要命的是个性格内向隐忍的好人,好人只有被发卡的命。

  难得好人有好报的是,在做“清洁家园”公益活动志愿者的时候,邱仁在草从中发现了一个造型很有艺术感的破旧的黄铜壶。想着就算不能拿来倒茶,废物利用一下养养花花草草也好。邱仁就把壶带回了家,用抹布擦拭干净……

  没料到其实这不是茶壶,而是阿拉丁的神灯。刚擦了没几下,一股青烟冒出,同时出现的还有奇装异服的高大威武的灯神。

  灯神简单的自我介绍了——用的是中文。然后告诉邱仁,他能满足邱仁的所有的愿望,直到神灯换了新的主人为止。

  不是一个也不是三个,而是所有的愿望都能实现,邱仁目瞪口呆,这运气比中了头彩还大呢。

  第一个愿望是什么呢,邱仁想了想,直觉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小攻。而且他已经在心目中有了人选,隔壁那个经常去健身房锻炼身体的超酷肌肉型男帅哥——邱仁认为他百分之90的概率是弯男。

  邱仁红着脸说:“我……我先许个愿望好吗?我……我想要……和隔壁的秦卫龙……那个……那个(对手指)我好想被他填满身体……嗯……你懂我的意思吗?就算全部射在里面也没有关系……”

  灯神说OK,没问题,你放心好了。

  灯神打了一个响指,青色烟雾弥漫了开去。邱仁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轻飘飘……

  等烟雾散去后,邱仁什么都看不到了。周围一片黑暗,他慌神了,想要动,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唯一能做的就是漫长的等待……等到他的眼前重新出现一片光明时,他看到了一只比他身体还巨大的手掌。

  手掌的主人不是巨人,很快他就看清楚了,是超巨大版的秦卫龙。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呢?

  原来,邱仁被灯神变成了一只保险套。

  真的可以被秦卫龙所填满,还真的可以容纳他的所有的□□,一滴都不漏啊。

  邱仁想哭了,变成橡胶质地的套子,就算被心仪已久的秦卫龙的硕大全部插入又如何,感受不到快感啊。

  不,重点不在这里。秦卫龙为什么会用到他这个套子呢?原因只有一个!

  秦卫龙有情人了,或者说,至少目前是有上床对象了。

  这么一想的话,邱仁更想哭了,一会儿他整个身体都会被塞进某个充满着肮脏的排泄物的闷热的器官……

  而且器官的主人还是他的情敌。

  还有什么比这种形式的□□更凄惨的吗?

  已经无法发出声音的邱仁在内心深处呼唤着灯神,快点出现,把他变回原样!就算一辈子做个老处男也好过一次性使用的保险套啊!

  “你的愿望,我收到了!”远远的传来了灯神铿锵有力的声音,又是一阵浓雾飘来,邱仁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周围的环境是那么的熟悉。啊,他变回来了!而且好端端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灯神站在一边对着他笑。

  “能够重新变回成人的感觉真好!” 邱仁泪流满面,从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没用无能的废物点心,还不如没生下来的好。直到变成保险套了,他才后悔莫及,可以投胎成为人,那是多么幸运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就算双手满是皱纹干瘪的像只鸡爪也……

  啊?为什么他的手会变成这样?

  邱仁惊恐的跑到镜子前面照,玻璃中映射出的真是一个干巴巴的老头子的样子……

  “啊!”一转眼怎么又变成小老头了?

  “主人,你不满意?我按照你的要求,把你变成了‘老处男’”了啊!灯神及时作出了解释。

  “我,我当时只是随口说说的啊,我还年轻,我不想那么快成为糟老头子,灯神你快点把我变回来!” 邱仁着急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变回到我许第一个愿望之前的那个样子!”

  这回邱仁长进了不少。这许愿,不能太随便。一定要许的清晰,许的精准。不然鬼知道这个灯神会把你的意思歪曲或者断章取义成什么恐怖的境界。

  灯神欠身,打了个响指“没有问题!”

  粘稠的粉红色浓雾散去后,邱仁迫不及待的冲着镜子照,这次果然没有什么意外,恢复了原来的傻傻呆呆的26岁青年的模样。

  因为已经2次被整的很惨,即使从外表上看,没有什么不同,可邱仁还是担心身体会有什么异状,也不顾灯神就在身边,三下两下的把衣物全部扒光,对着镜子转了几圈。确认还是他的身体,完好无损,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舒了一口气,邱仁穿好衣服,大概也知道该如何好好的许愿了,下个愿望一定能【不被曲解】的完美实现了吧?

  “灯神,我要需下个愿望了!请你让隔壁的秦卫龙成为我的男朋友吧!让他对我的好感,比我爱他的还要多。我要我们成为一对相爱的情侣!爱情的爱!”

  已经够详细的了,灯神想找茬子也没别的方案了。

  没想到,灯神环抱着双手,坚决的说出了口:“主人,你这个愿望,我没办法实现。”

  邱仁困惑了,这灯神又在玩什么把戏:“为什么?你不是说许愿可以无限量的吗?我这才许了3个愿望呢!”

  灯神摇了摇手指:“哦,主人,我还以为神灯的禁忌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呢,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天方夜谭啊”

  嗨!这世上有多少小孩会没听妈妈讲过阿拉丁神灯的故事?灯神这不是在故意嘲弄他吗!邱仁眼睛瞪的直直的:“我当然看过啦!”

  “啊欧,那么就是主人您的记忆太差了。”灯神扳着手指:“神灯虽然可以满足人类的心愿,但是呢,世间万物都有各自的天命。逆天的事情也是不可能实现的+——一共有三种:第一,让死者复活。第二,杀人。第三,产生爱情。

  “你真没用……” 邱仁埋怨起灯神,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啊,主人,并不只有爱情才是唯一的,你想想别的东西,你要什么我就能给你什么,黄金,权利……”

  “可我只想要那位隔壁的小帅哥啊,我钟意他很久了呢……你你你,既然不能让他爱上我,那可以让他不要和某个嗓门很尖的人□□吗?啊对就是现在在吼的那个。” 邱仁指了指墙壁。

  公寓的墙板太单薄,隔壁的浪声淫语吵得原本就心情不好的邱仁想扰爪子。

  “好的!主人!这个愿望我一定帮你办到~”灯神夸张的敬了一个军礼,拔腿就往外跑……

  “喂等等,你该不会是想去当面打扰人家的好事吧!” 邱仁急了:“我只是随口说说的啊,你这样做多侵……”话还没说完,灯神已经不见了踪影。

  犹豫了一会儿,邱仁还是决定出门去看看隔壁会发生何等的惨剧。他似乎听到了人类的咆吼和惨叫声,真是放心不下。灯神他啊,一定是用很激进而怪异的手段让那两个人停止□□的吧。虽说不会要人性命,但若将两人折磨到半死再强迫他们分手也不算违规啊。

  可他还没打开门,就听到灯神兴奋的一声:“好了!主人,我搞定了!才用了5分钟!我彻底让他们反目成仇了!今后他们再也不会上床妨碍到你了!”

  邱仁大吃一惊:“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看着灯神的脸,然后呆了。

  眼前这个俊美的犹如天神下凡的超级大帅哥,居然是灯神?

  “嘿!主人!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这次我可没用什么神力去改变他们的命运。我只是幻化成了一个对人类来说有绝对诱惑性的男性的样子,然后跑到隔壁按门铃,对着开门的那人说了声,靓仔,你想和我上床吗?然后他们两个就为了争夺我打了起来……哈哈。哎?主人?你的口水怎么流了一地?”

  其实灯神这一次还是搞砸了,虽然隔壁房的那对狗男男不再发出让人困扰的吵闹的叫床声,可他们为了争夺灯神实打实的斗起来了,锅碗瓢盆落地声乒乒乓乓的连绵不绝,还有争吵声:——“明明他是对我抛媚眼的,你滚一边去!”

  ——“去你丫的!我开的门!他冲我笑的!他是我的!我的!”

  明明比之前还要扰邻,然而,邱仁并没有因此而责怪灯神。

  不止是流了满地的口水,就连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他也和隔壁的两人一样,被灯神人型的模样所魅惑,深陷在他的美色之中无法自拔。

  灯神看出了他的主人的怪异,被那种热烈的眼神所注视着,即使是活了千年的他,也不觉有些想要躲避灼热目光的意思。

  邱仁的声音变得急促而轻柔:“灯神,别管那两个人了,他们不重要。你准备好了吗我要许下一个愿望了……”

  灯神搓了搓手:“随时都可以!来吧!”

  “灯神,就保持现在的模样……和我□□吧……”

  说话间,邱仁的手已经环上了灯神的脖子,作势要亲吻他。

  “噗——”回敬邱仁的,是灯神因为过于惊讶而喷出的唾液。

  带着花痴般的笑容,邱仁抹去了脸上残留的口水,“亲爱的你还在犹豫神马,快点抱我上床啊!”

  可灯神却是一把将他的主人推开:“哦不!只有这个不可以!我不能!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邱仁有些困惑了:“为什么啊,灯神。只是‘做 爱’而已,又没有让你爱上我,并没有违反神灯三大禁忌啊”

  灯神歪着脑袋,从45度角来看,他的相貌更显得有魅力:“是的。我明白两者之间的差距。但是,主人你能为我想想嘛?我很为难的!我没有和主人你一样的性取向啊!我,我是直的!”

  居然知道直男的意思,想不到这个阿拉伯的灯神还挺精通汉语的啊。

  “坏死了,你这个磨人的小神仙。” 邱仁一口揭穿了灯神的把戏:“你别不承认啦!刚才还很风骚的勾引隔壁邻居和你上床呢,一转眼又成直的了?你是存心想逃避工作啊。”

  “那只是美人计啊!主人你怎么会不懂我呢!”灯神急着叫苦:“真主在上,我,我是信奉伊斯兰教的,我不能喜欢男人,不能和男的做的!要下地狱的啊!”

  “真的?”

  “真的!我怎么敢欺骗我的主人呢!要不你换个愿望吧,想要珍珠宝石还是玛瑙翡翠都随便,只是别要了我的贞操!”灯神摇着头痛苦的说。

  “好吧,那就先别和我做——爱了。”

  “哦!主人你太好了!我太爱你了!你还有什么愿望尽管提!”灯神欣喜若狂。

  “我决定一步一步慢慢来,灯神,听好了,下一个愿望:你先吻我,要法式长吻。”

  灯神几千年来头一回这么难堪:“哦,不,主人,别许这种愿望,我求你了。请你也尊重下我的意愿吧。我只想把初吻献给我最喜欢的女人……”

  言下之意是,灯神他在没有爱上某人的情况下,是不想冒然献出自己的初吻的。而如果要满足让灯神恋爱这个条件。对不起,这已经是许愿的第三条禁忌事项了。

  邱仁欲求不满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灯神,我也是初吻啊,你吃不了亏的。”

  灯神心一横,作出了慷慨就义的样子:“好!主人我可以亲你!但是不代表我会屈服于你的淫威!我是被你强迫的!被挟持的!我是被逼的!来吧!□□我的嘴巴啊!但是你就算得到了我的吻,也得不到我的心的!”

  邱仁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强抢民女的恶霸一样,叹了口气,低着头说:“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你了。”

  灯神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却听到低微的抽泣声。

  邱仁的眼眶湿润了:“我就那么不讨你喜欢么……你都愿意和隔壁的上床了,现在我让你亲亲我都不肯……我有那么差么……呜呜呜……”

  灯神几千年来头一次把主人给惹哭:“主人你不差的。如果主人你是美女的话,我一定会爱上主人的。”

  邱仁哭得更大声了:“对不起我不是美女!而且连美男都不是!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没办法主仆恋了!”

  灯神试探性的问:“其实,主人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把你变成绝色美女的!”

  “去去去!我才不要男变女了!“差一点就要掉进灯神的陷阱的邱仁急忙否决:”还有啊,我又不知道灯神你心中美女标准是什么,要是比较重口味或者非主流,那就成大杯具啦!”

  灯神很殷勤的推销:“主人你不是喜欢男人吗?你现在是男儿身,做同志很辛苦的,社会上很多人都看不起GAY的啊。而且以主人现在的样子,根本没男的会喜欢你的。要是变了美女,不要说我会动心,追你的男人啊,没准会排队到城门口呢!”

  “我说不要就是不要。究竟是你许愿还是我许愿啊!” 邱仁有些不高兴了:“我只想要本来的面貌,不想有所改变的。”

  灯神碰了一鼻子灰,只能有所退让:“那……不能变女人,主人要不你穿女装吧……穿女装也凑合。我答应你,就只换套衣服,别的什么都不变,你穿女装的话我就陪你出去约会一天……主人你也知道的,明天情人节呢。”

  看似来似乎是灯神在和主人谈条件一样。这次的诱惑很大,既不会在身上发生奇怪的变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超级美型的灯神在街上作情侣恩爱状……唯一的缺陷就是要穿裙子扮人妖。

  会被人当做是异装癖的变态吗?邱仁想着,有些不寒而栗。

  难道灯神的目的就是这个,让他当众出丑,以报刚才非礼的仇?

  只要遇到灯神就没什么好事发生。他真的不是存心为了耍人而出现的吗?

  咬着下唇,邱仁不自信地说道:“灯神,我一个大男人穿裙子会不会很臃肿,看起来很别扭啊。”

  “不会不会,主人你的骨骼比较纤巧,小小的穿女装不会难看的。何况现在是冬天,穿的比较多,不会暴露男人的身材的。

  “真的?那……好吧……灯神……给我换上女装……之后……陪……陪我……约会……”非常羞于说出口的愿望,邱仁不觉有些吞吞吐吐。

  “好的好的,主人我马上实现你的愿望!”

  粉红色烟雾散去,灯神迫不及待的把邱仁拖到镜子前。

  “啊,好可爱,这真的是我吗?”对着镜子邱仁惊讶的摸着自己的脸。

  不止是换了漂亮的女装,灯神还给邱仁配了很好看的卷卷的长假发和淡淡的妆。本来就小巧精致的脸蛋稍微擦了些粉,涂了些唇蜜,上了些眼影显得更为楚楚动人。

  灯神想不到还挺有眼光的。

  可是,情人节难道不是明天吗?现在都晚上8点了,所谓的约会一天,撑足了也只有到12点前的4个小时而已啊。

  邱仁叹了口气,趁着街上的店铺还没打烊,快些和灯神一起出去晒‘幸福’。

  被强迫的,伪装4个小时就会褪下华丽外装的可悲的‘幸福’。

  临出门前不忘拿了个口罩给灯神戴上。明里说是为了怕他着凉,实则是怕他过于俊美的相貌招蜂引蝶。

  穿着足足有5CM高跟的长靴,邱仁几乎走不了路了,一直紧紧的挽着灯神的臂膀,依偎在他的怀里,被灯神搀扶着一路前行。

  因为害怕异装癖的真相暴露,邱仁腼腆的抬不起头来,也不知道瞎逛到了哪里。灯神停下了脚步。

  “这儿有家星巴克,我们进去喝一杯吧。”灯神建议说。

  一停才发现两脚又酸又麻,穿不惯高跟鞋的关系。邱仁点头同意了要求。想不到灯神居然喜欢喝咖啡。

  一进咖啡厅,灯神脱下了他的外套与口罩。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这个美得不似凡人的英俊男子身上。

  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啊,目光扫到灯神旁边的邱仁身上时就由热衷转成了怨毒,让他透不过气来。

  太美丽真是种罪过。邱仁总算是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点了两杯拿铁,面对面坐下,伴随着时光的流淌,静静欣赏灯神的美丽容貌。

  灯神早早的就杯子见了底,想再出去转转,被邱仁抓住了手。

  邱仁细声细气的小声问:“灯神,在他们的眼里,我们像是情侣吗?”

  “像!你随便找个别的顾客问问,肯定会回答我们是一对啦”

  “可是他们好像觉得我配不上你哎。”

  “哪有啊,我觉得你很可爱就成了,管别人那么多做什么啊。”

  “真的可爱吗?不是可怜没人爱……”话还没说完,邱仁就又落下了眼泪。

  “主人?这不挺高兴的吗?怎么又哭了?” 灯神几乎快要吐舌头了,他家主人不会穿了女装之后性格也变得女气了吧。

  邱仁呜咽着说出了原因:“我长那么大第一次有人夸我可爱,太感动不行吗?”

  “行,行,主人你做什么都行。”灯神有些茫然,只是很普通的一句恭维,主人居然会感动到落泪,他之前究竟过着何等悲惨的生活啊。

  邱仁握着灯神的手“那我再许一个愿……”

  “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尽管许啊!”

  邱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的愿望就是,让灯神,你恢复自由身,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去听从人类主人的愿望了。”

  灯神的嘴巴张得好大,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主人的命令。

  邱仁苦笑:‘怎么了?高兴得傻了?”

  这个最后的愿望是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许下的。

  虽然神灯是几乎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好宝具,但是,那只是站在身为灯神的人类主人的立场上的狭隘观点。

  灯神他呢,在各个国家周转流浪了十几个世纪,不是被关在又闷又黑的破油灯里,就是作为仆人被人类所差使,完成一个又一个愿望。灯神他一定很辛苦吧,所以到了21世纪的今天,已经对服侍主人心不在焉,甚至产生了逆反心理,一点也不好好实现愿望,总是添乱子。

  强迫着灯神完成他自己不情愿的愿望,邱仁很有歉疚感。如果灯神自由了,就不必忍受这些劳苦差使了。

  灯神愁眉苦脸的样子,像是在说,我一点也不高兴。

  “难道你是被比你更强大的力量束缚着,不得不轮回人间实现愿望,我们凡人没办法解除的吗?”

  灯神有些情绪激动了:“啊……不……也不是……主人……为什么突然许下这种愿望呢?你对我的服务不满意吗?我都牺牲掉自己来陪你约会了?你还不满意吗?”

  两人的说话已经上升到了争执,周围的人不解的看向这对公共场所的噪音源泉,不想引起骚乱的邱仁只能说:“我们换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

  一秒钟之后他们瞬移到了一间空空荡荡的房间。看家具的摆设像是宾馆的样子。邱仁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情况,灯神就恭恭敬敬的说:“安静的地方到了,主人你的愿望我实现了。”

  邱仁又好气又好笑“灯神你是选择性实现愿望的?我不是说了让你自由吗?你不用再辛苦一个个实现我的愿望了啊?”

  灯神双手合十:“主人,你行行好吧,别开除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像是金子啊钞票啊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都可以,求你别抛弃我啊!我发誓以后会好好的实现你的愿望的,不让你失望!”

  邱仁不明白了:“灯神,自由身不好吗?你以后可以不必理会刁钻的许愿了,不会再有人强迫你做违心的事情了,你不是应该高兴么?我,我是为你好才这么说的。”

  “主人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收回那个不靠谱的愿望好吗?我到了你的手上,几乎没有为你做些什么贡献呢!你真舍得让我走?”灯神刻意用了反问句。

  “我当然有点舍不得你。不过,反正你也对我没有意思……还不如好聚好散了。灯神,我很感谢你,陪我度过了那么梦幻般的一场约会。对我来说已经够了,我很满足了,既然你不愿和我有接吻以上的接触,那没有什么比这次约会更美妙的了。灯神我觉得我最大的心愿已经实现了。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灯神几乎是在咆哮了:“主人你怎么可以那么容易满足!怎么人生最大的心愿那么渺小!”

  “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吧。就像灯神你抵死也不想和我搞基一样,对我来说,爱情是最重要的。能够和那么美丽的你留下那么美好的回忆,我,我,此生无憾了。”

  只不过是牵着手一起逛马路然后在街边的星巴克喝杯咖啡而已。主人你至于说成这样吗,至于一副看开了的神情吗?灯神没辙了。

  “可是主人,爱情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而已,我可以给你金钱,给你足够的权力……有了这些还怕没好男人吗?”

  “灯神,那你所说的‘好男人’是爱我的人呢,还是钱与权力呢? 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爱情非常非常的不靠谱,爱情之所以特殊在于她是人类所有的特殊的情感,即使贵为神灵的你都没有办法产生的爱情呢!”

  哎呦主人你可以别那么怀春少女心吗,主人你已经是个28岁的大男人了。灯神更拿他主人没辙了。

  邱仁一个灿烂的微笑:“我现在也老大不小了,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恋爱的滋味,以后越来越老更不会有了吧,所以,灯神你和我的这次约会,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了。那是用再多的钱也换不来的。”

  “主人……”灯神忽然将邱仁推翻在床上,压在他的身上。

  “灯神你要做什么?” 邱仁挣扎着。

  灯神亲住了邱仁的唇,在他耳边说:“要问我在做什么……那么就和你见到的一样,我想上你。要你还想问为什么,那我用刚学会的流行语说,大概就是,你刚才那副治愈系的表情和言论,‘戳中了我的萌点’……”

  “我喜欢你。”

  那么一张美到惊世的脸说出这一一句话简直就是犯规,邱仁被突如其来的告白震惊了,一动也不敢动。

  “主人你好可爱……就算是男人我也都心动了呢”灯神挥了挥手,除去了邱仁脸上的脂粉,然后放心大胆的在他的脸蛋上狂啃。

  “主人你说的没错,爱情是要自发的,别人强求不来的。不过,主人你爱我吗?”

  “爱……爱死你了……”

  “主人如果你知道我隐瞒的真相还会爱我吗?”

  “爱!爱死你了!”对这张脸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邱仁复述了一边

  “主人,其实我是冒牌灯神……”

  “?!”

  灯神的自述:

  其实我不是真的灯神只是一个利用油灯和阿拉伯童话当作道具与背景,侵占腐蚀人类内心灵魂的恶魔。

  啊,别看我这么吊儿郎当的,我可不是低级的光靠美色诱惑傻男人献出灵魂的小恶魔呦,是所罗门王72柱魔神之一的上位恶魔呢,好歹也算个LORD,贵族哦贵族。

  啊我忘记告诉你了吗,主人,我们恶魔的任务就是拉更多的人类进入地狱,和天堂抢饭碗。听起来很简单是吧?这年头太平盛世,就连我这样的高阶魔神的生意都不好做,迫于生计只能玩玩小把戏。人类有七宗罪,而‘贪念’几乎可以引出其他所有的罪行。而要引发贪念,可以实现愿望的神灯再好不过了……我的各个主人,起先都是许下小心愿,实现了之后,贪婪之心也逐渐膨胀,。金钱财宝啊高权什么的当然不可能凭空出现,我只要最后动动手指头让物归原主,美梦破灭的他们,等待他们的只有地狱的大门了

  千百年来,我屡试不爽,油灯几乎成了“诅咒之灯”捡到我的主人们,都被噩运所缠,就算他们最初看起来是多么正直多么清高的也,最终都会腐化掉,落入永劫的业火之中。

  但是,主人,你出现了……

  ……

  【灯神的自叙完】

  “我出现了?然后呢?然后?”邱仁埋怨起灯神说话只说一半

  “太肉麻了人家不好意思说下去><~MIU”灯神再一次的堵上了邱仁的嘴

  “拜托了,灯神,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你用了‘但是’,本来应该是转折的关系却偏不说,这种感觉好像被鱼刺扎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很难受啊。”

  “你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清纯,那么的出淤泥而不染,像白莲花一样一尘不染,又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圣母玛利亚在世,啊,你是多么高洁,那么的闪闪发光!你的灵魂让身为魔神的我都感动不已了……主人!你太可爱了!主人……你的脸色很难看……啊……主人小心别吐在我身上……主人……需要我扶你去马桶吗……”

  十分钟后

  邱仁无力的趴在床上:“灯神你以后能别用那么恶心的话来形容我吗?”

  “好的,主人你的愿望实现了!我以后不会用主人觉得恶心的话来形容主人了。”灯神摇摇头:“我早说了太肉麻主人你受不了的,你偏要我说,只能实现你的愿望说出口了呗。”

  “不过有件事很在意呢,我说了我是恶魔,主人你居然害怕惊讶……这不符合常理,一般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莫非主人你早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还是……其实你是……”

  “什么啊?为什么要怕?油灯里的神不本来就是恶魔吗?”邱仁托着下巴回忆着:“一千零一夜里早就记载了啊。被关在灯里的恶魔啊,关了10年说给第一个解放他的人类实现一个愿望,第100年的时候说给放出他的人类实现三个愿望。到了第500年的时候,恶魔被关得错乱了,说要把救出他的人给杀掉……这可是路人皆知的神话传说啊。”

  “主人!!!!!”

  “?”

  “你完全搞错了!这篇故事是《瓶子里的恶魔》,和《阿拉丁的神灯》明明是两个故事,而且道具也是海里的玻璃瓶不是油灯,更和许愿什么的无关……主人你……”

  “啊哈哈,原来是两个故事啊,我还真是迷糊呢,居然搞一起去了,啊哈哈。”邱仁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灯神抱头:“那主人你岂不是一开始就把我当作恶魔来看的?你不怕我?”

  邱仁歪着脑袋,不解的反问:“恶魔有什么可怕的吗?灯神你长那么美一点都不可怕。再说,很多童话小说最后不都是说了一个道理吗,妖魔鬼怪什么的并不可怕,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啊……”

  “主人你真是……与众不同,我更喜欢你了怎么办,我本来是只喜欢美女的啊,主人你你你你把我扳弯了,你要用你的身体好好补偿我啊!”灯神憋不住了,扒了邱仁的衣服一阵乱摸

  “灯……灯神,这还灯火通明的呢你就对人家动手动脚的……讨厌……太大胆了,不要啦”

  【拉灯】

  “主人你的愿望实现了!现在灯没亮更没火光,我们继续吧~嘿咻”

  【一片漆黑中,甜蜜的娇喘与急促的呼吸此起彼伏】

  【全文完】

  番外

  谜之声A:听说了么,【哔——】找到一个很可爱的人类男孩,每天过着有时一次有时两次的性福生活呢

  谜之声B:这家伙亏得他还是王子呢,老是搞小把戏才能那么成功,年年业绩第一,咱不喜欢。

  谜之声A:可是好羡慕【咬手指的声音】

  ……

  N天后

  秦卫龙从超市抗了一袋打折处理大米回来。

  一开米袋,腾的一声,一股粉气过后,一个人形浮现:

  “你好!主人!我是米神,我能实现你的愿望……”

  碰到妖怪了!秦卫龙火速的把米袋重新扎牢,扔墙角。

  又过了N天

  谜之声B:A君,你说你要模仿【哔——】的攻击策略,成功了么

  谜之声A:咳咳,别提了,老子差点成为米虫的食物……

  番外2

  谜之声B:A……A君,你怎么一脸杀气……

  谜之声A:混蛋人类……不就仗着我喜欢他吗!居然如此侮辱我!可恶!

  谜之声B:是说那个秦什么的吗?貌似你最近很迷他呢,告白被拒绝了?

  谜之声A:才没告白呢!我是有点喜欢他,个子高大又俊朗。最近看他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就想去化解……用了时下比较流行的方式……

  谜之声B:流行的方式?

  谜之声A:对啊,人类不是流行‘对着树洞吐槽’吗?我就在他家楼下变成了一棵肚子上长大洞的树,等到他路过的时候,我对他说‘朋友,你有什么烦恼吗?我是个树洞,请安心地对我倾诉吧……’

  谜之声B:然后?和上次一样把你当妖怪了吗?

  谜之声A:不!他那时叼了根香烟,边说正好缺个烟灰缸。边把还冒着火星的香烟屁股扔到树洞里!那可是我嘴幻化而成的啊!舌头都快烤焦了!

  谜之声B:……(哈哈哈你之前不是自称米神么,现在成烤米神了)

  番外3

  谜之声B:算了吧,以后别再玩装树神什么的小把戏,你不适合。

  谜之声A:怎么能就这么算了!我!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找他报仇!

  说着,A便怒气冲冲地跑到秦卫龙公寓门口。

  (叮咚!)

  嘎吱,门开了

  A:战栗吧!颤抖吧!吾乃地狱72柱魔神之一的恶魔侯爵,奈贝瑞斯。愚蠢的凡人,汝要为汝的所作……

  秦卫龙(满脸欣喜):哈哈!我等你老半天了!小JIM新介绍的男孩儿吧,小恶魔装很可爱呢,废话不多说了,快点进来,今天晚上哥要玩全套。

  说完奈贝瑞斯就被秦卫龙剥了下半身扔在床上。

  奈贝瑞斯(脸红):凡……凡人……住手……吾……吾是真的魔神!不是应招的男妓!

  秦卫龙:我知道我知道,魔王大人。哈哈你表演的真投入,这次多花200块玩角色扮演真是意外收获呢。哎,道具也做得很逼真的,尾巴摸起来很光滑呢。

  奈贝瑞斯(怒):凡人!别碰我尾巴……啊……啊……那是我的敏感点啊……呜呜……

  因为死穴尾巴被秦卫龙拉扯的缘故,奈贝瑞斯浑身一点劲都使不上,只能很凄惨的任人宰割……

  迷乱的夜晚,一个活了千年的倒霉魔神正在被被弱小的人类狠狠地……干

  奈贝瑞斯:可恶的人类!呼哧……好痒…………吾……吾要把你……嗯嗯……碎……啊……呀……碎……尸万段

  秦卫龙看了奈贝瑞斯因为□□而染红的小脸,默默塞入了第四根手指。

  【5分钟后】

  奈贝瑞斯:不要……不要……住手……会裂开来的……好痛痛痛……呜呜呜……讨……厌

  秦卫龙悄悄地加快了大□□的活塞运动。

  【10分钟后】

  奈贝瑞斯:呀……啊……唔唔…….哈.……讨厌……讨厌……身体……变得……奇怪了……不过……好……好舒服……

  秦卫龙射出了自己的灼热的乳液。

  【20分钟后】

  奈贝瑞斯::呼……呼……不要……不要停……吾……还想要更多……更多……

  已经完全沦陷只被□□控制的低级动物了。

  【隔壁】

  邱仁(摔枕头):MLGB的!大半夜的还让人睡觉不!秦卫龙老带男人来过夜,这只嗓门好响,叫到现在!叫到现在!喉咙不累不渴的!都快11点了!老娘明天还要有个重要会议呢,日呦~

  灯神:主人我们也来做,你叫得更大声压过他好了。

  邱仁:才不要,会腰酸得起不了床的,灯神你存心想害我!真是个魔鬼!

  灯神(一脸无辜):我本来就是魔鬼……

  番外4

  第二天清早

  秦卫龙伸懒腰,昨晚上做得好激烈,这小恶魔的肉还挺鲜嫩多汁的,下次还要指名他!

  这时电话铃响,是联系人X哥,刚想称赞那小男娼几句X哥却急不可耐地忙着和他道歉。

  “最近生意不好做啊!扫黄打非的太多了!昨天晚上据说有突击,为了避风头,咱们临时一晚上不做生意去了,秦哥你多见谅啊,下次挑个更好的给你。”

  移动电话从秦卫龙手中滑落。

  别过头去,看到床上趴着的奈贝瑞斯正在风情万种地用舌头舔着自己紫黑色的长指甲。

  “你……你不是X哥介绍的……那……难道……是……真……真……的小恶魔?”

  难怪他尾巴啊头上的脚啊还有背上的小翅膀那么逼真,居然引魔入室了!

  “当然不是哦~” 奈贝瑞斯抛了一个媚眼。

  秦卫龙捂心口,好险好险。

  奈贝瑞斯:“人家可素地狱的侯爵,掌管28个恶魔军团的魔神大人,小恶魔都是人家手下最低等的杂兵哎!”

  啊!!!啊!!!!啊!!啊!秦卫龙的惨叫穿透云霄。

  【隔壁】

  邱仁(摔枕头):哪个脑残啊!大清早的叫个毛!见到鬼了啊!老娘昨天被隔壁的淫男男折腾的一晚上没睡好呢!

  灯神:主人,其实昨天你只要许愿去一个安静的场所睡觉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啊。比如我们的初夜地……

  邱仁:靠!不早说!你真是个魔鬼!

  灯神:主人你昨天说过一样的话了,我本来就是魔鬼啊。

  (如果主人知道今天这只嗓门超级阔噪的是我的同类的话会怎么想……算了还是不要说出真相把)

  番外5

  场景:办公室

  邱仁对着窗外的落落雨丝发愁。

  没有带伞,身为薪水薄弱的小职员,也不忍心割肉打的回家

  快到5点了,忽然不远处一声清脆的“主人”。

  灯神迈着欢乐地步伐走向他:“主人主人,我给你送伞来了!”

  所有同事,不分男女,目光全部花痴似地投射到灯神绝美的容貌上。

  灯神把伞交给邱仁就走了,他的身影消失后。

  所有同事的目光怨毒到差点用眼神杀死邱仁。

  平日一向默默无闻被当作小透明的平庸男邱仁第一次成为众人的焦点。

  秃顶主任:“咳咳,小邱同志想不到你有这种嗜好……”

  花痴前台妹:“他居然叫你主人!主人!到底是神马关系!眼馋死人鸟!”

  ……

  邱仁一头冷汗。

  早上看到灰蒙蒙的天气就对灯神说如果下雨给我送伞吧。那个有愿望必定满足的混蛋就这么着带着美貌度+999的脸毫无遮掩的出门了,看来下次一定还要再加一个附带条件,遮住脸!

  -----------

  果然还是不擅长写番外短篇呢,貌似越来越差了,也毛啥人看了。

  大家有缘的话下篇文再见了^^

  番外.补完

  某次和谐到一半时,邱仁忽然想到了什么。

  “灯神,灯神,你上次说以为我是什么来着的?”

  灯神的腰部加快了运动:“别提了……我乱猜的……主人你给我的感觉很深不可测呢那时候……”

  邱仁一边喘息着一边追问:“到底是什么啊?”

  灯神绕不过他,只能说出:“你太镇定了,我还以为你是我的克星。”

  “克星?”

  “恩……教会的驱魔人……”

  “噗哈哈哈哈灯神这并不可笑嘛,你是不是恐怖片看多了?中国只有和尚道士哪里来的驱魔人啊!”

  “主人你可以别笑得那么疯癫么你这样我很难射的……”

  第二天。

  叮咚,门铃声。

  邱仁开门,站在门外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欧美型男。

  “你好!我是刚搬到隔壁的邻居!”这老外的中文并不蹩脚:“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邱仁:啊,好漂亮的香水啊。

  老外:这不是香水,是圣水,可以驱魔的,这栋房子里有魔鬼的气息,你要小心!愿主与你同在,阿门。

  邱仁:抱歉我不信主我信菩萨的请尊重信教自由谢谢再见

  砰的关上门。

  “灯神我相信你了真的有驱魔人啊哈哈……灯神?你怎么了?”

  一个大被子裹成团在床边瑟瑟发抖:“驱魔人什么的最可怕了TAT”

  “灯神……”

  番外 8

  离开邱仁家,驱魔人转身敲了另外一个邻居的门。

  开门的是秦卫龙,他一看到驱魔人就用色迷迷的眼神打量他,心想啊呀,不错哦,洋靓仔,卖相好屁股翘蛮腰细身材高挑,只可惜我家里已经有一个小恶魔了不能再随便勾搭别的帅哥了,哎。

  驱魔人和上一家一样递上了瓶子装的圣水说了同样的台词。

  秦卫龙心领神会地笑:“嘿嘿嘿,圣水啊……想不到你居然也那么重口味好这口……”

  他想到了艾斯爱慕里的黄金圣水。

  关了门秦卫龙兴冲冲地扑到床上准备和奈贝瑞斯再来一发的。

  然后秦卫龙的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原来奈贝瑞斯已经因为惊吓过度彻底石化,秦卫龙拿脑门撞石头能不疼么?

  番外 9

  过了好一阵子奈贝瑞斯才恢复肉身,一头栽在秦卫龙的怀里大哭大叫,好似被像恐怖片女主角附身,凄厉的叫声震碎了楼里好几家的窗户与鱼缸。

  秦卫龙对眼前的场景很熟悉。

  当初他知道奈贝瑞斯的真正身份时也是那么惨叫的。

  那时候奈贝瑞斯轻轻地,‘不小心地’用锐利的爪子划过床头柱,然后那柱子就断成了三截,然后用另一只爪子托住秦卫龙的下巴,说如果不像同样下场就只准爱我一个只准和我□□!

  虽然小恶魔是很可爱而且温温软软热热抱起来很舒服,但秦卫龙总对他存在畏惧之情,生怕哪天弄疼他了自己就会成为恶魔爪下的亡魂。

  现在看着恋人惊恐万分的神色,秦卫龙一边顺毛一边想,原来那个驱魔圣水是真的,有个可以克制住这小家伙的人在隔壁也不错,哈哈,一物降一物。

  与此同时,阿龙家隔壁

  邱仁气愤地掀开被单:“你你你,灯神你不是说你是地狱的勋爵吗?怎么见到驱魔人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的?他能把你怎么样啊?你真没用”

  灯神的牙齿还在打颤:“他……他……他……不……不……不是……一般……的……驱……驱……魔人……他是……传说中的驱魔世家德蒙路拜的传人……那个家族流着神……神的血脉……我们……最大的……克星……呜呜呜……你……快点……把……把圣水给倒了……那玩意……对……对我来说……是……比硫酸……还恐怖的……凶器”

  邱仁好奇了:“有那么厉害?我看他挺斯斯文文的啊……”

  灯神几乎是用牙缝挤出来的声音说话了:“有!他……他至少捕获了千只恶魔遣送回地狱不老实就杀掉呢!就算是刚出生一个月的小恶魔BABY听到他的名字也闻风丧胆呢!”

  邱仁大力抱紧灯神:“灯神乖乖啊,不怕不怕,他再敢来,我就帮你赶走他!”

  与此同时,阿龙家隔壁的隔壁

  传说中的世上最强驱魔人希赛尔. 德蒙路拜艰难地用冷开水过着,啃超市里刚淘来的坚硬程度可以和石头有得一拼的廉价过期面包,一边抱怨着教会给的经费太少,如果三天之内不把恶魔全部驱除的话他就只有活活穷到饿死的份。

  就在驱魔人悲愤地感叹自己遭遇的时候,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从隔壁传来。

  这不是人类能发出的高音,是恶魔!

  驱魔人迅速地拔出了他的武器,驱魔圣剑,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声音来源的房间门口。

  驱魔人用力敲着门:快开门!屋子里有恶魔,你现在非常危险

  没人回应,就在他以为房间里的人已经遭受到恶魔的迫害,打算撞开门冲进去时

  他的小腹传来一阵阵的绞痛,伴随着不自然的咕噜声响。

  “该死,为什么是这个时候。”驱魔人捂着肚子跑回了自己家的厕所。

  果然不应该因为贪小便宜卖过期食物的!都长霉斑的面包,吃了能不坏肚子么?

  番外

  某天邱仁一上班,同事小甲就神秘兮兮的对着他招手。

  小甲拿出手机,翻到一张街拍照:“你看,这人是不是你男朋友?”

  不是灯神还有谁能长得那么漂亮!小甲明知故问。

  自从那天灯神在大庭广众之下称呼邱仁为主人,很多同事都不CJ地往爱死爱慕那方面想去了.

  邱仁越解释越乱,只能坦白灯神是他男友。

  小甲更神秘的翻到下一张:你看你看,你男朋友怀里搂着一个漂亮美眉呢!

  邱仁睁大了眼睛,卷卷的长发,浓密的黑睫毛,桃红色的闪亮嘴唇……

  那不是化女妆的他自己么!

  该死的灯神!老让他扮女装做什么‘伪娘’,这下可好,被‘抓奸’了!

  要怎么解释呢,是大方坦然承认被第三者插足了还是大方承认自己有被迫的‘女装癖’?

  邱仁打哈哈糊弄过同事,回到家就对着灯神怄气:“你总是只肯和穿女装的我约会亲热,再这样下去我都快成人妖了,都被同事起了疑心了,你你你,怎么解释啊……”

  灯神很无奈:“我早说过,我是个直男。”

  “靠,那我化好妆带好假发穿上裙子就不是男人了,你和我□□就不弯了?”

  “对不起主人,老实说,身为一个魔神,我觉得你们人类的两性,尤其是现代,太过于接近,很难分辨……我只能靠打扮,衣着,还有头发的长度来判断……”

  “你的意思是你把我当女人来对待!你说我可爱什么的都是骗我的!灯神我不要你了,你再去找别的主人吧!”邱仁桑心了。

  “主人求你了求你了不要抛弃我!”灯神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好吧,主人我说真的实话,我好歹也是自称直男啊,还有现在的风气是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然是搂着一个美女比搂住一个小受强了……”

  邱仁气得牙痒痒:“你就是为了面子问题每天强迫我扮人妖!你坏死了我要和你分手!”

  “不要啊,主人我还是很喜欢你的。”灯神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邱仁扭过头去:“哼,恶魔的眼泪,谁会相信啊。”

  “好吧好吧,我说真的老实话,你可别鄙视我?”

  “说吧!”

  灯神很凝重的跪倒在地上呈现ORZ的姿态:“其实,主人,我是个恶趣味的伪娘控……”

  “噗——灯神你是不是小日本的奇怪动画看多了……”

  “是的,主人,您真是聪明,我无聊的时候看了好多日本的动漫和游戏的新番……”

  “灯神……”

  “是,主人?”

  “你这个死宅灯……”

  邱仁总算明白为什么灯神老是说一些他听不懂的奇怪词汇,什么傲娇啊,腹黑啊,尼桑啊,搞得他三番五次为了自己的‘无知’而苦恼,去网上查也是一知半解。

  “主人!您说话太精辟了!”

  END

留言:

很可爱的文阿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s123456.blog126.fc2blog.us/tb.php/4252-ac8ec39b